蕾丝绑带(百合双性转)

,

大姐姐钟离X清纯小保镖兼职秘书魈
(我在写什么东西,这是第几个百合车了来着)(恍惚)

魈是钟离的未婚妻,在见到钟离前对于她,最开始魈是抱着商业联姻的态度看的。

浮家和钟家两家定亲时魈才十四岁,定亲礼上她看着身边这位大她十岁的姐姐,而钟离只是对她笑笑,又悄悄低下头对这位可爱的小妹妹说小话。“小宝贝要是成年了后悔我们也接受。”那一年,钟家和浮家的人都明白,这不过是两家抱团取暖的由头罢了,婚约并非可作真。若日后假戏真做,两家人自然皆大欢喜,反之,让她们自行好聚好散即可。

魈很少在订婚宴后的时光里见过钟离,她被钟离送去读书,每次听到钟离的消息都是在新闻报道里,钟离一身干练的西装,大衣熨得整齐,高挑的成熟女性常出现在财经时报上,在一众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中显得格外突出。钟离与魈的交流是断断续续的,但年月渐长,年长的女子行事通透,举止有礼,魈逐渐对她倾心不已。

近四年却杳无音信,她向浮舍大哥提过钟离,那个让她挂念不已的姐姐,大哥却只是摸摸她的头脸上露出沉重的表情并不开口说什么,然后被她一巴掌拍开另一只蠢蠢欲动要摸她头顶的手。

直到她们订婚的第六个年头,钟离才重新出现在魈的视野中,只是她们再次见面时发生了一场变故。身边那位贴身保镖突然发难,从身上掏出炸药就红着眼冲过来想要与钟离同归于尽,但刚下战场的钟离可不是吃素的,她将魈一把揽入怀中紧紧护住,掏出随身的小型消音手枪击倒了保镖,所幸钟离的反应极快,及时抱住魈卧倒,仅仅是后背受了皮外伤昏过去。浮舍则在远处带人赶过来把抱着钟离不知所措的魈和昏迷的钟离一同送入医院。

魈因为受了惊,神经放松后就睡过去了。这之后,魈对钟离的印象才有所改变。

魈是在浮舍的一声声责备中醒来的,她睁眼便听见浮舍气出哭腔的声音:“你一声不吭地走了,回来时还让我撞见你差点被刺杀,你知道我和我家妹妹们这四年怎么过的吗?我怎么好意思让自己的恩人为我们涉险……”

而方才还下手果决的女人,此刻穿着病号服,乖乖被训。气势都弱了一大截,无力辩解:“那不是事发突然……况且你们是从境外逃来的。我不以身犯险,恐怕你们还要吃更多苦头。”

浮舍气结:“那也是我们应换得的报应!你来为我们承担是为什么?”

钟离却只是对他笑笑:“我也不知道”她低下头,只是揉了揉魈柔软的头发:“可能上辈子我就很想保护你们吧,还有魈,我头一次见她就觉得这小姑娘讨人喜欢的很……但你们只是被利用才当了犯罪者,这并非你们的过错。”

浮舍的内心如今无比复杂,他气哼哼站起,背过头去不看这个让他生气的人:“我去给你们打饭。”他揉了揉眼,又道:“你好好照顾我幺妹。”

“钟离。”钟离一低头,就对上双清醒的小猫眼睛。小猫还小心过来挨了挨她:“不走了吗?”得到钟离肯定的回答才放心过来贴住她。“钟离姐姐,我想好了……”

魈报考了武院,准备训练去做保镖,开学的前一天,钟离差人送魈去学校,她们的生活渐渐回归原本的轨迹,交流依旧断断续续,但魈清楚,自己其实比从前更为迫切于守护她了。

钟离与魈订婚的第十个年头,钟离撕毁了她父亲定下的族规,钟家第一次迎来一位女性担任族长的先例,钟离的身边也多了一位手段雷霆的少女。

钟离差使司机将她送去璃月港参与家族会议,将魈也拉上她的车,关上车门远离媒体的拍摄,钟离才点点少女柔软的鼻头,好似要给自己新上任的小保镖一个下马威:“为何不早与我说?这份工作可并不轻松。”魈有些心虚,她确实瞒着钟离,毕竟钟离并不想让她掺和家族那堆烂摊子。于是她只好抓住钟离的手,无声示弱。

