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魈】各种时期的帝君是否都有劣根性?1~2(R)

,

注:帝君有四个是不同时期的一个是半龙形态是最初的称呼就是魔神名,然后是新衣服的帝君就称为岩君,然后就是岩王帝君和钟离。感觉会很怪大家注意避雷

这篇是满足自己xp的文

旅行者在冒险家协会接到了一个探查地脉紊乱的任务,根据冒险家协会的人说他本与去蒙德的商队一同从荻花洲前往石门,但在途中发现有一处正在往外冒黑气的地脉,周边到处都是魔物的尸体和打斗的痕迹。但是地脉,在不停的往外冒出黑气,将四周魔物都吸引来,因为害怕引来的魔物对来往的路人进行攻击,所以将这件事情上报给了璃月七星后这件事情当然又落到了我们大名鼎鼎的旅行者身上了,旅行者本来是不想接的,但是看到那笔日常还多一倍的原石,还是心动了,带着派蒙火速来到事发地。发现这里比冒险家协会的人描述的更加残破,连路边的树木都被拦腰斩断,但切口不像是被斧子一类的武器砍断,更像是被长枪砍断的旅行者觉得很蹊跷,便打开了元素视野进行探查,发现有大量风元素的痕迹。

旅:“风系神之眼又是长枪武器”

派蒙:“那只可能是魈”

派蒙说:“如果是魈的话他应该还在现场除魔才对”

旅:“也是,那我们先去望舒客栈看看吧”

说着,二人就传送到客栈门口到楼顶大声喊魈的名字但是喊了许久都没有动静,二人只好返回客栈中询问老板老板却说

“你说那位小爷啊,他已经一月有余,没有回顾客栈了那位小爷神通广大可能又去哪里除魔了吧”

看老板这里问不出什么派蒙,就提议去找钟离问问他是璃月的岩神,又是他一定知道削的去处魈的去处。随即,二人又传送到离月港去碰碰运气,一来到三碗不过岗,远远的就望到钟离的身影,等到二人尽到钟离的身旁,才发现旁边又多了三位与钟离长相相同的人。

派蒙:“诶钟离不对好多钟离”

到派蒙眼睛都冒星星了,钟离才开口说道

“旅行者,你们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旅:“钟离先生不知道你是否知道地脉紊乱与魈失踪的事情”

钟:“略有耳闻,此事说来话长地脉因提瓦特大陆庞大的元素力冲击将时空撕裂出现地脉紊乱的现象如你所见我旁边这三位其实都是不同时间的我,至于魈的事情,旅者还请放心魈的业力过重,现已经回仙府治疗去了,可能接下来就不会除魔了所以除魔的事情可能要托付于你了。不过也是有报酬的一日40原石如何。”

旅:“那这个地脉紊乱什么时候才能解决呢”

钟:“此事还要等这三位愿意回去才行”

旅:“那这件事情还是交给钟离先生你了”

钟:“契约已成”

见钟离不想多说,旅行者接下任务就替魈除魔去了那可是40原石,一天每日也才60原石血赚,旅行者开开心心的带着派蒙走了。二人讨论着晚饭该吃什么。见旅行者走后,钟离与其他三人脸上都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当然,魈确实在“治疗”业障,只是“治疗”的方式有些不同。

魈已经被四位神明囚禁在庆云顶的仙府一个多月了,但魈对洞府内的时间的流逝已然忘却他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但他从未想过逃跑,其实说起来魈也算是自愿被岩神囚禁的,魈从不会拒绝神明的任何要求,就是对除魔有种固执自钟离退下神位后,愈发变本加厉的除魔,更是好几次不顾自己的性命,险些丧生,岩神也愈加对他关照平凡,其实这是魈想得到岩神关注的手段,虽然他常常暗想自己过于卑劣,但是当岩神对他投下目光时,他为此甘之如饴,因此当岩神将他囚于庆云顶时,他没有反抗,反而有些雀跃,这样他就能一直和岩神在一起了,但是岩神是非常生气的,自己爱护了这么久的小鸟,却自毁倾向严重,他那天本与往日一样喝茶听戏,结果魈身上的岩印与自己共鸣,预示着魈遇到了危险,在关于魈的方面,钟离从不吝啬使用神力,将其带回仙府,钟离就去准备连理镇心散,正在准备制药的材料,魈的业障就发作了,业障影响到了魈的三感使三感封闭,魈一边忍受业障发作带来的痛苦,一边摸黑探查环境,夜叉向来是警觉的,但视觉,听觉,嗅觉都受到了业障的影响,这使魈十分的恐慌,但他强迫自己镇静下来,自己到底在哪里?魈摸了半天,只感觉到自己正处于一个房间内,现在正在一床柔软的被褥里面,业障带来的痛苦使魈发出难耐的低吟,听到声音的钟离急忙从外院进屋,一到屋内钟离就看见魈身上正在不断冒出黑气,看情况,实在紧急钟离决定使用。百年前一直使用的方法“治疗”。自从魈请钟离将自己派遣到荻花洲后,二人就从未交&合过了,终于,刚将手伸向魈,伸手时带起的风,让魈迅速的闪避开了。

