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饭票

,

车流涌动的的十字路口,魈的目光定在了面前的斑马线上,眼前的视线有着轻微的模糊,旁边人的聒噪让他更感到头疼。
怎么会有人过个马路都要拉着边上的人说个不停,魈眉眼渐渐显出几分不耐烦的神色来。
抬眸看了眼红绿灯,视线却落在了对面马路边上的一个男人身上。
淡淡的霓裳花香飘到鼻尖,让他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饥肠辘辘的肚子发出隐隐的阵痛,好香,觅食的欲望逐渐占了上风。
魈,新世纪魅魔,姑且算是难得的纯血,对食物的要求不高,前二十年堪堪靠着化工药品撑过来,但现在,他觉得自己可能要抵不住食物的诱惑了。
大部分人,或者是大部分生物,以他对食物的感知来说,不说能吃,闻了不犯恶心都算好的了,但这个男人,味道浓郁到屏蔽了感知也没有用。
男人身边还有几个人围着,魈认出其中一个是同族,果断发起种族特有的私密通讯。
魈:你好,请问这个食物能让给我吗?我可以给你补偿
混在人群中的同族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很快回复:可以,不过你旁边的那个人有些聒噪。
魈看向还在喋喋不休的中年油腻大叔,此时那个人正说着污染耳朵的话,确实烦。
他低声念了一句不知道什么,那人神情恍惚了一瞬,随即目光迷离了起来,先是猥琐地对着电线杆一顿摸,然后跑开对着汽车排气管下了手,隔老远听到车主的尖锐爆鸣声。
同族满意地对他竖了个大拇指:学到了,这是我们公司的经理,身份信息发你了,顺带一提,还没进食物库。
钟离若有所感,转头看到一个长相昳丽的少年直勾勾盯着他,大概是凑巧吧,魈很快就别过脸去看红绿灯了。
这个小插曲并没让钟离放在心上,很快就应付完了“顺路”的同事,踏着夜色回家。
至于魈,找了个没人的小巷就传送回家,再不到家吃点化工药品就要饿死在这了。
“钟离……”魈盘腿坐在床上,嘴里叼着自己的尾巴,这是他思考是惯用的姿势,不仅把尾巴放出来省了施法的力量,还能放在尾巴乱晃。
他本来是想找个临时工,但既然没在食物库里,那就有可能成为长期饭票,一顿饱和顿顿饱他还是分得清的,只是人类要怎么追呢……
总不能甩一张卡过去说要嫖人家吧。
魈晃了晃脑袋,叹了口气,上种族的独立网站搜了一下。
两天后,魈站在窗边,看到猎物回家的身影,四周扫视了一下,定格在一只野猫身上,就是它了。
魈的精神体飘向猫:借你身体用一下,事后我领养你。
猫叫了一声,似乎同意了。
魈也不客气,直接附身上去,视角一下子就变了很多,抬起爪子看了一眼,这只猫虽然在流浪,倒把自己收拾得挺干净的。
他一路跟着钟离走,两双小短腿要跟上属实费劲,但为了长期饭票,值得。
钟离隐隐察觉到背后有一股视线在凝视着他,转头搜寻了一下,看见一个少年倚着窗户,脚边却突然被撞了一下,一只小猫捂着脑袋坐在地板上,倒让他松了口气。
看来这股视线来源于小猫,而非那个少年,不然自己都要怀疑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他一个遵纪守法的好青年,犯不着让人一直盯梢。
“喵呜~”小猫扒拉着他的裤腿,把钟离的注意力吸引回来。
“我身上没有吃的。”钟离小心翼翼地挪开脚步,小猫仍是亦步亦随地跟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注视着他。
钟离只好叹口气,蹲下身向小猫伸出手:“跟我走吗?”
