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魈]祭品

,

no.0

在一个遥远的村落里,他们世世代代都会供奉「魔神大人」,每隔一百年,村长会在众多少少年少女中选出「祭品」并供奉给魔神大人。

在大约一星期后,全村人都会看到他或她的骨头会完整无缺的在村落的中央被十字架倒挂。

当然,这对他们也有好处的,作为交换,魔神大人会降下魔谕,祂虽不会救渡世人,趋吉避凶,但可以保佑他们不被大自然环境的侵蚀,连续几年食物丰收又国运 昌盛。

当然,也总会有不信魔神的时期,曾经有一次村民并没有奉献祭品,结果魔神每隔十年下了一个灾害,一总下了十灾,这样村民生灵涂炭,区区100年只留下十 分之一人口。

在第99年,魔神警告他们,若下一年还是没有祭品,祂将会杀害村庄里的所有人,灵魂永世不能轮回。

但人类自问是自私的,问心,谁家父母会真心自愿为了所有人而献出自己的孩子? 一时间所有人你看我,我看你的,谁都不愿意献出自己的孩子。

幸好,大约一个月后,在村庄的不远处发生小形规模的火灾,闻言,村庄里的所有人立刻赶过来,留下的只有一座废墟以及在旁边铺着被子瑟瑟发抖、眼神黯淡无光 的小孩。

村长把小孩揽在怀里,这样的说道:「真是可怜的小孩呀…就样我们把他像是村里的孩子一样养育吧。」

      -- 刚好有个合适的……

十个月就这样的过去,被捡来养大小孩也从起初的营养不良变成总算有点肉,就算抱着也不会硌手(当然还没有人抱过)。

当然,小孩也知道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尽管村落里的人并没有虐待自己,甚至每日三餐村长都会送营养十足的食物给他。

但就是有细节让他察觉到不字,假如曾经有一次村民在他背后讨论:「就是这孩子?也太可怜了吧…」「你也不想是你的小孩被献祭吧?」「这也 ……」

在某一天,小孩吃着加了料的食物,他明白到他归还的时候到,感到一阵疲倦,便十分迅速的闭上双眼昏迷过去。

「这孩子就是这一次的祭品?」

「是的大人……你看……」

不知道过了几多个小时,小孩总算迷迷糊糊的醒来,发现自己被抱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眼前漆黑一片,四肢弹动不得。

