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棺而葬

*角色死亡!

*殉情!

*对璃月历史的捏造、对夜叉关系的捏造

坎瑞亚战争结束后十二年,摩拉克斯旧毒发作,璃月集尽全国之力,群医使尽浑身招数,依旧无力回天。至此,神陨已成定局。

一时之间,举国上下伤感不已,摩拉克斯却是豁达。他召集众仙与凡人七星,冷静地将诸方职责一条一条分配下去。紧接着,便是为自己筹备葬礼,准备陪葬品。他在世的时候是名震四方的武神,走的时候自然也要风风光光。

“帝陵的布局,还需要再改。”钟离指着图纸道,“棺椁需要拆了重做,再加宽一倍。即时,金鹏要随我一同入内。莫要挤着我们。”

话一出,满座惊慌。在场众官员虽多少知道帝君与金鹏大将的关系,却不知道到了这番同生共死的地步。工部尚书一时呆住,喏喏道:“这、这不合礼制啊,历来只有帝后能与帝君合墓。哪怕帝君与金鹏大将情谊深厚,以夫妻之礼相待,那也得是两个棺椁。做成一个像什么样呢,莫非要等金鹏大将仙逝时再撬开帝君的吗?”

说到了这里,他猛地反应了过来,白了整张脸:“难、难道说,您是想要他……殉葬?”

“本就是我的东西,我走的时候自然是要带走的,又有什么殉不殉的说法呢。”钟离神色平静,语气淡然,却是吓得一排人仙纷纷跪倒在地。

“帝君,请三思!”

“有什么好思的呢。”钟离靠在龙椅上,远目虚空,“我哪怕不带他走,用不了几日他也会忧思而死。与其留他继续在人间受苦,不如由我亲自动手。这已是我深思熟虑的决定,你们都不必多言。”

同为夜叉一族的弥怒跪得最重。他本是被叫来商讨寿衣的事宜,没想到一来就得知胞弟这等噩耗,不由得将头重重磕在地上,神情激动。
“帝君对胞弟关照至此,我等也十分荣幸,只是殉葬这事,还请务必三思啊。他是我们一族最年幼的一位,刚出生时就被梦之魔神掳去,好不容易回来了,又马不停蹄为魔神战争奔波,一个好日子都没享过,他,他……”弥怒声音哽咽,他抹了把眼泪,“至少,看在你们情谊,请问问他的意愿吧,他一定……”

“我愿意。”门外清冷的少年音令弥怒的心凉了半截。魈推开大门,他向弥怒投来感激的视线,嘴角勾起很浅很浅的一点点温柔的笑意,却是很快掠过了他,径直走到钟离面前,直直跪了下来。

“魈这条性命本便是帝君所救。若非与帝君相遇,魈还终日浑浑噩噩,被邪神所迫,泯灭良心。都是有了帝君,魈所历经的苦难才有了意义。魈此生,只愿为君而生,为君而死。魈不愿独活于世,请带走魈。”

“你们都听到了吗。”钟离环视群臣,笑着向魈招了招手,“过来。”

魈顺从地走到了钟离的脚边,跪下身子,将脑袋靠在钟离的大腿。钟离用手掌轻柔地摩挲他的脸颊,将那双没有血色的脸给磨出了些许的红意。

所有人都不敢喘气。在此之前,帝君与金鹏大将从未那么露骨地在众人面前展现他们的亲密。克制一词贯穿了他们的整个生命。他们一个征战于前线,一个帷幄于朝堂,偶尔相见,也只在屋子里谨慎地分享彼此的体温。他们位高权重,也羞于将这样的儿女情长暴露于众。但当他们的生命即将结束的时候,他们似乎不在乎这些了。

“你们、你们这……唉,唉!”

很快,金鹏大将殉葬的消息就传开了。应达叹气不止,却知道已经没有回转的余地了。他们这最小的弟弟,平时就最沉默寡言,惹人担心。兄弟姐妹插科打诨时,她就总得时不时抛点话头给魈,不然他就只会孤零零在一边一言不发。就这么个可怜的孩子,最后竟是这样的结局吗?

