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结】我养的魅魔好像有点不一样(已删改)

1
魈养了一只魅魔。
2
饲养魅魔在深渊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很久很久以前,由于魅魔一族独特的进食需求和在情事上所能提供的快感,他们被恶魔们捕获、争抢,被当做性奴进行豢养和调教,被看做最有价值的商品在深渊流通。那是魅魔历史上最黑暗的一段时间。后来,当一位大人在逃亡的时候偶然发现与魅魔进行体液交换具有回复魔力、促进伤口愈合等等功效的时候,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这则消息起先只在位高权重的大人们之间流传。大恶魔们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各自私下进行了多次实验,最终得出,只有魅魔心甘情愿的体液交换才具有这种功能,并且在这个过程中魅魔获得的愉悦感越强,效果越好。这个结果一出,大恶魔们纷纷一改早先的态度,不约而同地在自己的领地颁布了新的规则:魅魔的食物和去留由他们自己决定,不得受其他任何恶魔干涉。
就这样,魅魔一族挣破了几千年来的枷锁,以一种独特的方式获得了自由。他们不再是床上共赴云雨的工具,而是与恶魔们并肩战斗的伙伴,是最坚实的后盾。

为了这种关系的和谐稳定和可持续发展,以往签订的主奴契约全部作废,转而换成一种更为平等的新契约。这个契约有一个长而拗口的本名,但流传更广,更为魔熟知的是另一个名字——婚契。

3

婚契,顾名思义,是说这种新的契约类似于人类之间的婚姻关系。事实上,这种契约关系和人类的婚姻区别并不明显。弱小的恶魔费尽心思才能得到魅魔的垂青,强大的恶魔则能够在不同的魅魔中进行选择;淫纹简单的魅魔往往无人问津,淫纹复杂的魅魔甚至被多位大人争抢。当然,弱小和强大,简单和复杂并不是唯一的选择标准,只有二者心意相通,契约才能发挥出更强大的力量。

不过随着时间的发展,如今,婚契已经有些过于像人类的婚姻了,除了契约本身,还多出了不少具有人类风格的衍生物。

钟离就是魈从深渊相亲会上带回来的魅魔。

4

深渊相亲会一年一届,旨在向广大单身恶魔和魅魔们提供一个互相认识的平台。自举办相亲会以来,已有多位恶魔找到了独属于自己的灵魂伴侣,多位魅魔找到了自己心仪的饲主,活动受到广泛好评……

这是魈在手册上看到的相亲会介绍。

在看到这段文字的时候,他刚刚度过自己的成年礼。按照惯例,成年之后的恶魔就可以和自己的魅魔签订契约,正式成为一名饲主。不过魈向来不喜交际,自然也就没有能够签订婚契的对象。因此,为了能够尽快获得自己的魅魔,魈没多想就报名了今年的相亲会。

他本以为这就是大家一起聊天的聚会而已。

5

魈不愿再回忆相亲会上见到的景象。

深渊并不限制欲望,禁欲是那些白毛鸡给自己找的不痛快。由于魅魔生理构造和进食需求的特殊性,实际的深渊相亲会可以说是一个巨大的impart。魅魔选择自己喜欢的食物,恶魔选择契合自己的肉体,满场都是各种纠缠在一起的肢体,大家不断试错,直到找到最合自己心意的那个魔。

但是钟离不一样。

他穿着一身板正的西装,衬衣扣子扣到了最上面一颗,衣服妥帖整齐,浑身上下没有一丝褶皱。有不少魔的眼神都在他周围逗留,但是没有一个魔上前,而是在他周围留出了两三米的真空地带。

魈一眼就看到了他。

实在是太显眼了,就像是黑色淤泥中开出了一朵洁白的花。他坐在相亲会的会场里,却好像只是一个旁观者,冷眼看着身边的魔沉溺于欲望的漩涡而不为所动。比起欲望的奴隶,他更像是掌控欲望的主人。

就是他了,魈想。

魈没有浪费时间,径直走向钟离的方向。事实上,魈作为相亲会的生面孔,在进场的时候也吸引了诸多目光。眼下看着他直直朝着钟离走去,场内各异的目光收了回去,窃窃私语多了起来。

“新人竟然看上了那位?”

“唉,又得多一个受害者了。”

“那位不得不说是真的好看,只可惜淫纹太简单了。”

“我看你是被那位扔出去过就随口造谣吧,我不信有人见过那位除了脸之外的地方。”

“你难道就没被那位扔出去过?”

