(搬文合集)萌萌短短的小鸟小龙文学(全糖)

好颜色(微r)(再发版)
大概是钟离视角下的魈宝,婚后软乎乎的猫猫魈和狗勾先生钟离睡觉。本质上是狗狗宠猫猫!内有安全感满满的魈猫出没(因为咱最近沉迷猫猫狗狗遂写了)
他们有许多次同床共枕的经历,钟离伸出手去,侧过身子去抚摸魈沉睡的脸,这小人儿的脸柔软姣好,眉头却又留着男子的英武。魈入眠时没有化出眼尾红影。脸又显得如舞象不久的孩子,叫钟离怀疑这份可爱不是与他成婚百余年的人儿该拥有的。魈在他身侧总是睡得安心,信任一天一天建起,他这位共结连理之人也越发像只依赖人的狸奴,同他睡觉后也总要抱他一条手臂,或是任何东西,连他的尾巴,也未放过。魈本人平日也是冷清的性子。若不让他来,钟离自己也要内疚了。
于是随着信任和爱意在天长日久中滋长,钟离也觉得自己好像亦有一部分给了狸奴似的爱人,他们已杂糅在一处。自己也成了……与猫儿所驯的另一种生物类似,像犬类。钟离揉了揉熟睡人儿的头顶——那上面留下的是昨夜与他一同行事后抹上的香波余味,钟离的脸上不受控地露出笑来。
注视魈,这是他遇到魈后做得最多的行动。他若对上魈的双眼,魈就会接了吻后一样羞,只是不含欲念,如精神上的吻痕。魈会躲他的脸,回报给钟离一个柔软的光裸后颈,它们连着魈那颗可爱的脑袋——这倒是更像一种含蓄的请求了,只是钟离明白若自己真的直接上前一步去侵吞那片后颈,魈一定会羞得后退,再以契约为挡箭牌如狸奴那般无声息遁走。只是后来这只小狸奴就会主动回应他,露出柔软的肚皮那样要同他睡觉,再然后小心地啜食,温温柔柔将他的欲念吞下去,小口小口吮着。作为一只猫儿或一位爱人,都过于乖巧惹人怜。
钟离伸出手,将睡熟的伴侣抱入怀中。只是刚抱到手便生出了泛着甜的苦恼,伴侣在他看来如一只幼猫,轻又娇小,他首先注意到的是魈偏薄的肩骨与腰身……这两个位置他最为中意,肩骨薄意味着他可以将魈整个抱住,或许是出于龙类的习性,魈需百般忍让他的习惯,事实上魈也是甘愿如此忍受着他的,会用那双与他相似的眼睛仰头望他,开始钟离会从魈赤诚中读出小心翼翼的开心情绪。到后来小狸奴养熟了,魈会露出餍足的轻哼,钟离时而沉重的啃咬欲也会让他露出委屈痛呼,控诉般沉默看着他。钟离知道了,就会松开犬齿,安抚性舔舔生气猫儿,过后却又如犬类那样啃那片易羞红的后颈。
他抱着魈,只觉得咯手瘦弱,钟离合拢双臂慢慢用力,听见人不自觉哼唧“嗯嗯”了几声,不过却还未醒过来,钟离被他可爱得玩起了他的手,心间痒痒地想咬一咬少年人小他一圈的手掌,再咬咬人皓腕突起的小小骨头。最终,钟离克制着倒吸一口气,只是埋头往下,吸猫似的吸一口魈柔软的头发。
钟离又使了点法术,在魈与自己的头上变出猫猫和狗狗的耳朵与尾巴,打算逗一逗醒后的爱人,便说地脉乱象,讨一个吻或一场酣畅的情事吧。
钟离看着在梦中睡得呼噜噜,耳朵还在随呼吸动作,一条尾巴也缠在钟离手臂上不松手的魈,憋着坏心。

6 Likes

企鹅先生想要筑巢(企鹅塑)

一点甜口的短打,帝企鹅先生X小蓝企鹅魈魈,关于企鹅的习性有些是咱乱写的,请大家丢掉大脑观看。

企鹅先生捡来一只小蓝企鹅,它因长时间暴露在寒冷当中,娇小的身体有些失温,被企鹅先生发现时正毛茸茸一团埋在地里啃雪块吃,见不得状似幼崽的小企鹅这般吃雪,企鹅先生左右摇摇晃晃着身子伸出喙部将企鹅往自己身下的暖窝推了推,叫了两声以示安抚,哄幼崽那样示意小企鹅可以进他爪下的暖窝。

