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魈】吃醋的龙会吃掉小鸟R

,

"魈,你最近和旅行者走的很近啊,诗词会的美梦非梦,海灯节还邀请她放霄灯。"钟离捏住魈的下巴抬起魈的头,声音低沉。
魈动了动唇,疑惑的看着覆在自己身上的人。莫名其妙的,明明是海灯节,帝君不在璃月港,拉着他回了岩王殿,将他甩到了床上然后靠了过来。太近了,帝君的呼吸打在魈的脸上,让魈很不自在,但是出于对帝君的尊敬,魈并没有推开钟离。
"帝君,旅行者不会被的的业障影响……“魈轻声回答。
钟离轻笑了一声∶"我同样不会被业障影响,魈为什么不邀请我?听说那个霄灯还是魈亲手制作的。”
"……"魈最后什么也没说,只是用无措的眼神看着钟离,祈求钟离松开对自己的钳制。
钟离不为所动,凑近魈轻轻碰了碰魈的唇,然后含住魈的唇慢慢品尝。
魈僵住了身子瞪大了眼睛。
帝君为什么?
魈一时无法接受开始挣扎,双手抵住钟离胸口想推开钟离。
钟离不满的眯了眯眼,用岩元素力捏了锁链捆住了魈的四肢。
“你是想拒绝我吗?”
魈身体一僵,停下了动作。魈被摩拉克斯从梦魔神手下解救后,就立誓,此生保证对摩拉克斯绝对服从,可是这么多年帝君从没要求他什么,第一次要求居然是让自己乖乖被帝君亲吻。
魈看着钟离解开自己衣服的举动闭了闭眼,然后顺从的放软了身子。
虽然他不知道帝君要做什么,但是只要是帝君什么都可以。
“帝君……”
虽然是这么想着,但是看着帝君的举动还是有些害怕啊……
魈可怜兮兮的看着钟离,希望钟离能结束这种奇怪的事,放开自己。
"魈,你知道吗?你现在的表情很欠干!"钟离摸了摸魈的脸,手指拂过魈眼角的红痕,感受到了魈讨好的蹭了蹭自己的手,心情终于感到了一丝愉悦。
魈不解的看着钟离,没太听懂钟离的意思。在梦魔神手下时,他只学会了杀戮,来到帝君手下后,也没人给他讲过这些知识。导致魈处于发情期时也只是以为自己生病了才身体酸软、情绪不好,所以加倍努力清理魔物,一直也不懂什么是郭伦之事。
“听话。”
两个字让魈乖乖的不再乱动,钟离很满意,三两下脱光了魈的衣服。
魈脸上红红的,虽然不知道钟离想做什么,但是也察觉到这副模样见帝君真的很难为情,但是不能反抗帝君,魈只能无助的动了动手指。
钟离脱了手套,带着岩纹的手在魈胸口游走,最后停在了粉色的果实上揉捏拨弄。
"唔,嗯……"魈忍不住发出呻吟,下意识的并拢双腿。
"啧。"钟离皱了皱眉,用另一只手打开了魈的腿,然后挤了进去。
魈只能夹住钟离的腰,反应过来急忙分开双腿,又感觉这样也不对无措的看着钟离。
“帝君,我们这是在做什么?”