“咳……嘘,别被别人听到了。”

“怕什么,这里面有谁没被那位扔出去过?那位连想凑上去贴贴的同族都扔。”

“……各位,好像真有人没被扔出去。”

“???”

魈走到钟离面前的时候,虽然也疑惑过为什么他周围一个魔都没有,但也没有细想,毕竟他向来不理解这些脑子里大部分时候充斥着欲望的同族。

“先生,请问您愿意允许我成为您的饲主吗?”魈俯下身,对钟离伸出了一只手。

更宽大的手掌覆了上来,温度从手心传来,直到两个人染上了同样的味道。

“好。”

6

魈觉得他带回来的这只魅魔好像有点不太一样。

魈以前从未和魅魔相处过,因此对魅魔一族的认知都来源于书本中的描写。据记载,魅魔一族多为美人,喜淫欲,与其进行体液交换可快速恢复魔力和体力,并带有一定的治愈功能。饲养魅魔需要每隔一段时间喂食自己的特殊体液,以保证魅魔的饱食度和心情,满足魅魔的欲望。同时,要注意照顾魅魔的心情,尽力让其保持愉悦。

尽管书上写的东西不适用于所有魅魔,但是从相亲会回来三天了还不知道魅魔的名字肯定有哪里不太对吧!

说来也怪,魈带回来的这只魅魔确实是难得的俊美,但是并不是魅魔常见的魅惑,反而自带一丝不容亵渎的威严感。回来的这三天,魅魔大部分时间都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只在第一天要求往房间里搬了一些古籍和古玩。魈总觉得贸然闯进魅魔的房间有点不太礼貌,因此也就一直没有去打扰他,只想着他可能是刚来到新环境还不太习惯,需要一点个人空间。

但是仔细一想,魅魔已经整整三天连房门都没出了。

不对劲,很不对劲。

顾不上尊不尊重的问题了,魈用钥匙打开了魅魔锁住的房门。魅魔身着整齐的西装套装,双手交于腹部,安安稳稳地躺在床上,面色冷白,仿佛玉做的人偶一般。床边环绕着各式各样的古籍和古玩,粗略一瞟,竟还是按照年份放置的。

“对不起,打扰您休息了。”魈觉得自己打扰了魅魔的美梦,有些慌乱地打算关门。

魅魔一动不动,依旧直挺挺地躺着。

不对劲,还是不对劲。

魈向床边走去,探身抓住了魅魔的手,触手冰凉,没有一丝生气。他将另一只手放在了魅魔的鼻子下方,过了一会儿才感觉到一丝细细的气流。

“来人!把我的私人医生叫过来!”

7

魈怎么也没有想过魅魔是被饿昏过去的。

医生走的时候的谴责的目光还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毕竟能把魅魔几乎饿死怎么想都是一件几乎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这件事情偏偏就在他这里发生了。

医生只留下了一些补药,嘱咐他当务之急是要让魅魔吃上饭。魈坐在床边,看着安然躺在床上的魅魔,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做才好。他自小欲望不强,晨起或是运动时遇到多是分散注意力让它自然消解,并没有自己实操过。可是如今魅魔已经饿得奄奄一息,急需他的投喂,就算是为了救命,他也得自己动手一次了。

魈站起身,先检查了一遍门窗有没有锁好,又怕不够保险再三用自己的魔力加了几道锁。之后,他把窗帘拉得严严实实,只点了床头的一根蜡烛用以照明。等在屋子里又转了几圈,发现实在没有什么能做的了,他才咬咬牙坐回了床边。

除去衣物的过程倒是不复杂,但是这让魈强行压下去的羞耻心又成倍地反弹了上来。他又看了一眼魅魔惨白的脸色,重新做了一遍心理准备,才用一副英勇就义般的表情开始了。
……
魈靠在椅背上,胸口急促地上下起伏,整个魔陷入一种慵懒迷醉的氛围之中。缓了一会儿,他打算喂食魅魔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忘了很重要的一件事情。

他忘了拿东西接着。

这确实不能怪他,这么多年以来,喂养的时候都是魅魔自己扑上去进食,从未有过魔族自己动手的先例。再者魈本就对这件事情非常陌生,初次实操加上别样的刺激,一时没能考虑周全也是情有可原。

但是魅魔已经非常非常非常饥饿了。

魈别无他法,用食指抹了一把落在身上的液体,之后将手指略带强硬地塞进了魅魔的嘴里。怕魅魔没能吃进去,他又少量地喂了一些水,看到魅魔下意识地吞咽才放下心。喂完魅魔,他开始处理床边的一地狼藉。做完这些,来不及收拾自己,魈又赶忙去看魅魔的情况。毕竟魅魔是在他这里昏过去的,他总要负起责任。

