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魈】各种时期的帝君是否都有劣根性?3(R)

ooc致歉 内含:伪5p 抽签play 浴池 蒙眼 扇p 限制射精 水煎 发情期 捆绑 双星

魈第二天醒来就迷迷糊糊感觉全身酸痛而且还不能动弹,等意识完全清醒才发现是被岩神们围着。钟离不仅用手搂着自己的腰还把头埋在自己的胸前,岩君的手还一直环在自己的腰上,帝君虽然昨天没有抽到抱着魈睡觉的资格但还是偷偷搂着魈的手,摩拉克斯更不用说了占着自己是半龙形态用龙尾紧紧缠着魈的小腿肚,魈感觉自己成了一个粽子。

魈想抽身,但怎么挣扎也没有一个岩神松手。等到魈脱力放弃挣扎后发现几位岩神都在有些调笑意味的看着自己。

摩:“魈,还想再继续吗?我们昨天可是都没有尽兴呢。”

说着摩拉克斯还用尾巴在魈的腰窝上轻扫着,一说到昨天激烈的性事魈就有些生气几位岩神昨天做的太过了,仙人可怜的肉穴到现在还是红肿的,身上显出各种青紫的痕迹。

魈:“昨天…太过了…今天不行…再做就要坏掉了。”

钟:“哦,魈不是仙人吗?仙人体质强韧不会那么容易坏的。”

其实岩神们都知道虽然仙人体质强韧但是被4个岩神所宠幸恐怕也是吃不消的。魈听了钟离的话有些委屈说道“大人们,先放开属下,下…下面疼。”

闻言几位岩神放开对魈的钳制帮魈检查起身体来,被岩神触摸让魈有奇异的快感,几只大手还在不停的在自己身上游走挑拨着自己的敏感点,魈忍不住发出一些细碎的呻吟“不要…不要了…下面…难受…”魈看着几位岩神好像还要继续有些恐惧的哽咽起来眼泪大滴大滴的滚落,看着爱人难受几位岩神赶紧一边哄着一边探查爱人的身体,将魈的双腿掰开来才发现后穴和花穴都红肿的厉害,好像再碰一下就要破皮流血了。钟离赶紧去柜子里找药去了。

在以前两人刚在一起时摩拉克斯的性格还不像现在的钟离一样,那时候每次行周公之礼时摩拉克斯都无度的索取,魈那时候在夜叉一族还未成年就被岩神开了苞,那处更是娇嫩,常常就是会被岩神的巨物磨的通红,所以从那时候开始洞天里就常备清心味的消肿药膏。

找到药膏后钟离就赶紧给魈上药了,药膏冰凉刚接触到皮肤让魈忍不住颤栗,药膏涂过的地方慢慢清凉起来让本来红肿疼痛的肉穴慢慢镇定下来,魈在这种舒服的上药过程中渐渐入睡了。钟离就将魈放在床上盖好被子。

钟:“果然,昨天还是太为难魈了”。

摩:“那下次,要不轮流来?”

钟离在心中默默想着以前的自己还真是精虫上脑啊,除了那种事就没有其他的事干了吗。

帝:“我有个提议,不知各位是否接受。”

摩:“说来听听”

帝:“要不就像我们昨天那样,用抽签来决定方式和人数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岩:“不错”

钟(摩):“可以一试”

钟:“现在还是让魈休息一天吧,我制作的药药效还是很好的不出一天魈就可以好全,我们要不先去探查一下地脉。”

摩(岩、帝):“未尝不可”

说着四人来到地脉处查看,走时还不忘了在洞天外上一层禁制防止魈逃跑,地脉周围的气息十分混乱钟离能隐隐感觉到地脉下有元素力在不停波动,钟离感觉这个现象与之前自己在古书上看到的内容有些类似,古书上记载元素力冲击过大会造成一部分的时空撕裂导致以前时空的人来到现代,要想让地脉恢复只能让被传送来的人愿意回去还有需要降临者的力量帮助。

钟离心想看来此事有些棘手,其他几位岩神不知道要呆到什么时候才想回去,自己都不能和魈过二人世界了。

摩:“阁下思考的怎么样了,地脉该如何修复?”

钟:“这个得靠你们与旅者”

帝:“此话怎讲,着与我们和旅者有什么联系”。

钟:“古书中记载,要想地脉恢复,需要被召唤到这个时空的人愿意回去和降临者的帮助。至于帮助的方法应该是清除地脉附近被吸引的魔物。”

岩:“原来如此”。

钟:“那不知各位,想几时回去呢?”

