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魈】心底话(R)

给自己庆祝生日写的文,文笔不好大家见谅,都是我自己的xp

ooc致歉 养父子文学 现代pa 双向暗恋 脐橙 后入 口交

璃月某公司内,若陀:“钟离你知道吗?你家魈最近好像谈恋爱了。”见钟离没有说话若陀继续说到“我之前和归终去跑业务路过魈的学校,正好看到魈和一个女生在树下有说有笑的”。

“诶钟离你怎么不说话啊?”见钟离面色越来越沉若陀调笑到。

“不是吧,钟离魈都大学了你还不让他谈恋爱啊。”

钟离听了手都握成拳头了,不仅是因为自家白菜被猪拱了的不爽更多的是嫉妒,没错是嫉妒,因为钟离早就对自己养大的养子动了那种不堪的心思,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呢?可能是那次吧。

有一次魈从浴室里出来,水汽氤氲上身露背紧身上衣被未擦干的水珠浸润变得半透明勾勒着少年人青涩稚嫩的身体刚被热水泡过的皮肤还透着粉,下半身穿着宽松休闲黑色短裤更是衬的魈的双腿莹白细长。钟离看见这样的养子下身顿时起反应了,在心中庆幸着自己穿的不是紧身西裤要不然肯定会被魈发现自己不堪的心思,同时也在心中暗骂自己真是个禽兽。让魈赶紧多穿一些衣服不要着凉,自己又慌慌忙忙的跑进浴室。

魈看着养父的样子不解到“可是现在是夏天,很热的。”也不知道钟离有没有听见,魈有些窃喜嘟囔道“成功了”回到房间魈赶紧打开手机给荧发消息。

“成功了,先生看到我后就开始变得奇怪了”

“很好,我们接下来进行下一步计划”

………………………………………

钟离听了若陀的话一整个下午都心不在焉,钟离的脸都黑成了锅底。

若陀:“不是吧,钟离魈不就谈个恋爱吗你不至于这样吧。还有,你也老大不小了你也应该找个对象,我和你认识这么久都没见过你有对象,追你的人那么多你也不会找不到的。”

钟离:“我的事不用你管”。

若陀:“是是是,不用我管你就守着你的魈过一辈子吧,就看你家小孩怕是不愿意。”

钟离:“滚”。

若陀:“好好好。”

一到下班时间钟离就立马回家了,看见魈的鞋子已经在门口了,就知道魈已经回来了。钟离决定去问魈谈恋爱的事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就约出来看看外貌品性如何,只要魈能幸福他也会选择放手,如果是带有目的的接近魈那钟离可就不能保证魈还能不能见到她了。

钟离走到魈的房间门口本来想敲门,却发现房门半掩着,里面传出魈一声声难掩的喘息声。钟离本想不应该这个时候进去,养子面皮薄而且魈也是个成年人了,年轻人火气旺难免有些冲动,直到钟离听见魈在高潮时喊出他的名字,钟离直接开门进去了。

一入眼就是魈大张着腿,性器射出的精液沾在小腹上,后穴被硅胶玩具玩的合不拢,还能看到穴内不断涌出淫水挂在粉嫩的肠壁上随着硅胶玩具的滑出带出屡屡银丝,魈还抱着自己之前怎么找都找不到的那条衬衫大口呼吸着,贪婪的嗅着衣服上的气味,魈还沉迷于高潮的余韵中,没有第一时间发现自己的养父就站在自己面前,看着自己淫荡的样子。

等到魈缓过来看到眼前的钟离时,原本潮红的脸也一瞬间变的煞白

魈:“先……先生你都看到了”

魈只觉得自己的脑子一片空白,自己该去哪里,先生肯定不要自己了,这样想着魈竟是直接哭了出来。钟离看着魈这样直接将魈报到自己怀里安慰着“魈,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了有一些性冲动很正常。”

“那先生会讨厌我吗?会赶走我吗?我对你……”

虽然魈没说出口但钟离也明白是什么意思年长者总会对小辈包容一些“不会,我们永远都会是家人,不管是父子还是爱人。”

“先…先生…你也是吗?”

“嗯”

看着魈开心的止住了眼泪,钟离终于想起来魈这样肯定会着凉。“魈先洗澡吧别着凉了”

“先生…不…不做吗”

听到魈直白的邀请钟离脑子里本来绷着的弦直接断了。

“这是你自找的”

魈先钟离将钟离的裤链拉开了巨物一下子就弹到了魈的脸上,雄性气息扑面而来。等魈看清了眼前的巨物有多大时身体本能的后退,都被钟离看在眼里不禁失笑道“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刚刚不是还迫不及待的吗?”

魈咽了咽口水,不甘示弱的用双手捧住巨物上下撸动起来肉棒的铃口慢慢流出前列腺液,魈低头将龟头含了进去,魈用软舌舔过铃口。咸咸的魈心里想着不禁将巨物含的更深了,因为巨物太大牙齿不时剐蹭到巨物钟离被魈的嘴弄的不上不下的索性直接按着魈的头往喉咙顶去,魈被突如其来的顶弄直接被刺激的流出不少生理性泪水,魈想干呕却让喉咙夹的更紧了。魈挣扎着想跑钟离却按着不让魈走,轻声安抚到“乖孩子,马上就好”说着加快了抽插速度,等到快射的时候将性器抽出将精液射到了魈的身上,精液落到光裸的胸脯上又增添了几分色情。魈用手指刮了一些精液放到嘴里喃喃自语道“咸咸的”钟离被视觉冲击的有些把持不住自己,直接将魈拉起来掐起魈的下巴就吻了上去,舌头在嘴里交缠,房间里响起潺潺水声,等到两人分开时还拉出几条银丝挂在嘴边,魈被吻的晕乎乎的软倒在钟离怀里。

“魈,你刚刚不还挺主动的吗?”

魈从小就很犟,什么都要逞能,听到钟离说的话魈强撑着爬起身直接扶着巨物往穴口插去,因为刚被硅胶玩具玩过后穴所以后穴的没有那么紧绷,但是硅胶玩具和钟离性器还是差很大的钟离的更粗更硬更长,魈皱着眉坐下去,巨物戳到了一块软肉魈惊喘一声,腰一软就直直坐到了底。魈只觉得尾椎骨酥软肚子很胀。但还是想要和钟离犟到底,上下动起腰来,魈只在自己的舒适区抽动穴中的性器不敢再去碰刚刚性器戳到的软肉,想让钟离先自己一步高潮,这点小心思当然逃不过钟离的眼睛掐着魈的腰就直直往敏感点顶去,魈被这一顶直接撞到高潮,尾椎骨麻的发酸前身挺立的玉茎射在了两人的腹部。

钟离见魈已经没力气了直接将魈翻了个面放倒在床上从后面进入,刚刚高潮的肉穴绞着性器,性器又在穴里转了一圈又吸的更紧了,钟离也不顾魈在不在不应期了掐着魈的腰就直直往巨物上贯去,速度快的在二人的交合处打出许多白沫,魈不知道自己高潮了几次,前端的玉茎什么都射不出来只能软软的随着抽插摆动时不时流出一些清液。直到钟离顶到结肠口才射出来,结肠壁被浓稠的精液冲刷着又激起魈一阵阵痉挛。魈直接昏睡了过去(今天先写这么多有点写不下去了,未完待续)

19 Likes

生日快乐

1 Like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