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魈】一只丘丘人引发的故事(R)

,

ooc致歉 总共有三篇 梗有点多 文笔稀烂只是写着玩的

◦ 魈近日回望舒客栈愈发晚了,岩王帝君仙逝,魈的心中愈发烦闷从荻花洲一直拼杀到庆云顶,一只丘丘人径直跑入庆云顶的一处洞穴。在深入洞穴时魈觉得越发不对劲起来,山洞的石壁上有许多岩元素留下的痕迹

◦ “这里怎么会有帝君的气息”。

◦ 此时正在魈进行探查时刚刚那只丘丘人举着火把就像魈冲击而来,魈提起和璞鸢迅速将其斩杀,魈本以为可以继续探索,不料丘丘暴徒一斧子就魈砍来,夜叉一族向来身手敏捷,魈还是其中的佼佼者但也不免被锋利的斧子砍破了一点皮肉,魈贴身的的上衣也被血液染红(金鹏一族的血液有种让人和魔物兴奋的作用),血液的气息让丘丘暴徒更加兴奋,攻击如雨点袭来,魈不停闪避找准时机将丘丘暴徒一击毙命,此刻魈已经疲惫不堪了从早到晚的不停除魔,从荻花洲到庆云顶已经望不到一处有魔物的踪迹了。千年以来魈没有一刻不在履行与岩王帝君的契约,虽然不久前岩王帝君已经仙逝但魈仍然固执的认为帝君还在,是啊千年以来的磨损都不能将岩君击败又怎会突如其来的仙逝呢?那个曾经救他与水火之中的人,为他赐名的人,赠他神兵的人,他心中有所妄念的人。魈不想信也不愿信。他的心中渐渐勇气无力感,但他凭什么不信呢?

◦ 业障不时出来嘲讽道:“你居然还在遵守那个可笑的契约吗,摩拉克斯已经死了!你以为你对摩拉克斯龌龊的感情他会回应吗,可笑至极”。

◦ “滚开!我对帝君没有那种龌龊的心思,守护璃月是我的职责与契约无关。”

◦ 魈吼道,空旷的洞穴回荡着魈的声音,听着自己的声音魈涌起了希望

◦ “这个痕迹是不久前留下的,帝君一定没有死。”魈这样想着

◦ 向着洞穴深处继续前进,越深入洞穴里面的情景越加残破,上面的痕迹好像显示出留下这些痕迹的人十分烦躁似乎在忍耐些什么,洞穴的深处有一座秘境秘境外边有层层玉障保护,魈能感觉到帝君就在秘境里。他二话不说就使用仙法往里面冲,却发现这玉障根本就没有对他设防,魈直直跌入了秘境里。刚进入秘境魈就被一股恐怖的威压压倒在了地上,魈刚想支起上身观察四周,却被一条尾巴缠住了腰肢刚想挣扎却在黑暗中对上了一对金瞳,金瞳如石珀璀璨曾经这双眼睛望向魈时只有慈爱的目光现在这双眼睛里充满了危险与欲%望。

◦ “帝君……”。

◦ 魈刚想起身行礼就被摩拉克斯堵住了唇

◦ “唔…唔……”

◦ 魈瞪大了眼睛,因为他发现现在正在亲吻他的是他心心念念的帝君他的神明,但他又在想自己背负了累世罪业不配得到神明的偏爱却还是在隐隐期待着,但最终理智还是战胜了欲念,魈不断哀求到

◦ “帝君…不…不可以”

◦ 身子也开始不断扭动挣扎着,但龙君似乎不想就此放开他反而将尾巴越缠越紧。魈被摩拉克斯禁锢在怀中,岩君的口中好像在喃喃着什么,魈不禁凑上去倾听。

◦ “魈…魈…”

