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魈】朝朝暮暮,岁岁年年

,

【岩魈】朝朝暮暮,岁岁年年
◇海灯节快乐!!!是岩魈的新年向~
◇喜欢对方数百年竟不自知的二人
◇全文1w+,一发完
◇​偷偷补个设定,魈从未接到过钟离的邀请去璃月港海灯节,他一度认为自己不配
◇文中的旅行者是空/荧,当然也可以是你自己
◇废话有点多了快点开始吧~
(芜湖!)​——
明月当空,撒下万点柔光,星河欲转,隐耀大地朦胧,静谧的荻花夜,唯有一个青色的身影仿佛不知疲倦般在月色下依旧劳碌。
“这是最后一处。”魈暗暗想,“清理完这里就去休息,帝君今日应该是要来送药的。”
秉持着“不能让帝君久等”这一道理,魈加快了手中的动作,阖眼,再次戴上漆黑的傩面,“靖妖傩舞!”
“唔嗯!”似乎是太过劳累,又好像是百密一疏,无意之间,一只酒瓶般大的丘丘人打手挥动着棍棒朝着魈袭来,而魈竟是没有躲过,险些跌倒在地。魈闷哼一声,一个风轮两立解决了此番战斗。
“呼……”魈长长呼出一口气,坐在月光撒下的水池边,手中紧握和璞鸢,轻轻的喘息着。
腰间的旧伤还未好的彻底,肩膀上又添新伤,安静的夜晚,从伤口处渗出星星点点的血液,墨色的业障沿着伤口缓缓渗出。
也罢,这身子是一天不如一天了,只不过……帝君知道了莫不是又要担心。
魈开始无厘头的瞎想。
不对,为什么帝君要担心我呢,我只不过是个为了赎清罪业而守护璃月的工具罢了,又有什么资格来让帝君担心?
一切皆是我可笑无比的妄想。
不敬帝君。
——
“魈——魈——!”还没瞎想几分钟,远方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是那位金发友人的伙伴吧,好像是叫派蒙。魈从水潭中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又轻轻拉好上衣,盖住自己肩膀上的伤。
“魈,我就知道你在这里!”派蒙惊喜的看向魈,她的声音却逐渐变得担心,“你怎么了魈?你受伤了?”派蒙凑近魈的肩头,想要看的更清楚一点。
魈抬头,对上了旅行者十分担忧的目光,别开眼睛,沉声道,“无碍,有什么事情便说吧。”
“真的没事吗?”派蒙凑近魈,双手抱胸,认真观察了一会,而后得出的结论是:没事。
派.金牌医生.蒙再飘到旅行者的身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呃呃,我们要说什么来着……唔,就由你来传达吧!”派蒙似乎是忘了什么事情,转头对旅行者眨了眨眼,十分顺理成章的推出了旅行者。
旅行者:听我说谢谢你。
但旅行者还是接过话,对着魈,面露难色。
“……有什么事情直说便是。”魈实在搞不懂为什么一件事要推推搡搡这么久。
“嗯……其实就是绝云间那边出现了几只‘流血狗’,现在天也这么晚了,我和派蒙去难免会打不过的……”旅行者越往后说声音越小。
“让我来吧。”魈终于听旅行者叨叨完了,抢过一句话。
“不不不,这怎么行,你都累了一天了,再说大晚上的,一个人去多不安全,我们陪你吧。”旅行者即刻否定,而后提议。
这虽然是个相当不错的建议,但魈还是拒绝,并且安慰道,“无妨,我独自去便是,不用担心,有什么事情直呼我名便可。”
“xin”的一下,一道墨色光芒闪过,魈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两人眼前。
“唉……那好吧,我们先回吧。”旅行者叹气,转头,跟着派蒙回尘歌壶去。
“我还是担心他……”路上,旅行者对派蒙这么说。
