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之歌其三

,

能力有限只会开小破车,字数2K+,跟前文关系不大可以独立观看

是夜,充满诱惑和情色的夜。
红烛摇曳,二人的影子在痴缠,交错的身影映射到墙上,钟离看着眼前神色迷离,面色潮红的可人,眼神晦暗不明,眼前之人的身形渐渐地与他朝思暮想的魈上仙重叠,魈此时身穿华丽的囍服,头上插着华贵的朱钗及华冠,脸上画着精美的花钿,诱人的唇涂上鲜红的口脂,绝色仙人的容貌从清丽秀气变得妖艳起来。而钟离也是身穿新郎囍服,这俨然是大婚的场景,钟离被突如其来的惊喜冲昏了头脑,呆呆地愣在原地。
钟离再也按难不住这份来自心底的欲望,他承认,自从见到魈的那天起,他就被魈牵绊住了。他能清晰的看见魈脸上的羞怯与喜悦,他沉醉于此。
“魈…”钟离开口,指向桌上的已经斟满美酒的酒杯“我们先饮合卺酒”
“好,钟离…先生”魈与钟离完成了交杯酒仪式。
钟离此时压身过来,温热的气息喷洒在魈的脸上,惹得魈脸红起来,他有些嗔怪的看了钟离一眼。
钟离看着眼前魈,心底涌起一股奇异的冲动,他暗道不好,但是任然为魈摘下华贵复杂的华冠和朱钗。
魈积压的几百年的欲望,随着与钟离的接触破土而出,经过刚刚两人的夜谈,魈对钟离的渴求已经被点燃,再也按难不住寂寞的魈选择用最深刻最直接的方式让钟离回忆起两人的点点滴滴。
是夜也是梦,因为思念也因为爱,两人被到同一个梦境捕捉,欲望点燃思念,思念交织欲望,围绕二人的气氛逐渐焦灼,爱与欲望在此刻达到顶峰。
钟离先一步行动,他环抱住魈,将魈禁锢在他的臂膀间,他轻轻的亲吻魈湿润的红唇,像沙漠中饥渴的旅人找到了绿洲。
“魈一定是诱惑人心的海妖,要不然我怎会被歌声灌醉了”钟离已经饮过酒,但是他仍执拗于魈的歌声。
钟离觉得简单的亲吻只是饮鸩止渴,他无师自通般撬开了魈的双唇,两人的唇舌交缠起来。魈的腰肢因为钟离的亲吻软了下来,钟离托起魈软下来的腰肢,更深一步的亲吻。直到魈完全变软了。
魈此时好不狼狈,嘴角是两人激烈亲吻留下的津液。脑子因为缺氧有些晕晕乎乎的,发丝凌乱,身体也在颤抖。总之魈已经完全褪去了平日里清冷绝尘的样子,整个人都因为情动而变得格外诱人。
钟离看着眼前因为情动而化作春水般的魈,手情不自禁般抚摸上魈那双金色的,璀璨如烈阳般的双眸,然后是间的紫菱,面若桃花的脸庞,最后色泽红润的双唇。两人的衣物因为激烈的亲吻而散落,钟离索性讲魈和自己的衣物脱去,只剩下里衣。
魈好长时间没与钟离亲热,被突如其来的攻势打断了呼吸,整个人的思绪都随着钟离的动作运行,直到钟离的双手触碰到他的唇,他不知所措的情绪在此刻被打破,为了争夺主导权,魈抓起钟离的双手,在他的掌心轻舔了一下。
钟离此时感受到温润的触感,令他整个人麻酥酥的。看见钟离分神,魈的动作愈发大胆起来,他仰身亲上钟离,与钟离开始的温吞截然相反,他毫不犹豫的掠夺着钟离,舌激烈的交缠,双手也极为不老实,引导钟离去开发,开拓,耕耘他自己。
但是这种主导在片刻后被钟离夺走。钟离冰凉的指尖在魈的身体上作画,魈因为钟离的触碰整个人抑制不住的微颤,钟离顺着魈纤细的腰肢向上抚摸,顺着魈皮肤上的纹理,那枚证明了魈不属于他的印记,钟离触碰上了魈的乳头,反复揉搓,另一只手也不老实,伸进魈的下面。