虽然仅仅只是喂食了一点点食物,但是魅魔的状态看上去好多了。他的脸色不再是一片惨白,胸口的起伏明显了一些,身上也逐渐回温。魈松了一口气,但是看魅魔还没醒,又怕自己喂的食物还不够多。一回生二回熟,魈不断地给自己做心理铺垫,打算再给魅魔准备一些食物。他刚坐回椅子上,抬眼就看见魅魔的手动了动,眼睫毛也颤动了一下,好像是要醒过来了。

“先生,您感觉怎么样了?”魈扑过去问道。

魅魔缓慢地睁开了眼睛,金色的瞳仁中映着魈的脸庞。因为过于急切,魈几乎完全扑到了魅魔身上。魅魔的手动了一下,眼睛转了一圈回到魈的脸上,然后略带点虚弱地开口:

“你……要不要先穿个衣服?”

8

魈终于知道了魅魔的名字。

那天的兵荒马乱自不必提,总之当魈背过身去手忙脚乱地穿好了衣服的时候,魅魔已经自己起身靠着床头坐着了。魈有些拘谨地坐在床前的椅子上,看着魅魔俊美的脸,又尴尬又羞耻,耳朵尖都是一片粉红色。

魅魔倒是自如,从魈转身开始穿衣服就在欣赏风景,到魈坐好,又把他从头到脚地观赏了一遍,看得魈整只缩成一团才收回目光。

“谢谢你救了我,魈。”

“不……不用谢,我应该的。”魈听着自己的名字被魅魔叫出来,不知道为什么耳根一热。“您……现在感觉怎么样?”

“我很好,魈。无需用敬语,你直接称呼我钟离便好。”

钟离,魈咀嚼了一下这个陌生的名字。原来这就是魅魔的本名,和他的名字一样带着点东方的余韵。不过,尽管这次钟离被他成功救了回来,他也依旧没法忘掉之前钟离惨白着一张脸躺在床上的样子,忘不了围着他一圈的古玩和古籍。

“钟离……先生,恕我冒昧,您之前经历了什么才把自己饿到这种程度?”

“啊,说到这个。”钟离语气里添了点心虚。“我其实和其他魅魔不太一样,一直觉得情欲是一种不能理解的东西,对这种大家司空见惯的东西完全无感,甚至会觉得这是一种污浊的东西。因此,我之前从未进食,全是靠着魔力来维持生命,去相亲会也不过只是为了走个过场。”

“从未进食?”魈睁大了眼睛,声音也不由得拔高了。

这下破案了,钟离根本不是因为他三天没喂才出的问题,这根本就是饿了不知道多少年啊!

“咳……是的,因为自身原因,我对这种事情一直有点排斥。这次相亲会我预感自己撑不了多久了,又难得看到像你一样干净的恶魔,感觉死在你的城堡里倒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所以才选择跟着你回来。”

“那之前围着你一圈的那些东西呢?”

“啊,大概算是我给自己挑的陪葬品吧。”

“钟离先生,”魈正色说道:“您现在是我的魅魔了,尽管我们还没有签订契约,但是我需要对您的身体健康负责,因为不能理解所以不进食是小孩子才会做的事情。”魈停顿了一下,看着钟离摆出的一副虚心听从的样子,下意识地给他找补,“如果进食导致您不舒服,那也可以进行一些适当的调整。这次喂您进食,您感觉怎么样?”

钟离舔了下嘴唇,回味了一下昏迷的时候感受到的味道,竟有些意外地好吃。

“很美味,多谢投喂。”

钟离下意识的动作削弱了他的威严感,倒平添了几分涩气,惹得魈有些不敢直视他的脸。再加上听到钟离的评价,这下魈的耳朵尖可是又红成了一片,刚才说教时义正言辞的样子再也找不见一丝一毫。

“美,美味是吗,美味就好……我,我去给您倒杯水,马上就来!”魈有些受不住,转身奔到门口想打开门出去,却被自己之前设下的好几道锁拦住。他乱七八糟地运起魔力开锁,好不容易才逃了出去。