小猫爪子扒拉了一下地板,魈没想到这么简单,差点就没控制好猫的身体,毛茸茸的爪子搭上钟离的手。
钟离试探性地将小猫抱起,反正自己一个人住,多养只猫的事而言,不差这点。
大概快到钟离家的时候,魈对猫说:等会我来找你,记得应声,乖一点,别乱动。
猫咪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鼻子,魈知道他答应了,收回精神体,转身开门下楼一气呵成。
“咪咪……”听到魈的声音,猫立刻“咪”了一声,扒拉着钟离的休息往后看,钟离也跟着转头,看见一个样貌昳丽、气质清冷的少年,眉眼见带着着急。
一看到他怀里的猫,少年就冲过来,直接把猫从他怀里抱走:“咪咪,你怎么又乱跑。”
“这是你的猫?”钟离问。
魈这才转向钟离:“是我的,非常感谢你照顾它,我还有事,先走了。”
魈鞠了一躬,带着猫匆匆离去。
钟离却愣了好一会,他在少年身上闻到了清浅的清心花香,和少年周身气质很搭,心脏自看清那张脸开始就有些不受控制了。
他眼神复杂地看了眼魈离开的楼梯口,本来是好心捡只猫,现在好了,不仅猫是别人的,还对着猫主人动了心。
很荒缪,但又是钟离在连着几天工作心神不宁得出的结论,一闭上眼,脑子里满是少年垂眸抱着猫的画面。
再说魈领着猫回家,用魔力将咪咪收拾得干干净净,然后再撸撸猫脑袋:“谢谢,帮大忙了。”
利用一件小事留下第一印象,再用点魅魔特殊手段保证对方经常想起自己,通过一些零碎的片段让猎物实现自我攻略,简单且适配所有不善交际的魅魔,来自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老前辈。
于是魈又做了一点饼干,牢记前辈教诲,送小礼物拉近关系。
成品不说好吃,至少吃不死,魈点点头。
钟离听到敲门声的时候正在洗澡,没办法,围了条浴巾顶着湿漉漉的头发打开门,门口的少年把一盒饼干塞到他手上小声说了句谢谢就跑了。
魈走着,几乎要维持不住自己的表情,太香了,他几乎要忍不住扑上去咬一口了,身材也比他在食物库里看过的所有食物好,一滴滴的水珠顺着肌肉线条滑下,落在浴袍挡住的地方……
钟离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大约是为前几天捡到的那只猫,似乎很不擅长与人交流。
他也没多想,关上门,注视了一会包装精美的饼干,捻起一块放进嘴里。
味道应该……嗯?
钟离猛灌一大杯水,舌尖还是苦得发麻,失策了,显然以人取饼干并不合适。
他想把饼干丢了,又顾念着着好歹是魈送的,与饼干大眼瞪小眼,最后决定先先擦干头发。
至于这饼干……咬咬牙咽了吧,不能浪费食物。
此后几天,魈坚持每天送点小零食在钟离家门口,又特意挑钟离不在的时间里,钟离想拒绝都没办法。
直到有一天,他回家时正好撞见魈往他门口放饼干,便走上前去搭话:“你好。”
魈像是受了惊一样转过头,不安地站在钟离面前:“……你好……”
吓到他了吗?钟离暗自腹诽,不由有些愧疚:“我叫钟离,你是……”老婆是要靠自己争取的,这么好的机会,不得好好拉近关系?
“我叫魈,那个……”魈仍旧低着头,“我就是想感谢你,那些吃的都是我自己做的,没加食谱以外的东西。”
原来是怀疑自己觉得那些零食有问题吗?钟离笑了一下,越过魈从地上拎起饼干,拧开门锁:“要进来坐坐吗?”
