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魈』清晨

#摩拉克斯时期he

#龙龙小鸟黏腻后谈谈心,有益身心健康

一夜无梦。

摩拉克斯伴着清晨的第一声鸟鸣悠悠转醒,昏昏沉沉地抬起手揉揉眼,清醒了一瞬后立马发觉自己除了这只睡前抱着魈的手,其他地方好像都动不了了。

看着把自己当成抱枕睡得正香的魈,摩拉克斯突然很想看看魈自己醒来会是什么反应,便故意没有动。

大约是会立即风轮两立。

立马把门窗都封死,转头便认真端详起小孩来。自己这个角度瞧不见小孩的脸,魈把脸埋在帝君胸肌里睡得正香呢。

于是抬手轻抚小孩的背,手指细细摩挲着蝴蝶骨。这背也太薄了,怎么就喂不壮呢?摩拉克斯叹息,以后一定要监督小孩好好吃饭,不能让他仗着自己是仙啾而只吃杏仁豆腐解馋了。手掌下移,摸到小孩的腰,怎么也这么细…感觉自己都能掐断。没忍住真捏了捏,好可爱…啊,怎么醒了。

“唔……”魈被腰上的痒意弄醒,朦胧地睁开眼,下意识去扯开腰上的手,“嗯…别弄……帝、帝君!!”

魈浑身鸡皮疙瘩瞬间立起,把帝君的手扯开也不是不扯开也不是,于是就搭在上面,“帝帝帝帝君,”什什么情况!“…属下失敬!!”

已经分不出大脑去回想发生什么了,应当赶紧离开才好。魈想使出风轮两立,却当场被截断扣住了。

“魈…”摩拉克斯有点好笑又有些无奈,“来住了好几天了,怎么还是看见我就想跑啊?”说着将扣在人腰上的手偷偷上移,试图以此来掩盖自己干过什么的事实。

“……”前几天可没有这样四肢都攀在您身上,“抱歉!我只是有点不习惯和别人一起睡觉……”

利落地将腿和手收回。

摩拉克斯顺势起身,笑道,“没事,多睡几天就习惯了。”随便挑了套衣服穿上,边穿边背对着床上发呆的小孩叮嘱,“早些起床,我去找留云弄点早膳过来。”

“帝君,我没有吃早饭的习……”

“陪我一起吃罢。”

“帝…”魈还想说些什么,摩拉克斯却已经穿好衣服出门了。

脑子一片混乱,魈要趁此机会好好整理一下。今早除了抱枕帝君一切都还算正常,帝君的意思似乎还要一直这样下去,自己一定要永远保持对帝君的敬仰,帝君是不可染指的,英明圣贤的,……不能再发生抱枕帝君的事情了。

昨晚…昨晚…魈羞愤地捂起脸,怎么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啊!帝君居然帮自己…虽然没有自己弄过,但是魈也是知道那意味着什么的,浮舍和弥怒平时爱打趣,还讨论过这些,说初精被弄出来就意味着可以交配…当时耳力极好的他自然也是听见了,只当是个生理知识点记住了而已。但是这种事情怎么和帝君联系起来了!帝君…帝君应该也明白的吧…

帝君可能不明白。魈猜想帝君是为他身体好,所以单纯想每个细节都洗到位而已,只是因为自己情不自禁的反应才让帝君无奈帮自己弄出初精。

自己真是太不敬了!在帝君面前做出那种反应,成何体统!魈愤愤谴责自己。

摩拉克斯一进门就看见小孩坐在床上表情愤怒地发着呆。脑袋上方缓缓升起一个问号,便故意把门关得重了些好让小孩回神。“魈,怎么还赖床呢?早膳准备好了,来吃。”

魈内心一阵愧疚加难受,都是因为自己让帝君陷入这么尴尬的境地,“帝君,属下为昨晚的事请罪。”说着便要下床行礼。

“啊,那是正常的生理反应,没关系的。”摩拉克斯端着碗热粥,有点茫然,也是没想到小孩突然来这出,“你别下床这么急。”

而且魈昨晚很动人很可爱,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来很多次。当然这句话摩拉克斯没敢说。

“未曾控制好自己的身体,让帝君陷入如此境地,实在不敬…”魈低着头,不敢看大人的眼睛,“今早也是得意忘形了。”

“魈,”摩拉克斯意识到一些问题,放下碗把小孩抱起来放在床上,盯着他的眼睛认真说,“其实我很喜欢你这样。魈不要一直想着自己的问题,与其把我当做高高在上的君主,魈不妨试试把我作为闲谈打趣的友人呢?非要说的话,昨晚其实我也有很大的责任,不是吗?”

友人吗……

…………做不到。

魈有些落寞,幅度很小地摇了摇头,“帝君,恕难从命。帝君于我是救命教养之恩,而我只不过是帝君手下的一名将士。若能为帝君分忧必是好事,但与帝君做友人,我配不上这个身份。”

魈的自厌情绪肉眼可见的严重,摩拉克斯意识到必须将其慢慢纠正过来。

“没事的,魈。不用你背负着这种压力,以后你只需要习惯像刚刚这样拒绝我,或是因为你自己的意志违抗我的命令,我就会很开心了。”

“帝君……”魈抬起头,认真看着帝君的眼睛,“…谢谢您。”

摩拉克斯笑着点了点头,起身揉了揉小孩头发,“时候不早了,快起床吃饭。”再不吃粥都要凉了,魈身体不好,指不定又得拉肚子。

“是,帝君。”魈迅速起身,或许是刚刚接收到帝君对自己的善意,魈心情很好显得格外精神,以璃月将士优秀的速度完成了起床洗漱换衣等一系列操作。

摩拉克斯慢悠悠喝着粥,用借来的留声机听着戏曲儿,深觉一天美好。

魈整理好后也来用膳了,小心翼翼地拿起一碗小口喝着。魈其实听不懂戏曲,凡人的腔调和他们所编排的自己并不熟悉的故事,魈不感兴趣也没想听懂。

但是他有点想听懂帝君听的什么,于是十分注意地去听,以至于忘记了继续喝手里的粥。

“这曲戏编排的是我们的故事。”摩拉克斯突然出声道。

我们?哪个我们?是我们仙人还是我们璃月还是……

其实魈认真听也没有听懂,但是也不好意思说自己没懂,“嗯……很好听。”

摩拉克斯深深看了眼重新开始喝粥的魈。

也罢,不着急。

时间还有很长,自己还能教会魈很多东西,比如自爱,比如枪法,比如好好吃饭。再幸运一点,还有这一曲金翅鹏王和岩王帝君的戏。

28 Likes

帝君,你就不能更积极点吗?小鸟吃直球,只要首先把小鸟逃跑的机会都封死

5 Likes

帝君一球打在铁板上,虽然不开窍的小鸟也是非常可爱

2 Likes

笑死,为防风轮两立提前把门窗封上 :rofl:干得好啊摩拉克斯!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