魈:“谁”

魈忘记了自己听觉受影响的事本能的询问出口

钟:“魈,是我”

钟离与魈沟通了半天,发现魈根本听不见,于是猜想业障已经将魈的三感封闭了,如果再放任下去,魈也会像他的四个兄弟姐妹一样,钟离不敢想,所以直接使用神力,用岩链将魈捆住,魈被捆住后一瞬间挣扎起来但也无济于事,因为猜测不到捆住他的陌生人想干什么?魈决定先静观其变,没想到这个人竟将自己的裤子扯下,下体一凉的一瞬间,让魈又气又恼,想奋起挣扎,但被岩链捆住,不能动弹,魈见对方不仅扒自己的裤子,还不乱摸,十分恼怒,大喝让对方停下,但对方根本就不听反而用手钳制住自己的脚踝,用锁链将脚踝拴吊在床角上方那人又将手放入魈的口腔亵玩起来魈刚想用力咬下,却被那人钳制住自己的下颚,魈见闭不上嘴,就用舌头想将侵入者的手指顶出去,但收效甚微,反而更像是热情欢迎着侵入者。

见手指濡湿的差不多了,就向魈的下身探去,魈天生长着两口穴也就是凡人所说的双儿。是不可多得的,魈本身就生的娇小连带着性器也也十分小巧,当钟离还是岩神的时候第一次与魈交合也很震惊没想到魈连身体都与自己如此契合,自己的身下有两根巨物而魈也有两口穴,那时候的魈也以为自己是与正常人一样的所以看到岩神的下体也是十分震惊,关于钟离给魈科普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手指刚进入花穴就被紧紧吸附几百年未曾交合使魈的穴更加紧致,但花穴早就食髓知味没抽动几下就洪水泛滥了,魈十分厌弃自己这副淫荡的身体,居然会对除帝君以外的人如此热情,没想到那个人还将手伸到自己的后穴难道连?后穴都不放过吗,魈死死瞪着眼前人,虽然看不见,但魈恨不得现在将它撕碎。钟离见扩张的差不多了将两根炽热同时抵住两口穴,魈还在疑惑这个人为什么和帝君一样有两根性器时,两根巨物同时进入,魈险些惊叫出声,魈从未受过如此屈辱愤怒与不堪一时全都涌上心头,死死咬住下唇,不让声音发出,挣扎着想要跑走,但不管怎么挣扎,那两根巨物进出的更快更狠了,巨物一下下,撞击着深处,一下就顶到了宫口和结肠口。没有视觉听觉嗅觉魈反而更加敏感每一下抽插,对于魈来说是一种折磨业障带来的疼痛,和身心上的屈辱都是削感觉被架在了行刑台上不知道,身体感到的舒爽,都让他几欲作呕,他真希望帝君还能在拯救自己一次,就这么想着他喊出了帝君。但他喊出之后就后悔了,不不行,他不能这个样子被帝君看到自己如此污浊的样子,我发给你们,与其让帝君的救赎如此污浊的自己,不如自己了结。当巨物破开宫口和结肠口时钟离也射了进去,魈的心也死了,钟离见魈也不反抗了就将岩链都解开了,但等肉穴将龙精吸收完魈的三感都恢复正常了,画面逐渐清晰但魈突然坐起,刚想一口咬下眼前的登徒子,了结他的性命,但对上的是一双他熟悉的,充满岁月沉淀的眼睛,魈的眼泪顿时就止不住了。

“帝……帝君……我还以为……还以为”

魈抽抽噎噎的一句完整话都说不出来,钟离拍背安抚着,将吻落在魈额前的紫菱上,又落下一个个吻,将魈的眼泪吻去。

“魈,抱歉是我强迫了你”

钟离知道是自己强迫了魈,当时情况紧急,并没有想为自己辩解的意思。

“不怎么会是强迫呢,只要是帝君就算是献上我的性命我也不后悔”

