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魈】冒犯

短打6K+

有私设

魈上仙胆大包天囚禁君主

钟离先生美貌杀人事件

“听说璃月港近来发生了一件趣事!”

望舒客栈总会有来来往往的商客歇脚,凡人的天性就是八卦,风声带动流言总能传到很远的地方。

魈站在树冠顶上,本来要离开的脚步在听见璃月港时顿了一下。

“钟离先生被缠上了!”

熟悉的名字与惦念的人,魈的脚步彻底被钉在原地,他半倚着树干坐了下来,透过繁茂的银杏叶望着楼下熙熙攘攘的人群。

前段时间,无妄坡发生了几起诡异的事件,往生堂的仪官们解决不了问题,恰逢胡堂主早些时候应下了别的差事,实在没办法,就只能派出往生堂一等一的闲人钟离先生前往无妄坡解决问题。

钟离先生虽是闲人,但他的本事自是不用怀疑,清缴了无妄坡的鬼怪之后,顺道还从魔物手里救下了一位姑娘。

据传闻,这位姑娘乃是璃月港某商会的千金小姐,被钟离先生救下以后,对钟离先生一见钟情。近日来,不停遣人送礼到往生堂,搞得胡堂主都以为她是有什么要事相求,仔细一打听,才知道人家是奔着自家客卿来的。

钟离先生三番两次拒绝这位姑娘的追求,奈何这位姑娘也非凡人,用坚韧不拔这个词来形容,都觉得是委屈了她。

三天前,钟离先生前往云翰社听戏的时候,不知同这位姑娘交谈了什么,姑娘突然站起身来,大吼一声:“我当然是觊觎钟离先生的美貌!!”

周围的看客们被这动静吸引,戏台上的戏瞬间都不香了,据某位目击证人说,当时就连台上的云老板都愣了那么一下,不过云老板不愧是云老板,仅仅一瞬间就继续唱了下去。

此事一出,人们纷纷理解了这位姑娘的热情,钟离先生不仅博闻强记,就连相貌也是人中龙凤,万里挑一。

姑娘的追求似乎打开了其他人的任督二脉,这三天来络绎不绝的追求者从玉京台排到了往生堂,而此事当中最大的赢家当属胡堂主,她当场就提出了买一碑送一碑,万一走后能和钟离先生合葬呢。

这段时间满面春风的胡堂主与满脸愁容的钟离先生,简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望舒客栈底下的人讲得手舞足蹈,恨不得当场演绎这些桥段,末了他拿出扇子重重的敲打了一下桌沿,一锤定音道:“钟离先生,往后的日子定是艳福匪浅啊!”

钟离大人,艳福匪浅吗?

底下的商客早已经散去,天色从浅金逐渐变换为深红,又从深红慢慢转为黑暗,星辰之下只有夜风伴随着树叶呼呼作响。

魈就这样坐在树冠上,看着太阳西沉,又望着星辰渐起。

耳边的风像是在提醒他不要有妄念,又像是业障泛起,心魔已至,在他耳边轻声说着,去吧,去夺取属于你的东西,你生来在杀戮中成长,要什么就去得到什么,君父又何妨?

直到云霞染上一层橘红,魈才慢慢站起身,往璃月港的方向走去。

近来,他的业障压制得很好,想来不会对凡人造成影响。

钟离大人在做什么呢?果真如那客商所说的,在迎接女客吗?

魈本可以直接一个风轮两立降落在往生堂,可到了璃月港正门的时候,他却停了下来,像个普通人一样,一步一步走进了璃月港。

“大哥哥”木桥上一个小女孩正吃着冰糖葫芦,她跳了两步径直落在魈的面前,疑惑地问:“你的眼睛怎么是红色的呀?”

“红色?”魈不解地歪头,像是懵懂的小童。

小女孩随身掏出一面镜子递给他。

他接过手,镜子上面映出薄红的唇,再往上是高挺的鼻子,墨绿色的发丝落在脸侧,勾勒出完美的脸庞,而这一切都不如鲜红的瞳仁来得吸睛。

魈的身体轻轻颤了一下,咬着指骨直到深深的牙印出现,他才把镜子递回给小女孩,说道:“谢谢。”

他得用最正常的姿态出现在帝君面前才行!