魈保持着腼腆的模样点了点头,跟着进了门,看得出来钟离是个很注重仪表与整洁的人,至少比魈满是杂物的房间好。
钟离给他泡了茶,又闲聊几句魈就找借口回去了。
咪咪见他回来,亲昵地上去蹭裤脚:“咪呜~”
魈揉揉它的脑袋,又给它喂了点猫粮,然后看着自己一团糟的房间叹了口气,本来是没这么乱的,奈何为了追钟离临时买了这套房子,也来不及收拾其他的。
“咚咚咚。”大门被敲响,魈揉了一把猫咪的脑袋,转身开了门,是钟离。
魈这会是实打实愣了一下:“你……”
“刚才你不是说自己家还没收拾吗?我想着来帮一下忙。”钟离笑道,目光越过魈看到门内的杂乱。
魈侧过身让他进来了,嘴唇动了动,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谢谢,我……不太擅长整理这些。”
钟离面上带着温文尔雅的笑:“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擅长的东西,说不定以后我也需要你的帮助呢。”
这里面东西也不算多,甚至大部分是猫咪用品,没一会就收拾完了。
魈几次想帮忙都帮了倒忙,只得手足无措地站在一边,夭寿了,没人教过他怎么处理食物上门的情况。
钟离一转头,看见魈局促得站着,面上涨起淡淡的红晕,像是被老师罚站的小孩子。
“收拾好了,”钟离的声音拉回魈的注意力,魈又道了谢,接着便不知道要说什么,一张脸因着急渐渐变得通红。
钟离显然误会了,以为魈是因为一直让他盯着才这样,便转脸看向猫,视线不慎划过少年头顶翘起的呆毛,手指不自动地动了一下,好奇手感会不会与其他的头发不一样。
气氛一时间变得沉闷起来,让人很不适应,魈看了看钟离,又再度低下头看着地板,想着要不干脆摊开来说,便开口:“钟离,我……”
钟离的电话适时地打断了他的话,钟离歉意地笑笑,把电话挂断:“你说什么?”
魈迟疑了一会还是摇头:“没什么。”
选定猎物的第十天,关系近了,但还不够。
魈叼着尾巴在笔记上一笔一画地写着,早知道还不如直截了当地说出自己的目的呢。
钟离出门之后回拨了刚才挂断的电话:“喂,若陀。”
钟离推开包厢的门,若陀就坐在里面等他,见他进来,若陀刚要开口打招呼,突然像见了鬼一样,瞪大了眼:“等等,你这是招惹上谁了?”
“什么?”钟离不明所以地在另一个椅子上坐下。
若陀神情复杂道:“你被魅魔盯上了。”
钟离面露疑惑,不由分说地被若陀拖走了。
途中过来几道安检,一到若陀的办公室,他就被若陀推上一台仪器:“别乱动,你身上的标记有点陌生,可能是还没被记录在按的魅魔打的。”
魅魔做完恶魔的一种,在现在的时代已经完完全全是受法律保护的稀有动物了,又因他们与人类相像,常年与人一同生活,将其与其他珍稀动物同等对待显然不合适,因而不是所有的魅魔都在管控下,大多还是自由地生存着。
若陀动用仪器的时候,额上生出龙角,面侧显现出些许鳞片。
他与钟离有着稀薄的龙族血脉,只是若陀选择借助现代科技返祖,激发自身潜力,虽然处在管控下,却也有了一个铁饭碗。
钟离的选择是继续做一个人类,不用时时处在管控下。
机器很快将那份标记的模样记录下来,若陀将其与资料库中采集到的所有标记都对比了一下,确实是没有记录在案的,对比来源后,基本可以锁定几只魅魔。
他又把钟离拖到电脑前:“认一认最近见过哪个。”
钟离脑子都还没转过来呢,一下对上电脑上那个冷着脸的少年。
“魈?”他又看了名字,确实是那个天天给他塞零食的邻居。
若陀利落地将标记与魈的信息绑定,生出一种又集齐一份图鉴的满足感,他拍了拍钟离的肩:“说说,怎么惹上的?”