◦ 神明在呼唤着他的名字,魈早已经沉迷于神明投下的偏爱了也不挣扎了,魈想如果着是美梦那就入自己永远不要醒来吧。停下挣扎魈才发觉自己的背后有一个炽热又坚硬的东西,魈意识到那个是什么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岩君发现怀中的爱人不挣扎了还用手捂着脸就知道发生什么了闷闷的笑着,魈被胸腔的颤动引得脸更红了一只红到了耳根,龙君轻吻着小爱人从脖子一直吻到锁骨一路留下独属于自己的印记

吻到腰间时发现了魈被丘丘暴徒留下的伤痕,岩君慢慢的为自己的爱人舔舐伤口龙涎不仅有治愈伤口的效果还有催情的效果伤口慢慢愈合,龙君也为小鸟不顾自己身体而感到生气。但金鹏的血液也让本在情期的摩拉克斯更加难耐,像是要惩罚魈不顾自己的安危似的摩拉克斯迫不及待地闯入魈的口腔肆无忌惮的掠夺里面一丝一毫的空气,魈被吻的喘不上来气开始呜呜咽咽起来。

“唔…帝…帝君…呼吸…不…上……”

摩拉克斯听到爱人的呜咽内心感到无比满足,千年之久他对魈的偏爱早就已经积累到了偏执的状态,还记得若坨和归终当时还在调侃自己对这刚被救回来的小夜叉这样宠爱怕是要将这小夜叉差吃入腹。

当摩拉克斯终于放开魈的时候小鸟的唇已经微微肿了,嫩红的嘴唇随着魈大口呼吸而颤动着水光猎艳地如同刚刚成熟的樱桃一般软舌微微吐出让摩拉克斯还想将其勾出来在嘴里亵玩一番。此时的魈脑袋已经晕晕乎乎了不管是因为被自己爱慕的神明所偏爱还是因为大脑缺氧,此刻都让魈幸福不已。

摩拉克斯将魈的上衣拉到魈的嘴边碰了碰魈的嘴示意魈将衣服衔住,魈乖巧的顺从着龙神将衣服衔在了口中。

“魈,不要让衣服掉下来,要不然是会有惩罚的。”

魈点了点头。

“契约已成,食言者当受食言之罚”

“魈,就算是你也不能例外”

虔诚的信徒向神明献上自己的身心,摩拉克斯低头含住了魈的玉茎用手捻动起挺立的红果,魈瞬间挣扎起来。

“唔嗯…帝君不要…不要…舔那里…脏…”

摩拉克斯轻拍了一下魈的屁股示意他不要挣扎

“魈,你一点也不脏你比任何人都要干净纯洁。”

龙舌的一路向下来到了魈未经人事的后穴,破开层层肠肉不断舔弄,引的魈忍不住呻吟。

“唔嗯…”

魈死死咬住衣服以防止呻吟出声,衣服都被魈咬的变了型还在想着会不会扰了岩君的兴致。岩君发现爱人不在发出那挠人心弦的声音不禁抬起头来,一抬就发现魈将衣服咬的变型,还心不在焉的样子就知道魈又在想怎样才能让自己舒服了,摩拉克斯不禁想到应该怎么样将魈肏到想不了那么多事情,并且马上付出行动。

一只手上下套弄起魈的玉茎,魈的玉茎与魈一样都娇小可爱摩拉克斯一只手就能完全包住,另一只继续捻都着红果。

当龙舌舔过一处凸起,魈突然软了腰发出一声娇媚的呻吟后穴还涌出一股一大股水前面的玉茎也射出了初精,初精沾到了摩拉克斯的神袍上,因为魈还在高潮的余韵中没缓过来,摩拉克斯不禁想到如果魈清醒的话肯定会担心自己将帝君的衣服弄脏了的事。

将龙舌抽出,摩拉克斯轻轻吻了吻魈的脸颊看着刚刚魈的反应摩拉克斯心中已经有了答案那是什么东西但还是问了问。

“这里?”