“欸呀你呀,就是太不自信了,魈,降魔大圣,不会出事的啦。”小派蒙好说歹说,终于把旅行者劝回了家。
——
而另一边,绝云间。
魈刚刚出现,便看到成群的流血狗来势汹汹,魈后退一步,稳住身形,极力挥动鸢枪,荡平身后,只不过,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四面八方皆是敌,魈也逐渐体力不支。
他的衣物被魔物粗暴的撕裂,尖锐的利爪刺透了他的皮肤,魈只觉得好累,凭着毅力,魈终于消灭完最后一波魔物,而后,和璞鸢被插入地表,魈重重的跪倒在地,大口大口的的喘息着。
半晌,魈慢慢起身,抿了抿嘴,仙法一动,便出现在了望舒客栈的顶楼上。
眼前是极为熟悉的棕色身影,一缕长发跟在身后随风飘扬,然后是极为熟悉的岩元素气息,那是钟离。
“帝君。”魈乖巧的唤了一声,从房梁上稳稳的落下,垂头,单膝跪地。
钟离转过身来,颇为无奈的叹息,“起来吧,都说了不必如此,这么多年了还未习惯吗……”而后,话锋一转,“也罢,这是给魈上仙的连理镇心散,上仙可要好好喝了哦。”他从不知何处变出一个棕色的麻布小袋子,鼓鼓囊囊的,隔着一两米,还能闻到浓浓的中药味。
“帝…钟离大人,您不要再这样说了……”魈慢慢站起身,脸色微红,“我可担不起钟离大人一声‘上仙’……”
“噗……”钟离笑了,把药塞到人手里,顺便轻轻握住了魈的手,而后,被魈躲开。
“谢谢钟离大人。”魈轻巧的接过连理镇心散,道谢。
这么怕我的么……钟离叹气,魈明摆着是不太敢亲近钟离,划清了两人之间的界限。
“嗯……还有,魈近来可好?”钟离关心问。
“回钟离大人,璃月近来一切安好,妖邪并无异动。”魈恭恭敬敬的答话,似乎还没有意识到回答的问题所在。
钟离:“我问的是你。”
魈眨了眨眼:“属下……属下也一切安好。”
安好?我看你一点也不好。钟离这样想,看了看魈,一身泥泞,衣物破碎,血渍和泥污搅在一起,肩膀上的新伤还渗出丝丝血迹。
被钟离盯得心里发毛,魈不自在的低头,目光在自己身上打转,就看到了自己的不堪。
“我……”魈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钟离皱眉:“怎么弄的?”
魈:“无碍,属下无碍的,区区小伤罢了……”
钟离:“嗯?”
魈:“对不起、对不起帝君大人,是在绝云间不小心受伤的……不过,真的并无大碍。”
魈怎么能这般糟蹋自己???
钟离看着心疼,又有些气恼,小鸟还是如此不懂得爱惜自己。拉着人进了房间,把人放在床/上,沉声,“坐好,我给你上药。”说罢,钟离从抽屉里拿出一堆乱七八糟的药,认真挑选着。
“这是……跌打损伤药??”什么东西啊,看着全新未拆封的包装,再看看保质期。嗯,很好,都已经过期了,魈到底有没有用过啊喂。钟离暗自腹诽。
“唔……不……”魈拉了拉钟离的衣角,本想说“不用了”,话到嘴边又改口,“谢谢钟离大人。”
坐好,随着钟离的指引,魈慢慢的褪去上衣,下面是无比狰狞的伤口,一层覆盖着一层,钟离只觉得无比心疼,自家的鸟儿怎能是这般模样?简直令人唏嘘。
抓住魈的手,轻轻调动令人心安的岩元素,钟离给魈涂了药膏,又缠了绷带,小鸟的额间渗出汗滴,紧紧抓住被子,却是连吭一声都没有。
穿好衣服,魈静静的坐在床/边,双手捧着一个大碗,碗中是苦涩无比的连理镇心散。
魈小口小口的慢慢喝着,钟离满意的看着,再度开口,“对了,还有一件事。”
魈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不解。
钟离:“……海灯节将至,魈可否陪同钟某一同前往璃月港呢?”