钟离看着魈落荒而逃的背影,不自觉地勾起了嘴角。

确实很美味。

9

魈觉得很苦恼。

倒不是钟离不好养,相反,钟离算是在他所听说过的魅魔里最好养的一只了。既不要华贵的衣物,也不要精致的饰品,更不会对住所装潢、生活品质等等有所挑剔。每天,钟离都会煮一壶热茶,然后捧着茶杯坐在窗边看书。看的书也不是别的,就是他之前的那些“陪葬品”,按他的话来说这叫“不能浪费魈的心意”。魈很喜欢这种安静又不冷清的氛围,往往也会从钟离那要一杯热茶,然后坐在他附近处理自己领地的事务。偶尔,两个人也会对书里的片段、当日的天气、近期的热点事件等等进行讨论,互相交换自己的看法,从而对对方了解得更加深刻。

唯一让魈苦恼的就是钟离的吃饭问题。

由于每只魅魔体质的不同,魈完全不清楚钟离一次需要吃多少,以及吃一次能够管几天。他去问钟离,钟离就只会说“都可以”。一天一次也可以,三天一次也可以,五天一次也可以。魈气急了,一时口不择言,问他:“那我不喂了呢?”

钟离挑了挑眉,回道:“那当然也可以。”

魈想到钟离那个饿了自己不知道多少年的前科,一时语塞。总之,为了找到一个合适的投喂份量和间隔,魈只能自己慢慢尝试,逐步调整。出乎他意料的是,他的第一次尝试很快就以失败告终了。

倒不是食物的获取过程有什么问题,毕竟魈现在已经不是没有实操经验的恶魔了,尽管这个经验实际上并没有多少。他好不容易用杯子装了半杯端给钟离,钟离却只把视线从书中挪开了一下,就又收了回去。

“钟离先生,您好歹吃一点啊。”魈苦口婆心,“您上次不是还觉得美味吗,就算您仍旧对进食有些抗拒,但是为了身体健康,不吃是不行的啊。”

钟离把书合上,端起杯子看了一眼。

“不够新鲜。”

“但这是我刚刚……啊……您……您是说……”魈原本想要劝钟离吃饭的长篇大论一下卡住了。

“既然要吃,那就要吃最新鲜的。”钟离把书往桌子上一放,端着茶杯站起身。“怎么,我的饲主连这样一个小小的要求都不能满足吗?”

“好……好的。”

10

钟离喝了一口手里端着的茶。

平心而论,魈的城堡是非常漂亮的。不同于他偏爱暗黑风的同族,城堡里没有昏暗的灯光,也没有阴森的氛围,反而透着一股生机勃勃的劲。房间里的窗帘向来不会拉上,一到晚上,月光就会透过洁净透亮的窗户流泻一地,衬着窗外花园里的白色清心,构造出一种静谧的氛围。

现在魈就在明媚的阳光下面。

事实上,深渊的阳光并没有多少温度,只是给魈的身上多镀了一层金色。魈坐在床上,背靠着枕头堆起来的简易靠背,只有上身好端端地穿着衬衫。房间的窗户大开着,风吹得束好的窗帘也有一些摇摆,魈裸露的皮肤被这一丝凉意激地不自觉地一抖。魈抬起手又放下,视线左飘右移,最终还是选择闭上了眼睛。

他实在是没办法看着钟离的脸来做这种事情。

钟离倒是没做什么额外的事情,只是捧着茶杯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安安静静地喝茶。但是他的存在感太明显了,魈就算闭上眼睛,也能够很清楚地感受到他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逡巡。何况钟离还穿着板正的西装,面上一派清心寡欲的样子,这种羞耻的心理让魈脸上浮起一片薄红。

当然,从钟离的角度看去不得不说是一副好风景,坐在椅子上喝茶的钟离将一切都尽收眼底。

很快,魈腾出一只手往床头够,不料却摸了个空。他被迫睁开眼,略带疑惑地看着远处本应该在手边的杯子——那本是他提前准备好拿来盛装食物的容器。他无暇多想,只是停了手上的动作探身过去把杯子拿过来放在身边。过了一会儿,他再次伸手,然而出乎意料的是,他又摸了个空。

这下一定不是魈记错了,他猛地转头睁眼,正好看到一条黑色的带子缠着杯子往远处带。那带子被魈看见后也不装了,堂而皇之地把杯子一扯扔到了地上,然后耀武扬威地在魈眼前转了个圈,之后就消失了。魈完全没能反应过来,一时只记得最后映在眼底的带子末端的爱心。

“咳……对不起。”钟离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魈回过神来才发现钟离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自己身边,“我向来有些管不住自己的尾巴,给你添麻烦了。”说着,钟离覆上了魈的手。