摩拉克斯幻化出岩脊,岩脊不长但很粗,直直插进魈的后穴,然后用神里催动让岩脊动了起来魈下面的淫水不断的流出,上面涎水也从嘴角溢出濡湿了上衣一直流到锁骨处逐渐积出一汪水。

“嗯哈…帝君…不…不行了…不…不要了”

摩拉克斯坏心思的催动岩脊顶到魈的敏感点还不断进行刺激,魈再次交代在神明的手中,此时摩拉克斯觉得扩张以及足够了,就将自己冷落了许久以及硬的发疼的阴茎解放出来,迫不及待的进入了那柔软多汁的密穴之中,虽然已经充分扩张过了,但魈还是在龙根进入的一瞬间紧绷起来,眼泪大滴大滴的滚落下来,摩拉克斯温柔的吻去魈的眼泪,魈虽然觉得很痛但是心里还是被填满的充实感。摩拉克斯用嘴含住在风中轻颤的红果,用牙齿轻咬着用手抚上已经疲软的玉茎开始套弄起来,等到魈已经适应了以后摩拉克斯将魈的一条腿抬到了自己的肩上,九浅一深的抽插着层层媚肉已经不像刚刚那样紧绷着不能动弹的状态,现在如同一张张小嘴一般吸吮着龙根,此时龙涎的催情作用也开始起效了,魈愈发难耐了感觉穴的深处想要被填满。

“帝君…里面…好…好痒…”

面对爱人直白的邀请,摩拉克斯也不管不顾起来,九浅一深也抛之脑后,开始快速肏干起来每次都是深入浅出,水声不断在秘境中回响穴口被撑的发白每次抽出都让穴口的媚肉翻出,穴边的白沫好像在说明这场性事的激烈程度。

“帝…帝君…嗯太…太快了…唔啊…”

魈的呻吟声被摩拉克斯撞的破碎,摩拉克斯不再温柔好像要将这千年以来的欲望都发泄出来,魈的下面太会吸了每次抽出都在挽留着不让侵入者出去,魈的淫叫声越来越大摩拉克斯知道魈是要高潮了,就开始不断地刺激魈的敏感点。

“帝君…不行了…要……要到了…啊…”。

摩拉克斯只觉得穴中在不停喷着淫水,肠壁不停抽搐着,魈的面色潮红眼珠不住的翻白,大腿痉挛着,但摩拉克斯也不管魈处于不应期了快速抽插起来。

“帝…帝君…太超过了…会…会坏的”。

魈的呻吟已经隐隐带了点哭腔

“不会坏的魈是仙人,仙人体质比凡人强不会坏的”

虽然魈嘴上说着不要,但身下的小嘴却紧紧吸着龙根,摩拉克斯在抽插数百下后也射在了里面,魈也被剧烈的快感刺激的晕了过去,摩拉克斯用仙法将自己和魈清理干净带着魈就回到了往生堂的住所了。

摩拉克斯假死之后在璃月七星的帮助下换了一个新身份,往生堂的客卿化名为钟离。当摩拉克斯带着魈回来的时候已经换成了客卿的衣服,将外套盖在了魈的身上,将人抱回屋后胡堂主就来了。

“钟客卿,怎么出差一趟就抱回个美人来啊”

“堂主说笑了,钟某外出许久十分想念内人,就借此机会将人接来了。”

“客卿的内人看起来气度不凡,与客卿甚是相配,不错,不错”。

胡桃假装老成的模样背着手点着头走了,钟离扶额。

“胡堂主,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应付不来。”

钟离转身回到屋内,发现魈还没醒,看来还是昨天做的太过了这样想着坐在了床边,低下身轻拂开魈脸上的碎发欣赏起小鸟昳丽的睡颜,这是他的小鸟,他的爱人,他的软肋。身为岩之魔神只要他想要得到的就能轻易得到,但是他的小鸟是唯一的特例他不想要魈只是因为自己是岩王帝君才为自己献上一切,所以他给魈选择的权利,就在钟离回想自己与魈的点点滴滴时只感觉发情热又开始了(龙的发情期少则七天多则半个月,在疏解完才能有一会清醒的时间,越到后面越昏沉)钟离的眼神愈发暗了,看着眼前正睡的香甜的爱人,钟离想将人用另一种方式唤醒。