他的神明在向他发出邀请。
“我……抱歉钟离大人,海灯节期间,妖邪最易骚动,把我当做工具就好……属下恐怕难以赴约。”
但是他拒绝了。
钟离挑眉,不语。
魈沉默许久,默默抬头:“是……”
钟离:“这不是命令,在问你的。——你想去吗,魈?”
“我……”魈低头,思索了许久,才是抬头,看着钟离的眼睛。
“先生……魈想去的,魈想的。”
轻笑一声,钟离抬手摸了摸魈的头,“想去,去便好。”
——
次日,往生堂。
胡桃拿着大红灯笼和几副对联,风风火火的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就要往上挂,见钟离从外面走来,许是一夜未归,不禁叫住了钟离,“钟离?钟离客卿?”
钟离回头,看向胡桃,“堂主找我有何吩咐呢?”
胡桃撇嘴,一笑,“钟离,昨晚干什么了去?竟是一夜未归。”
钟离笑道,“只是去给魈上仙送药罢了,并无其他事情。”
“哦~”胡桃语调上扬,小眼微眯,笑意更浓,露出一副“我都懂”的样子,岔开话题,“我托你买的芝麻油呢?还有豆腐、盐、糖……”胡桃当场表演了个报菜名。
“呃……”钟离露出难堪的神色,干咳两声,“卯师傅不给垫付了,说是往生堂的额度用完了……”
“啊?”胡桃震惊,“不是,你到底买了什么东西啊?”
钟离:“清心几朵、药材若干……”
胡桃:“什么药材?”
钟离:“琉璃袋、马尾、薄荷,还有杏仁等等。”
胡桃:“……”
胡桃:“哎呀呀,不管不管,反正钟离你得给我把东西拿过来,不然嘛……”胡桃露出一副“你懂得”的眼神。
钟离:“那还得请堂主预支我下下个月的工资……”
胡桃:“……”
这真的不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吗??
不过,问题不大,只要有原石,某个黄毛小子就会循着气息,屁颠颠的跑过来,即使是为了你上刀山下火海。
当然,钟离也不至于这样要求旅行者,毕竟他自己这些事情也能做到,生活中一些繁琐的小事嘛……就交给旅行者吧。
这样想着,钟离找到旅行者,将此事一一告知,并且十分宽容大度,“至于剩下的钱……给小派蒙买些吃食便好。”
这简直是义父啊!派蒙高兴地差点跳起来,旅行者当场拍了拍胸脯,表示自己肯定没有问题,和派蒙一起,拿起钟离的钱包就走,边走还边讨论晚上吃啥。
——
来到万民堂,派蒙飞到卯师傅跟前,挥了挥手,在空中转了个圈,“卯师傅,我们来啦!”
“是小派蒙啊,这次来有什么事?”卯师傅切着鱼,手中的动作不停,却还是抬头道,“香菱在里面,我帮你们叫叫——香菱,出来一下。”
“好嘞老爹。”香菱应道,把一盘甜甜花酿鸡端给食客,边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边问派蒙,“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钟离先生拖我们来买些东西,请问有芝麻油……吗?”旅行者走上前来。
“噢噢,有的有的,我进去找找!”撂下这句话,香菱又转身进了后厨,框框朗朗一顿响声过后,香菱挠着头,有些不好意思的出来了。
“呃呃……抱歉哈,这是豆腐,还有盐和糖,不过嘛……芝麻油好像已经卖完了,你们要不去望舒客栈问问言笑?”
“啊……好吧,谢谢你了。”旅行者付了摩拉,道过谢之后,又和派蒙一起,边走路边看着风景,慢慢悠悠的往望舒客栈走。
“这边的风景真是百看不厌呀!”路上,派蒙很是开心的说。
“是啊,这里的安定,都是魈用无数个夜晚才守护住的,我们也要好好珍惜呢。”旅行者笑道。
谈笑之间,已经走到了客栈的电梯处。
两人很快站了进去,电梯却毫无反应,四下张望后,派蒙在空中生气的跺了跺脚:“怎么回事啊?”