“对于尾巴的问题我很抱歉,所以由此带来的损失都由我来弥补。”钟离收回手。“不过食物当然还是原汁原味的最好,盛进杯子里面还是破坏了最原本的味道。”钟离俯下身,认认真真地吃完了所有的食物,抽了几张纸把留下的痕迹也擦了个干干净净,之后贴心的给魈裹好了被子,关好窗户,拉上窗帘。

“晚安,多谢款待。”

11

尽管第一次尝试以失败告终,但从结果来看,钟离也算是正经地吃了一顿饭。魈吸取经验教训,决定用自己来引导钟离吃饭。

79 Likes

果然,还是完整的饭饭香:laughing:钟离,你都饿了,忍不住就别忍了,我也爱看:star_struck::star_struck::star_struck:

8 Likes

放心(?)某人裤子焊死了

1 Like

11

尽管第一次尝试以失败告终,但从结果来看,钟离也算是正经地吃了一顿饭。魈重新回顾了一下整个过程。首先,钟离吃饭一定要吃最新鲜的,因此自己必须当着他的面来产出食物,以便他能够第一时间吃到。其次,食物不能用额外的容器盛装,不然钟离的尾巴会控制不住的打翻。另外,魅魔吃饭好像没有一个很明确的频率,或许饱食度并不是一个明确的数值,而是一种自由心证?

不过最重要的是,要让钟离产生吃饭的欲望。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能让钟离提起兴趣的东西并不多,古籍古玩算一类,书算一类,茶算一类,但是这些看起来并不是能够引起食欲的东西。魈苦苦思索,仔细琢磨钟离在整个过程中的反应……貌似他除了在喝茶就是在欣赏风景,排除不可能的选项,剩下来的一个就是最终的答案。

因此,要让钟离产生食欲,就得让他欣赏风景。

那么按照这个逻辑综合来看,钟离不饿死=钟离吃饭=钟离有食欲=钟离欣赏风景。

所以说,为了钟离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危,就必须得让他欣赏风景。

风景倒是不难有,毕竟这是魈自带的东西,但是要谈及“欣赏”,就得让风景具有一定的美感。魈自认为风景本身没有什么值得欣赏的,那就只有在风景的基础上进行一番装点。不过,装饰风景在恶魔中并不常见,相关的饰品近乎没有。但是魅魔们不一样,他们用来装饰的东西五花八门、千奇百怪,用在什么地方上的都有。魈为了对钟离的健康负责,咬咬牙匿名买了最基础的一些。

魈穿着一身明艳的异域红色舞服,赤着脚,走动之间有着铃铛的脆响。他从楼上风一样跑下来,一路叮铃作响,直到站在了钟离面前。

“先生,您今天想吃饭吗?”

钟离上下打量了一番,不动声色地喝了口茶。

“天冷,你多穿点衣服。”

魈铩羽而归。

魈换了一身白衬衫和淡蓝色白色牛仔裤,头发也稍稍打理了一下,整个魔看起来简直像是棵清隽的翠竹。他站在钟离面前,解了领口的一颗扣子。

“先生,今天想吃饭吗?”

钟离喉结滚动了一下,从善如流地让魈拉着走了。

魈打算休息一天,就随便拿了件自己平日里的睡衣套上,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出了卧室。没想到,在楼梯的拐角处,他遇到了正上楼的钟离。

“我饿了。”

“啊……好的,我马上就来。”

魈总觉得钟离连着吃了两天是因为之前饿狠了,所以依旧精心换了一身衣服。这回的衣服正面看是正常的西装外套,但是侧面并没有什么布料,而是由一片羽毛串起了前后两片,透过布料的间隙还能看到里面配套的金属链子和夹子。

魈在钟离面前转了一圈,然后俯身问道:“先生今日要吃饭吗?”

钟离伸手把魈身上乱七八糟的金属全都拿了下来,然后说:“不用了。”

魈痛定思痛,认真反思总结了自己前几天的穿衣风格。这回他选择了一件墨绿色的旗袍,还磕磕绊绊地穿上了配套的高跟鞋。他扶着墙挪到了钟离面前,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钟离一把捞了起来,放在了沙发上。他反应不及,只能坐在沙发边看着钟离单膝跪在他面前,伸手脱下了他脚上的鞋子,然后整齐地码在了一边。

“你是要投喂我吗?我的小主人?”