只是当小企鹅抬头望向企鹅先生时,企鹅先生才知道它并非幼崽,小企鹅身上是青色的毛,头顶一颗紫菱,双眼却比企鹅先生所捡拾过的任何石子儿都要漂亮。企鹅先生感到自己的心脏好像骤然被这只小企鹅猛击了一下,它没有忍住,伸出自己的翅膀,竟是直接求偶了。

小蓝企鹅瑟缩一下,羞涩似的低下头,高大的帝企鹅先生看上去很威风,丹霞色的颈下也很漂亮,它迟疑了一下,还是犹豫着答应企鹅先生的要求,小步小步走过去,软乎的小身体回应似的上去贴了贴,开口叫了两声表示同意了。这只小企鹅说它的名字叫魈,又问高大的企鹅先生。而喜滋滋的企鹅先生回答自己新出炉的小爱人,它叫钟离。

两只大小不一的企鹅一同摇摇摆摆地向族群驻扎地走去,魈明显因为寒冷和饥饿有些体力不支,回去的路上小小一只总要靠钟离用喙抚一抚,它再次拒绝了企鹅先生的暖巢,小脑袋低头有些泛红,怎么可以像幼崽那样呢?

随后的日子里,企鹅先生盘算着开始筑巢,它外出捡石子儿,要求它认为的自己柔弱娇小的小爱人守家,魈怕先生累着,于是有些不情愿伸小翅膀表示自己也可以去,企鹅先生便伸出翅膀揉揉小企鹅的头,轻叫几声表示让魈听话,魈便答应了。叮嘱先生一定注意不要太晚回来,那双可爱的眼睛让钟离一颗企鹅心软软,临别前蹭蹭乖巧的小企鹅,表示让它放心。

企鹅先生心情很好,摇摆的步子里几乎要出现粉色花花滤镜,它趁着阳光来去挑石子儿,嗯……有尖刺的不要,它怕硌坏小企鹅软乎乎的身体,有棱角的不要,小企鹅要躺在上面一定不舒服,不好看的也不要,还比不上小企鹅漂亮。要圆圆的,有一点凹陷的石头,那样它的小企鹅躺着舒服,进巢交配时一定很可爱很溧亮,它要好好准备才行。

与背景几乎全是花花滤镜的钟离先生相比,魈这边却有些低气压,在企鹅先生心目中“柔弱娇小”的小企鹅正凶狠地啄妄图过来偷石子儿的其他企鹅,其他企鹅们已有好几个头顶被啄了大包,于是企鹅们都开始避着魈走,不再打魈身边石子儿的主意。

不准破坏先生筑的巢!魈示威鸣叫,凶悍极了。只是在魈补巢时又是这边摇摇摆摆过去推石子儿们,那边又摇摇摆摆把被破坏的石子巢补好,很快就累滩成一块小企鹅饼了。见企鹅先生回来了,它懒懒叫了几声,可把企鹅先生心疼坏了,魈企鹅因此获得了一款名为“企鹅先生”的靠枕,半个身子陷入毛毛中,才得以休息。

企鹅先生不作他想,心疼自己的小企鹅很累,却又觉得怀中的小企鹅娇小瘦弱得可怜。企鹅先生便决定要好好在筑巢期给小企鹅补补身子,多捉些肥美的猎物来,好让它的小企鹅强壮一些,能打倒其他企鹅和猎物的那种。

冰天雪地的阳光是短暂的,钟离先生加快鹅爪步筑巢,而魈在守巢,只要有胆敢破坏巢的企鹅都会被它狠狠叨几口。而这些,钟离先生全然不知。很快,发情期便到了,魈的体型却在钟离先生的体型面前娇小得可怜,企鹅先生只好让魈爬上他的身,小企鹅向上伸直小尾巴任企鹅先生动作。

魈自然经受不住钟离先生,它在巢中每次结束身体会软到任钟离先生蹭蹭抱抱,然后乖乖等企鹅先生去觅食喂给它,魈是只小公企鹅,生不了蛋。只是有一回它在巢中突然发现一颗有余温的蛋时还有些懵,不过很快魈就顺应本能抱了蛋,因为大小刚刚好,魈身下的育儿袋刚好够容下,它那还迷糊的小脑袋便理所当然作出判断。