钟离将被子掀开看到的就是一幅活色生香的情景,魈抱着先祖法蜕,先祖法蜕的头埋在魈的胸口魈的身上还穿着自己的衬衫,因为自己与魈的体型相差太大,衬衫在魈身上显得太大了,衬衫上面的两个扣子没有扣起来漏出魈精致的锁骨,魈的脖子和锁骨上到处都是青紫的痕迹说明这昨日性事的激烈,衬衫的下摆刚好包住魈的半个屁股,魈里面自然是什么也没穿的,仙祖法蜕的尾巴刚好在魈的臀腿间,让某位龙神的醋坛子打翻了一把就将先祖法蜕扔出了床外,魈的怀中突然失去了玩偶不适应的扭了扭口中喃喃着。

“帝君…帝君大人…别…别走…唔…”

钟离无奈的笑笑,自己的爱人在梦中还一直想着自己让龙的占有欲得到了满足。

“魈,我在。”

看着如此可爱的小鸟,钟离自然想好好疼爱一番将魈的衬衫解开后就低头含住了魈胸前的红果,用手捻动着另外一颗另一只手向后穴探去,因为昨晚刚被开拓过,现在内里湿滑柔软,手指刚进去就被层层媚肉吸附,如此热情似火与主人的清冷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刚抽插几下就流出不少淫水来,钟离也不欲做过多扩张,就将龙根直直插入,龙根的进入没有受到过多阻碍,魈的后穴也不自觉地夹紧,钟离感觉龙根好像在被无数张小嘴吸吮着,钟离慢慢抽动起来魈也不自觉的发出呻吟。

“嗯唔……哈…”

龟头不时刮过敏感点,每次刮过都会引起魈的颤栗,龙欲逐渐变得强烈想要听到更多魈的声音,钟离就坏心思的狠狠朝魈的敏感点碾了过去,魈直接被这一下刺激激的从美美中醒来。

“啊…帝…帝君………”

魈一句完整的话都还未来得及说出口,钟离就将魈的两条腿抬到了自己的腰间就大开大合的肏干起来,弄的魈只能无力的淫叫起来,快感是越积越多的魈只觉得有什么要出来了,但还是被钟离不停肏弄着,魈说不出话只能随着钟离的肏干而淫叫,当快感积累到顶点时魈大张着嘴喊不出一点声音身体不住痉挛起来,如同濒死的鱼,身前的玉茎如同失禁一半精液只能慢慢流淌,穴内如同喷潮一般涌出大股大股的水,同时随着魈的呼吸不停绞着钟离的性器,钟离也被这紧致的后穴绞的交出了龙精,微凉的龙精进入炽热的肠壁,激的魈又小高潮了一番,龙精与淫水全被钟离的龙根堵在穴内,当钟离将性器抽出时精液与淫水争先恐后的从后穴涌出,魈又一次被肏晕了过去,钟离抱着魈一起去清洗后才再次躺回了床上,钟离叹息到,这么敏感以后该如何是好啊。

等魈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醒来时发现自己在钟离的怀里魈脸色爆红一直到耳根,看着怀中的小鸟害羞的样子钟离轻轻吻了吻魈额上的紫菱,钟离开始和魈讲起自己假死和新身份的事。

“魈如今我已经不是岩神了,所以你愿意做我的恋人吗?”