魈到达往生堂的时候,钟离并不在,倒是胡桃见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魈上仙突然出现,问明来意以后,立刻给他指了条明路。

她是不太明白自家客卿犯了什么事情,但是出卖自家客卿这种事情,她向来做的得心应手。

02

暖黄色的灯光下,那人正和新月轩的大厨品评着新出的菜式,低沉的嗓音是他思念良久的解药,丹霞色的发丝自然而然垂在挺拔的背部,若是一阵风来,必定绕着人的心房打两个旋儿。

魈的确这么做了,他走动间不经意带起的风,把钟离的发丝吹得微微晃动,像是晃在他心上,这两日来的焦灼,终于减少了两分。

钟离见到魈的到来,露出了两分讶异,他停下了跟厨师的交谈,招呼着魈坐下来。

“新月轩的菜式口味清淡,想来应该会合你的口味,我还多点了一道杏仁豆腐,新月轩的杏仁豆腐与别处不同,你可尝尝看,若是喜欢可常来。”钟离把杏仁豆腐往魈的方向推了过去,又招呼人多上了一副碗筷。

钟离并没有开口问魈为何到璃月港来,他惯会这样照顾别人。

魈抿了抿唇,他今天不想受这份照顾:“钟离大人不问我今日为何到璃月港吗?”

钟离挪菜的动作顿了一下,“你愿意来璃月港已是不易,更何况你来总有你的道理,我不该干涉…”

“近日来春和景明,七星设立岗哨加派人手巡逻,魔物出没的数量大大减少,”不该干涉四个字从耳边钻入脑海中,炸得他脑袋嗡嗡作响,他平生第一次对着钟离大人失态,不管不顾地说着:“您在海灯节时曾说有空可到往生堂坐坐,所以我来看看您!”

“魈,你今日有些反常,是哪里不舒服吗?”钟离摘下右手的手套,鎏金的手掌抚上他的额头。

“先生这是在做什么?”魈双手握住他的手臂,磐岩的温度微凉,他想多贴一会儿,又觉得这人的态度令他不满:“先生该知道,凡人的病症不会出现在仙兽身上。”

钟离收回手,颇有些歉意:“仙兽非凡人血脉,这我知道。只是你今日同往日有些不同,我担忧你是否被业障侵扰,想为你查看一番。”

“魈,可否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不可以,您不爱我,我没有立场说。

“无事,只是想着留云真君都已经在璃月港定居,我是否也应该逐渐融入人世…”

“钟离先生!!”房间的门突然被推开,一位大约十七八岁的少女冲了进来,径直坐在了钟离身边:“钟离先生,昨日您推荐我去的地方实在是太好玩了,我今天跟几个小姐妹出门玩到现在才回来,我还给您带了当地的特产。”

少女说着把两包油纸放在桌面上,钟离轻轻将东西推开,说道:“多谢崔小姐,不过钟某受之有愧,这两份特产不如带回家去,送与父母亲朋,也算是一份心意。”

“崔小姐,我为您介绍一下,这位是魈,是我的多年好友…”

多年好友?

脑海中传来的声响似乎愈演愈烈,魈再没听钟离和这位崔小姐的闲聊,只默不作声地打量着眼前人。

若按常人的审美来说,钟离先生大约是美貌动人的,那双石珀般的双眸蕴含着威严,俊逸秀美的脸庞冲淡了严肃的气息,多了两分儒雅,丹霞的发色总能撩拨人的心弦,挺拔的身姿不知道勾动了多少人的心。

魈最初对他的痴迷,是从什么时候呢?