这一定是我生的,小企鹅笃定了这一点。

远处一位黑发的女性笑了笑,她取下自己的红色眼睛框:“钟离先生居然真的不是性冷淡啊,我的工作总算完成了。”闲云拿出一本册子,在“钟离”这个名字边画了个对勾。天知道这只名叫钟离的帝企鹅居然在过去三个发情期一点有兴趣的对象也没有,甚至见雌企鹅在他面前打架也没有感觉,原来其实是性别和外形不对啊,这下,她的工作算是完成了。

至于那颗蛋,闲云将它从其他企鹅身边取来,她想了想,又在打了对勾的“钟离”下写两个新名字“魈”和“胡桃”。

企鹅群中,此时的钟离先生用喙正在理魈的毛毛,魈抱着蛋,乖乖把半个身子埋进钟离肚子上的厚实毛毛,舒服轻叫着闭上眼睡着了。

12 Likes

啊啊啊啊可爱的我心都要化了!!!每一个都好可爱,每一个都好喜欢!!就喜欢看魈魈和离离贴贴

1 Like

(* ̄3 ̄)╭:heart:

这么多可爱的糖,我忍不住一口气吃下!!! 谢谢, 每一个都可爱又甜甜的!!

关于如何应对小猫的发情期(又名棉签小猫车!)

钟离表示这题他会,魈本体是只猫妖,会在发情期蔫兮兮变回小猫,蹭蹭舔舔他的手指,软乎乎干净的小猫屁股会不住往钟离手掌上蹭,原本钟离提出他可以变回人形做,虽然魈每次都会迟疑着答应下来,但真正到了时间,情期分泌的爱液会让魈说什么也听不进去。

钟离多劝几句,小猫咪就会泪汪汪委屈着小猫脸对他喵喵喵。

钟离先生也只好在可怜的小猫泪眼中屈服啦。

那么,问题来了,魈猫该用什么纾解呢?魈平日里擅长忍耐疼痛和折磨,一身武艺增强他体质的同时也增强了他的忍耐力。那是从残暴的前主人手下遗留的坏习惯,情期时亦是,翠毛的小猫会在地上蜷成一团,发情期连喵喵叫也不发出一声。钟离对此头疼不已,谁叫他的爱人是只缺爱的小猫呢?他要花上更多耐心对待魈。

于是钟离只好求助外物,去寻了一根棉签,他将软趴趴没什么精神的魈猫抱起,低声征求意见,魈猫小脑袋点点,便开始动手了。

小猫软乎的小屁股被他捧着,像捧块嫩青团,尾巴感知到了钟离的手指,原本晃来晃去,现下又紧紧缠住钟离的手臂不放,哑哑喵了一声。就连听得懂世间万物语言的钟离面色也红了一下,魈这句是求欢。随后他调整了一下姿势,让自己能直接看见魈猫柔软的小穴,已经在黏乎乎湿答答地流水了,尾巴尖尖因为激动变得弯弯的,一下一下抚过钟离的手臂,心也因此变得痒痒的。

若换作一个普通人在这里,可能会认为这种感受分外奇怪。钟离也感受到了这份奇妙,一只小猫儿是他的爱人,不过他清楚自己本体为龙的秉性,因此适应良好。

魈变成猫儿的模样与他行快活之事更为坦诚,哑哑软软的欢叫声惹得钟离也要起火,魈变成猫儿还是很小一只,足以趴在钟离手臂上,不过代替纳入的是那根棉签,尾巴因感到舒爽会缠紧钟离的手臂,红嫩的小舌头也会露出来。小猫爱人在行事时总是让他看到带着可爱的色情……无论是人形还是猫猫形态。岩黑手掌上已淌满透明的液体,顺着腕骨与指骨一路滑下欲滴不滴,魈猫尾巴绷直又弯曲,嗓声渐哑,直到猫儿躲开棉签,转而用软软的小舌头舔舔钟离的手指,此时小猫带来的色情到达了顶峰。