“两位,抱歉哈。”有规律的脚步声从身后响起,老板娘,啊不对,是老板菲尔戈黛特从楼梯上缓缓走下来,伴随着脚步声的停顿,菲尔戈黛特也十分抱歉的开口,“客栈的电梯暂时坏掉了,麻烦两位走楼梯了。”
“唔……啊,好吧,那快些走吧旅行者,钟离先生还等着我们呢!”派蒙说着,飞上楼梯,对于她来说,电梯和楼梯都要用飞的,两者其实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两位来这里是有什么事情吗?”路上,菲尔戈黛特问道,随后又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不方便说的话……就当我没问吧。”
“嗯,其实并不是什么要紧事。”旅行者道,“钟离先生拖我们来买些芝麻油,不知道有没有。”
“芝麻油啊……有的,言笑在厨房,你们去说一声就好。”菲尔戈黛特笑笑。
“好欸!谢谢老板娘!”派蒙从空中跳了跳。
“是‘老板’不是‘老板娘’了啦!”旅行者纠正。
“嘛,反正也差不多……”派蒙小声嘟囔。
“好了,我们该走了。”话虽这样说,但旅行者还是来到了望舒客栈的顶楼,向远处眺望,想要寻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是你。”身后冷不丁的声音响起,吓了旅行者一大跳,待看清来者后,派蒙跺脚,“唔啊,魈!呢怎么还吓人啊!”
“我……抱歉,我会注意。”嘴上这样说着,魈还是双手抱胸,一副“我错了,下次继续”的样子。
“早该习惯了才对……”旅行者道,又转向魈问:“魈,你怎么在这?”
“见来者是你,想要来看看。”魈轻声道。
“这样啊,我来帮钟离先生买芝麻油。”旅行者挠了挠头。
钟离先生。
又是钟离先生。
看来他对大家都是这样啊……
“嗯,时候不早了,抓紧回去吧。”魈胡思乱想着,闷闷说道。
“嗯。”旅行者迈出一步,又回头:“魈!记得来海灯节啊——我们都在等你——”
魈愣了一下,又恢复成往常的状态,点头:“嗯,我会来的。”
走远后,派蒙才是小声开口:“希望魈不要总是把自己当成工具啊……”
“是啊,这样的话,不论是我们还是钟离,都会很心疼的。”
——
璃月的海灯节向来是极其热闹的,往年是这样,今年也亦是如此。
不论是大街还是小巷中,早已张灯结彩,挂满了红色灯笼,福字、流苏、中国结……还有摊贩们的叫卖声,混成一团,一路上随处可见。
远处,小蒙和阿飞还在玩着捉迷藏,一路上嘻嘻闹闹,无比快乐;近一些的地方,几只小猫正趴在地上乖巧的吃着食物,偶尔还抬起头来望望魈,眼中充满好奇。
正所谓“乱花渐欲迷人眼”,魈以前虽也来过两次,但远没有今日的盛大,站在璃月港口,魈有一瞬间失神。他想到了帝君。
这就是帝君所期望的,人治的时代么?