魈的分身被钟离拿捏住,因为之前两人之间的调情,魈的分身已经顶立起来。钟离略微冰凉的手给魈带来了极大的感官刺激,钟离亲了亲魈的嘴角,温柔的亲吻并不能掩盖粗暴的抚摸。但是魈还是因此获得了巨大的快感。后穴开始自觉分泌粘液,钟离开拓着魈后穴,俯身靠近魈的耳边“魈上仙对所有人都会露出这副色情的表情吗?”魈听到这句话,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其实并不能全怪魈,只能说钟离的前身——摩拉克斯玩的很花,像这种调戏的话,魈在床笫间听到的很多了。
但是可怜的以为自己是备胎加替身的钟离并不清楚,钟离有些窃喜也有些吃味,他既因为魈在自己面前变得淫乱而窃喜,又因为也许别人也会看到如此美丽的魈而吃味。属于人的矛盾和卑劣也体现在钟离身上,但是这并不能影响钟离手指在魈后穴抽插的速度,见魈的后穴很好的容纳了第一根手指,钟离见状又增加了两个。
尽管和钟离在一起已有好几百年,这期间乘宠的次数不计其数,后穴仍然像第一次一般紧致,这可能就是仙人的能力吧。魈此时已经意乱情迷,他努力接纳钟离的手指,钟离能明显感觉到魈后穴吸收的动作,这不禁让他倒吸一口凉气,加快了侵犯的速度。
此时,一阵强劲的风吹灭床头的红烛,月光透着窗户洒下朦胧的光,零零散散的落在魈的身上,钟离觉得自己的眼疾无医自好,他可以清晰的看到斑驳的月光照在魈雪白的肌肤上,像是泛着细碎的闪光。此刻魈就像一道诱人的美食,只等着他拆吃入腹。
钟离扶着自己性器,进入了笑的后穴,但是因为钟离的那处过于粗大,性器卡在穴口要进不进的,魈因为痛苦吃痛了一声,钟离也不好受,魈的后穴夹的很用力。
魈起身,将钟离推倒,自己坐在钟离的腰腹间,手扶着滚烫的性器,将巨大的龙根送达后穴,另一只手拉着钟离的手。“钟离,你摸摸我,你快摸摸我我就能出水了,后面…”魈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钟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钟离打断,狂风暴雨般的亲吻扑向魈,钟离的手不断挑动着魈的乳头,随即魈的乳尖红肿起来,此时魈的手拉着钟离示意钟离不要冷落另外一边的乳头。
魈的后穴仿佛天生就是容纳钟离性器的那物一样,在钟离的抚慰下,魈的后穴逐渐将整根吃下,两人都因此舒服的长叹一声。钟离此时松开魈的双唇,魈的嘴唇因为激烈的亲吻变得红肿起来,突然钟离拉下魈的腰肢,性器进去更深的深度,然后快速的抽插起来。魈被顶的重心不稳,只能紧紧抱着钟离,一开始魈只是小声的呻吟,轻松的享受着这场情爱,随着钟离钟离擦到某一点,魈的后穴一紧,钟离找到了魈的敏感点,对着那处反复进攻,在抽插数百下后,两人都进入了极乐的巅峰,钟离滚烫的精液射满了魈的后穴。
然后钟离将龙根拔出,精液随着魈的后穴流淌出来,魈的大腿根躺满了钟离的精液,魈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钟离。就在他以为这场性事已经结束的时候,钟离将他转了个身,随后,继续进行下去。
然后魈就听见钟离在他耳边低喃“夜,还很长,不是吗?魈上仙。”之后魈和钟离在房间的各个角落都进行了激烈的性事,最后魈也不清楚他和钟离做了几次。
清晨,钟离起身觉得自己的怀里多了一份重量,他低头一看,是浑身吻痕的魈,魈被钟离的动静吵醒了,但是他很累,累到睁不开双眼,他向钟离撒娇道“钟离,你在陪我多睡一会,我好累的昨天。”
不管钟离震惊的神情,魈揽着钟离的胳膊继续睡了下去,独留钟离一人在房间中凌乱。

10 Likes

…?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