或许是在他身为岩王帝君救下自己的时候,又或许是跟随他在魔神战争中厮杀,亲眼见证他的能力之时。

可他那时候并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

直到某天,他恍惚在梦中看见自己与那人唇齿相接,丹霞色的发丝绕在自己腕间,自己将他压在身下,鎏金的双眸有蛊惑人心的本事,把他从一层梦境中带到另一层梦境。

他在梦中痴迷于淡红的唇间吐出自己的名字,那人取的名字,又为那人所呼唤。

03

“魈——”钟离站起身来,灯光下的阴影完全将魈包围其中,他轻笑:“今天怎么一直在发呆,不如你跟我回往生堂,我替你仔细检查一下。”

那位崔小姐早已离开,而自己还沉浸在难以言喻的情绪当中,这让魈难以忍受。

“钟离大人,您可以陪我喝酒吗?”

钟离抬眸,眼中情绪不明,片刻后才轻点了点头,“若你想喝,我这里倒是有风神送来的佳酿,凡人的酒水于仙人而言如同白水,风神的酒倒还凑合。”

“魔神,也能喝醉吗?”魈掐了掐自己的掌心,渴望钟离说一个不字,那他就会断了自己的念想。

可惜钟离给了他无尽的希望,又像是把他推进了无底深渊,他说:“当然可以,我对这酒,着实没什么抵抗力。如果我喝醉了,魈别笑话我就行。”

脑海中紧绷的弦在此刻彻底断裂,他恍惚间看见自己跪在地上求饶,求自己放过自己,不要伤害钟离大人,继续维持这段君臣关系,或者是钟离大人口中的好友关系。

“您会接受那位崔小姐的示好吗?”

求求你,闭嘴吧!

不要再说了,闭嘴!

不!他是你的君父,是为你在无尽黑暗中带来光明的恩人,他授你武艺,传你仙法,你怎么有资格干涉他的情感生活?

“我瞧您和那位崔小姐,似乎相谈甚欢。”

“唔,”钟离似乎认真思考了一下,“不是崔小姐,会有其他人的,毕竟在凡人的生活里,娶妻生子是人之常情。”

“哦,”魈努力扯出一个笑容,虽然只是轻微的弧度,也已经耗尽了他全部的力气一般:“若您真能找到相伴一生的人,想必大家都会高兴的。”

钟离给他倒了杯酒,叹了口气认真说道:“钟某现在已有心悦之人,只是那人多年来都不明白我的心意,为此我也分外苦恼。”

魈抿了一口酒,香醇凌冽,确实是难得一见的好酒,只是入喉微微泛苦,他不喜欢,“是风神大人吗?亦或是留云真君?”

钟离咽下杯中酒,摇了摇头:“都不是,他也是仙兽,我曾教导过他。”

是仙兽,但不是留云真君,“削月筑阳真君吗?”他是摩拉克斯的弟子,一身本事全来自摩拉克斯。

“…”钟离再饮一杯,话语中染上三分醉意:“我曾想过直接同他说,可我怕他跑了,抓都抓不住,不是两情相悦的事情,我不愿勉强他。”

那就是削月筑阳真君了。

04

钟离醒来的时候,是在某座洞府里面,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里是曾经的金鹏大将的府邸,后来魔神战争结束以后,金鹏大将以魈之名,定居在了荻花洲,守护着璃月的太平。

这次的确是放纵了些,钟离头疼得想要坐起身,手上立刻传来一阵丁零当啷的声音。

他哑然失笑,自己的手腕、脚踝各戴着手铐和脚镣,每个铁环都连接着三指粗的铁索,分别钉在了房间的四个角,目测了一下链条的长短,估计就只能让他在这张床上活动了。

自己的外套早已经被扒下,他现在就穿着一套睡袍,领子开到胸口,露出精壮的胸膛。

他干脆放弃挣扎,半躺在床上,等着肇事者来找他。

“钟离大人。”肇事者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就出现在他面前,手上还端着一碗醒酒汤:“您有哪里不舒服吗?我为您熬了醒酒汤。”

钟离微微偏头,躲过了他的投喂,描红的眼尾微微扬起,像是在谴责他,却莫名多了两分诱惑的意味。

魈叹了口气,把碗放下。

钟离侧躺着,正把胸膛对准他,他有些不自然地偏过头,又听见钟离发出一阵冷笑声。

“呵,金鹏大将。”钟离眼眸中似有波光流动,红唇轻启:“你倒是很大的本事,把我囚禁在这里,又不肯看我,难道只是为了拿我当消遣?”