魈的思绪拉远。
“在想什么?”身后,一声轻笑,是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魈忙回头,小声,“属下刚刚……想到了以前的一些事情罢了。”
钟离再笑,“不必如此拘谨,此处是璃月港,亦是你我的故乡,今日会玩的开心的。还有……”钟离拉长了音调。
“还有……?”魈侧头,疑惑。
“还有,魈上仙今日穿的真是好看呢……钟某快要应付不来了呢。”钟离凑近魈,小声打趣道。
不过魈还是不禁逗,“是、是这样吗……谢谢帝、钟离先生。”小鸟已然红了脸颊,颤巍巍的回答。
确实是这样的,魈今天穿的是以前弥怒为他专门做的衣装,清风色的衣衫上还有一团毛茸茸的衣领,看起来漂亮极了,下衣也是宽松的长裤,随风飘飘洒洒,就好似一条高贵的长裙,当这套衣装完完整整的出现在魈身上时,不论是谁,都能联想到是哪家的公子,风度翩翩,优雅至极。
“好了,魈,走吧,带你看看如今的璃月港。”钟离前行,十分自然的拉起魈的手。
“嗯、好的……”魈对这种感觉感到迷恋,他正被他朝朝暮暮多年的人牵着手,往前走,那是他触不可及的梦,如今却成了现实,他不愿放下。
“哼,不敬帝君……”魈心中暗想。不过虽然这么想着,却还是乖巧的被钟离牵着,一同前行。
“三碗不过岗,你知道的,听书、喝茶都在这里。”来到某处地方,钟离停下,开口。
是啊,自己关于帝君年少时的事迹大多都是从这里偷偷听来的。
魈想到璃月港初建成的时候,那时,说书人田铁嘴的师爷就在这里,绘声绘色的为大家讲述着岩王帝君的故事,而魈就站在不远处的山头静静的听着,但他从未靠近。
“万民堂,我经常借用他们家厨房做杏仁豆腐来着。”再次前行,来到万民堂。
“嗯……铁匠铺,旅行者的武器从这里打造来的。”这是凯瑟琳身旁的铁匠铺。
还有,还有……
经过莺儿小姐身边时,钟离被叫住,莺儿将他拉到身边,在耳朵旁轻轻对钟离道,“客卿先生……您这是和伴侣一同过节吗,我这里有特制的熏香……”
“咳。”钟离干咳一声,“不用了,谢谢。”随后,拉起魈,绕过春香窑,经过往生堂,来到新月轩。
“新月轩,你知道的,去年来过。”
“……”魈倒是头一次听说新月轩这个名字。
“好了,快进去吧,大家都在里面。”
说着,钟离推开了大门,眼前一桌人整整齐齐的坐着——如果忽略站起来吟作小诗一首的胡桃的话。
“时隔一年今朝聚,再逢三日明日来,本堂主我呀……”
温迪:吟游诗人你来当。
“欸?魈上仙也来了!钟离客卿,快快请魈上仙坐。”胡桃惊喜一声,就差跳起来。
待魈入座后,胡桃再度开口,“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啊,再次感谢大家今年一年以来的陪伴~”胡桃又开始演讲。
“不过这么说……应该是‘岁岁年年人不变’吧。”派蒙关注点很奇特,不过确实,回过头看看,重云、行秋、香菱聚在一起谈话,胡桃和温迪聊着天,钟离和魈坐在一起,旅行者坐在旁边,和派蒙开开心心的吃着东西。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胡桃幽幽开口。
“这个好吃欸!”派蒙没有再管胡桃,而是指着一盘从枫丹引进的特产,又塞了一口给旅行者。
“接下来本堂主我呀~祝大家海灯节快乐!”胡桃举起酒杯,朗朗的声音传到了每个角落。
“欸嘿,我也来祝大家海灯节快乐~”温迪举杯,杯中的桂花酿一仰而尽。
接着,桌前的一个个人,都互相碰杯,送上祝福,“海灯节快乐!”
“希望新的一年里我们往生堂会越来越好哦~”胡桃许下新年愿望。
钟离:“我也希望如此。”
胡桃:“欸?话是这么说,钟离客卿,你是不是得敬魈上仙一杯呢?魈上仙守护璃月许久,值得我们尊敬的。”胡桃声音婉转。
钟离思索,点点头:“堂主所言极是,作为往生堂的客卿,我确实是该敬魈上仙一杯。”而后,钟离再次为自己添上半小杯酒,“魈上仙,这杯我敬你。”
“万万不可!”魈就差直接从桌子上跳起来然后风轮两立离开这里,急的直接拍了桌子,低吼出来。
“啊……魈,为什么这么生气……”胡桃不解。
“咳,抱歉……我是说,客卿……先生博学多识,我一介武者,不懂世俗礼节,不足以让先生敬我。”魈极力解释。
“嘛,你为璃月做出这么多,我们应当敬你,你说是吧钟离?”胡桃对钟离眨了眨眼睛。
“那是自然。”魈上仙,给个面子可好?钟离没说后半句,举起酒杯与魈碰杯,望着魈呆呆的一饮而尽。
“这么说,我一个吟游诗人,也应当敬魈上仙一杯的。”温迪笑笑。
“温迪大……”魈刚想反驳,对上了胡桃不怀好意的目光,马上噤声,更何况,他相信,就算他不愿意,胡桃也有几百种方法让他同意的吧!