“帝…帝君,像我这样背负累世杀业的罪人不敢玷污帝君。”魈声音嘶哑的说着声音中似乎带着一丝颤抖。

“魈你不是罪人,你那时也不是自愿的,况且你还守护了璃月千年,你是璃月的英雄,我爱慕之人”。

钟离向魈诉说着千年以来他对魈的爱意,魈满脸不可置信他内心深处也是爱着钟离的但是他不敢爱他害怕成为岩王帝君的污点,听着钟离的深情告白魈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钟离一下下安抚着魈直到魈平复下来。

“所以魈我想听你真实的选择,你愿意成为我的爱人吗?”

“…我愿意”

见魈答应了钟离就哄着魈换称呼。

“魈你以后就唤我钟离吧”

“帝君这万万不可”

“有何不可”

“那…那还是换您钟离大人吧”

钟离无奈扶额看来让魈换称呼是一个长期任务,得到爱人的心让钟离无比满足,想起还有工作没做就让魈继续休息自己去处理工作,但魈说想要跟着钟离学习一下凡人的生活,钟离自然没有阻拦当钟离起身时魈发现钟离下面还是高高耸立着,红着脸小声说:钟离…大人…让我来帮你吧”。

“但是魈,工作已经耽误许久了。”

“没…没关系的我不会打扰到您的。”

钟离见拗不过魈还是将他带到了桌前,钟离让魈坐在一边但魈觉的太碍事就跪坐在钟离脚边,魈用手不断上下套弄茎身魈感觉还不够开始用嘴将龙根往里含,只可惜龙根太大魈连一半都没含进去就已经把小脸顶的凸起,口腔中不停分泌津液魈因为嘴里的龙根无法完全将津液咽下,津液就从魈的嘴边留下魈不是很在意见含不下去就开始卖力舔弄起来,龟头开始向外涎水,魈平日里只吃些清淡的或者是甜甜的杏仁豆腐,但魈对钟离的体液也不会不喜,一想到是帝君的恩赐就更加卖力起来,不断刺激那个出精的小口,钟离只感觉头皮发麻青筋暴起,魈还用舌头描摹阴茎的形状,钟离只觉得忍不住了将手放在魈的头上不停向下顶弄,魈被几个深喉弄的反胃喉咙不住收缩,钟离就借此射了进去魈拼命的将龙精往下吞咽,喷到脸上的就用手指刮下来放到嘴里,钟离见如此可爱的爱人也坐不住了,将魈放在刚刚自己桌的椅子上自己蹲在刚刚魈的位置,魈正疑惑钟离就将魈的裤子扒了下来,魈大惊。

“钟…钟离大人…这是做什么!”

钟离没有说话将魈按在椅子上,低头就含住魈的玉茎,魈被钟离控制着不能挣扎,就在此时胡桃在门外喊。

“客卿你在里面吗。”

魈开始挣扎起来,不料将桌上的竹简碰倒在地,听到声音就喊。

“那我进来了”

胡桃推门进来,就只看到魈坐在桌边,脸色潮红就问到。

“对了,还不知道钟客卿的内人怎么称呼。”

“…魈叫我魈就行”

钟离这时候使坏舔弄魈的铃口,魈死死咬住牙缝不让呻吟声出来。

“魈,你知道客卿去哪里了吗。”

“嗯…钟离大人外出…采买了。”

“哦唔,既然如此我就先走了,对了你不要紧吧脸这么红,要不要叫白术过来给你看看?”

“不…不用…我…我没事”

看着魈这样的慌张,胡桃就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脸色潮红声音呜咽看来是客卿干的好事,胡桃想着还是不打扰钟离和魈了走出了房门。在刚刚紧张的时刻魈也泄了出来,魈有些嗔怪的看了看钟离,钟离只觉得魈是欲求不满,抱着魈就往床上带,魈刚刚被钟离欺负很了反手推倒钟离,继续舔弄钟离的肉茎,钟离也不遑多让将魈的屁股移过来就开始舔魈的后穴,不久刚刚还想报复钟离的魈就被钟离舔的软倒在钟离身上,钟离见小鸟坚持不住了就将魈反转过来让魈坐在了他的身上,龙根挺入魈被刺激的根本坐不住直直向下跌去,坐的更深了钟离感觉里面有什么东西阻止了龙根的继续进入,那个东西还在不停分泌着淫水,钟离想到以前看过的古籍金鹏一族的男子也可受孕,生殖腔只有在金鹏愿意的情况下才能打开,想必这个应该就是魈的生殖腔了,钟离诱哄着魈打开生殖腔。

“魈,你想要我的孩子吗?”