钟离看着魈满脸不安却还是信任自己乖乖听话,一时很是心软。
“在做一些快乐的事,但是如果魈反抗剧烈不配合会很疼的。顺从我配合我会很舒服的,嗯。”
魈点了点头,眼中全是对钟离的信任。
"乖孩子。"钟离亲了亲魈额头上的紫菱,然后继续着手上的动作。
小鸟身上的敏感点很多,尤其是腰侧,轻轻滑过都会引起小鸟的颤栗,口中发出好听的声音。
胸口的红樱也很敏感,被包裹住时很快就挺立了起来,方便来者品尝。
不过要说最敏感的还是喉结和背后的蝴蝶骨,钟离的手抚摸魈的身体在碰到蝴蝶骨时收获了化作一滩水的可爱小鸟,口中无措又依赖的叫着钟离大人,叫的钟离内心火热。喉结被吻住时小鸟只会发出呜呜的带着哭腔的声音,话都说不出来。
"钟离大人……衣服……硌……手不想……呜……钟离大人……钟离大人……"魈红着脸迷迷糊糊的说着。魈只感觉自己的脑袋成了浆糊,被钟离碰过的地方都变得火热,烧的魈不知所措,口中叫着唯一全身心信任的人。
钟离深呼吸了口气,勉强拉回一丝理智迅速脱了自己的衣服,然后大发慈悲的把锁链去除。再次贴身过去和魈是肉体相接,两个人都是一震,钟离没想到和心爱的人肌肤相贴是这么引人疯狂,他恨不得把魈融入骨髓再也不能分开。只是肌肤相贴都这么让人沉沦,水乳交融又会是怎样的享受。
魈不受控制的环住了钟离的脖子,想要更靠近给自己安全感的源头,想要摆脱这种无力的境地,确是忘记了自己现在这幅处境是谁造成的。
"大人……钟离大人……难受……"魈贴着钟离的脸蹭了蹭,双目含泪的看着钟离,希望能在这里得到解脱。
钟离含住魈的唇,左手揉捏魈胸前的樱桃,把樱桃从淡粉色揉成现在这样糜烂的红,右手绕到魈身后,找到小穴探入一根手指。
"唔……大人……钟离大人……帝君……唔唔……"魈颤抖的声音从亲吻的间隙中流露出来,还没说出自己想要什么就再次被剥夺了声音。
魈茫然的用身前早已竖立的阳具蹭钟离,才感觉好受了一些,可是短暂的摩擦带来了更多的不满足。魈伸手想要碰自己,却被钟离控制住双手举到头顶,只能无助的摇晃腰肢,身体努力和钟离更大面积的接触,渴求钟离带来的快感。
钟离右手增加了一根手指扩张了一会儿,对魈来说已经感到涨了,可是对钟离来说远远不足,只能把早就准备好的红色药丸放入小穴中,等药效发作再进入,免得把魈弄疼了。
钟离看着身下面色绯红眼中含着欲望却带着些纯真的魈舔了舔嘴角,很快就完完全全是我的了。
他送开了控制了魈的手,想下握住了魈的炽热,开始活动。
"呜啊……钟……钟离……呜呜……大人……"可怜的魈连话说的都费力,手还举在头顶,哪怕没有被钟离控制住也没有力气放下来。
钟离一只手照顾魈的器具,另一只手在魈的敏感点快速揉捏。魈身后的药物也有些融化,带来了一阵阵酥麻的感觉,内里又热又痒,渴望被进入,身上的刺激存在感又强,很快就受不住射了出来。
“啊……“魈眼中的眼泪还是掉了出来,张着口在呼吸空气,粉红的舌头若隐若现。魈脑中一片空白,全身没有一丝力气,小穴但是呼扇呼扇的诱惑人。
钟离看了眼,小穴里的药物还没完全融化,有些头疼,又伸手把药丸往里推了推。