“说实话,我不知道。”钟离回过神,无奈道,“我第一次见他也就五天前。”
“那你怎么想的,我的建议是能躲就躲,一个正常成年魅魔算最低进食量,不过一个礼拜就能把人送进男科,你……”若陀怀疑地扫视地着钟离。
钟离皮笑肉不笑道:“这个就不劳你操心了。”
“哦~认识五天被拿下了,以前可没见你这么不坚定。”若陀点点头,“那就祝你不要出现在我的病患名单上吧。”
钟离表情一僵,显然觉得和若陀讨论这种问题没意义,愤怒地离开了。
若陀继续盯着电脑屏幕,没一会,屏幕上出现新的一行字:编号417,人工培育。
钟离回到家,一眼就看到桌子上还没来得及吃的饼干,依旧是惨不忍睹的口味,他突然想起一些关于恶魔的传闻:
恶魔与人类不同,大部分人类食物吃起来都是没有味道的,但等级高了自然能模拟出来,可惜的是力量一不足就会不怎么敏锐了。
按若陀的反应来看,魈应当算是比较高等级的恶魔,做出这种……
是不知道对人类来说怎样算适口还是说力量不足呢?
总不能是故意整他吧?
选定猎物的第十一天,一起去吃了午饭。
选定猎物的第十二天,猎物来我家看猫。
……
选定猎物的第二十天,一起去看电影。
魈咬着笔杆,尾巴不安地晃着,对于食物的渴求与日俱增,每次他觉得时机差不多要表白的时候总是有莫名其妙的事情打断,导致他这几天撸猫的兴致都降低了。
至于钟离那边,若陀时不时会问问,每次得到结果都带着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奈何碍于工作的保密性,也不好提点什么。
一直到一个月后,他终于忍不住了,把钟离约出来,吃一口,看着钟离叹一口气,直把钟离看得浑身发毛:“有事直说。”
“我就是想问问你为什么吊着不答应。”若陀道。
钟离看着杯子里澄净的液体,面上难得露出几分挫败来:“大概是……我总觉得他好像只是出于需求才来找我……”
“废话。”若陀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恶魔又没有和人类一样的感情,你以为人看中什么能缠着你这么久?”
钟离的表情出现了一瞬的空白没等他开口,若陀又道:“你真能耐啊!在对魅魔有意思的情况下还敢钓,到时候被人截胡了你哭都都没地方哭去,上个钓魅魔的人坟头草都长成树了,听哥一句劝,犹豫就会败北。”
一口气把这些天想说的话说完了,他心中一阵畅快,喝了杯水又继续道:“魅魔一般不会盯着一个目标太久,超过十天都算有毅力的了。”
为了助推兄弟的爱情,若陀咬咬牙,违背自己的职业操守,布下隔音结界:“再给你透露了消息,不能跟任何人提,你家那小魅魔最近查询食物库的频率越来越高,魅魔的食物库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吧?还有,你身上的标记淡了,说明他没再补标记,打过标记的食物其他魅魔是不会动的。”
钟离看着若陀认真的神色,知道若陀没骗他,他只是有着稀薄的血脉,但本质上已经是普通人类了,感受不到那份标记,而若陀告诉他的种种迹象表明,魈已经准备放弃他了,甚至开始寻觅新的食物了。
他腾的一下站起来要走,却让若陀拦住了:“等等等!菜吃完,怎么一天天净干这些浪费粮食的事,发消息不会吗?”
但是没过多久若陀就后悔了,在钟离第三次拿白茶蘸番茄酱的时候,他指着门口:“麻溜的,滚回去找你家小魅魔,别糟蹋我的大餐。”
钟离也不含糊,起身就走,若陀都要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故意的了。
魈这些天已经很少出门了,为了节省力量,几乎整天在睡觉,至于那个很难得到的食物,大不了放弃,再饿下去他真的要长久地睡下去了,除非有人愿意给他喂点食物,但应该没人能对着一句尸体下手吧,从古到今还没有一例魅魔在沉眠后被唤醒的例子,也不一定,例如那个对着汽车排气管的傻逼。
睡一觉吧,自动喂食机明天就到了,如果真的找不到能入口的食物,还得花力气给咪咪找一个新主人……不是都说大部分食物勾勾手就自己过来了吗……
钟离编辑好消息发送,等了好一会没得到回复,只能先处理工作,时不时抬头看一眼,对话框还是只有他的消息孤零零地在那边。
身上好像有什么在动,魈迷茫地挣开眼,入目是一张毛绒绒的猫脸,在他身上……踩奶?