魈难得以一种俯视的角度看钟离,愣了好一会儿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是的……我是来喂您吃饭的。”

“那就对了,”钟离抓住魈的脚放在自己腿上,摩挲了一下被高跟鞋磨得泛红的地方。“我还不饿,你现在也没了鞋子,不如拿原本为了喂我吃饭而预留出来的时间陪我一会儿。”

“也好。”

第六天……

渐渐地,魈在一天天的尝试中发现了钟离吃饭的原因和频率。

那就是毫无规律。

钟离有食欲的时候确实是他欣赏风景的时候,但是他欣赏风景的时候却不是次次都有食欲。不过跟之前不做任何装饰的时候相比,钟离吃饭的次数确实大大增长了。

魈大为欣慰。

12

当然,深渊永远少不了矛盾,魈也不例外。

这日,管家来报,说是隔壁邻居来访。魈很快地皱了一下眉头,然后让管家把人放了进来。正在看书的钟离注意到了魈的表情变化,放下书跟在魈后面到了待客的大厅。

还没看到人,声音就先一步传了过来。“魈,听说你第一次去相亲会就定了只魅魔?哈哈哈哈哈哈哈,要我说你这种小雏鸡就该多感受感受再做决定,怎么这么快就把自己套牢了呢?”

魈大力推开门,然后狠狠甩上。“我选择谁做我的魅魔是我的自由,不需要你在这里指手画脚。”

“我可是为了你好啊。你天赋好,魔力高又能怎么样呢?这么多年还不是一直打不过我,到现在只能可怜兮兮地守着自己的这一亩三分地。这下终于能有只魅魔了,这不得好好挑挑,找个床上床下都能伺候好你的,好来一雪前耻啊。”来人大剌剌坐在沙发上,怀里搂着一只魈没见过的漂亮的魅魔。

51 Likes

奇迹魈魈!钟离你好福气啊:heart_eyes:

4 Likes

什么装饰,什么风景,什么夹子,我好像看到了透明大车从我眼前驶过

6 Likes

天呢!下面在哪里?急急急

这就要给你讲讲我和lof斗智斗勇的故事了(目移)

2 Likes

太太……该让钟离吃饭了……(更新!!)

