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臀裙(质检车)

,

预警:含非进入质检向,纯车。

魈到了许久未归的公司,他今日难得穿了件长长的大衣,初冬的日子里气候渐冷,因此这本来并不起眼。他手里提了大袋子,封口严严实实,脚上蹬着件长靴,大衣没过长靴,他将领口往上拉拉,挡住自己的鼻子,若细细瞧去,会发现他的耳尖是微红的。

进了大楼,与前台小姐姐打了招呼,魈才进了电梯直达顶楼。

钟离此时坐在办公桌上,私人办公室里唯余他写字沙沙的声音,室内开了空调,温热的室内让人平白燥热。敲门声响起,钟离并未抬头,认为又是公办,只道声进。

“把资料放在桌边吧。”然而回应他的是一阵沉默,他这才转过头来,窗外的光线打在他脸上,越过鼻尖打下一小片阴影,足以见得它主人卓绝的容貌条件,金眸冷然。只是见到来人后,冷硬的石头也放柔了棱角“魈?回来了?”

魈被钟离那一瞬的威严绝艳慑住,有些局促地低头:“嗯……魈是不是打扰您了?”

“怎么会?我巴不得魈快些忙完工作来寻我。”钟离于是笑起来,仔细打量魈的模样。他认为自家爱人兼小秘书无论怎么穿都不会差,眼前的魈显然将自己好好整理了一番,左边发尾梳上去了,唯余一份微不可察的性感与利落的帅气。偏那双眼下媚气的红平白添了色气。风衣的款式略显陈旧,却生生让魈撑起了它的气质,挺拨动人。比起累人的工作,见到回来的爱侣让钟离愉快许多。魈脸颊红润,看得钟离心也要化了。

“过来吧,魈”钟离招呼人,让人过来好好看看。只是魈闻言脸上更红,他感到室内开了空调,这样穿衣服自然会觉得热……只是他还羞于脱衣,下身是真空的包臀裙,凉风浸入他特地穿的黑丝,这让他感到不大有安全感。润了双含羞的眼望钟离,击得钟离也心尖一颤。像鼓起勇气了,魈暗暗想着他与钟离大人已是夫夫,做这些……也是可行的,无非是正常人类所行之事。

魈走向钟离,长靴在木制地板上发出声音。钟离从不知一件长靴可以踩出如此响的声音,眼中却看着爱人停在他眼前,钟离顺势伸手,那人儿就顺着他坐进怀里。只是坐下,钟离便察觉出些许令他心猿意马的细节来。他不置可否,但已猜出了大概。一只手紧了紧抱着魈的手,另一只手继续批文件。再故意冷下脸来。

魈早从那只手中读出大人要戏弄他的意思,羞得小声唤钟离,他体型小,几乎整个人靠在钟离怀中,断断续续诉说思念:“先生……我很想您,今日来是因为魈想,想要了……嗯,魈自己摸过。”

抱着魈的那只手开始反解魈的衣扣,一件皮带女式装慢慢露出,不过魈的胸膛毕竟是平的,并无隆起,却可见穿衣的主人并不熟练这种衣服,小半个胸肉也暴露在外。“继续说。”钟离声线不变仍旧淡淡的,仿佛他并不是要和爱人缠绵,而是在讨论工作。“怎么摸的,从哪里摸的,说仔细点。”

钟离的眼神很冷,只是双手已解开大半大衣扣子,那条包臀裙也逐渐显露。魈被羞耻击中,身体却越发兴奋“嗯……是前两天和先生说完话……魈录音了,就摸了自己……”他就像在供认“罪行”,将自己袒露,如一只待宰的羔羊那样顺着钟离的手拉下他的大衣,少年的体型此时因包臀裙看上去更雌雄莫辨,眼角潮红的魈抱着面无表情的男人讨好地蹭。只是男人并没有停手“然后,你感觉如何?”

魈嘴唇颤抖,再说不出话来。因为他听见一声突兀的撕裂声,滴水的湿滑小穴被连手套也未脱的手探入揉按开拓,未听见魈的回声他便伸出手往深处用力一按,这才逼迫魈做出回应:“啊……是。魈……不会自己摸……”

钟离冷冷纠正:“是自慰”说着又按一次,力道之大直接让魈的包臀裙也上移了一些,裙子并不合身,瞬间滑到腰部,那只淫荡兮兮的性器和淌水的小穴一同外露。

“呜……是,魈不会自慰,就用了小……”对上钟离冷冷的金眸,他喘息着说“用了小逼……但是……怎么也不比先生……用手……然后,魈用了先生的衣服……自慰,先生……我想您,所以才高潮了……”

钟离神色不变,只是慢慢勾起一个笑:“那,我来教教魈……怎么自慰吧。”说着,抵在魈体内那边突起的柔软上用力,顿时魈被快乐淹没,向上挺身想离开这般亵玩。却因自己体型小,被扣在钟离怀里无法逃走。

“怎么敢自己摸,可不劳我的小秘书动这种体力活。”钟离带着调笑,再次碾磨那处脆弱的小穴,任魈如何软声求饶也没放开。“魈想我,我自然也是想魈的。”

天旋地转间,钟离移开了成堆的桌面文件,魈已被脱去大衣,凌乱的衣物显得胸膛半露,小穴外露,他脑子发懵,刚进入不应期,被抠红的小穴再次被粗糙布料包裹的手指进入。更敏感的触觉让他苦不堪言,偏被钟离紧掐着手。他能做的只有低泣着扭动腰身,软声求饶这个欺负他的先生。然后在下一次不应期中再被抠到高潮,小腹痉挛抽搐,呻吟了许久,声声娇媚诱人。也无法讨到先生的怜惜。丝袜被撕破了,零星从脚腕垂下可怜的几片。直到魈体力耗尽,沉沉睡去。

魈醒来时已在家里的沙发上,身上收拾得干净,睡在钟离身边,迷糊间也并不想吃晚饭,钟离给他哄着刚出差完回来不吃对身体不好,多被钟离喂了两口便又睡去了,睡着了抱着钟离的腰不肯撒手。

49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