“帝…帝君的孩子…想…想要,可是…魈并非女子…不…不能受孕…”

“魈,你可能不知道金鹏一族的男子也可以受孕…所以魈把生殖腔打开吧”

单纯的金鹏在龙神的诱哄下打看了生殖腔,钟离借此将魈直直的往下按,魈只感觉自己被顶在了钟离的肉棒上,最后只能无力的靠在钟离的怀里接受钟离赐予的干性高潮,生殖腔分泌大量的水液龙根不断的在生殖腔内涨大成结龙精直直射入生殖腔,但龙精的量太大了魈的生殖腔闭合了还在不停的射着,到了最后魈的后穴合都合不上,龙精混着淫水从肉洞里涌出,可能是太累了魈再次睡着了。

当魈醒来时就感觉浑身燥热难耐,下腹的玉茎早就高高挺立,全身都被情欲给染成了粉红色,腿间一片黏腻,但就算是这样魈还不愿意叫醒钟离,只是爬到钟离胯间去偷偷吃起那根让他欲仙欲死的巨物,魈将龙根吃的水光潋滟的,看到龙根已经足够硬了就迫不及待的将龙根放入后穴之中。刚进入魈就得到了一瞬间的满足,但身体也同时渴求更多,因为常年练枪魈所以魈腰力不差。在钟离身上不断起伏着,用手捂着嘴不让呻吟发出害怕吵醒了钟离。但魈不知道其实钟离早就在他挪动的时候醒了,只是想看看小鸟这么早起想干嘛没想到是小鸟发情了。钟离感叹难受都不叫醒自己,就起了坏心思。

“我竟不知上仙如此放荡”。

魈被钟离的突然出声吓得一激灵,肉茎顶到了G点直接发出了一声柔媚的呻吟,在听清楚钟离讲了什么魈直接从脸红到了耳根,急忙辩解道。

“…唔…我没有…”

说着魈竟是哭了出来,钟离看到小鸟哭直接就慌了连忙安抚爱人。

“魈,抱歉你来情期不唤醒我我略微有些吃味。”

“帝君…难…难受…”

魈其实没有怪钟离的意思,只是听了有些委屈,钟离听到爱人直白的邀请真的是忍不了了,于是将另外一根巨物也幻化出来,其实龙本就有两根欲望之前钟离怕魈受不住才没有在之前欢好的时候幻化出来,魈只感觉穴内的龙根又大了一圈,还带着些许龙鳞,屁股后面又杵着一根炽热上面还带着些许倒刺。钟离的脸上也缓缓浮现些许龙鳞头上也长出玉质的龙角,魈又害怕又期待害怕如此之大的龙根会将自己肏坏,但又期待龙根进入的快感,但钟离似乎没有想让另外一根进入的想法,只是抱着魈就开始动腰,龙鳞剐蹭着肠壁不疼但很爽,魈只觉得自己要变成只会浪叫流水的性爱娃娃了,情期魈的肉穴内的水更多了肉壁也绞的更紧好像要将钟离的精液榨干封进生殖腔让魈受孕,钟离也身体力行着,不停做着活塞运动,魈每次高潮都是让人死去活来的干性高潮,当钟离射在里面之后魈以为终于要结束了,没想到刚抽出钟离又将另外一根带倒刺的肉茎顶入充满精液与淫水的甬道内,龙根进入又将要流出的液体全部堵了回去,魈觉得内里涨的难受哭着哀求钟离。

“帝君…太多了…装不下了……好涨”……”