钟离叹了口气,内心复杂,感动和爱意在她心底混在一起。这下好了,这傻姑娘巴巴喜欢她上赶着要来她身边,拿到了入场的资格证,眼下已不得不与她一同承担了。

魈凑前亲亲自己的未婚妻,试图蒙混过关。钟离可不领情,抱住娇小的人儿便开始占便宜,魈手掌小小 ,枪茧却很厚。她乖乖坐在钟离怀里,任钟离玩手指捏头发,好似在履行自己当只抱枕的义务。

“钟离……”因为是工作时间,魈只好控制住自己想与钟离接吻的冲动。

“别说话。”钟离将头放在她的颈侧,声音懒懒:“晚上慢慢来……”于是钟离喜得一只红通通的魈。

处理完家族一堆烂摊子后。钟离才得来空闲的时间,此时已是深夜,魈头次熬到这个时间,看她一点一点的小脑袋钟离便伸手将她接住。“醒醒,小宝贝,我的工作结束了。”

一句“小宝贝”让魈清醒了些,她慢慢往钟离的怀里钻“那可以亲了吗?”见人在自己怀中困到要化掉,还执着于今日的亲吻,有些好笑,未等到她回应。那张柔嫩小唇便吻了上来,亲一下再一下,直到另一张姣好的唇反客为主。魈迷迷糊糊伸出小舌,缠着钟离不让她离开,钟离抱紧了她,喂食鸟儿那样一一回应。“……魈,只需要亲吗?”钟离也喘得不成样子,她低头问着小未婚妻的感受。魈只嗯了声,又羞涩捂紧自己被拉开的衣领“只可以让姐姐亲,我还没准备好……”

当然,钟离知晓她的慢热羞涩,她可以当自己在一口口吃饭那样品味娇小人儿可爱的情愫。她们回到家已近凌晨,魈还穿着自己那身严密的制服,她强撑精神洗漱完,却还在卫生间门口乖乖等钟离。

她们同为女子又未曾有隔阂,很快便腻在一起。浮舍和应达伐难他们在期间来看了幺妹几次,魈也保持从容,这让他们也放松了。浮舍默默转头当自己看不见幺妹与如今自己顶头上司的黏乎劲,又转头当没看到应达喂伐难吃了口橘子。如今只有弥怒和自己是单着的了……

浮舍撇嘴,认命回去干活了。

收拾完钟家的烂摊子已是几个月后了,钟离与魈在这几个月东奔西跑,短暂见面也只是匆匆拥抱便离开彼此。她拉着还想做下善后工作的魈去了A市有名的温泉酒店,连哄带可怜兮兮的撒娇才让魈放下手中的工作。

可到了酒店,魈总觉得脸红心跳不已。满脸无辜的钟离却是罪魁祸首。钟离无疑是璃月有名的美人,当她全心关注魈时,魈便觉得她可坏了。时值夏日,当夜间蝉鸣声起,钟离会不动声色将外套褪下,眼带笑意凑近魈让她为她抹点花露水。这时,女子宛若凝脂的肌肤便袒露在魈眼前,钟离穿了身绿裙,将棕色的长发捋至一边,将手里的花露水交给魈“麻烦上仙啦。”

“上仙”是同事们给魈起的外号,主要赞她的行事。

“姐姐别戏弄我了……”魈面若红霞,一时不知该往哪看,她倒了些水液在手心,另一只手涂抹钟离光裸在外的后背,钟离的皮肤很好,如果能抱住……魈赶紧大力摇头想把那个让她心跳不止的想法甩出去。正当她正心猿意马时,钟离则笑出声,拿过瓶子,问魈要不要也涂一下。魈完全不敢看她,胡乱点点头,小姑娘被逗到害羞的模样很可爱,但该适可而止了,再逗弄估计要像小鸟那样飞走了。

钟离先是抹过她的手臂,而后是小腿……魈的肤质极好,手指甲也有白色小月牙儿,该有软肉的地方都有,只是这会紧张得有些僵硬“魈,把外套也脱一下吧。”