与温迪碰杯之后,魈便坐在桌前,一言不发,只是静静的吃着面前离他最近的杏仁豆腐,红晕却一直延伸到脖子深处去。
头好晕。
好想睡觉。
魈的眼前变得迷茫起来。
“魈上仙……”
“魈?”不知是谁叫了几声,魈都没有反应,钟离摸了摸魈滚烫的脸颊,“抱歉,魈上仙看起来不太舒服的样子,我们先离开一下。”
说罢,钟离带起魈就往外走,刚出门,心头一动,便将魈带到了仙家洞府中。
魈其实是不会喝酒的。
千年以前,钟离的佳酿,品尝过一次之后,魈便醉了许久,而后生了场大病,耽搁数日未除魔,还因此自责许久,从此以后魈再也滴酒不沾,而今日被敬了这么多杯,魈早已晕乎乎的,思绪不知飞到了何方。
醉酒的小鸟是极其乖巧的,乖巧的趴在钟离肩上,一声不吭,任凭钟离将他带往任何地方。
“唔……帝君……好喜欢……”魈趴在钟离肩头,说着胡话。
“什么?”钟离没听清,问道。
“好喜欢帝君……”魈再次重复,红晕爬满枝头,环着钟离的脖子,魈几乎舔了舔,灵巧的舌头一旦碰到钟离的皮肤,便再也离不开,想要在身上肆意留下自己的痕迹。
“魈……还记得我是谁吗?”钟离没敢动,小声问着。
“唔,记得…帝君……”魈迷茫着开口。
“我好喜欢帝君……”再次低头,头深深埋到了钟离怀里。
“其实……我也很喜欢魈呢。”钟离轻声回应,轻轻抱住了眼前人。
“真、真的吗……”魈似乎还是不太相信,眼前朦胧着抬头,泪水浸湿了他的眼眶。
“是的,是真的,帝君好喜欢好喜欢魈宝,想和魈永远在一起。”钟离俯身吻上魈的额头。
千年来的期盼终于成了现实,魈的泪水霎时间夺眶而出,沾染湿了钟离的衣肩。
“对不起……对不起帝君,您的衣服……”魈泪眼朦胧,哭着去擦。
“没关系,没关系的。”钟离轻轻拍着,一下一下的安慰着魈,话锋一转,“不过……魈想要怎样补偿我呢?”钟离笑道。
“要……”魈早已涨红了脸,断断续续的开口,“要……做……”
“是吗?”钟离笑着抬头,将魈从怀抱中放出。
“是、是的,帝君……”小鸟点点头,羞红了脸,随即又突然恍然大悟,感到深深的气恼。
他在干什么?那是他的神明啊!他在妄想着试图和他的神明交欢。
这,成何体统?简直是大不敬帝君!