亲友伤感,魈倒像是卸下了重重的担子,一下子轻松下来。他花时间把家里里外外整理了一遍,把私人物品分门别类处理掉。他的东西不那么多,常年在外征战,又轻物欲,留下的每一件东西大多都装满了与帝君的回忆,属实是他这一生最好的写照。

“这几罐斜红、黛粉……就留给伐难了。日常打扮能用得着。”

“和璞鸢……我之后也用不到了。还有几把趁手的武器,浮舍拿去分给其他夜叉吧。都是帝君所铸的传世神器,今后也请以此守护璃月。”

“书画……上面的字还是帝君把着我的手一个个字教会的……好怀念。不如带去吧,帝君一定也乐于看到这个。”

“这几套衣服……”魈迟疑了一下,将衣服抱起,本想送给谁,却又觉得自己在夜叉里最为矮小,给别人穿怕是没有合身的。他想塞给弥怒,劳烦他稍作裁改。可弥怒却叹着气又推了回来。

“拿着吧,带去吧,金鹏最不会照顾自己,你到下面去后也要多穿些。”弥怒说着说着,又一次哽咽了起来,不免侧过头,“都是给你做的衣服,哪适合别人啊。”

魈的鼻子一酸,将衣服抱紧了:“谢谢弥怒……到了地府,万事都有帝君照拂,想必……一切都会安好。”

他与兄弟姐妹一一拥抱告别,众人都知此去就是永别,却一个个撑足了笑脸,说些叮嘱劝慰的话,直到挥手看着魈的背影慢慢消失在视界里,不知是谁第一个流下眼泪,压抑的哭声才慢慢传了出来,回荡在天际。

接下来的几日,魈都与众医陪伴着钟离。民众听闻摩拉克斯即将神陨的消息,一个个都落下了眼泪,璃月的各处寺庙终日香火不断,都是璃月人民为他们伟大又仁慈的神在祈福,但这都不能阻挡钟离的身体一点点虚弱下去。很快,他连人形都维持不了。他退化为龙型,躺在玉石琳琅的寝殿里,安然地等待最后的时光降临。

“你们都退下吧。”他平静地道,由龙躯发出来的声音模糊而浑厚,“魈,你留下。”

“是。”魈跪下。众人仿佛意想到了什么,都黯然失神,从房间里退了出去。只剩下魈与钟离二者。钟离抬起脑袋,用他那石珀色的竖着的瞳眸望向魈。

“魈,你准备好了吗?”

魈很快反应过来钟离指什么,他的心头涌起了狂喜,迫不及待地点了点头:“是,魈一直在等待这一刻。请……带走魈的性命。”

“很好。”钟离点了点头,尽管这个动作对祂而言已是十分艰难的事,“你过来。”

魈跪行着爬到了钟离的面前。他抱住钟离的龙首,依恋地蹭了蹭祂的胡须,然后低下头,谨慎地调整着角度,将自己的脖子送到了钟离的牙齿的下面。他的心开始扑通狂跳,喘息变得急促,一辈子只能体验一次的幸福摆在了眼前,让等待的时间显得无限长。

终于,脖子传来了轻微的痛楚。钟离的牙齿扎入魈的皮肤,他将自己的毒素灌了进来,整个过程只花了几秒。魈感到脑袋轰地一声,眩晕感铺天盖地而至。他挣扎着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走了几步,在龙驱上找了个最舒服的地方,靠了上去。

“……像这样、一起死去,的话……”

“来生,是不是,还能在一起呢?”

他呆滞地仰望着上方,眼睛失去焦点。扑通,扑通。他的耳边传来一声一声震动的声音。是钟离的心跳。那或许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摇篮曲,他的思绪随着那有节奏的韵律里慢慢飘散开来,如置身于云端,在天际畅游,自由自在。他慢慢闭上了眼,就这样再没了动静。

钟离轻轻地笑了,他用尽最后的力气抬起了祥云尾巴,轻轻盖在魈的脑袋上,轻轻抚摸着他的头顶,一下一下。过了一会儿,他也不再有动静。

《金鹏本纪》有曰:

璃月有骁将,名曰金鹏,幼遭拐掳,幸得帝君救之。文武之道,皆由帝君所授。二人情深意笃,然国家多难,无暇顾及儿女情长。情虽生而止于礼,未尝逾越君子之交。金鹏为报帝君之恩,每战必身先士卒,勇猛无比。久矣,名扬四海,遂封金鹏大将。

坎瑞亚战后十二年,帝君病笃而逝,金鹏闻之,悲痛欲绝,亦殉情而去。众臣方知二人情深义重。后追封金鹏为帝后,与帝君同葬一椁。

至此,永生永世,不再分离。

END

15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