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颜色(微车)

大概是钟离视角下的魈宝,婚后软乎乎的猫猫魈和狗勾先生钟离睡觉。本质上是狗狗宠猫猫!内有安全感满满的魈猫出没(因为咱最近沉迷猫猫狗狗遂写了)

他们有许多次同床共枕的经历,钟离伸出手去,侧过身子去抚摸魈沉睡的脸,这小人儿的脸柔软姣好,眉头却又留着男子的英武。魈入眠时没有化出眼尾红影。脸又显得如舞象不久的孩子,叫钟离怀疑这份可爱不是与他成婚百余年的人儿该拥有的。魈在他身侧总是睡得安心,信任一天一天建起,他这位共结连理之人也越发像只依赖人的狸奴,同他睡觉后也总要抱他一条手臂,或是任何东西,连他的尾巴,也未放过。魈本人平日也是冷清的性子。若不让他来,钟离自己也要内疚了。

于是随着信任和爱意在天长日久中滋长,钟离也觉得自己好像亦有一部分给了狸奴似的爱人,他们已杂糅在一处。自己也成了……与猫儿所驯的另一种生物类似,像犬类。钟离揉了揉熟睡人儿的头顶——那上面留下的是昨夜与他一同行事后抹上的香波余味,钟离的脸上不受控地露出笑来。

注视魈,这是他遇到魈后做得最多的行动。他若对上魈的双眼,魈就会接了吻后一样羞,只是不含欲念,如精神上的吻痕。魈会躲他的脸,回报给钟离一个柔软的光裸后颈,它们连着魈那颗可爱的脑袋——这倒是更像一种含蓄的请求了,只是钟离明白若自己真的直接上前一步去侵吞那片后颈,魈一定会羞得后退,再以契约为挡箭牌如狸奴那般无声息遁走。只是后来这只小狸奴就会主动回应他,露出柔软的肚皮那样要同他睡觉,再然后小心地啜食,温温柔柔将他的欲念吞下去,小口小口吮着。作为一只猫儿或一位爱人,都过于乖巧惹人怜。

钟离伸出手,将睡熟的伴侣抱入怀中。只是刚抱到手便生出了泛着甜的苦恼,伴侣在他看来如一只幼猫,轻又娇小,他首先注意到的是魈偏薄的肩骨与腰身……这两个位置他最为中意,肩骨薄意味着他可以将魈整个抱住,或许是出于龙类的习性,魈需百般忍让他的习惯,事实上魈也是甘愿如此忍受着他的,会用那双与他相似的眼睛仰头望他,开始钟离会从魈赤诚中读出小心翼翼的开心情绪。到后来小狸奴养熟了,魈会露出餍足的轻哼,钟离时而沉重的啃咬欲也会让他露出委屈痛呼,控诉般沉默看着他。钟离知道了,就会松开犬齿,安抚性舔舔生气猫儿,过后却又如犬类那样啃那片易羞红的后颈。

他抱着魈,只觉得咯手瘦弱,钟离合拢双臂慢慢用力,听见人不自觉哼唧“嗯嗯”了几声,不过却还未醒过来,钟离被他可爱得玩起了他的手,心间痒痒地想咬一咬少年人小他一圈的手掌,再咬咬人皓腕突起的小小骨头。最终,钟离克制着倒吸一口气,只是埋头往下,吸猫似的吸一口魈柔软的头发。

钟离又使了点法术,在魈与自己的头上变出猫猫和狗狗的耳朵与尾巴,打算逗一逗醒后的爱人,便说地脉乱象,讨一个吻或一场酣畅的情事吧。

钟离看着在梦中睡得呼噜噜,耳朵还在随呼吸动作,一条尾巴也缠在钟离手臂上不松手的魈,憋着坏心。

21 Likes

注:内有一闪而过的飞车出没。

1 Like

老爷子您大晚上不睡觉就玩魈魈是吧(人家乐意)

5 Likes

地脉:啊?又是我吗?()

5 Likes

地脉:你这个糟老头栽赃我!就为了欺负小鸟,坏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