看着魈张着的小嘴,钟离凑了过去∶"自己爽到了我还没出来呢,魈来,张嘴含住。”
魈下意识的顺从,任由钟离的岩脊进入自己的口中,下意识收好了牙齿防止弄疼钟离。
钟离笑着拍了拍魈的脸∶"乖孩子。”
"收好牙齿,然后用舌头打湿,要好好舔弄,魈,没进去的部分用手撸动。"听着钟离的话,魈红着脸卖力的服侍钟离。
可是钟离太大了,魈青涩的技术没能照顾好钟离的欲望,嘴和手很快就酸了,使钟离更加的欲求不满。
钟离搂住魈的头,然后快速在魈口中进出宣泄着欲望。
魈呜呜的叫着,被弄得直翻白眼,感觉快要呼吸不上来钟离才出去,岩脊和嘴连接了透明的线然后断开,魈无措的看着钟离。
"帝君……"沙哑的嗓音软软的叫着主导者,给原本就烧的旺盛的火又加了一把柴。
"以后慢慢练吧。"钟离俯身亲了亲魈红肿的唇,放弃了先在魈嘴里出来的想法。
他把目标转到了魈的腿间,身后的药还要再等一等,就先用腿吧。
钟离并拢魈的双腿,然后折到胸前。
“抱住,并紧了。”
魈不知道钟离想做什么,但还是听话的照做了。
钟离很满意小鸟的听话,从头到尾小鸟都很配合,听话的小鸟可以得到奖励。钟离把岩脊塞到魈腿间,然后俯身细细品尝魈的唇。
这个吻弄的魈有些无力快要抱不住双腿∶"先生……抱不住了……"只能可怜兮兮的看着钟离。
"我帮你。"钟离一只手握住魈的双腿,一只手托了托魈的腰然后动着腰腹,在魈腿间驰骋起来。
"啊……呜……啊……先生……“魈被装的控制不住发出呻吟,无助的抱紧双腿方便钟离的动作。
魈的腿间很快就被撞红了,却还是可怜兮兮的被人欺负着,任由来者放肆宣泄,放肆彰显自己的存在。
魈委屈的看着钟离,他被磨得有些不舒服,但是身体却更热了,后面的药丸已经融化,就出了红色的汁液,就像是落红。但是身上动作的人就像没看到一样,还是在魈腿间驰骋,囊带打在魈的后穴上又带来了一阵快感,身前的阳具也被激的再次立了起来。
岩脊很大很长,轻松碰到了魈的阳具,弄的魈前面痒后面也痒,但是钟离先生让魈抱紧双腿,不让魈碰碰前面,刚尝过那种快乐的魈很是委屈,却还是乖乖听着帝君的话。
就因为帝君亲了他的额头说了句乖孩子,所以魈就要做一个听话的乖孩子。
钟离说喜欢听魈发出的声音,魈就不再压抑自己乖乖的发出钟离喜欢的声音,然后讨好的看着钟离。
钟离握住魈的阳具照顾着魈敏感点,在魈要适当时堵住腔口,看着魈委屈巴巴可怜兮兮的祈求者看着自己,嘴里甜甜的软软的叫着钟离大人,钟离心头火热的又冲刺了几十下才释放出来,同时送开了堵住的手,让魈也释放出来。
钟离释放出来的量很大,射得也很远,都弄到了魈的脸上。看着魈脸上带着纯情与妩媚的诱惑,还沾染了自己的体液,钟离很是满足。他手一动,在魈身上刮下来一点自己的精液送到魈嘴边示意魈含进去。
魈很听话乖乖的把钟离的手舔的干干净净,然后向钟离邀功。
看着单纯的小鸟还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只想讨好自己,完成了自己的要求在小心翼翼的邀功,钟离深吸一口气。
“魈,来告诉我,你现在想要什么?”