“啊,好的,姐姐。”魈从方才发烫的遐思中将自己扯出来,她脱下外套,里面只穿了小背心,娇小的人又从桌上寻了皮筋,咬着皮筋边两只手将头发束起,丝毫未意识到现在是晚上,扎起的头发也要解开的。钟离没有开口说这句话。

她只是用鼓励般的态度让小姑娘安心坐到她身边,届时才可如她所愿慢慢接触,她的小未婚妻秉性如一只小动物,不可过于惊吓,而是待到时机成熟,这只小动物才会乖乖往她的手心里钻。现在,这个时机已差不多了。

涂抹完毕,钟离将外套递给魈,又带她出去走走。回来时已是夜晚,这个时间点泡温泉的人很少,钟离只好吩咐客房服务员开私人温泉区。

魈身上只裹了一块毛巾便进了温泉,她默默捂脸,热汽蒸红脸颊,一双手伸过来,将魈揽入怀中。就像水到渠成那样,魈迎合钟离落下的吻,她们抱在一起,遮羞的毛巾也在激吻时落下,身体互贴,钟离揽过她的腰肢,气息不稳,不太敢用力去咬她“小宝贝不舒服可以推开我。”

魈没开口,只是向上蹭了又蹭去吻她,柔软的身体陷入钟离的怀抱“……揉”钟离低下头问她“什么?”魈才开口,还带着颤音“摸摸我。”钟离这才握住那对柔软的隆起,打着圈轻捏。开始那双乳并无任何感觉,只是后来钟离从后抱住她,湿润的香气或是暧昧的水声,她低头看了一眼钟离动作的手才敏感起来,越来越难以忍受才轻哼出声,她仰着头,室内灯光反照水面留下一片流动的光晕。

她生出了一种要和钟离化在一起的错觉。钟离很快获知了魈的兴奋区,也不再收敛,或揉或捏或刮,几下让魈那对小乳头泛起红来。魈在钟离眼中又小又软,听见魈有点发颤的声音就小心动作。继续亲亲小未婚妻。

“到床上吧。水里,不一定干净。进去了也会难受……”魈红着眼睛,好似刚被欺负了一样向钟离提议。

“嗯,小宝贝别怕,一会再告诉我感觉吧。”
只是探索完小姑娘的身体,可就不一定会怜惜了。

魈很快就意识到大姐姐的坏心了,钟离对她又亲又捏,最敏感的腰部落了好几个吻痕,小腹上更是遭罪。这个今日总在欺负她的人又盯上了她的私处。

只是,魈却产生了更多兴奋与恐惧混在一起的期待。柔软的阴阜在钟离的目光中又兴奋地冒出水液,没一会便淌了一小滩,湿透了临时的垫子上。钟离自记事以来都是个聪明的学生,手指上的技巧也进步得快,她的小姑娘十分好懂,很快钟离便欺负起初经人事的魈。钟离指节修长,手上的茧子也多,它们的突起每次划过都让魈战栗呻吟不已,被扣狠了受不了,都被钟离逗着喊羞耻的称呼。再次高潮,魈能感到自己的私处在发麻,阵阵细腻的快感一点点压倒她的神智。只是这一次却有些不大一样,湿软的东西进入了她的私处,惊诧睁眼,却见钟离将头靠近她的私处,逗弄那两片肥嫩的花瓣,“不……脏的″那份奇怪的感觉才渐渐爆发出来,魈只感觉眼前发白,将床单抓出皱褶,湿热的液体从她的身体脱离,可这却也不算结束,紧接着柔软的蒂珠被无情剥出来,猛地吸吮,魈再次哭叫出声“钟…离,不……要。″细密连绵的大量快感几乎伴着潮吹一同夹击她,过度的刺激后,她倒在床上昏睡过去了。钟离见状擦擦脸上的液体,心知自己玩过了。但她却丝毫没有愧疚心,只是任劳任怨拿了毛巾给魈略擦了擦下身的狼籍,取走早有准备的垫子。唉,明天估计要好好哄人了。

钟离将人往眼前抱了抱,若要陪罪的话,嗯,把完婚日期往前提一提吧。她的小未婚妻,已经落入她的手中了。

块引用

28 Likes

好可爱,百合摩多摩多

好好好,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