“……咪咪,”他无奈地坐起,将咪咪抱在怀里亲了亲,“不是刚喂过……”
他的目光落在黑漆漆的窗外:“原来已经晚上了,我还以为是上午呢。”
魈倒了猫粮,铲了猫砂,又愣愣地盯着咪咪吃饭的样子发呆,直到屋外有着急的敲门声传到他耳边,模糊的,好不容易才听清。
“什么事?”魈打开门,咪咪也停止了吃饭,跟着魈走到玄关处。
“我……”钟离看见了魈背后长长的尾巴,要出口的话也卡在了喉咙里。
魈的神情比过往见到的都要冷淡,带着显而易见的不耐烦:“嗯?”
钟离控制好自己的表情,假装什么也没看到一样:“我发消息给你一直没回,以为是出什么事了才来敲门。”
“在睡觉,没看到,没事的话请回吧。”魈说着就想关上门,他现在对于这个耽误他觅食时间的食物很不满。
魅魔即将沉眠前,会有一个情绪极其不稳定的时间段。
钟离制止了魈关门的动作:“等等,你晚饭要是没吃的话要不要去我家一起,今天正好做多了。”
“……”少年金色的瞳孔像是带着无尽的危险,凑近了,淡淡开口,“你在邀请一个魅魔上门做客。”
尾巴尖在钟离颈上划过,钟离就保持着原本的东西没动。
“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他注视那双锐利的金色眸子,像是被迷住了般根本移不开眼,喉结不自觉滚动了一下:“我知道。”
美人一笑,勾得人神魂颠倒,不知今夕何夕。
“走吧。”魈轻轻蹭过他的唇角,若有若无的幽香拂过鼻尖,轻而易举地叫人泯了理智。
魈跟在他身后下了楼,但很明显的一点是,魈根本没打算吃所谓的晚饭,菱形的眼一眨也不眨地盯着他,身后尾巴不耐烦地敲打着椅背,像是盯住猎物的猛禽。
“?魈……”
少年的手抚上钟离的脸,本能告诉他,眼前这个看似无害的魅魔很危险,但……
少年不知通过何种方式到了他身前,坐在他腿上,尾巴尖划开了他的衣服,魅魔的身体比他的更为柔软,白皙,坦诚地展现在他面前。
“等等。”仅存的理智告诉钟离也许应该有一些保护措施,但显然饿极了的魅魔不可能去听他想说什么。
锁骨被划开一道长长的口子,殷红的液体流下,又被一点点舔舐干净,魈忍不住眯起眼。
钟离感觉魈舔过的地方,似乎有什么顺着伤口渗入他体内,像是一团火,从伤口蔓延到全身,最后集中在腹下。
魈用下身蹭着,却又寻不到门道,只有稀薄的淫液打湿了紧贴的皮肤。
于是他感到不耐烦,一双眼逐渐泛起赤色。
好在钟离终于有反应了,一手搂着腰,一手顺着少年光滑的背脊下滑,沿着臀缝觅到了一处湿滑的穴,手指轻轻一摁就被吸进去了。
“呼……”魈扭动着屁股,似是要将吸入的手指含得更深,“……快、快点……”呼吸被两根手指搅得稀碎。
钟离忍不住呼吸一滞,手上的动作也停了,魈却自觉耸动着下身,让手指在穴内进出,带出的淫液流到了椅子上,似乎还有这淡淡的幽香。
钟离再顾不上原先想好的循序渐进,扫开桌上的饭菜,掐着小魅魔的腰按在饭桌。
“嘶……”魈吃痛,眼中似有一瞬的清明,“钟……哈啊——”
粗大的阳物招呼都不打一声就闯进去,却也只是引起一声高亢的呻吟,该说不愧是魅魔,天赋异禀吗?