魈脑袋蹭了蹭钟离的脖颈∶"钟离大人,我痒,难受。”
魈水汪汪的眼睛看着钟离。
钟离分开魈的双腿,让魈腿环住自己的腰,手环住自己的脖子,往魈的后面塞了两根手指。
"乖,很快就舒服了。"药丸的药效彻底发作了,大概还有一部分龙精的作用,毕竟魈刚刚吃了一点。
很顺利的塞进了三根手指,第四根就有些费力了,毕竟魈和钟离的体型差了不少,正常三根就是魈的极限了,但是在药物的作用下,慢慢的还是塞入了四根手指。四根手指在魈的体内扩张,魈呜咽着寻钟离的唇,想要亲吻来安慰自己。
钟离四根手指抽出来时,魈还是松了口气,刚刚是真的很涨,现在看着平摊的小腹,那种被撑坏的感觉消失了,就是有些空虚。
很快魈就感觉有灼热的东西抵在了身后,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进入了身体。
"呜呜……呃……啊……好涨……钟离……大人……"魈动了动腿,很快被钟离控制住。
“乖。”
一个字就能让魈安静下来,只限于钟离。魈颤抖着身体忍耐着内里被进入的感觉,清楚的看着自己的小腹被顶出一个弧度。魈颤抖着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茫然的看着钟离。
“涨……”
手指始终比不过岩脊的长度,没被照顾到的内里被岩脊顶开,带来了一阵阵难以忍受的颤栗,无法缓解,只能抱紧身上的人。魈感觉现在的自己就像一艘小船,只能被掌舵者支配,离开了掌舵者自己就会沉入海底,只能全身心的依靠身上的钟离。
进入魈的身体的感觉比钟离想象的还要美妙,身下的小嘴第一次招待来客,紧紧的裹住岩脊,不停的亲吻、蠕动,又嫩又热又湿又紧,钟离差点忍不住抛去理智。
“痛吗?“钟离强忍着动作的念头紧张的问魈,他做了那么多就是怕魈会痛,哪怕是吃了旅行者和魈的醋也不希望魈会受伤会疼。
魈摇了摇头,眼泪汪汪的看着钟离∶"先生……涨……可以出去吗?”
钟离失笑∶"不疼就好,一会儿就舒服了,先忍耐一下好不好?”
魈乖巧的点了点头。
知道魈不疼后,钟离动作起来。开始只是缓慢的抽插,看魈没有露出不对的表情后加快了速度。
"呜呜……嗯……热……"魈只感觉腹部的热流在攀升,本就无力的身体都有些攀不住钟离的身体,如果不是钟离托着魈的腰,魈都会滑下去。
"知道我们在做什么吗?"钟离含住魈的耳垂温柔的问。
魈脑中空白∶"钟离……唔……大人……在……"插我。
不知道为什么,魈忽然说不出口,明明他也不太清楚为什么做这种事,这种事意味着什么,但是也感觉这是很羞耻的事。只能讨好的努力转头亲了亲钟离的脸,讨好的蹭了蹭。
"呵,我们现在在做爱!"钟离用力一顶,小鸟发出了好听的呻吟。
"……做爱……"小鸟脑袋成了浆糊,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腹部,还是有些涨,但是更多的是快感,快感很激烈,这就是钟离大人说的舒服的事啊,小鸟想,可是没有力气,只能被钟离大人支配。
岩脊这个时候突然顶住一个凸起,魈猛的缩紧小穴浑身颤抖。嘴巴张开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钟离眼中划过一丝笑意,变着角度来回戳弄那个凸起。
小鸟忍不住挣扎起来∶"钟离……大人……唔……不要……那里……"因为没有力气,魈的挣扎也不过是用腿在钟离腰侧摩擦,在钟离看来这就是在调情。
"不舒服吗。"钟离喘息着靠近魈的耳边问。
魈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眼泪不住掉落,却说不出自己的感受。
终于在钟离又一次撞上魈的敏感点后,魈的阳具在没有抚慰的情况下射了出来,后穴也不住绞紧。
"嘶,魈,放松。"钟离拍了拍魈的屁股哄着魈放松,绞得这么紧,他都不好动作了。
魈颤抖着身子,满脸潮红流着泪看着钟离,摇了摇头,他放松不下来。
钟离擦掉了魈的眼泪,捏了捏魈的后颈,这是魈小时候摩拉克斯安慰他时的举动,效果很显著,魈放松了下来。
"钟离大人,可以结束吗?魈受不住了。"魈有些怕了,他可以忍受疼痛,但是这种快感却无法忍住,过量的快感堆积,让初尝情欲的他经受不住。
"受不住了下面的小嘴还咬的这么紧?"钟离玩味的看着魈。