“没有。”魈转回脸,耳根发烫地对上他的眼神,“不是拿您当消遣。”

“那不如放了我?”钟离抬起身体,凑到魈的耳边,轻声对他说。

温热的气息吐在魈的耳边,他弄不明白明明是自己囚禁了钟离,怎么有种自己被调戏的感觉。

“不可能。”魈艰难地发出声音:“您在这里要什么我都会给您,但我不会放您走的。”

钟离眼眸微黯:“你以为这些东西困得住我?”

“我知道困不住您。”魈猛地将他一把推到床上,半跨坐在了钟离身上,“所以我本就不奢望长久,哪怕只有片刻,哪怕您恢复自由就将我抹杀掉,我也心甘情愿。”

“魈”钟离哑然,他伸手接住魈淌下的泪水,隔着手套他什么都触碰不到,却觉得那滴流到了他心底。

钟离失神的片刻,魈已经开始扒他的衣服。

他的动作实在是生涩的要命,只会像小狗圈地盘一样在钟离胸膛上乱咬。

“嘶——”钟离皱着眉看着魈从他胸膛上抬起头,满脸委屈地瞪着他。

钟离差点气笑,明明是自己被咬,咬人的那个还一脸委屈得像是自己怎么他了。

魈咬着牙扒光自己的衣服,直接就坐了下去,刚进入不到半指就疼得直皱眉。

“别,等等,等等。”钟离紧急叫停,他要是再不作为,魈非得把自己撕成两半给他看。

“您不愿意?”魈皱了皱眉:“可您已经是我的阶下囚了,我知折辱了您,所以,所以我让您——”魈实在是不擅长说这种话,他还是更擅长做一点,说着他又要继续自己粗暴的动作。

钟离长叹一口气,一只手抚上魈的大腿细细摩挲着,低声道:“可你这样直接来,哪怕是这种位置,我也会受伤的,魈应该不愿意看到我受伤的,嗯?”

手套粗粝的触感摸得魈微微发抖,一向作为上位者的帝君正低声向他示弱,嫣红的眼尾恰到好处包裹着他略显严肃的双眸,此刻像是化成了一汪春水,不可否认他被这样的钟离大人蛊惑了。

美人在怀,他的理智全由对方掌控着,除了拥有他这件事,其余的他都可以交付出去。

“那我要怎么做?”

钟离的手从大腿划向他的腰间,充满蛊惑的声线如蛇信子般低声诱哄着:“乖孩子,先退出去,坐到我腰上来。”

魈微微咬着下唇,依言坐到了他的腰腹间。

“乖,”钟离轻笑,指尖划过他的嘴唇,继续诱哄:“想不想用这双手为你扩张,把它放进你的身体里面,让你充分的感受我的存在,然后我们就能够真真正正做你想做的事情。”

“想”魈忽然觉得有点渴,解药就在钟离手中,他恨不得让那双手永远停留在自己身上。

“用你的牙齿,脱掉手套。”

恶魔的低语环绕在耳边,魈听从他的指令俯身,皓白的牙齿与鎏金的手臂相触,他忍不住用唇瓣轻蹭了一下,身下的人气息蓦然加重了两分。

手套在喘息声中被脱下,另一只手猛地按住他的唇瓣,撬开他的嘴巴翻搅逗弄,一丝银线顺着唇角滴落下来,他咬住作乱的指尖,摘下了那只手套。

“唔——”锁链的碰撞声中,钟离一把按住他的后背,让他整个人贴在自己的胸膛。

魈微微抬头,双眼迷离地看向他,没等反应过来,后穴就被插进了一根手指。

他挣扎了两下,不明白元素力全被锁住的人怎么还有这么大的力气。

呼吸被猛地攫取,鎏金的双眸中满是欲望,一向温润尔雅的人气息变得紊乱又躁动。

魈的舌头随钟离的动作被拖出来,身下的手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悄悄加到三根,快速动作的同时,一阵阵强烈的快感从身下传来。