魈想改口的,但被钟离抢了先。
“唔……”钟离直接吻了上去,轻轻的如蜻蜓点水般舔了舔魈诱人的红唇,待眼前人发出一声娇喘,湿软的舌尖灵活的撬开了魈的唇齿,侵入到口腔内部,钟离四下张望着,挑逗般的碰了碰魈的软舌,似乎也是勾起了魈的欲望,紧紧纠缠在一起。
“帝君……帝君……”魈小声叫着钟离,配上那红彤彤的脸颊,真是一副怎么看怎么色情的画面。
“回应我,魈……”钟离轻语,又一次吻了上去,肆意侵扰,魈被钟离压到,紧紧的贴在身下,一声又一声的“帝君”早已让钟离迷了神。
“唔啊……帝君大人……”钟离伸手去解魈的上衣,却被魈拦了住,钟离皱眉,“怎么了,不愿意吗?”而后,魈小声道歉,“不、不是这个意思……”
“没有要强迫你的意思,魈。”钟离摸了摸魈的头,“既然是愿意的,那便继续吧。”说着,钟离的手已经撩起了魈的衣摆,将衣服轻轻往上折了几折,霎时间,一抹春色映入钟离眼帘,魈的乳尖半挺立着,像是在发出邀请。
“魈上仙真是可爱呢。”钟离感叹,俯身,轻舔上魈左边的乳尖,随着一呼一吸之间吮吸着,魈的乳头被玩弄的通红,情欲高涨,忍不住发出诱人的娇喘,“哈……哈啊帝君……”
“我在,抱歉,弄疼你了吗?”钟离答道。
“嗯、不、不是的……”
“不舒服可以说出来的,魈。”
“唔……啊啊,舒服的……右边、右边也想要……”魈被玩弄的情绪高涨,终于还是说出了这句羞耻的话。
“这样啊……”钟离轻笑,揉了揉魈右边的乳头,笑道,“那些人知道……平日里冷峻无比的魈上仙,还有这样的一面吗?”
“啊……帝君、您……不要这样……”不要这样说我,不要用这种话,我禁不起这样调戏的。
“魈起了反应了呢。”下面很难受,而钟离再次轻语,目光移向魈的两腿之间,裤子中间高高的隆起,隔着几层布料也能清晰的感觉出来。
“是、是的帝君……”魈低喘着回答,仅仅看了一眼便立马扭头,有点……羞耻。
不过这样的想法没多久就彻底消散,魈抬头,满脸情欲的望着钟离的眼睛,凭借着本能,说出了足以让钟离情迷意乱的话:
“帝君,请允许我服侍您吧。”
“好。”钟离轻语,但尽管无比期盼,钟离还是为魈慢慢的,一点一点的解开腰带,褪下裤子,空气中的一丝丝清凉逐渐慢慢放大了魈的羞耻心。
等到魈的下身一览无余的全部暴露在钟离眼前,钟离一把握住魈挺立的性器,上下来回的撸动,再配合上对乳尖的调戏,魈的性器前段渐渐出现了湿润的粘液,穴口也因此渗出黏滑的液体。
“真是淫荡呢。”钟离自语。
魈愣住了。
帝君在说自己什么?说我淫荡,他不喜欢我了吗?
但很显然,并不是。
“不过我喜欢。”
这只是钟离用来调动魈情绪的话语,并无他意,魈很快便放了心。
钟离的手指顺着魈的脊背,指尖轻轻划过身体,来到了魈湿漉漉的小穴前,很容易的,塞进去两根手指,借着魈的淫液继续扩张,很快的便可以塞入四根手指。
“哼……啊……”魈隐忍的声音终是传到了钟离的耳中,钟离再度吻了魈,而后,裤子向下拉,露出了自己硬的不成样子的性器。
好大……
这是魈此刻的唯一想法,确实如此,钟离的性器是极粗大的,只是……这么大的一个,全部塞进去的话……
魈不敢想象,那一定会坏掉的吧。
但是借着酒精的作用,钟离的动作,魈并未反抗,他的指尖朝着钟离的方向微微勾动,一边张开了两腿,露出自己的穴口:“帝君,请您进来。”
钟离的性器抵在了魈的穴口,甬道初经此事,一路上并不是畅通无阻,又怕魈疼了不告诉自己,钟离只得放满了速度,轻轻的向内深入。
当钟离的性器经过某个点时,“啊~”魈惊的一声叫了出来,声音是他自己永远也无法想象到的诱人,钟离抬头,笑:“是这里吧。”
说着,性器轻轻退出来一点 又狠狠的撞过去,“啊……啊啊,哈啊……”魈被肏的已经不知道天南地北,只能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钟离笑了,抽插,进入,一下又一下的顶着魈的G点,弄的身下人喘息不断,当然自己也是。
又一次撞击,魈快要哭了,眼泪婆娑的叫着钟离:“帝君、帝君……”
“啊啊、停下!要出来了!”魈尖叫。
“这样啊……”钟离说着,轻笑,又一次顶过,霎时间,魈的眼前一片茫白。
——
魈浑身都使不上力气,无奈,钟离抱着魈去洗了个澡,收拾了下床铺,再搂着人睡觉。
另一边,新月轩内。
派蒙:“钟离和魈是去干什么了呀,这么久还不回来。”小派蒙一脸天真的发问。
旅行者:“……”
还是胡桃为钟离解释(狡辩)道:“些许是魈上仙累了吧,就让他俩好好休息去吧,忙了一整年了都。”
派蒙:“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是今晚不是说好有烟花的吗,他们不来看看,还是有些可惜——欸,不如,旅行者,你去叫叫他俩吧!我们一起看烟花!”