魈不知道如何回答,只能祈求的看着钟离。
可惜在床上这种眼神只会助长岩神的欲望。
"乖,我还没出来呢。"嘴上说的温柔,身下的动作却毫不留情的动作了起来。
钟离伸手撸了撸魈的阳具,等阳具立起来了然后凝聚岩元素力堵住了,还恶劣的在封口出弄了个铃铛,随着动作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魈傻了,呆呆的看着钟离。
"不是说受不住了吗,先别射了,射太多对身体不好。"钟离好像是在为魈着想,但是铃口的铃铛却恶劣的彰显着存在感。
可是小鸟哪里懂这些,只会乖乖的听钟离的话,对钟离给予的一切全盘接受。
魈委屈的在快感中沉浮,想问钟离大人什么时候能出来却只能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鸟感觉到了一股热流被注入体内,以为终于结束了松了口气,却没发现身上的人勾起的嘴唇和手上的咒印。龙的体液在龙有意的控制下发挥着最原始的催情作用,虽然钟离想放过魈,但是又想到魈总说不要以凡人的标准揣测仙人,那仙人应该能承受龙的欲望吧。
魈前面没有射出来,但是在后面的刺激下干性高潮了,钟离感叹了一句天赋异禀,爱怜的抚摸魈的脸,以后可以慢慢调教成没有他的精液就无法高潮的样子,总是能变成离不开自己的,只属于自己的。
等高潮的余韵过去,魈终于感觉有些不对劲了,小穴内里又开始痒了起来,身体又在发热,就连钟离埋在他体内没有抽出去的岩脊也再次变大了。
刚刚的休息让魈有了一丝力气,开始手脚并用的往后跑,还没离开多远,甚至岩脊才退到龟头就被拉了回来,撞倒了魈体内深处。
"帝君……大人……放过魈吧……"魈颤抖着求饶,这些对初尝情欲的身体太超过了,但是龙明显没有这么早结束的念头。
"你刚刚射了三次,看情况一会儿还要射一次。“钟离捏了捏魈被堵住的可怜兮兮的阳具"一共是四次,魈是不是也应该让我射四次?嗯?这样才公平啊。”
魈现在一点也不想要公平,他想休息了,可是他哪能拒绝的了岩神,只能被拖回欲望的深渊。
"帝君,我……魈……想出来……"魈慌乱的剥开钟离在他阳具上动作的手,不给他解脱还拼命刺激,太过分了。
“现在出来你能保证一会儿不射吗?射了就要再加一次。”
魈动作僵在了原地,张大了眼睛看着钟离,怎么这样啊,太过分了。
魈手足无措,可钟离又再次刺激魈的阳具,然后突然抽搐堵着的小棍,魈瞬间到了高潮。
"再加一次。"钟离的声音带着笑意,听的魈想哭,太欺负人了。
魈呜呜咽咽的对着钟离撒娇说只能接受四次,以后还好不好。
岩神同意了这个请求,哄着魈签订了契约,以后可是还不完的,小鸟轻易地就签订了被绑在岩神身边一辈子的契约还松了口气。想着被放过了而沾沾自喜。
"为了补偿我,魈现在自己动好不好。"钟离坐起来把魈放在了怀里,脐橙应该很美味。
魈呆呆的,委屈了帝君不能尽兴要补偿,然后乖乖的点了点头,小鸟为难的看着帝君,请求指导。
"扶着我抬起来,然后坐下来,对这样动作。"钟离扶住魈的腰,看着面前红樱桃就开始品尝。
魈腰一软坐了下去,这下好了,脐橙本来进的就深,这下更是到了刚刚没有被进入的深处,小鸟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太刺激了。
“宝贝,继续。”钟离拍拍魈的后腰。
魈欲哭无泪委屈的动作,偏偏钟离还一直给他搞乱,在他敏感点到处抚弄,带给他一阵阵的刺激。
“先生,没有力气…”魈委屈巴巴求饶。
明明是被钟离捣乱弄成现在这副样子,还向罪魁祸首求饶。钟离也是会顺杆子往上爬,提出了一系列要求,脑子成了浆糊状的小鸟就这样签订了一系列丧权辱国的交易。导致后来钟离用过分的道具服装调教小鸟时,都说是小鸟以前答应的,现在难道是要违反契约?小鸟只能从了钟离,让最后小鸟成了钟离最契合的样子。
现在钟离很痛快的让小鸟停下,自己扶住小鸟的腰动,下面还用力的向上顶。
“魈,我现在在肏你。”钟离想起来了什么,大发慈悲的教魈他们正在做的事意味着什么。反正怎么说都是钟离说了算,魈都会听从。
“肏我…”魈环住钟离脖子重复,丝毫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让人血脉喷张的话。
“我们在做爱,我在肏你,这是爱人才能做的,只能和我做的!”
