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棂框景

*是龙龙和小鸟的生活片段!:pleading_face:

*想到哪写到哪的产物:pleading_face:

*和我的lof同步一下(

“从陌生人 到参与了人生”

“从那眼神 看见彼此灵魂”

“Let the show从今后变成our show”

“从不可能到有可能到充满无限可能。”

         ——《wake Me up》

————————————————————

*关于武艺之外

即便是战火纷飞的时代璃月人的讲究也颇多,君子六艺就是其中之一。但魈读书的时候总是背着摩拉克斯偷偷去练武,对此摩拉克斯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诗赋

魈也是学到点本事的,偶尔会写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格律平仄不一定严格,但一定是摩拉克斯。

*枪法

摩拉克斯是如此评价的:出手狠厉,干脆利落,毫无章法。

百年后金发小女孩问他:“钟离,你觉得魈的枪法怎样啊!”

钟离放下茶盏思索片刻如是说:

“他所用并非纯粹的枪法,融合贯通了不少其他兵器的特点,本意是摒弃了美观上的不使用追求极致的杀敌之法,能将此般练成如今这样,他很厉害。”

*天资

魈总是说自己只会杀戮,是为不详,但他其实是仙众里数一数二的。摩拉克斯每次听见他妄自菲薄,都感觉他在打自己脸。

毕竟他其实是摩拉克斯手底下非常拿得出手的一张牌。

*辱骂

有一个已故魔神的手下在死前绝望的看着魈,又疯癫的狂笑,说魈就是岩之神的一条野狗而已,他让你咬谁你就咬谁?!

魈破天荒的接了话,当着岩主的面感谢这个东西对自己忠君的肯定。

岩主微微挑眉,笑了一下。

*距离

几百个春秋轮转,他们竟欲行愈远了。钟离不再是魈的君主,不再是魈的老师,甚至不再是魈的恩人。

钟离只是钟离,岩之神的神座上只余两三落花,一叶知秋。

*琥珀

有一句话玩古玩的都知道:千年的琥珀,万年的蜜蜡。

钟离想,某人就像琥珀一样,晶莹剔透,不染尘埃,也不近人情。

*质疑

魈刚到璃月接下军职的时候有一段空窗期,在那段时间里有人质疑过魈的业务能力,摩拉克斯也雷霆手段,腕间一转召出贯虹。

“徒然无事,同我过两招?”

*呆头鹅

钟离偶尔间听到小孩子指着一群鹅中的其中一只说它是一只呆头鹅。

*常客

菲尔戈黛特看见钟离,很自然的打了招呼。

“他还没回来呢,先生。”

“不打紧,给我上一壶茶吧。”

*阴雨

荻花洲的暮春又下雨了,魈看着外面纷繁的银丝:先生有带伞吗。

*玉佩

钟离其实不是很爱玩玉器,但他有很多玉,有一块最漂亮的在心里,日月同辉。

*梦

魈几乎每晚都会梦魇,鲜少睡得好。他的梦其实是一种幻境,所以即便是历经千年劫数,他也无法分清什么是梦,什么又是现实。所以魈每次看见钟离都会非常心安。因为哪怕只是一个眼神的不对,魈就能分辨出真假。

但他总是不愿直接戳破,即便这会增加他的痛苦。

钟离这几句多说的话,他甘之如饴。

*花灯

人间有看灯会的习俗,有一年应达硬是要拽着他们四个去逛,魈拒绝了,理由是不喜吵闹。但其实他挺喜欢人类做出来的那些花灯的,很漂亮。摩拉克斯看见了,就放下手里的折子:

“他们都去看灯了,怪冷清的,你也陪我去走走吧?”

摩拉克斯其实没少看这东西,人间的大型庆典都需要他压场子,但那次是魈第一次看。

*霓常花

山上的霓常花开的烂漫,魈折了两只,送给了钟离。魈走后钟离在一众藏品中找了一个有风车菊印花的小瓶子,到了点水,把花插了进去。

钟离看着娇嫩的花,竟有些怨魈没下个仙术,使它们得以常青。

*新秀

行秋的房门紧闭了两天两宿,看完大呼过瘾。急忙跑到书社给这个之前闻所未闻的作家写信求下一回。而收到信的是魈。

不明所以的小仙人将那话本子买了来,看完之后脸颊爆红。

这行文起势的逻辑与笔法,他只能想起一个人。

*唯一

魈对岩之神的信仰,深沉而虔诚。

*鸾羽

鸟类是十分爱惜自己的羽毛的,仙鸟也如此。它们会把自己最漂亮的羽毛送给心爱之人,魈也期待着有一天,能在钟离身上找到它。

*亮闪闪的

在被亮闪闪的事物吸引这点上,龙和鸟是有一些共性的。

*誓言

人都有那么个阶段,听点山盟海誓心中的激荡便无法抑制,恨不得下一刻就与他远走高飞。魈也不例外。

毕竟契约之神的承诺是那么的重。

*书画

说来绘画是钟离为数不多短板,好吧短也是相对的。他的毛笔在宣纸上勾勒,却不知道想起了谁。

朦胧的刻画出一个神秘而美丽的形象,肩头落着一只画眉鸟。

……就把这个当插图吧。

*公开

钟离是很乐意的,但魈好像很害羞。魈什么心思其实不难猜到,无非又是那些个自轻自贱的,真拿他没办法。

慢慢帮他改吧——人间管这个叫什么来着?调教?