钟离的额上不自觉冒了汗,第一次让湿热的穴肉绞着那东西,没几下就有些忍不住了,抓着白皙双腿的手愈发用力,发了狠似的往那处子穴里捣。
魈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猛得收紧,只听钟离倒吸一口凉气,空荡荡的食囊里有微凉的液体涌入,又很快被吸收,身上被纹身掩盖的淫纹兀自闪了一下。
虽然早有耳闻初次时间不会太长,但钟离难免觉得丢脸,他退出去,将少年抱到卧室,决心重振雄风。
魈的身体机能得到了保证,情绪也稳定了,乖巧地窝在钟离怀里,虽然还是饿,但有足够的时间去体会进食的过程的愉悦了。
到了床榻上,钟离第一件事就是去尝尝少年那双绯色的唇。
魈顺从地闭上眼,任由口腔被男人极具侵略性的气息占领,舌被带动着,吮出了极大的水声,耳根不自觉泛起红。
这家伙怎么比魅魔还不知羞!
他双腿盘上钟离的腰,将自己尚在淌水的小穴奉上。
钟离便也如他所愿,捅进了少年幽密的穴,经历了第一次的生疏,他逐渐也悟得了些许门道,在层层叠叠的穴肉中觅得一处突起。
“唔!”魈浑身一颤,奈何口中让涎液也填满了,说不出话来,只得一面往后缩,一面又用舌去驱赶不速之客。
钟离哪能放过着大好机会,分身撞得一下比一下重,不多时便让魈化作一滩春水在他身下吐着舌头喘气。
仍在作乱的阳物将那呻吟顶得稀碎,喷涌而出的淫液洒在其上,却只像是抹了吧润滑助纣为虐。
魈刚从不应期缓过来没一会,便又与钟离一同攀上巅峰,食物填充胃部的满足感与极乐的餍足压过了液体流失的不适。
他黏糊糊地用双唇蹭了蹭钟离的脸,在喜悦中睡去,至于会不会睡着后被食物灌胃,反正撑不死。
第二天醒来,魈第一反应是迷茫,浑身懒洋洋的,提不起半点力气,而后才想起:
哦,他昨天受钟离邀请来吃了顿晚饭,嗯……虽然现在感觉有点撑,应该睡着后又被灌了不少。
他打了个哈欠,想刷会手机,可惜昨天忘带了,单纯赖床又没意思,只好起床了。
“醒了?”一双手环住他的腰,魈吓了一跳,转过头接住一个绵长的吻,好不容易被放开,呼吸都变得急促不少。
“搬来和我一起住吧,”钟离趁机提了要求,“你要是饿了能随时来找我。”
魈眨了一下眼,被搅乱的脑袋逐渐清醒:“你愿意当我的食……饲主吗?”
好险,差点说成食物了,人类并不喜欢自己被说成食物,这点他还是知道的。
“好,”钟离笑着亲吻他的眉心,“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魈仰起头。
“你不能找其他人。”钟离提出了一个以魅魔的观念并不能理解的要求,魈仍旧应许,有了长期饭票,也没必要找别人了,不是吗?
于是钟离很开心地抱着魈亲了又亲,才像刚发现魈身上还不着片缕一样,拿了自己的衣裤给魈穿上,又一起去搬了魈的东西下来。
他也正式地开了养起了属于他的魅魔,魈对于衣食住行都不甚在意,索性由钟离一手操持,倒极大地满足了他的掌控欲。
至于工作?你见过哪个保护动物要上班的?
至于后续
虽说钟离觉得按目前魈的食量自己是不会有问题的,但平时不是太饿还好,有时候工作忙没什么时间喂,把人饿惨了之后刚开始不论说什么都要先榨点食物出来才肯乖乖听话,这种时候钟离就有些吃不消了。
于是,他找到了若陀,在做好了被好友无情嘲笑的准备后,钟离问:“返祖之后会有什么变化,具体的。”
“你想的那方面肯定有增强。”若陀戏谑地扫了他两眼,“怎么?吃不消了?”
“没有,”钟离忍住自己动手的想法,“还有什么?”