摩:“阁下不是说要旅者清理完魔物才能回去吗,现在魔物还没被刷新完,阁下问我们我们也不知几时。”

虽然嘴上这么说其实其他几位岩君有些不想回去,虽然回去可以独占自己的魈,但是这个世界的自己才能无所顾忌的爱魈,给予他所有的爱。

钟离无奈地扶额“各位,要不今天就去听云先生的戏吧。”

说着钟离使用神力将自己与几位岩神传送到璃月港内,并且同时将其余几位岩神的衣服都换成了平常富贵人家穿的衣服,不至于引人注意。

4人一直听到黄昏,就准备回去看看魈怎么样了。

回到洞天内魈还在睡觉不过,魈睡觉并没有那么安分,双腿还在不停摩擦着,腿缝间不断有淫水流出今天早上本来红肿的肉穴已经好了,还透着淡淡的粉几位岩神眼神暗了暗,小鸟脸红扑扑的口中还在喃喃“先…先生…难…难受”钟离刚想上手就被其余几位岩神制止了。

摩:“还记得我们之前说的吗”

钟:“当然”。

说着钟离就停下来了,几个岩神用神力幻化出一个签筒签筒里有很多根签子,将里面顺序打乱后每个人在里面抽一根签

(这边介绍一下玩法,就是抽到什么就玩什么play,每个人都得完成上面的play,不管是对魈还是对自己完成了就行)(但是都是play小鸟)

摩拉克斯的内容是浴池

钟离的是蒙眼

岩君的是限制射精

帝君的是捆绑

钟:“真是意想不到的内容,有趣”

因为摩拉克斯的内容几人基本认定了今天行周公之礼的位置应该就是在浴池里了,摩拉克斯将魈抱在怀里带到了浴池边,就算是这样魈都还没醒来,魈的身上还异常的燥热,看着现在的情况就知道魈应该是发情了。魈从昨天晚上被扒完衣服起就没有穿过衣服了现在身上只有因为发情热而流出的薄汗,摩拉克斯将魈缓缓抱入水中让魈坐在他怀里,帮魈清洗着身上的汗水

双手抚过胸乳,魈被摸的舒服胸不住向前挺去其余几位岩神也没闲着,各自准备着完成自己签上内容的道具。

随着胸前的两点不断被刺激,魈不安的扭动起来,见魈这样摩拉克斯直接将魈在怀里翻了一面用舌头挑逗起红果来还时不时的吸吮,魈嘤咛一声竟是射了出来。魈射了一次后被高潮刺激的醒了过来,摩拉克斯将头凑到魈的耳边低语道“真敏感”魈的脸直接爆红起来,刚刚的脸可能是粉红的现在是真的红成苹果了。

魈:“摩…摩拉克斯大人我们怎么会在这里?”

摩:“当然是帮你解决一下发情期的问题”

魈:“发情期?今年怎么提前了这么多”

摩:“可能是因为我们的辛勤耕耘吧,魈别忘了龙精催情,虽然我们昨天帮你清理了但还是会有点效果的”

魈:“那…大人现在要做吗?”

摩:“乐意之至”

说着就要把已经挺立的巨物插进花穴,然后就被准备好道具的其余几位岩君制止了

钟:“摩拉克斯,你居然想吃独食”

摩:“别说这么难听嘛,这不是还没进去吗?”

魈:“先生、大人你们别吵架”

钟:“那魈觉得我们应该怎么样才能不吵架呢?”

魈知道钟离在故意逗他还是小声的说道“一起…肏我”

虽然魈说的小声但还是被钟离听见了,然后几个人就要开始践行魈说的话,当魈的眼睛被蒙住魈才意识到不对劲。

魈:“先生!这这是做什么”

钟:“你等下就知道了。”

话毕魈就感觉到前后两穴都被两根炽热顶着,花穴因为昨天的耕耘更加湿滑软嫩还没完全插进去就已经一张一合的吸吮起龟头,眼睛被蒙住魈更能感受到那几根巨物的庞大,肉穴描摹巨物的形状,青筋一下下撑着肉壁上的敏感点,魈忍不住就想逃离让他快乐的源泉。

魈:“太…太快了…先生…摩拉克斯大人”

钟:“魈…叫错人了……现在不是我在肏你,不如魈来猜猜是谁呢,猜错了可是有惩罚的”