“嗯~慢点——”魈受不住想要逃开,钟离却又加入了一根手指,逗弄的同时轻咬着他的喉结。

“我本来,”钟离轻咬着他的肩头,又吻上他的耳尖,粗重的呼吸泄露了他的情欲。

魈濒死一般仰着头,随着钟离手指越来越快的动作被送上高潮。

锁链当啷一声掉在地上,魈被掀翻在床上,半侧着脸失神地望着远处,他总觉得有什么东西不太对,可下一秒钟离就让他没了思考的能力。

钟离拉开自己的睡袍,单手捞起他,让他呈跪趴的姿势,忍不住伸手在手感良好的屁股上拍了两巴掌,才缓缓地将自己的分身送了进去。

“我本来,想对你温柔些的——”他的动作凶狠,欲根就那样直直地插进了紧致的甬道里面,硕大的物什几乎把圈口的部位撑到毫无褶皱,肉眼可见的夸张景象,让钟离满足地长舒了口气,“是你自己撞上来的!”

魈咬着被单,失神地紧紧抓在床上,可怖的气息瞬间将他掩盖,好撑——

现在的钟离大人,好可怕——

钟离轻轻顶弄起来,换来魈一阵阵的呻吟。

他伸手一根一根掰开魈的手指,再十指相扣把它放在魈的小腹,“魈,感受一下我在你体内的感觉。”

“唔,我不要了——”魈瑟缩了一下。

钟离轻笑了声,那声音仿佛在魈的耳边回荡:“乖乖吃下去,这不是你所求的结果吗?”

他的动作越来越快,魈受不住地想往前爬,又被拖了回来。

“嗯…唔…慢,慢一点,哈啊!”

魈双手撑着钟离的胸膛,头微微往后仰着,身下的动作随着钟离的顶弄上下摇摆,像是受不住了,又像是沉浸在了其中。

直到钟离射在他体内,他才脱力一般软倒在钟离身上。

钟离抚摸着他墨绿色的头发,一下一下轻吻着,珍之重之。

魈有些无力的闷在他怀里说:“钟离大人,已经三天了,您该回去了。”

他是真的受不住了,钟离大人魔神之躯,体力跟他一个小小的仙兽不是同日而语。

“魈上仙把我囚禁在这里,又凭空夺了钟某的清白,这就要始乱终弃了吗?”

“不,不是的!”魈撑着他的胸膛坐起来,有些着急地道:“我只是想求您的一丝温存,可是您一直在这里,恐怕会耽误您追求削月真君。”

钟离嘴角完美的弧度都要裂开了,“削月…呵呵,魈,你要试试原型做吗?”

“不——”魈顿时变了脸色,还没等他从床上滚下来,就被钟离一把抓了回去。

胡桃看着满面春风的钟离,疑惑不解:“我说客卿啊,你这一连请假半月,是去干什么去了?”

“和我的心上人去尘世闲游。”

“心上人?你什么时候有心上人的?”

“很多年了。”约莫两千多年。

“那崔小姐和那么多追求你的人,都得心碎咯。”

“钟某不过一介俗人,他们自是有更好之人相配。更何况,崔小姐是不会心碎的,钟某改日也会多谢她帮我这一次。”

“…那客卿你现在这是?”胡桃看着钟离手上摆弄着庚帖,这东西跟他们往生堂实在是不符。

“在等我的意中人上门求娶,对我负责。”

今日的阳光正好,往生堂站着一位少年仙人,手捧一束霓裳花,与钟离身上的香味如出一致,他还没走进往生堂,就瞧见窗户被打开,他心心念念的人正在窗内微笑。

魈上仙再度被美色诱惑,站在廊檐下,踮起脚尖献上了一个带着清心味道的吻。

85 Likes

怎么感觉我魈吃亏了,但是好像又赚到了。。。

8 Likes

哈哈哈啊哈哈,这不是被美色诱惑后,直接把自己送入龙口嘛

8 Likes

钟离大人太犯规了吧!不愧是千年老龙,魈鸟果然斗不过钟离啊

5 Likes

半个月,天天do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