2 Likes

12
当然,深渊永远少不了矛盾,魈也不例外。
这日,管家来报,说是隔壁邻居来访。魈很快地皱了一下眉头,然后让管家把人放了进来。正在看书的钟离注意到了魈的表情变化,放下书跟在魈后面到了待客的大厅。
还没看到人,声音就先一步传了过来。“魈,听说你第一次去相亲会就定了只魅魔?哈哈哈哈哈哈哈,要我说你这种小雏鸡就该多感受感受再做决定,怎么这么快就把自己套牢了呢?”
魈大力推开门,然后狠狠甩上。“我选择谁做我的魅魔是我的自由,不需要你在这里指手画脚。”
“我可是为了你好啊。你天赋好,魔力高又能怎么样呢?这么多年还不是一直打不过我,到现在只能可怜兮兮地守着自己的这一亩三分地。这下终于能有只魅魔了,这不得好好挑挑,找个床上床下都能伺候好你的,好来一雪前耻啊。”来人大剌剌坐在沙发上,怀里搂着一只魈没见过的漂亮的魅魔。
“魅魔不是拿来使用的工具。”魈深吸一口气,又缓慢地吐了出来。“你来做什么?就是来向我炫耀你的新魅魔的吗?”
“当然不是,”那人摆了摆手,然后甩手就是一道凌厉的攻击。“我来是为了让你清楚,你就算有了魅魔还是永远都比不过我!”
魈偏头躲开,同时回赠了对方一道魔力,之后就跟那人缠斗起来。尽管那人比魈年长,经验比魈丰富,武器比魈精良,但也只不过和魈堪堪打了个平手,甚至还略占下风。一番交手过后,两人分立在大厅的两边,身上都带了点不轻不重的伤。魈站在原地略缓了口气,而那人则拉过一旁的魅魔不管不顾的咬了上去,身上的伤口很快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怎么,我们的魔族天才连个血包都没有?你不是刚定了个好多年都没人要的魅魔吗,就算他淫纹再简单,也好歹能给你提供点帮助不是?怎么连他的影子我都没看到?还是说我们的天才魈一朝开荤,直接把可怜的小魅魔搞得下不来床,这才一个人独自战斗?要我说啊,这种耐受力不行的魅魔就是残次品,不过配你这种过气天才倒是刚刚好。”
“你!”魈听着他对钟离的恶意猜测和贬损,怒从心起,当下就要上前。
“即便没有魅魔我也……”
“谁说他没有魅魔?”
13
魈从未体会过并肩作战的感觉。
深渊的恶魔们本就不长于与同族合作,凑在一起时总是谁也不服谁,因而往往是单打独斗。再加上魈没有强大的亲族,平日里又不喜交际,与其他恶魔一同战斗的可能性就更小了。久而久之,他也习惯了遇到事情都自己解决,从未想过向其他恶魔求助或是低头。
但是,在看到钟离推开门缓步向他走来的时候,他还是有一丝不合时宜的委屈。
只有一点点。
“钟离先生,我……”
“可需要我也被你啃一口?由于心理问题,我从未接触过类似的场景和知识,自然也无从得知如何才能帮到你。不过看他们那样得到的效果极为可观,想来我的血对你来说应该是一味良药了。”
“不,等等……不需要血!只需要……只需要接吻就好了。”魈还没从杂乱的心绪中缓过神来就骤然听到钟离的“献血”言论,惊得差点原地跳起来。
钟离似懂非懂。“魈可是怕我疼?没事的,只是被咬一口而已,并不会有多疼痛。”
“不是!真的不需要!接个吻就好了!”魈生怕钟离一言不合给自己先划拉一刀,着急忙慌地扑到钟离身前,拉着钟离的领带就亲了上去。
不过,虽然魈颇为主动地先一步吻了上去,但作为一个同样没有过任何经验的恶魔,他也不知道具体应该怎样接吻。两人就这样唇贴着唇,鼻尖蹭着鼻尖,谁也没有下一步动作。魈没感觉到这样贴着有任何效果,于是努力地回忆了一下曾经在书中看到过的只言片语,终于是想起来了“体液交换”四个字。
魈试探性地伸出舌头舔了舔钟离的嘴唇,钟离很快理解了魈的意思,顺着魈的力道微微张开了嘴。魈尝到了钟离平日里最喜欢喝的茶的味道,苦涩但回味甘甜。兴许是从未与魅魔进行过“体液交换”,仅仅只是一会儿,魈就感觉身上的伤全部好全了,消耗的魔力也全部补齐,整只魔的状态是前所未有的好。
补充完魔力,魈才注意到自己一直扯着钟离的领带,导致钟离保持着一种弯腰俯身的姿势。他慌忙放开了手,然后欲盖弥彰地试图抚平钟离被他扯出褶皱的衣领。
“哟,这就是你定的魅魔?这穿得可真够严实的,身形也不纤细,跟你站一起很难说到底谁才是魅魔。不过这脸是真的好看,怪不得你跟他一见面就被勾着走了。要知道,我之前可是跟其他恶魔打赌你是个性冷淡,对什么魅魔都不感兴趣。这样吧,你把这只魅魔送给我,我就把上次你送我的那块地还你。一个没什么用的魅魔换一块地,不管怎么说都很划算吧?”那人有些痴迷得看着钟离的脸,开口说道。
“不可能!他是我的魅魔,我绝对不可能把他给你!”魈猛地转身,刚刚因为羞耻心压下来的火气加呗得涌了上来。
“给你机会你不听,那就不要怪我当着你的面直接抢走他了!”说着,两个高等级恶魔又缠斗在了一起。
钟离颇为闲适地找了个不会被战斗波及的死角,然后饶有兴趣地看着两个恶魔对打,时不时还在旁边的纸上记录什么东西。等魈与那人一分开,他就很自觉得走过去低头跟魈接吻。接吻这种事情,除了第一次的时候钟离还有些生涩,后面就逐渐无师自通,甚至能够带着魈一起渐入佳境。不过,或许是出于一贯的严谨,钟离并没有就此有什么骄傲自得,反而虚心求教。
“这样的角度和深度可以吗?我学习的进度如何?你感觉身体怎么样?魔力是否已经都恢复了?需不需要再来一次?”
魈每次听到这些问题,要么上前一步堵住钟离的嘴,要么转头后退一步恶狠狠地朝对面攻击,总之是从来都没有回答过。钟离只好自己探索和总结方法,然后再在实战中一点点的进行修正。
有了充足的保障,前来找茬的魔族很快就在与魈的战斗中落败了。魈倒也没有下死手,只是看着那人带着他的魅魔狼狈地落荒而逃。天色同记忆里一般是金黄色的傍晚,而这个慌张的背影逐渐覆盖了记忆中那副趾高气扬的嘴脸。
魈走回钟离身边,正打算吩咐管家去收回之前丢失的领地,不料却被钟离一揽,然后结结实实地被吻住了。魈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是也没做挣扎,而是和刚才一样同钟离一起沉浸在这个吻里。钟离越吻越深,魈还没学会边接吻边呼吸,于是很快就感到胸闷气短,整只魔被钟离揽在腰上的手撑着才没能滑下去。良久,钟离放开他,还贴心地替他整理了一下衣服。
“钟离先生,我已经不需要补充魔力了,您为什么还要和我接吻啊?”
钟离闻言愣了一下,面上恍然,好像因着魈的问话想通了什么问题。
“因为今天天气很好。”
“啊……啊?”
14
魈发现钟离变了。