若陀思考了一会,道:“寿命变长,具体多长不能确定,身体素质变好,总之全方位提升,有的人甚至能变化形态。但有一点算是要注意了,龙重欲,也喜欢金光闪闪的东西,算是每个觉醒龙族血脉的人一定会有的。怎么样?”
“好。”钟离点头了,在开始前特意回去把魈喂饱了,要是这两天把魈饿着了跑出去,他哭都没地方哭去。
过程很顺利,只是钟离返祖太过顺利了,若陀眼睁睁看着钟离从人开始长出龙角龙尾,全无理智地毁坏里面精密昂贵的仪器,心都在滴血,虽然也不是他买单就是了。
就在他以为要见识到真正的龙形态的时候,钟离的变化停止了,随即直挺挺地倒下,到此为止了。
“你是有记载的返祖程度最高的一个。”经历了几天观察期后若陀对着钟离感叹道。
钟离正在尝试控制形态的变化,闻言看了他一眼:“不是跟你差不多?”
“这倒是,差了0.1‰。”若陀推了下眼镜,合上册子,“可以了,回去吧,手环到时候会通知你回来植入芯片,你这会状态只能算勉强稳定,但既然有魈在,嗯……应该不成问题。”
钟离归心似箭,片刻不停地回到家中。
自家爱人叼着尾巴在看电视,可爱,他觉得魈似乎浑身都散着一股诱人的香,又像散着金光的财宝,而他就是那盘踞在财宝上的恶龙。
除去衣冠楚楚的外表,是压抑不住的欲望。
钟离上前吻住魈,用膝盖将魈两条腿分开,手顺着衣服下摆探入,揉搓着充血立起的乳粒。
“……嗯……”魈被弄得舒服了,也更配合着,口中“啧啧”的水声不停,双手已经摸索着去解钟离的裤子了。
钟离的手往下,先将那丰腴的屁股揉了又揉,几乎有些爱不释手了,再往里,小穴早已食髓知味地泌了蜜水,黏糊糊地裹在他手上。
“魈,”钟离温柔地唤着,却毫不含糊地扯下魈的裤子,对准了捅进去,“上衣撩起来。”
“……啊——”魈哆嗦了一下,火热的物什重重碾过敏感点,双腿颤抖着夹紧钟离的腰,倒像在讨欢,“……嗯……哈啊!”
突然发狠的一下险些顶进食囊里,穴肉也忍不住向外挤压,绞着这罪魁祸首。
钟离手下施力,将少年扁平的胸脯捏出了小小的弧度,甚至低头去吮另一边的乳粒,惹得魈惊叫连连。
太爽了,魈颤颤巍巍地将乳粒往钟离嘴里送,脑中炸起的快感一波高过一波,以前这么没发现这个人类这么会。
看着钟离埋头苦干,魈脑子突然灵光一闪,一道影子没入了他的胸脯。
“好喝吗?”魈看着突然愣住的钟离问,钟离微抬起头,那边的乳粒连着乳晕都红得不像话:“你……”
“是能放在冰箱里的牛奶,我也没喝过,不喜欢吗?”魈歪了一下头,短暂停歇的顶撞让他有时间去询问。
只见那本该平坦的胸脯涨起恰供钟离一手把住的弧度,轻轻一掐,便又流出乳白的液体来。
“喜欢。”钟离说着,愈发爱不释手地揉着,他突然想起自己勉强学会的一下术法,决定在魈身上先试验一下,岩元素筑成的乳钉慢慢刺入乳孔。
钝痛、酸胀,又带着隐隐的快感,魈不安地摇动着尾巴,却连尾巴都被要求叼着。
钟离记得魈似乎求饶了很多次,吞不下的食物从缝隙流出,又有更多的食物射进魈的肚子,似乎将那平坦的肚皮都撑大了。

好久没写,感觉都生疏了

42 Likes

特意返祖为了炒老婆 :yum:

9 Likes

诡计多端的零!

2 Likes

哈哈哈,因为吃不消老婆的需求而返祖的钟离好可爱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