据钟离所知,他们还有一系列的配套玩法。

*触碰

身体被贯穿都不会哭的人儿,被钟离碰了碰就忍不住颤粟。

*月台

望舒客栈的月台上,钟离拿着书册安静的看。如果有人往房间撇一眼就会看见屋内飘浮着的岩元素微粒,发着微弱的光——以及钟离那亮起的长辫。

钟离瞟了一眼他的小鸟,心中的温软仿佛被谁攥紧。

睡吧,亲爱的。

我会替你守一夜的,我的护法夜叉。

*上天庭

钟离与魈拥吻,仿佛要把他拆吃入腹,分开时涎液都纠缠不清。钟离撑着魈的脑侧使他俩之间留些距离,在粗喘中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笑着问泪眼朦胧的魈:“唔……魈上仙,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呀?”

*求签

上上签。

*猫

魈有时会觉得钟离是一只超大只的猫。

*戏曲

钟离带着魈去看了一场戏,台上咿咿呀呀的,魈不太听得懂,钟离就同他一句一句的讲这戏说的是什么。魈觉得不好意思,但钟离却说他很乐的讲这些。

还好钟离特意选了角落的座位,给他留足了说话的机会。

*工作

钟离的工作有的时候也会很忙,魈又看不懂他的工作内容,只好座在往生堂的床上看着钟离忙。

何尝不是一种放置play。

*古语

璃月语言在漫长的时间里有过不少变化,有一天钟离突然问魈:“上仙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吗?”

魈看了看钟离指尖轻点处,在记忆的角落翻找出大概的读音,断断续续的念了一遍,反应过来后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起来。

“是什么不能对我说的仙家迷法吗?”钟离直勾勾的看着魈。

*星空

提瓦特的星空昭示着每个人的命运,他们的命轨在某一刻,一定重合过。

*划舟

钟离邀请魈去划船,特意没请船夫。魈那身高让他去划多少是为难他了,所以钟离就扛下了如此大任。

夜晚的璃月港华灯初上,美的不可方物。

“…我好久都没如此放松过了。”

晚风拂过,耳边只有竹竿划破水面的声音。

*山水

虽日日都见,但璃月的日升日落、云卷云舒在魈眼泪从来都不平常,因为璃月的每一处美景,都是岩之神的荣耀。

*月亮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摩拉肉

有一次他们去下馆子,钟离刚好点了这么一道魈觉得无比麻烦的菜。但钟离比较贴心,塞的第一个就放在了魈碗里,给魈吓个半死:“大人!这不合礼数!”

但钟离是谁。他还能让魈那话噎死吗?

魈后来在心里默默承认,抛开麻烦的步骤,这东西还挺好吃的。

*夜叉

凡夜叉者皆持业障,而命终于几乎是他必然的结局,但魈希望可以晚一点,再晚一点。他还有不想分开的人。

*玩偶

璃月人惯是喜欢用岩王爷的形象做些小玩意的,有一天钟离在璃月港内闲逛凑巧看到了一只很可爱很可爱的小龙玩偶,觉得有趣,就买下来送给了魈。

*青史

凡事璃月史比离不开摩拉克斯之名,却鲜少有提到捷疾鬼姓甚名谁。

若终有一日,故人今不在。谁会记得他呢?不过万幸,戎马一生,在他褪色的记忆里没有他两鬓斑白的模样。

*桂花

酿酒or酿糖?

all in。

*体型

其实钟离的肌肉并没有魈好看,毕竟他不练。

“所以魈上仙您要不要试试自己动?”钟离笑眯眯的看着他。

*哭泣

魈有什么都压在心底,即便被业障折磨的痛彻心扉也很少哭,但他的心也不是石头做的,也会难过。

所以某个石头特别喜欢弄哭他,然后再慢慢哄。而且他特别享受这个过程。

*关系

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

*恶习

泥炉煮雪。

*晨露

他们一起摘过绝云间山顶上带着露珠的清心花。魈说比晚上的甜一点。

离:真的假的?(吃一片)

?按理说不应该有区别啊?居然真的甜一点。

end.

跟我互动啊啊啊啊啊啊啊(又哭又闹)

18 Likes

小心魈有天賭氣不管你!

1 Like

讲道理一件件一桩桩的事足以证明他们是真的!!!漫长岁月的长相厮守我超爱!

: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是吧是吧我很喜欢。。

哈哈哈哈哈魈才不会呢!!: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