是啊,魈怎么会怪钟离呢他是救他于水火之中的人,这次也是因为要救自己才这样的。

“不过,魈你为什么又没有好好服药,你知道你差点就要与你那四个兄弟姐妹一样了吗!为什么不爱惜自己?就算是为了我也不行吗”

魈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么也没说。

“既然这样,我看你也不需要再去除魔了”

当钟离说出这番话时,魈的心头一紧,帝君是不是不要自己了?自己难道已经不够没有利用价值了吗?现在是要被抛弃了吗?魈想到这眼泪就止不住的往外冒。

“不,帝君不要,我……我还有用!我可以……可以当您的泄欲工具”

听到小夜叉的话,钟离不禁笑了,原来小鸟是害怕被抛弃,一有机会钟离就开始逗小鸟。

“哦,是吗那魈让我看看合格的泄欲工具该怎么做”

魈红着脸上前,双手分别上下套弄起又重新挺立两根的性器脑子里一边想着钟离以前教自己的手法撸动,魈看着钟离的表情觉得还不够就低头去含两根巨物但一根巨物本就很大了魈根本就含不进去第二根,钟离见魈的动作,轻拍了一下魈的屁股。

“坏孩子,不要太贪心”

魈的嘴里还含着性器呜呜咽咽的说“想,想让帝君舒服”但还是放弃将另外一根也含进去的想法,退而求其次的用手撸动

说话带起的震动给了钟离不小的刺激,魈还时不时的舔弄铃口钟离被魈服侍的很舒服,听到钟离动情的喘息魈不经加快了速度,将巨物越含越深,手上的速度也逐渐加快,钟离也没为难魈顶着魈的喉咙就射了进去,另外一根巨物也同时迸发出精液来射在魈的身上就连发丝上都在滴着精,魈一点点将精液喝下连射到身上的也一点点刮下来再舔掉。

“乖孩子,做的很好,可是他们好像还没结束”

顺着钟离的视线魈看到了再次挺立的巨物眼睛瞪大了,但又想到刚刚自己对钟离说自己要当钟离的泄欲工具,还是咬牙继续进行下去,魈躺下将自己的腿抱起偏过头嗫嚅的对钟离说。

“请……请帝君大人使用您的精液肉壶”

听到这里钟离觉得再忍就不是男人了,直接,栖身而上,将那两根一起炽热顶入花穴,要不是以前他们在一起玩的花样更多,魈可能会因为被两根巨物同时进入而受伤。

“帝……帝君,后面……面也想要”

魈还没有说完一句完整的话就被钟离猛烈的抽插撞的稀碎。

“可是魈的前面吃的那么急,后面痒的话只能用其他东西好好的止止痒了”

说玩钟离就幻化出一根岩脊插入了魈的后穴“啊!”魈惊叫出声,在岩脊进入的一瞬间钟离就驱动岩印与之共鸣,然后强烈的快感让魈一次次攀上顶峰。

“帝君,不行……不行了”

“可是魈不是说要做我的泄欲工具吗,但是我的欲望还没结束呢所以夫人再让夫君多宠爱一下吧”

巨龙狠狠碾过敏感点直直撞进宫口,两根巨物相互碾压着,看魈快要晕过去的样子,又慢下速度但还是深入浅出的抽动分出心去照顾魈胸前的一对鸽乳和已经瘫软下去的玉茎,钟离不停用牙齿研磨起魈的红果,在这样的刺激下魈的玉茎又重新挺立了然后钟离看魈今天已经射的够多了直接用神力将玉茎里的精液石化了,魈自己哭求到“帝君好难受……不要……了让我……去”钟离揉弄起魈的耳垂“乖,马上就好了”钟离又开始,猛烈的抽插起来每一次都能激起魈的呻吟但魈的呻吟都会让钟离想起自己差点失去爱人的痛苦所以抽插的速度更加变本加厉起来好像要誓死让魈记住这次教训。其他

“魈你为什么就是不能懂得爱惜自己一点呢,你想要我失去你吗”

魈刚想说话就被钟离堵住了唇,钟离发了狠的啃咬起魈的唇好像要将其拆吃入腹一般直到魈的唇破了才停止,钟离一点点将魈唇上的血舔去,龙的占有欲使的他更加疯狂他在魈的身上每一处都落下自己的痕迹直到魈的小腿都开始痉挛了才顶着宫口射了进去,魈已经累的昏死了过去,将自己与魈简单收拾完才抱着魈躺下。