他忍得额角青筋也爆起,但声音依旧温柔:“魈是想要……?”小猫呜喵了一声,尾巴卷啊卷绕住了钟离手指,似乎撒娇似乎邀请,这时他更听清了小猫影约的人声“先生……手指……插进来……好痒”钟离倒吸了口气“好。”黝黑的手指摸索着,决定慢慢将猫儿哄回人形,他找到了那处温暖小巧的洞口,刚伸进手指,猫儿便趴不住滑倒在床上,呜呜咽咽的喵喵声再也止不住。白软的毛茸茸肚皮如此展现在钟离怀中,仰翻的小身体只有两只后腿才有力气了,它们推推钟离的手,说不出是拒绝还是邀请。钟离慢慢加快动作,小猫的叫声与求饶变得支离破碎,直到被指奸到高潮声音也是细碎的。

钟离揉揉还在潮吹的猫儿,低声哄着人变回人形。魈大脑一片空白,小猫脑袋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变回了人类。钟离这时笑了,汹涌可怕的情欲让他的眼神变得发暗。让魈骤然清醒,但不等他拖着高潮后虚软的身子逃走,钟离就封住了他所有退路。硬热的东西抵上他的后穴,钟离张口便咬上魈的脖子,加快进入的动作。在魈哀哀的求饶中玩弄他的身体,知道自己又被哄骗了。身体已趋近极乐,魈哭叫流泪,只能跟随恶劣的龙在情潮中不断翻滚。

总而言之,钟离先生大获全胜,但魈猫的腰如何了不得而知。

15 Likes

饲养园的猫猫观察日记
因为群里有妈咪摸了可爱猫猫塑图,遂写之!

魈猫有一个习惯,它很喜欢钻进钟离猫猫怀里睡觉。

魈还是小奶猫的时候眼睛也还睁不开,伸出小鼻子闻来闻去,就趴在地上咪呜咪呜往钟离猫的怀中挤。当然,小家伙找错了妈妈,却还是粘住钟离猫猫不肯撒开爪子。当事猫猫只是看着小猫,任它挤过来,渐变棕色的大尾巴摇摇,嗓中发出温柔的呼噜声,低头舔了舔这只主动送上门碰瓷的小奶猫,大尾巴一卷让小猫躺进去。

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魈猫变成成年猫猫,当然,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睡觉。

不知为何,魈猫并不喜欢和其他猫猫一起叠猫猫,它只会想着钟离猫猫热乎乎的肚皮,因为猫儿们都喜热。

魈只是一只普通的田园猫品种,自然比不上西森猫猫钟离的体型,饲养员们若有幸得见魈猫和钟离猫正在叠猫猫,多半只能看见原地只有一只钟离猫猫尾巴摇摇,魈猫只会在钟离猫猫肚皮下探出一颗青绿色毛绒绒小脑袋,猫耳会弹一下从棕色毛毛中“拔”出来。或者说,会见到钟离猫猫背上“长”出一团青绿色小绒球,有时“绒球”会在背上爬来爬去。

“喵呜~”(魈,睡得好吗?)钟离大猫猫冬日晨起也是声音软糯,它蹭蹭迷糊中刚醒的魈猫,软乎的下巴搁在魈猫头顶,压倒了才立起不久的猫耳,亲昵而黏乎。

“咪~”(钟离先生,我睡得很好……您身边也很暖和,魈很喜欢您……您的毛发。)魈猫像是不好意思,它害羞蹭蹭钟离猫猫,站起身来转身走出去,但是尾巴出卖了主人,细细长长的尾巴轻勾了勾钟离猫猫的面颊。意识到自己不争气的尾巴干了什么,魈猫更羞了,惊声喵了一声,尾巴一下竖得尖尖,原地缩成一团,爪子捂住眼睛,装作自己是只小瞎猫。

躺在自己怀中长大的心上猫猫如此可爱,钟离猫猫忍俊不禁,只是上前,再用温暖的肚皮轻压住魈猫:“喵呜~呜~”(可我想听听看魈做出更详细的评价呢,好不好?)

魈猫呜呜喵喵含糊解释,心底大声责备自己不受控的尾巴,这与邀请对方春天一同约会交配有什么区别嘛喵呜呜呜呜。

眼见自己身下的小猫双眼快要变成小荷包蛋眼,绿色毛毛快变成红色毛毛,钟离猫猫被可爱到,大尾巴摇得快要出现残影。

不急,离下一个春天还很远呢,足够它慢慢拐走小猫咪。

8 Likes

关于梦见史菜姆仙灵先得逞这件事

一些怪猜想,内有史莱姆仙灵化身的钟离出没 。设定是钟离入梦产生的化身,本体苏醒后化身会失去生气,本体与化身共通。钟离一定有这种化身吧?一定有吧!