「可算醒过来了?」一把带着磁性的男性声音在小孩的耳边响起,说完又顺便舐了舐小孩可爱又敏感的小耳朵,弄得小孩面红耳赤。

「是…的…鸣……先…生可以解开我的束缚吗……我会乖乖听话…不跑的……」

男人没有回答,用左手顺着小孩柔软的腰肢捏着小屁股,让小孩瞬间软了身子,而右手且是穿过短裤从大腿摸到小女穴,然后两根手指一下子捅了进去。

男人用两根手指撑开,玩弄的流着水的小穴,稍微动动就可以听小孩忍不住发出了舒服呻吟声,小肉棒也有微微吐露的痕迹,然而男人只是在摸到薄薄的阻碍 后便退了出来。

感受着小孩不稳的鼻息,男人解开了封闭视的咒,并把带有清液的手指含在嘴里品尝,熟悉的味道让他心情大好,问:「真是可爱的双性小淫妖啊 ……我叫钟离,你叫什么?」

钟离好整以暇地看着小孩意乱情迷的眼神和一开一合的红唇,听着泄出喘息的回答:「我…没有…名字……」

「那…你就叫魈吧。」

「是…」小孩有昏昏沉沉的,刚刚的前戏已经用了他不小的力气。

就连擦过敏感点都没有呢! 现在小孩倒头就睡的样子让钟离有点无奈,但看着他那单薄的身体和那双水汪汪的金瞳钟离还是心软了。

钟离吻过小孩的额头,「魈,睡吧。」得到了允许,魈闭上了双眼,睡了过去,从而没有听到钟离的最后两句话…

      --我这就带你回家
      --祝你有个好梦,我的小猫,我的小鸟……
27 Likes

no.1

「没有名字,没成年,营养不良。」钟离眯着双眼,单手撑起下颚,面无表情的看着村长问:「你应该不会为了敷衍应付『阎王』才随便找个孤儿给我 吧?」

像是对映出钟离不耐烦的心情,天色不知何时已然漆黑如墨,昏昏沉沉的天下着细雨漫天,钟离无视在至力狡辩的村长,优雅的起身,转身背着村长。

一道亮光划过钟离的面部,他的影子照射成扭曲一格格落在年老的村长身上,但即使如此,也能轻易变认出这并不是凡人的特征……

又是一道闪电,回到房间的钟离看着因为害怕行雷闪电而躲在床内最里角的小孩,把被子包起自己缩成一团,无声的流着泪水,它已经被水浸湿的 一大块印记。

又是一声雷鸣,小孩用一种近乎本能的姿态把自己冰冷的身体蜷缩进钟离暖烘烘的怀里,迟钝的脑袋已经无法思考为何「在雨天下,钟离的身体为何是干的?」这个问题 。

钟离将小孩的头按进自己怀里,眼泪落到他的衣服和皮肤上,拥有严重洁癖的钟离完全毫不在意,手轻轻抚着他的背帮他缓气,一篇又一篇的极 有耐心的哄着小孩,「有我在,不要害怕,再也没有任何人会伤害你的了。」

他动了动手指,用「魔法」点燃了放在桌面上的安神香,那是一种在淡雅的清苦中带着一丝甜而不腻的香味,小孩的意志克制不住地松懈下来,在这片 只为他打开的天地逐渐安静,然后慢慢的睡着了。

感受小孩在他怀里挣扎了一下,像是被什么可怕的梦境魇住的模样,钟离不容自主的呼了口气,打横抱起小孩,让他更加的能感受到自己的安全感。

实话实说,钟离从一开始并不想来人间,更不明白为什么他的兄长,也就是人类口中的“魔神『阎王』”会那么重视这次的祭品–祂的信徒并不少,完全没必要 不用在乎这一个半个。

但没想到竟然在这里、在这样的情境下,猝不及防撞见他寻找了这么多年的人……

见小孩的嘴唇颤动,钟离收紧手臂,低下头,附耳下去,听到他小小声地,哀求道:「请不要…」

「不要什么?」钟离低声地问,本来没有打算得到的回应小孩却弱弱的回答了:「请不要…打我…」

……还这么脆弱,细软又稚嫩的,只要轻轻一撵,就碎了。

他这样想着,仗着小孩神智不清,用着十万分的克制轻轻的吻上了小孩微微张的唇,好样小孩不惊扰这场梦。

听着小孩的呼吸声变得匀长,钟离这才安心的闭上眼睛,把小孩抱在怀里,睡觉。


经过了一个晚上,暴雨停了,因路面不平在下雨后的积水组成的一个个小水坑照射着在阳光之下,离开树枝、拍动翅膀飞往高空的飞鸟。

钟离往往在六点就会自然醒,醒来时,小孩仍乖乖软软地缩在钟离怀里熟睡,睡颜看起来十分的安宁。

钟离小心翼翼的在小孩的唇瓣上落下极轻的一吻,蜻蜓点水一般,避免他被惊醒,然后他又抱着人,拍了会儿,软语温声哄着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31 Likes

老婆原来这么容易得到

2 Likes

鐘離也想,可惜不是~

啊啊啊好暖,可恶好想看后续 老师快写啊快写啊!要饿死了。:cry:

2 Likes

謝謝!你覺得暖實在是太好了!
還有我不是老師> <
這是我第一次寫主要關於戀愛的文,你能喜歡實在是太好了!

老师您谦虚了!!!我真的非常喜欢!!请务您必写下去,求你了老师!我什么都会做的:sob::sob::sob:我真的好喜欢!

1 Like

后续!我也要看后续!钟离得意忘形了吧怎么回事一见面就乱摸老婆:anger:

4 Likes

就是說呀!小心被小朋友以為是變態以後也不回(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