“乖孩子,你就永远留在我身边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第二天早上 钟离见魈还没醒,就打算去探查地脉的事了,魈这次受影响如此严重,不仅是因为魈没有按时服药,还有可能是,地脉中有壮大业障的因素,钟离在离开洞府时,在仙府上上了一道禁制,就算魈想起来除魔也没有办法,没想到,刚到魈昨天晕倒的地方,就看到三个与自己长的相似,却穿着,自己以前身为神明时的衣服,一个头上还顶着明晃晃的龙角,身上还有许多龙鳞,一个头戴兜帽,还有一个身穿心猿大将送的衣服,还没等到钟离说话,摩拉克斯就先开口了。

摩:“你就是这个时空的我们?”

钟:“阁下,此话怎讲”

摩:“我们三人来自不同时空是因为你们这个世界元素力的冲突,将时空裂缝打开了这个元素力过于强大,将我们都带来了这个世界至于如何回去目前没有头绪”

钟:“看来此事相当棘手,各位要不还是换身衣服吧,毕竟这个时空的岩神已死”

帝:“如果这个世界,的岩神已死那你又是谁”

钟:“如今的我已退下神位,现下为往生堂的客卿钟离”

摩:“为何如此”

钟:“如你们所知,我在世间已度过6000余岁,与仙人一同建立璃月漩涡无法击碎的磐岩,也会在时光的冲刷下磨损,只是我一直说服自己磨损出裂纹的那一天,还没有来临而已。直到某个微雨的白日,我在港口漫步,听到一个商人对属下的夸奖,你已完成了你的职责,现在去休息吧那时我在来往的人群中驻足良久,心中不断自问,我的职责是否又已经完成。然后我设计假死将愚人众仙人与璃月七星一同卷入混乱之中但他们没有辜负我的期待,我也卸下了我的职责”

帝:“确实,璃月的人民不能一味的依靠神明的庇护,放下重担也不失为一种好的决策”

钟:“各位不妨看看如今的璃月,虽摆脱了与神同行的时代但依旧繁荣昌盛”

他们从荻花洲一直逛到璃月港,他们虽处于不同的时空,但对璃月的感情,都是像对待孩子一样,哪有家长不爱孩子呢?看这孩子自己独立成长,也会感到欣慰吧,尘世闲游的乐趣也让其余不同时空的岩神都体会了一把。

在璃月港时钟离打算去万民堂买杏仁豆腐,结果碰到了位老朋友,炉灶之魔神「马科修斯」锅巴,钟离上前打招呼。

钟:“好久不见,老友”

锅巴:“(锅言锅言,其实我认为钟离他们也不知道锅巴在说什么)”

这边我认为除了摩拉克斯不知道这个是谁其他三个帝君都知道

摩:“这是?”

钟:“「马科修斯」身为司掌炉火与民生的魔神,他曾在归离原上点燃万家灶台,也在大水之时以美食慰民于湿寒。在最后,他同北风的王狼一样将力量散入大地,护佑璃月众生千年无灾。所以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摩:“他是璃月的英雄,说到这里浮舍他们还在吗”

钟:“浮舍他们……都是璃月的英雄……”

摩:“那魈呢!你不会连自己的爱人都没有护住”

钟:“魈,还在只不过自毁倾向严重根本就不顾及自己的安危。”

这时候锅巴过来发现怎么有四个钟离瞪大了眼睛,一直看来看去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被锅巴打断,悲伤的氛围钟离才想起来,自己来万民堂是干什么的,用神力与各位岩神对话。

“各位在此稍等”

钟离转身走进万民堂找香菱,点了一份杏仁豆腐。

摩:“为何要买杏仁豆腐?”

钟:“家里还有一只小鸟没喂饱”

等杏仁豆腐好了,几位岩神用神力回到了庆云顶的洞天之中,看到洞天外有一层禁制,几位岩神还有什么不知道?这个世界的自己把魈囚禁了。进到洞天之中,钟离将杏仁豆腐摆上桌后,就去叫魈起来,进房间却没看见魈的身影,就开始着急的寻找起来。其余人见钟离好像很急的样子,连忙上去询问。

“出什么事了吗?”