“肏我…只和帝君做…爱人…”迷迷瞪瞪的魈用脑袋蹭了蹭钟离。
钟离用手摸了两人连接的地方:“魈还在流水,很舒服吧,魈很喜欢这种感觉,喜欢和我做爱,喜欢被我肏。”
魈乖乖重复:“舒服…喜欢帝君…肏我…”
钟离听完眼睛都红了,更用力在魈小穴进出,魈嗯嗯啊啊的叫着,无助的喊着帝君。
钟离掐住魈想释放的阳具:“叫摩拉克斯,说了让你射。”
魈呜呜的流着泪:“帝君…大人…摩拉克斯…求您…”
钟离松了手让魈再次到达了高潮。
“宝贝,魈,看来你以后是还不完这次数了。”说完又用力顶了几百下才恋恋不舍的射出来“我爱你。”
魈只感觉自己被灌满满的,在钟离射出的那一刻又迎来了高潮,前面和后面一起喷了出来,可是前面实在射不出什么了,只淅淅沥沥流出一点精液。
“呜,魈…坏掉了…”魈摸了摸鼓鼓的肚子想哭,好涨,帝君也不出去。
“帝君,出去好不好?涨…”
钟离不肯:“说好的四次,还差一次。”
魈蔫了,他现在真的很想睡觉,很需要休息,可是帝君就是不肯放过他。
钟离抱着魈安慰:“最后一次1,今天最后一次,结束了让你休息。”说完亲了亲魈的脸。
魈委屈:“可不可以先把里面的东西弄出来?”
钟离做出为难的表情。
魈懂了,他又要答应什么条件钟离才会同意,无奈叹了口气,债多不压身,就答应了吧,实在是撑得难受。
“魈什么都听帝君的。”魈亲了亲钟离的嘴角,钟离很喜欢这个,每次魈亲他都会眯起眼睛。可是魈不知道他这么顺从又让龙起了什么坏心思。
“魈还记得刚才我说了什么吗?”钟离使坏挺了挺岩脊。
魈快哭了,刚消停的岩脊又涨了起来,撑得魈不敢动,生怕一动自己就坏掉了。
看着魈的表情,钟离乐了:“这回不说不要以凡人的标准揣测仙人了?乖,回答我。”
“做帝君的爱人,只给帝君…”理智回笼,欢爱时的话此刻怎么也不好意思说出来,只能把头埋在钟离颈间逃避。
“不说出来这就开始了,不是说涨嘛,嗯?”钟离抽插几下逼迫魈开口。
魈第一次发现帝君居然这么坏:“呜…只给帝君肏…帝君…喜欢和帝君做爱…”
“乖,魈,叫我夫君。”钟离没忍住动做起来。
魈慌乱的在钟离背上留下抓痕:“夫君…夫君…求你…”
钟离顶的魈有些崩溃,恍惚间想到了钟离在自己耳边说的我爱你。
“夫君…魈爱你…求你…呜…饶了我吧…要坏掉了…”
钟离动作一顿眼睛盯着魈的眼睛:“说到做到,如果以后说不爱我就把你关起来。”
魈胡乱的点头:“爱你…魈最爱你…只爱你…”
钟离暂时放过了魈,将岩脊抽了出来,魈的小穴被撑得没能闭合,乳白色的精液夹杂着魈的体液从红色的洞口缓缓流出。钟离忍耐着,轻轻按压魈的腹部,让里面的液体流出。魈泪眼婆娑的瘫软在床上,液体从小穴流出让他有种失禁的错觉,小穴忍不住缩了缩。
钟离轻打了一下魈的小穴:“不是涨吗?现在还这么诱惑我?”