钟离对于爱人撒娇似的请求很是受用,将龙根抽出等穴内的液体全部流出后又重新顶入。钟离依然是整根没入直直插进生殖腔,将本不是用来欢爱的的器官也硬是肏干到喷潮,魈只感觉到又酸又涨又爽连瞳孔都紧缩成心形,魈的身上到处都是各种体液好不淫靡,倒刺软不至于将腔壁刮伤但也给了魈不少刺激,见魈眼看着又要高潮了钟离反而将龙根微微抽出,开始不断刺激敏感点,伴随着强烈高潮而来的不是喷潮而是一股股尿液,魈竟是被钟离肏失禁了。

“弄…弄脏了…”

钟离不等魈继续说话,抽插的更快了后穴不停痉挛魈的前端已经射不出任何东西了软趴趴的塌在一边随着钟离的顶弄摇晃着,抽插数百下后钟离也终于射在了魈的体内,魈早已晕了过去,钟离抱着魈清理后,钟离想这几天都在不停与魈在床第间厮混都没怎么进食,虽然仙人不需要进食但魈有心想要与自己试着融入凡间的生活那就先从吃食下手好了。将魈放在已经用仙法清理的床铺,盖好被子后就准备出门,没想到旅行者来了想要请钟离前去帮忙挑选石珀。

“旅行者,在此稍等钟某片刻,在下去取一些仪器。”

“好的,钟离先生”

在等钟离的期间,派蒙在房子里到处转,看到刚刚钟离出来的房门虚掩着派蒙就往里面看,然后急急忙忙就来到旅行者的旁边,旅行者觉得奇怪就走到虚掩的门前向里看去。魈,怎么在里面,旅行者大惊,魈躺在床上身上还没有穿衣服被子盖到锁骨处上面还全是暧昧的痕迹。旅行者连忙拉着派蒙回到刚刚等钟离的地方两个人都是一片沉默。等到钟离回来两个人都装作无事发生的与钟离交谈着一起出了门,旅行者想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钟离先生。

等钟离回来已经是傍晚时分,回来就看到魈正拿着他的衣服放在鼻子前嗅着,手指不停在后穴戳弄着,水声不断。听见开门声魈从衣服中抬起头,魈的脸上都是情欲的潮红,金瞳一见钟离就水光盈盈。

“帝君……难受……想…想要…”

就算魈这么难受但是钟离还是想魈先吃完杏仁豆腐再做。

“魈,过来先吃完再做。”

虽然难受但魈还是乖巧的来到桌前坐下,因为没有穿衣服湿漉漉的后穴坐在凳子上一片冰凉,钟离本就有意逗他,谁叫小鸟又淫荡又单纯呢?将杏仁豆腐推到魈的面前示意魈吃完,间钟离好像自己不吃完就不肏自己的样子,魈开始狼吞虎咽的吃起来,在魈吃杏仁豆腐时钟离又开始调戏小鸟了。

“魈,你刚刚在拿着我的衣服在做什么事呢。”

听到钟离说的话魈的身子一瞬间僵住了,魈知道钟离有意逗他但还是不自觉红了耳根。

“想…想帝君了”

魈的声音细若蚊蝇,但钟离还是听见了。

“哦,才出去一会上仙就如此想钟某,看来上仙对钟某真的是情根深种呢。”

魈听着钟离的话就低头装鹌鹑默默吃着杏仁豆腐,直到魈吃完钟离就将魈拉到自己怀里吻去魈嘴角的杏仁豆腐渣。

“魈,你刚刚是怎么做的呢,现在做给我看看。”

魈看着钟离没有动作的样子,心下了然了如果自己不自渎,钟离是不会肏他的,但自己下身越来越难受就再次向后穴伸去扣弄起来,在钟离的注视下魈既紧张又兴奋,毕竟他们前两天还是君臣,在魈机械的扣弄下,魈发现迟迟没有钟离之前给自己的干性高潮,魈向钟离投去求助的目光,钟离被魈看的更硬了,钟离表面上很淡定其实早就想扑倒魈,将他死死按在身下只能为自己呻吟哭泣高潮,但钟离想看魈主动求欢。