钟:“魈不见了,但是我在走之前明明设置了禁止他应该出不来才对”

“他肯定还在洞天里,我们跟你一起找”

(问为什么不用岩印感应,问就是关心则乱)

刚说完浴池的门就开了一道缝,魈从里面探出头来,头上还戴着猫耳头饰。

魈:“先生,我在这里”但魈看见外面不止钟离一个人又连忙把头缩了回去钟离见魈这样,忙抵住门挤了进去然后就发现了魈,为什么又缩回去的原因。魈身上穿着的是之前旅行者从蒙德带回来的风俗衣服,裙子很短,只能堪堪遮住魈的一半屁股,下身还穿着白丝吊带袜,将细长白皙的双腿勾勒出优美的曲线,腰窝两侧是镂空的设计,更显得魈的腰身纤细,后背也与千秋竟业一样是露背设计。身后还从裙底伸出一条猫尾,魈还一直用手压着前后两片裙摆不让春光泄露,小鸟本就生的美丽,红色的眼尾将本来清冷的面容又多添了一些妩媚,仙人没有不好看的不过魈更是其中的翘楚,魈别过脸不敢看去钟离的表情。

魈:“先生没有换洗的衣服了,在房间里只找到了这个”

看着小爱人脸都红到脖子根了,钟离不禁浅笑道“这件衣服本就是托旅行者从蒙德带来给你的。很衬你,做了千年的夫妻,还这么怕羞以后可怎么办啊”

听到钟离说的话,魈的不经脸更红了但还不忘了询问“先生,外面的都是谁啊?怎么和您以前的样子如此相似,气息也像。”

钟:“此事说来话长”

跟魈大概解释了下事情的经过后,就带着魈来到了餐桌旁,其他几人见魈的样子都咽了咽口水在以前,魈与岩神做爱时多是赤身裸体的,不会特意去穿情趣衣服他们也不会觉得无趣就是了。魈看着几位眼神看着自己时炽热带着欲望的目光,觉得自己,就像误入了狼群的羊一样,惶恐不安只能低头装鹌鹑,默默吃着杏仁豆腐。

钟:“各位,这是我的妻子,等各位回到自己的时空去再找你们的魈。就别觊觎我的了”

帝:“阁下都说了我们的魈是同一人,我们与你也是同一人,那又有何不可呢”

眼见几人就要打起来,岩君就出来劝架“不如问问魈的意思”魈当然不懂如何拒绝岩神们的要求,当然也不会去拒绝岩神提出的任何要求。

魈:“只要是您,我都可以”

听了魈的话,几位岩神身下的帐篷立的更高了魈还不知道接下来等待他的将会是什么。

床铺肯定是容不下五人的摩拉克斯将一旁的贵妃榻用神力变的,大的能容下五人在上面打滚的大小。等魈吃完,几位岩神立马就将魈带了上去,其实魈是害怕的,平时只有一个钟离时就已经有点吃不消现在又多了三个,魈真的有点怕被肏死在床上,但是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想逃也没机会了。

魈似乎有些过于纤细了将脖子处的丝带解下,胸前就一览无余了一对乳鸽小巧可爱。因常年的锻炼而不失弹性,魈的乳头是有些内陷的虽然身体很敏感,但也不至于在战斗时被衣料摩擦而激的突出来,上面还残留着不少昨晚欢爱时留下的青紫的痕迹。钟离将魈抱起,让魈坐在他的身上,黑色的西裤与白皙的双腿形成了巨大的色差,使得画面更加色情了,因为裙下面其实什么都没穿,魈被屁股下的炽热抵的下腹一热,魈感觉自己发情了,花穴已经开始不停出水了在黑色的西裤上濡湿了一块显出一块暗色。钟离用嘴吻了吻魈的嘴角,魈立马转头回应起来,两人吻的难舍难分水声不绝。

其他几位岩神有些吃味了,岩君将魈的双腿摆成m字形才发现魈的尾巴是从后穴“长”出来的,用手指抽插两下花穴就带出不少淫液将带有淫液的手指举到魈的面前,对魈说“我竟不知魈上仙竟然如此淫荡,看都拉丝了”

魈急着想回答,但却被钟离擒住下巴只能发出呜咽声,见钟离不愿意让魈回答,岩君也没恼自顾自低头舔弄起花穴来,还时不时抽动后穴中的尾巴,其余两位岩神也没闲着。摩拉克斯用尾巴不断扫弄魈的玉茎每次骚刮过铃口都会激起魈的颤栗,帝君吸吮起魈胸前的红果,用牙齿轻轻研磨着。一只手揉弄着另一只胸乳,乳肉从岩指中溢出,魈的呻吟愈发娇媚,每一下都勾的岩神们更加涨大,不过多时魈就交代在几位岩神的手上,魈高潮时流出大量的淫液但都悉数被岩军咽下。玉茎射出的液体,都留在了摩拉克斯的尾巴上,摩拉克斯也毫不在意,只是笑着刮了一下魈的鼻子,夸赞道“乖孩子,做的很好。”魈因为高潮整个人,都瘫软在钟离身上面色潮红,眼神涣散,现在的他连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只能任由岩神们摆布了。