魈:“啊…啊哈…是岩君大人…”

岩:“猜错了呢…那魈来好好接受一下惩罚吧”

惩罚!什么惩罚魈在心中呢喃着,被蒙住眼睛不能视物的感觉真不好受,魈不自觉紧张起来直到自己前端的性器被人抓住,性器被撸了两把前端就有一根细棒要插进来。

魈:不要…不要进来”。

魈急的眼泪都出来了,眼泪濡湿了蒙眼的布在魈的脸上别有一番风味,不顾魈的挣扎还是将细棒推到了底。

岩:“乖孩子,现在射太多的话等下你会受不了的。”

话是这么说,尿道堵塞的感觉真的是不好受的,等魈适应了穴里的巨物才开始抽动,因为是在浴池里在抽插的同时不免将浴池里的水也带入穴内,浴池中不断回响着淫靡的水声让人听了脸红心跳。

魈只能无力的趴在摩拉克斯的肩上来寻求支撑点,但主要的重力还是压在身下的四根巨物上不仅没有使得抽插的速度变慢反而更加方便巨物的进出。魈只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水很多的肥鸡杯只能被岩神按在身下进出这也如了魈想和岩神一直在一起的意毕竟在刚被囚禁那会魈还说过自己要成为岩神的泄欲工具。

下面出的水越多上面的叫声就越大,听的其余两位岩神都心痒难耐起来,见魈这样钟离忍不住上前吻住魈的嘴,让魈只能在唇舌交缠的时候发出呜呜声,岩君没闲着捻起魈胸前的红果,身上每一处敏感点都被把握着,魈爽的直翻白眼穴也越夹越紧两位岩神在几个深顶之后也射到了里面。

摩拉克斯将魈放到了浴池边上,把蒙在魈眼睛上的布解开,魈还在高潮的余韵中眼睛上翻,嘴角还挂着刚刚和钟离激吻后的津液好不色情。

钟:“接下来就该轮到我们了。”说罢施了个仙术将魈的手脚都绑了起来。

岩:“魈,还记得自己为什么会在洞天里吗?”

魈:“因为…不…不珍惜自己的身体…”

岩:“所以这个是惩罚,魈居然还一脸淫荡。

说完岩神就往魈的阴蒂上掴了一掌魈直接被这一掌扇到高潮了。就算高潮岩君也没有停下来,每一下都让魈又痛又爽。

岩:“真骚啊,魈你看这里这么多水”

魈:“对…对不起”

岩:“对不起什么?”

魈:“不…不应该不顾…自己安危…不应该这么骚”

做到这个时候魈已经没有羞耻心了,咿咿呀呀叫的很大声,直到阴蒂高肿岩君才停止了掌掴把魈的腿分开将腿架到肩上后让魈自己撑开穴让钟离进到花穴里,钟离也没犹豫直直插到最深处,虽然刚刚做了很久但魈的穴也没有松反而更加有弹性更加柔软,一进去就被层层媚肉包裹,里面还有摩拉克斯射进去的精液让进出花穴更加轻松了,魈觉得自己的后穴也很痒,用舌头舔岩君的下巴“岩君大人请您进到小色鸟的骚穴里”。

岩君当然会满足小鸟的请求,将两根炽热挺入。小鸟爽的嘴巴都合不上软舌半露,快感不断积累但是前端还被细棍堵住射不出来魈只能央求着两位岩神:“夫君…能不能让小色鸟射…射出来…前面堵着射不…出来”

钟离安抚着小鸟:“乖孩子,等我们一起”。

说着二人都开始加速抽插直插的淫水飞溅,魈也控制着自己的穴收紧不过因为刚刚的掌掴魈的穴到现在还都是麻的根本收不紧,魈只能寄希望于两位夫君能快点射出来,两人在魈的穴里抽插数百下后释放在了穴内同时也将魈玉茎里的细棍拔出,撸动了几下玉茎玉茎才淅淅沥沥的流出精液。魈的眼睛都失焦了身下的穴靡红还挂着缕缕白精,阴蒂高肿本来应该被阴蒂包裹的肉豆子也大的包不住。

但是金鹏的发情期欲望强烈身体的恢复速度也会变快,因此金鹏的发情期也十分的长多则半个月少则7天,夜还很长他们还有很多时间进行“惩罚”

(未完待续)

22 Likes

8根,如此甚好。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