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拐小狼会原谅猫猫

魈再次醒来时,尚且还是迷迷糊糊的,就被温软的舌头舔了耳朵,他下意识一躲,被一只爪子强硬的按住,后颈猝不及防被咬住,不痛,但是脑子里下意识的危机感让他僵直了身体。
“呼噜噜噜~”
身后猫咪的呼噜声震天响,后颈被亲密的舔觅,魈想逃,却挣脱不开身上半压上来的缅因猫。尾巴似乎被什么东西压住了,魈感觉身上重量轻了一些,翻身想要逃开,又被猫咪扑压住身子,像是猎物一样被整个压在身下动弹不得。
鎏金的眸子对上,魈看清了缅因猫眼中的不满,以及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咪呜~你想逃?”
猫咪的声音很好听,很温柔,给魈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可他喉间停下的呼噜声以及甩动的尾巴又表明了他现在的情绪不是很好,再加上巨大的体型差在这儿,魈作为一只狼,竟然有些害怕。
钟离看出了魈的紧张,也看到了小狼口中若隐若现的狼牙,他眯了眼睛,干脆一整只猫趴在了小狼身上,直接用体重压制住了魈。
“乖,乖,放轻松,我又不会吃了你,我的小狼。”
钟离调戏似的哄了几句,又舔上了魈的耳朵,顺着脸颊,舔到了小狼的下巴,喉间呼噜噜噜的声音响起,似乎是放松了警惕。
魈突然发难,咬上了钟离的脖子,他没敢用力,只是虚虚的含着,面前的猫却一点害怕的感觉都没有,任他咬着致命的地方,继续给他舔着毛。
魈突然感觉自己被冒犯了,他可是狼,即使体型小,他也有着尖尖的狼牙,现在他的尖牙就抵在缅因猫的脖子上,可这猫却不为所动,甚至喉间的呼噜声更大了。
“停下。”
魈发出威胁似的声音,钟离如他所愿的停了下来,他刚刚松了口气,一只爪子摁着他凑的更近了些。
魈急忙收了尖牙合上了嘴,这也导致了他完全埋进了缅因猫长长的毛里,他恼怒的抬了头,看见了猫咪得意的笑容。
“你疯了,你不怕我咬你。”
钟离侧躺下来,爪子紧紧揽着魈的头,魈只能半顺从的躺了下来,伸舌头吐了吐嘴里的猫毛。
“不怕,小狼很乖,不会咬我的。”钟离眯眼笑的得意,满意的舔了一口魈头顶翘起的狼毛,微微抬高了脖子,把自己送到了魈的嘴边。
“魈要给我舔毛吗。”
魈炸了毛,差点从钟离怀里跳起来,钟离用后爪按住了魈的身子,听小狼恼羞成怒的喊着:“谁要给你舔毛…呸…呸……”
魈猝不及防张嘴吃了一嘴毛,他想往后退退吐出嘴里的毛,钟离却不放开他,他只能艰难的伸出舌头想要把毛吐出来,一张嘴结果吃的更多了。
“呼…呸…呸……”
魈没有办法,只能半推半就伸舌头尝试舔了一下,杂乱无章的毛顺了一点,部分毛不再牢牢的卡在他嘴里。
有了第一下就有第二下,魈很快就伸舌头舔了第三口,最开始魈还拉不下面子,后来舔的越发起劲,即使嘴里的毛早就没了,魈还是一下下舔着,莫名感觉有点上瘾。
额头被柔软的舌头舔过,魈半顺从的抬了头,舔过缅因猫的喉咙,舌头抵到呼噜着的喉间,被震的有些麻麻的,又莫名的安心舒服。
魈眯着眼睛舔了一会儿,鼻尖蹭到钟离湿漉漉的舌头,抬了下巴让猫咪舔弄他的下巴、喉咙。
尾巴上搭上了什么东西,钟离半压着魈舔的开心,魈突然察觉到了不对劲,他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堕落了。
“很舒服吧。”
钟离笑着站起来,趴在了小狼身上,用爪子摆弄着小狼的身体,魈莫名其妙的就顺应了钟离的动作翻了身,被叼住了喉咙。
“乖。”钟离含糊不清的哄着魈,魈一动不敢动,任凭钟离按着他的脖子舔弄上他的肚子。
“好奇怪,你放开我,嗷呜~”
魈扭动了一下身子,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他觉得自己好奇怪,怎么就这样轻易和陌生猫咪做了好像很亲密的事情。
“不放。”钟离理直气壮的说着,体型较大的缅因猫轻易把阿拉伯狼压在身下,优雅的舔了舔爪子,好似终于舔累了,要趴在小狼身上休息一下。
“为什么。”
“因为你做了很多坏事。”
“什么?”
钟离优雅的抬头思考,看起来真的很烦恼似的,一件件细细点着:“你偷吃了我的饭,还躲在草场里让我找了你好几天,嗯,现在住着我的窝……”
“虽然你现在也是草场中的一员,我作为前辈要好好照护你,但你也很过分·…”
“等等,我什么时候成了你们草场的狼了。”
魈打断了钟离,鎏金色的眸子瞪大,满是不可思议,他突然想起了自己的梦,缩了爪子,看起来颇为可怜:“不会是……”
“你想否定你做过的事情吗,渣狼?”钟离低下头,猫眼里含了笑意,调笑似的说了一句,“我可是你的猫天使呢。”
“住住住住住口!”
魈感觉自己一张脸都烧了起来,只能慌乱的打断钟离,单纯的阿拉伯狼没留意到缅因猫眸中的得意,可怜巴巴的回想着“梦”里的细节。
“都想起来了吗,魈。”
钟离打算给狼脑过载的小笨蛋一点时间,往旁边一趴,半个身子压住魈防止魈逃跑,还要拿尾巴去扫小狼。
魈越想越绝望,这是自己做出来的傻事吗,软着身子还要去蹭人家,以为自己死了见到猫就喊天使,还把自己卖了。
更重要的是,那个软乎乎发出嗷呜呜声音撒娇的狼,真的是自己吗。
“魈,舔毛是很亲密的事情。”钟离可怜巴巴的开始卖惨,“舔了毛就是亲密的伙伴了,你都和我做了这么亲密的事,难道你要抛弃我吗。”
魈突然感觉自己的良心突然受到了重重一击,面前的大猫看起来可怜又委屈,完全不见刚刚那种强势的样子,魈其实有点吃软不吃硬,看着钟离难过他就心软了,整只狼都变乖了,呆毛耷拉下来,小心翼翼的询问。
“那我留下来?”
“留下来,陪我。”钟离把自己埋进魈颈间的毛里,努力忍住了笑意,听着小狼假装强硬似的语气,嘴上却说着留下来的话。
太好骗了。
钟离忍不住舔上了魈颈间柔软的毛,再感觉到魈犹豫着舔上了自己的耳朵,更是愉悦的咪起了眼睛,喉间响起呼噜声。
怎么会有这么好骗的狼啊。

2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