一坨金色的大仙灵缠上了魈,没错,是“坨”。

魈发现它时刚刚扫平一个丘丘人部族,正当他要收起武器,就见丘丘人房屋里有个可疑的金色影子,像是某种蠕动的史莱姆,又可以在他眼皮底下半空飞来飞去,他本认为这是丘丘人惯常制作的炸药桶素材,转身便要离去,只是未等他离开,这只“史莱姆”发出了可怜兮兮的挽留声,同时,他感到右手一紧,随后摸了一手软弹,竟是被“史莱姆”伸成长条缠住了……以上,便是物理缠住的过程。好像知道魈要抛弃它离开,它瞪着双可怜兮兮泪眼看着魈。

“呵,你胆量不小。”魈眯起眼,举起手看着这只胆敢直接爬到他身上的“史莱姆”……或者“仙灵”,但并没有将它甩开,声音却也不知何时放柔了些:“若敢与我结伴,你会后悔的。趁早离开吧。”

史莱姆仙灵一动不动,拉成长条的身体只是将魈手臂缠得更紧了,摆明一副“我就不走”的赖皮模样。

魈叹了口气:“你要跟便跟吧,不过若情形恶化,我自会送你离开。”眼见着史莱姆仙灵顿时从哭哭的表情变成双眼闪着光的样子,圆滚滚一团仙灵才从魈手臂上下来,转而又胆大包天坐在仙人肩头,一副乖巧的模样,发出一声胶体坐下的“啵唧”声。

若换作往常,魈大概会不适应这样的接触距离,但换作一只胖乎乎的大仙灵,他倒也没那么抵触了。“抓稳了。”它懵懂间伸出小触手握住魈的衣角,下一秒,破空的风袭来,大仙灵从圆到肩再到波浪状。转瞬间魈已风轮两立碾死了不远处的业障生物,这只胖仙灵双眼已变成了波板糖形状,触角动啊动努力把自己重新拼回圆滚滚的形状。

魈见它已软趴趴,但是手感依旧良好,他还是忍不住说:“……弱小,想活命就躲在我身后。”月下的仙人容色清冷,神色淡淡,却还是推了推仙灵的小触角让它变回圆圆的模样。

接下来的日子里,魈觉得似乎喧嚣了些,史菜姆仙灵在他闲时巡逻会发出特有类似长短不一的“妈妈”叫声,圆滚滚的胖仙灵有时会伸出小触角指一栋建筑或一片树林。魈听不懂小仙灵的话,却也不知为何,他觉得这只仙灵莫名亲切……虽说十分吵闹就是了。

除此之外,魈也为此烦恼。大仙灵似乎过于关心他了,它寸步不离粘上了魈,有时是因他自己受了伤,大仙灵发出焦急的“唧唧”声,硬是推着他回了望舒客栈,不让它包扎还会用哭哭脸眼巴巴看着他。最终,都是魈败下阵来。若到了高强度除魔的日子里,他身上难免挂彩,业障的黑气自皮肉骨中冒出,大仙灵会更吵,用胶状的身体顶着伤药和杏仁豆腐上楼,伸出小触手包扎,大仙灵会延展成一张大毛毯那么宽,“吞”了魈半个身子,俨然成了张另类的“床”。

出乎魈的意料,不知何时,他习惯了这只仙灵用身体接住精疲力尽的他,也习惯了仙灵胶状的触感……当然,这些都是魈被迫的,这只金色大仙灵反而乐于将他当作抱枕,不让抱还会撒娇卖萌。养一只粘人的猫就是这样吧?魈再次力尽倒在仙灵怀中,感到自己陷入微凉的粘乎乎史莱姆仙灵。迷糊中他想,但他怎么越来越觉得,这只仙灵是帝君呢?