旅行者:为什么(这个恶人)又是我……
心里虽然不太愿意,但旅行者还是拿着钟离给的小牌牌进了钟离的洞府,果不其然的,魈躺在钟离怀里,睡的正香。
旅行者:我都不忍心打扰了。
心里这么想着,旅行者却还是蹑手蹑脚轻轻来到了钟离身边,声音幽幽:“钟离!起来重睡!”
“呼……”钟离缓缓起身,叹气,“早就觉察到你要来,有什么事吗?”
旅行者:原来都被发现了啊……
旅行者:“其实就是……”
话没说完,便被钟离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打断,“嘘,小声点,魈在睡觉。”
旅行者点点头,压低了声音,“嗯,其实就是来叫你们看烟花的,时间快到了,但是我看魈上仙睡的正好,先不打扰你们了哈~”说罢,旅行者起身就要离开。
“不急。”钟离叫住旅行者,“我和魈等下便过去,麻烦稍等一会了。”
旅行者:“这这这……不麻烦不麻烦……”
魈微微睁眼:“唔,帝君,想要……”
钟离轻咳一声:“咳,魈,旅者还在这里。”
“……这样啊。”魈噤声,转头:“刚刚听到你和钟离大人的谈话,请先容许我……换身衣服…”魈越往后说越小声。
旅行者:有大瓜。
不过旅行者还是听话的离开了钟离的洞府,在新月轩默默等着。
“抱歉,久等了。”钟离略带歉意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紧接着大门被推开,魈跟在钟离身后慢慢挪了过来。
“欸嘿~走了我的朋友,烟花就要开始了。”温迪拉起魈的手,将魈往顶楼带。
“唔、钟离先生!”被拉上了楼梯,魈还不忘回头叫一声钟离。
钟离笑笑,抬腿上楼。
“我先走咯~你们二人呆在一起吧~”温迪十分有眼力见,丢下魈给钟离便去找胡桃对对子玩了。
“哇,妈妈,是烟花!”楼下,魈听到一个小女孩欢快的声音。
顺着声音抬头,一瞬间,天空亮如白昼,一簇簇烟花被送上天空,在空中灿烂的炸开,又轻轻飘落,就如人的生命般璀璨耀眼。
“魈。……海灯节快乐。”
耳边传来钟离湿热的气息。
“帝、帝君……”魈有些不知所措。
“魈,和我在一起吧,永远。”
盛大无比的烟花下,钟离拉起魈的手,真情而恳切的看着魈。
“好。”
灿烂的星空下,魈的嘴角微微上扬,他如是说道。
他狠狠抱住了钟离,与钟离肆意的在这浩瀚夜空之下缠绵。
他的神明告诉他,我很喜欢你。
他的神明对他说,和我在一起吧。
他的神明还说,永远永远。
以前一同走过了不知多少个岁月,现在,朝朝暮暮千年的两人终于是如愿以偿,他们今后也要携手一起,度过每一个岁岁年年。
“海灯节快乐,钟离先生。”
魈笑着,在这盛大的节日里,在这浩瀚的星空下。
【正文完】
回礼是全文+神秘数字,在lofter解锁哦~

18 Likes

就搞了一次的钟老爷子真是太屑啦~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