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魈】再见,魈。

看完钟离磨损文和一些欺瞒文后的激情短打

白某:钟离你就是没真正理解离别!!!

魈的业障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

白术摇着头,那双悬在半空的手僵住了。

他说,他想出去看看,哪怕入眼的只能是那方矮墙,那方小小的房院,哪怕只有一朵花,一棵草。

他想用眼睛看看这个世界。

这明明是一件令人欣喜的事情,一向不注重穿着打扮的仙人,竟在清晨悄悄爬起。在钟离惊慌失措的目光扫过那方小小的花园时,他愣住了。

停止生长的墨发随意地漫在纯白的布料上,一袭白衣裹去了他一生的杀戮与戾气,淡黄的花瓣上衬着几粒晶莹,他捧着那束染着露水的清心,好似那真正下凡的仙人。

钟离从那飘渺易碎的美梦中艰难抽离,急匆匆地扯了件毛毯,小心翼翼地给人围上。

"晨间凉,不可胡闹。"那小鸟却一别脑袋,轻微的运动让那清心的冷清味儿散了出来。"先生,我…我穿着这身衣服…好,好看吗?"钟离略微震惊,抬手顺了顺鸟儿翘起的呆毛。

"魈穿什么都好看。"那岩王帝君的眸子里尽是宠爱。

"可先生你看都没看我一眼,就…"魈耸了耸肩,那毛毯略略下滑,漏出了那白的病态的肌肤。

钟离笑了,附身将人整个抱起,稳稳走着"嗯,我的小鸟最好看,是钟某有眼无珠,还望上仙莫要怪罪。"钟离低头,果然看见魈耳垂烧起,钻到他胸前敞开的肌肤里,紧紧贴着不说话了。

"先生又戏弄魈…"胸口微微颤动,心跳隔着肌肤传递,魈在那微微颤动的胸口陷得更深,最后昏昏睡去。

钟离在轻笑,清心的香气弥漫在不大的宅子,那是魈打了一辈子交道的味道,是业障发作时与帝君的链接。恍惚间,他似乎又回到了从前,他有足够的时间与帝君磨合,被帝君一点点引导。青涩的仙人活了两千多岁,但在某些方面永远像个孩子。

他很早就感知到了生命的流逝。

泪水从眼角跌落,浸润了枕罩。但那是确实是个美梦。

魈开始接触人间烟火。他先是一脸白灰地出现在钟离面前,钟离以为他是遇到了什么危险,拎着贯虹一脸黑线地要去找人寻仇。但当晚上,那小小的茶几上出现了一份做工谈不上精致的面食和站在一边紧张兮兮的仙人时。钟离恍然大悟。魈从未见过那么高兴的钟离,后来他才知道,那点心其实味道极差。

魈第一次要求钟离带自己出去玩。不再是钟离拉着一脸羞涩的降魔大圣,而是那个兴奋的呆毛都翘起的降魔大圣在领着自己。魈笑得很开心,一切耳边的嘈杂都被隔绝,只留下那如迎春花灿烂的笑,那美得惊人,永远驻于钟离心间的。

或许他也如同那迎春花般,在寒风中期待着春天的到来吧。

他好似那不知疲惫的雀,于枝头间晃荡,从院子内的大古树上跃下,将采拾来的枫叶交于岩神手间。

钟离无奈地笑笑,伸出手在他头上轻轻揉着,"怎地又跑去外面了,不是说了…"魈少见的主动,踮起脚尖在人唇上轻轻落下一吻,没等人反应过来,便跃上树梢,化成原型逃了去。只留下钟离持着那淡红的枫叶若有所思。半晌,用岩元素覆盖了,轻轻收于怀间,化作一道金光去追寻着那残留的风元素力。

魈倒下了,没能再站起来。

他正研究着一个精致的礼盒,一片青绿色的羽毛泛着金光,周围放着几朵清心,他沉醉地抚了抚那色彩鲜艳的羽毛,用仙力包了。旅行者正和派蒙聊得不亦乐乎,猛然看见派蒙惊慌的指着身后,一时间不知所以,等到他回头,那人就那么直挺挺地倒了下去,碰撞在冰凉的地板上。

自那日起,魈的状况可谓是每况愈下。常常深陷于那柔软的被窝,轻微起伏的胸口令武神提心吊胆。漂亮的眼睛紧闭着,毫无生气。每夜钟离握着他的手,给他讲故事,说着仙人们干过的趣事,自己笑了,微弯着嘴角,转了头,却未见那清亮的,似那未染污尘孩童的双眸,只有那轻轻的呼吸。

半月的时间就在这似梦非梦的幻境中度过。他也醒来过,但对外界的刺激毫无反应,就像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金瞳呆滞,美味的杏仁豆腐淋满了汁水,色泽鲜艳,他却麻木地张嘴,默默接受着那自己最爱的美味。千年岩心一阵刺痛。

魈终于清醒了,但大多数时间任然是在病榻上度过的。他静静地靠在床边,望着窗外的那棵树,还有那树下的花花草草。春天快来了,一片死寂的花园也迎来了生机。魈只觉眼中酸涩,无心观赏这景色,艰难地阖了眼。

恢复了几日,魈再次充满了生机,那天晚上他破天荒地和钟离说起了那天自己穿着的白衣。那是弥怒在给摩拉克斯设计神装时一同完工的帝后装,难怪钟离觉得那衣服很眼熟。

“帝君…”

“嗯?”

"您明天可以穿上神装吗…"魈没有抬头,静静地凝望着那片月光。很平静,平静的吓人。

"当然可以。"他将人冰凉苍白的手指圈入怀中,连带着把人也拽了过来。"只要你想看,我随时都可以穿给你看。"额头落下一吻,拽着他们昏昏沉沉陷入梦乡。

天才蒙蒙亮,钟离感觉着身边逐渐失去温度的被窝,猛然惊醒。自己已经不在那璃月港的宅子内了,这里是望舒客栈。他不知道魈是怎么把自己带过来的,那深棕的神装叠的方方正正,就放在一边,像是怕被遗忘一样。

钟离穿好衣物,天还是那朦胧一片,隐约间有鸟雀停在周遭,不止一两只,而是一大群。仙人们的气息隐隐约约。钟离站在望舒客栈的露天阳台上,飘带随风而动。他背起双手,如同千年前的摩拉克斯一样,注视着璃月的大地。

一声清脆的鸟鸣响彻天空,无数鸟儿振翅高飞,直升天空。一只青翠的大鸟飞出,它速度极快,甩着青绿的风元素直冲天空。

金色的眸子紧紧跟随,意味深长。

金翅鹏王升入高空,换为人形,向着那神明的方向坠来。

金色的光芒晕染了他周围的雾气,躯体逐渐消散,幻化为星星光影。他薄唇微启,张开双臂,眸子渐渐合拢。

钟离紧紧抱着,魈的唇碰上了他的神明,而后又消散干净。怀中一片金星,随风消逝,没在人间留下一丝痕迹。

双臂悬在半空中,缓缓缩紧,手指没入衣物,狠狠摁着。高大的岩神颤抖,

“再见,魈。”

写不下去了(摔笔)

9 Likes

分错区了十分抱歉!没看到误点了图区,非常抱歉!已经改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