第二天早上,魈刚醒,看见史莱姆仙灵似乎影约长出对龙角来,再一看却是什么也没有,仙灵依旧圆滚滚光滑一团,它瘫在魈的肚皮上当被子,只是,它似乎尾巴打结了。魈起身,见它在床上,长长一条像在蠕动想摆脱这种窘迫。他看得暗笑,觉得可爱。

“我来帮你解开。”魈搓搓挣扎的仙灵,伸手将这条透明尾巴从死结中解放出来,魈温柔看着这只大仙灵,低下头,将它拥入怀中,像拥抱一个……可并肩的同伴。难得闲遐的一天对它说了许多话,他说起自己的责任,已过世的兄弟姐妹,以及守护璃月的契约。还有……对那端坐高堂的岩君不可告人的心思。怀中的大仙灵抬头认真直直望着魈,眨眨眼不出声……当然,也只能不出声。

尤其最后一件心事,如果史莱姆仙灵有血管,可以脸红的话。那它整只仙灵都要变成火红史莱姆仙灵了。魈一知半解,并不知晓这是帝君的化身之一,当做它无意沾了帝君的气息。也并不知晓,梦中化身同样将这些传达给了梦的主人。

“……我在说什么呢?”魈的笑容有些苦涩,论才华,他自认不比归终。论医疗与排兵,他自认不比若陀。论神兵将才,他自认不比大哥。他犯下诸多罪业,如今也不可是赎清过去的血债。帝君若爱慕谁也该爱上他们,而不是一只犯了业障沉入泥沼的鸟……他出神地想着。半晌才被一根小小触手唤醒,胖仙灵蠕动过来,将他半个身子裹住。

仙灵这特有的安慰方式让他稍稍宽慰,“谢谢你……”魈声音发哑,主动用脸去蹭蹭它光滑的脑袋。他感受到仙灵身上那丝帝君的气息,又抖着唇,慢慢抱住它,在它有些疑惑的眼神中,献上一吻。“抱歉……就这一次。”

魈的声音在颤抖。

倚岩殿,钟离醒了,准确来说,是吓醒了。他沉默着接收完自己梦中化身的信息,脑袋发蒙。一时不知自己该是为了区区一只仙灵化身的自己偷了家而悲哀。还是为了自己养的鸟儿表白心迹而高兴。

本着不能让自己化身先得逞的钟离抓紧时间换衣去望舒客栈,若陀看着他表面不急不慢实则动作飞快地换了七件衣服才出门。心中犯嘀咕,这怎么看上去倒像要去见小情人的样子。但几天后事实证明,他想对了。不过算不上情人,结婚对象更为准确。

望舒客栈,魈担心地看着胖仙灵逐渐蔫巴,滩成张史莱姆饼,时不时有气无力叫几声。那为数不多帝君的气息也在消失,他抱紧它,一口银牙快咬碎才没让自己哭出声。他知道这是一个预兆,一个他将迎来末日的预兆。魈不怕苛责,不怕让他遍体鳞伤的魔物和业障。唯独害怕帝君厌恶的眼神。

钟离赶来时看见了这一幕,魈抱着那只快失去生机的胖仙灵,无声掉泪,双眼流转的艳色更为分明。见了他来,抱着胖仙灵双膝直跪。与地面碰撞的声音让钟离觉得牙酸,紧接着心底泛疼。魈低着头,看不见神明眼中的情绪,固执地报自己的罪名。

钟离只好等他说完,才将人拉起来边道歉边解释。梦中化身的具体来路,钟离一五一十地解释完毕,以及自己来寻他的本意,认真表明心意。

魈听完后脸上一片空白,半晌,他的脸颊通红:“所以……那就是说……”他每日的生活作息甚至隐私习惯都被帝君大人看了个清清楚楚吗?!!

在魈羞红脖根不可置信的目光中,钟离咳了一声:“是你想象的那样……我的意思是,魈腰上的羽毛和仙鸟纹也很好看。本来……我是想装作可爱的仙灵讨你欢心,再探明你的习惯。”钟离神色认真“因为我爱着魈,所以拟了化身来寻你。”

魈的心情如今像坐过山车那样,幸福来得太突然,他脑中一阵空白,伸手拧住床单:“您可以直接问魈,魈当然,愿意与钟离大人在一起。”

魈又低下头了,钟离从高处看得到魈鼓起的一小片泛红的脸肉,以及那两只可爱耳朵,早已把心意都暴露了。

钟离摸摸他的头,手中捏诀,胖胖的金色大仙灵竖起了自己的胶状龙角,欢快飞着回归钟离本体。

“那么,仙人可相当于吻了我。”钟离笑着逗魈“可要对钟某负责。”

“好……”魈抬起通红的小脸,认真回应钟离“魈会好好保护您的。”

钟离没想到他接了话,被直球击中,面上竟也泛起了红霞。一时间,两人都害起羞来。

11 Likes

想起了b站上的一个手书,璃月黑道!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