岩神们个个都衣冠楚楚,不看他们的下半身的话,还会被他们的威压所折服,只有魈衣衫不整的。

想喂了几口水后,魈才恢复过来,魈的脑子刚清醒一会儿就被带着坐在了龙根上,两个龙根同时顶进花穴引得魈发出一声惊喘,钟离觉得魈后穴中的尾巴有点碍事,就将尾巴拔出。拔出的同时后穴失去了尾巴的堵塞淫水就争先恐后的涌出来,见其余几位岩神都虎视眈眈的看着这里,钟离就将魈翻了个身。龙根在花穴里转了一个圈,龙根上的青筋碾过花穴中的敏感点魈一些就跌在钟离怀里了,屁股高高翘起让其余几位岩神都看到了交合出的惨样还有后穴一张一合耸动的样子,粉红色的肠肉上挂着丝丝缕缕的淫液让人看了只想狠狠欺负。胸乳压在了华丽的西服配送上,冰凉的感觉让魈穴里的淫水,更加泛滥了钟离与摩拉克斯对视一眼就知道对方想干嘛了,钟离调整了下位置好让摩拉克斯进来,因为是半龙形态摩拉克斯的性器上也带着龙的特征有倒刺与龙鳞,可以给予魈不少的刺激,但还不至于让魈受伤,可能是魈天赋异禀,虽然许久未用后穴去吃两根巨物后穴虽然紧但在后穴分泌淫液的帮助下也慢慢适应了,魈见其余两位岩神,正用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他,有些无奈的说“帝君大人,岩君大人请让魈服侍你们”

好像是真心想让魈服侍其余两位岩神似的,将位置调到一个正好让魈动作的体位,就让魈自己动了经过千年的调教,魈怎么会不知道几位岩神的意思呢?过去骑乘的体位常有,自己主动也是常有的,只是这次有些不同,同时服侍四位岩神是非常吃力的事情,幸好魈是仙人,仙人之躯比凡人强韧不知多少倍,要是跟凡人就算是一个岩神,恐怕也早就魂归天外了,魔神的欲望如此,更何况岩神的原身还是龙,龙性本淫,有两根巨物不是常人所能承受的,魈一边边扭动腰身一边用手和嘴巴去包裹两位岩神的巨物,虽然有些吃力,但是魈为了想让岩神们都舒服,还是卖力的动着腰身直到没有力气都没有让一个岩神发泄出来,魈有些挫败感,自己无法让伴侣满足,岩神们看到魈不动了也知道自己的小妻子已经尽力了,看着魈这么努力想要让岩神们都舒服,当然要奖励一下自己的爱人。

前后两口穴里的巨物开始迅速抽动,每一下都顶到了最深处。魈被一系列的动作,直接顶到高潮,穴内不断缩紧,但两位岩神丝毫没有放过的意思还在猛烈抽插着,穴壁受不住这猛烈的抽插,分泌出大量的水液来润滑。室内回荡着肉体碰撞的声音,水声不断让人听了脸红心跳,因为嘴里堵着龙根魈的呻吟声发不出,只能发出一些气音哼哼唧唧的,好像小奶猫一样。可爱的紧,口腔的震荡,也刺激着岩君,让岩君有些耐不住了,按着魈的头,不断进出魈被激的生理性的干呕,让喉头夹得更紧了,但就算这样,被欺负着的魈也没忘了用手抚慰帝君的巨物,见魈如此几位岩神也没有为难魈都在最深处发泄了出来,魈被刺激的晕了过去。

“罢了,这还是第一次这么多人还是不要做的太过了”

看着累晕的爱人几位岩神将房间都清理了一遍才将魈放在榻上都挣着想抱着魈一起睡但又害怕吵醒了魈决定用抽签的方法来决定和魈一起睡的人,这次胜出的是钟离和岩君他们两个开心的抱着魈就去睡了,其他两人嫉妒的捏紧了被角(ooc致歉)

(未完待续)

29 Likes

小鸟果然区区六根都不是问题

2 Likes

其实是8根因为有4个帝君

7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