“上仙,如此看在下是为何。”

“想…想要…”

“上仙想要什么”

“想要…钟离大人进来…”

“想要,那只能麻烦上仙自己来取了。”

说罢,钟离就坐在椅子上不再动作了,魈知道钟离一向遵守契约,说出的话就不会轻易更改,就只能听钟离的话自己来取了。在魈有些笨拙的解开了钟离的裤子时,两个巨物同时弹了出来打在魈的脸上。魈想着自己的后穴已经足够湿润了就囫囵塞了一根巨物进后穴,一进来魈和钟离同时发出喟叹,后穴在这几天接连不断的肏弄下也没有松弛反而更加软嫩多汁,也更加热情吸附侵入者,魈的双手按住钟离的肩膀不断借助腰力上下起伏着,魈一直在自己的舒适圈里戳弄着,但钟离在魈的一个不注意直直向下按,好像要将整根巨物都插进魈的体内,龙根直直插进魈的生殖腔,魈被这一下刺激的尖叫出声,爽的直翻白眼,钟离刚按下魈就开始剧烈抽插起来,魈受不住强烈的快感就想逃,但被钟离死死按住腰,囊袋不停拍打着会阴,将会阴处拍打的通红看起来更加淫乱不堪了。等魈高潮之后,钟离又将手指就着淫水往肉洞中送,魈似乎反应过来钟离要做什么,拼命想逃跑,喊着。

“帝君…帝君不要…会坏的…不行的…进不去的”

钟离用玉璋将魈困住开始安抚魈。

“之前是怕你受不住,现在你还在情期不满足你,你才会受不住”

说着又向后穴加了一根手指,抽动起来穴内不断地有淫水涌出好像在讨好侵入者,交合处一片黏腻等到扩张的差不多了,钟离就将另外一根巨物的龟头插入,进入时十分缓慢,魈只觉得后穴涨的受不了,钟离怕魈疼就咬破自己嘴唇将血渡给魈,龙的血液催情效果比龙涎更加强烈,清冷不可一世的仙人此时也完全跌入到人间红尘之中了,魈开始不安分的扭动身体用脚不断摩挲钟离的小腿肚。

“帝君…好痒…快…快一点”

钟离也想满足魈但魈夹的太紧了,根本进不去钟离就用手轻拍了一下魈的屁股

“魈,放松点。”

魈尽量将身体放松但还是不能完全进去,钟离就将魈放在床上摆成跪趴的姿势才将龙根完全进入,两根巨物互相挤压,穴口撑的发白,刚开始抽动十分艰难,穴内还是没有习惯两根巨物的进入。待后穴终于适应才开始缓慢出水,每将巨物抽出都翻出鲜艳的肉花,穴内没有一处不被龙根照顾到的,魈已经被肏的迷迷糊糊了,魈几次想逃跑都被钟离一一抓了回来反而顶弄的更狠了。

“帝君…还…还没好吗……魈好累”

钟离没有回话,魈只觉得自己是暴风雨时海中的一艘小船只能随着海浪的拍打而摇晃着,做到最后魈的身上体内没有一处不被精液填满,后穴因为长时间的抽插合都合不拢,往里看红色的媚肉更加红艳混着白精让场景更加淫靡,魈想说话但被龙精堵着嘴,钟离看清了魈的嘴型,魈说的是“我爱您”。说完魈就再次累晕了过去,钟离在魈的下腹和背后打上了岩印来证明魈已经是他的所有物了。

“乖孩子,我也爱你。”

说完钟离在魈的额头上落下一吻心满意足的抱着自己的小鸟进入了梦乡。

(完)

36 Likes

丘:我也是你们paly中的一环么(握草)

1 Like

hh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