魈有些委屈,他才没有。
等魈体内的精液体液流不出来了,魈也昏昏沉沉差点睡过去时,钟离猛地顶了进去,魈张大了眼睛看着钟离。
对了,还有一次,帝君说要四次,最后一次还没结束。
魈只能强打起精神配合钟离,可是他真的没力气了,只能放任钟离予取予求,嘴里发出呻吟,手无力的放在床上,抱住钟离的力气也没有了。
魈努力缩紧后穴,想要钟离快些射出来,结束这场欢爱。
饿了这么久的龙哪里允许这些,第一次虽然不能折腾的太过,可也总要尽兴。所以可怜的小鸟叫的惨了些,嘴里发出求饶声,祈求爱人垂怜,放过自己。
“魈,龙有两根,今天看在你是初次,就不两根一起进去了,可我总是有些遗憾,所以稍微补偿我一下吧。”钟离说着没什么道理的话哄骗小鸟,小鸟脑袋成了浆糊,不会反驳,只能接受这种说辞,任由半化成龙类特征的岩脊在自己穴内探索,留下自己的痕迹。
“看吧,还好先把之前的精液流了出去,不然魈要撑坏了,魈是不是应该感谢我?”钟离继续哄骗魈。
魈点了点头,对的还好想让体内的精液流了出去,不然以帝君半化成龙的尺寸自己就坏了。可是小鸟忘记了,是自己撒娇许诺求来的让精液流出去,还在心里感激欺负自己的人,然后乖乖献出自己的吻。
龙的角发出淡淡的金光,小鸟没忍住摸了上去,然后身下迎接了更加猛烈地肏干。带着鳞片的岩脊没有带来疼痛反而带来了更强烈的快感。
魈的阳具可怜兮兮的流着水,吐不出一点精液,口中含糊叫着夫君。
“夫君…魈坏掉了…受不住…饶了魈吧…魈以后再给夫君好不好…魈流不出来了…没有了…呜…夫君…真的坏掉了…”
这在钟离耳中只起到了助兴的意味,但是钟离也怕魈昏睡过去,一直悄悄给魈渡元素力。所以魈一直感觉自己要昏过去却一直醒着,还在奇怪为什么这么累了还醒着,还在欢爱中一次次高潮,脑袋晕成了浆糊也没昏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在又一次高潮后魈感觉一股热流进入自己体内,先生终于射出来了。魈想,自己已经不记得自己高潮了多少次,但是帝君只射了四次,帝君说要公平,这要多久自己才能还完啊?
想到这魈真的忍不住睡着了。
钟离看着筋疲力尽的魈笑了下,抬手再魈小腹打上了一个岩印,辛苦他了,第一次就这么激烈,先清理一下。
以后再说不要以凡人的标准揣测仙人就可以这么回魈,看他以后还敢不敢不把自己当回事。
还有旅行者,这个等魈醒来后在处理。
后来的魈再也没敢说过不要以凡人的标准揣测仙人,也没有再自己将自己做的霄灯和旅行者一起放。
“旅行者,你说魈做的那么多霄灯哪里去了?”应急食品好奇。
旅行者不敢说话,她出来时看到了魈背后镂空的地方有岩印。
“旅行者不知道哦。”旅行者耸了耸肩,不可说不敢说。
“好生气,你怎么在卖萌啊!”白色飞行物跺了跺脚。
旅行者无视,然后去开宝箱,在开了N个卷心菜后旅行者沉默了。
“你是被霉运之神附身了吗?”派蒙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
旅行者握紧了拳头去做每日委托任务,找了好几圈也没看到魈。
旅行者咬紧牙:“大醋精!!!”

39 Likes

钟离先生你干得好哇!(擦鼻血)

2 Likes

啊,这软乎乎的小鸟,真是老龙的掌心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