54 Likes

更了!

2 Likes

请吃(硬塞)

5 Likes

虽然战斗的时候要互相看对方接吻再开打好尴尬,但是钟离给魈补魔真香

7 Likes

不是亲很久啦只是补个魔,就,就理解成打着打着给自己喂口药这样子()
总之大家都补魔就一点都不会尴尬了(喂)

10 Likes

14

魈发现钟离变了。

倒不是说有什么非常大的变化,比方说性格、外貌、行为习惯或是兴趣爱好发生了什么改变,而是体现在一些细枝末节的小事上。每天早晨,钟离会额外给魈冲泡一壶偏甜的花果茶,然后在魈下楼之前提前倒好,这样每次魈入口的都是温度恰到好处的甜饮。在暖厅看书和处理工作的时候,钟离会时不时地给魈搭把手,包括但不限于帮他拿一些文件,替他传达一些命令,或是给他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备好一些茶点。两个人聊天的内容也逐渐深入,慢慢涉及到了过去的一些经历和伤痛,以及对未来的一些设想,当然,这些内容就是他们之间的秘密了。

不过,还是有一个相当重要的大事也发生了变化。

钟离学会自己吃饭了!

可喜可贺,真的可喜可贺。钟离第一次主动表明想吃饭的时候,魈的震惊和欣喜简直溢于言表,这意味着经过他这段时间不懈的努力,钟离的厌食终于是有好转的趋势了。为了防止钟离转头就改了心思又开始不想吃饭,魈趁热打铁,迅速地将钟离拉到了床上。

“这段时间麻烦魈了,之后的用餐就请让我自己来吧。”钟离彬彬有礼地制止了魈的动作。

“好的,那麻烦先生了。”魈没想过钟离的厌食竟然能好到这个地步,不仅开始主动吃饭,甚至决定自己来获取食物。他绞尽脑汁的努力总算是没有被白费。

魈顺着钟离的动作躺在了床上,有些期待又有些紧张地等着钟离的第一次自主进食。
……

“对不起,我忘了控制食物的出口,导致现下这些食物都不能食用了。辛苦你了,魈,我下次再用餐吧。”

“不……我……我还可以,先生。”魈缓了缓,略微喘匀了气。“麻烦您了,您再重新来一次就好。”

钟离还是有些顾虑。

“不,我,我可以的。”魈强硬地拉住了钟离。

“好吧。”钟离勉强答应下来。

15

魈躺在新换的床单上。

50 Likes

更了!晚睡的孩子有糖吃!: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为了能让钟离吃口好的(也让我们吃口好的)魈宝真是太宠了:drooling_face::heart_eyes:

高端的食材,只需要最简单的烹饪 :face_with_peeking_eye:当然是爆炒啦

2 Likes

15

魈规规矩矩地躺在新换的床单上。

原本的床单被钟离对折好放在了一边,从外表来看没有半分不妥帖的地方。
……
钟离吃完饭,秉持着一个人做饭另一个人洗碗的良好美德,认认真真地把完全没有力气的魈收拾得干干净净、妥妥帖帖。然后,为了表达对厨师的感谢和欣赏,他微微俯身,在魈的眉心落下一吻。

“辛苦了,多谢款待。”

16

总之,吃饭的事情就这样步入正轨了。魈再也不用担心钟离有天把自己饿死,反而开始担心起自己的身体能不能支撑住食物的产出。钟离每吃一次饭,魈都要缓个几天才能恢复正常。钟离也很体谅魈的身体情况,每次都将餐具和锅清洗地干干净净,从来不让魈在这种事务上操半点心,从而能够专注于领地内的其他事务。

说到领地内的事务,自从上次上门挑衅的恶魔落荒而逃之后,魈就着手进行领地的收复和扩张。

52 Likes

香死了太太!!!:heart_eyes::heart_eyes::heart_eyes: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