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夜体验(练习车)

预警:内有双性小鸟出没!

钟离时常很想把魈整个抱起来看看,再颠一颠。好吧,虽然有些凡人不敬仙师的嫌疑,但他真的很想这么做。如果用上旅者的那句形容,他这属于是,因爱生怜?可谁让魈过于可爱呢?

初夜是成婚后才有的。魈活了这许多年,对于夫妻事也保守,有一回擦枪走火,仙人喘得厉害,罕见地说了软话请求钟离再等一等,钟离并非穷追猛打不知情意的莽汉,当即仅与仙人交换拥抱,昳丽仙人抚他顶发,爱怜地与他耳鬓厮磨。哪还有半分夜叉悍将的模样,魈也是从那时候才意识到,自己与那些孱弱的凡人并无不同之处。

另一番光景落入钟离的眼底,仙人冰骨玉肌,立若青松。却又生得巧妙的漂亮,魈在众仙家中堪称翘楚,战功,品性或容颜都是如出一辙的拔尖。唯独与他身形相比娇小得多,让这些出类拨萃中添了可怜可爱。钟离向来挑剔,或者是出于龙的本能那样,然后对魈贪婪起来,魈若敢放出他的羽毛,只怕到时羽毛要被他捏在手中把弄,连着人也逃不出被摆弄的命运。

这确实糟糕,倘若他不加以控制。恐怕要在魈心目中留个色中饿鬼的形象了。只是若控制得久了,临到爆发,他养的小仙人恐怕也受不住。

事实上,钟离也确实要忍成那样了。璃月恢复战前的状态前,他不得不借与残余魔神的战斗以泄这口火气,神与仙皆是长生种,钟离这一忍,忍了近几百年。期间浮舍与若陀过问他的意见,问是否要一位帝后,他不置可否,只答心仪的仙人并未回应他。

一岩龙一仙两个男人这下起了八卦心,拉着钟离问那仙子是何许人也,敢下帝君的请求。钟离笑笑,用一种近哀怨近无奈的溺宠语气说那正是太元帅家中幺弟,金翅鹏王魈。这心意埋藏了太久,久到归终闲云一众仙神都有所察觉,虽然,只有眼前这两个听得呆住的家伙丝毫不觉。今日听来后恍恍惚惚回去,归终一听,嘲笑了他们去。于是三人闹作一团,与万家人间烟火无甚不同。

亲事是魈先提起的,不过他未明说,只默默邀请了钟离一人去深林。翻出金鹏一族覆灭前族长为他备的一身华裳,解外扣释放耳羽和背翼。一舞毕,抽出自己最好的羽毛,口含着送给神明。钟离如愿以偿作为神明接下信徒的真心,这如芝兰玉树的少年仙人许了他真心。他等到仙人再抚顶,赠以贵金之花,以凡人之仪与仙人共长生白头。

成婚当夜,两人累得睡去了。第二日,钟离才说起与仙人圆房这事。魈起先还怯怯避着这话,只是想一想就害臊得不行,求饶似的让钟离当夜再提。当夜,自然是轻怜蜜爱。

魈才被吻过,绵软得像块豆腐,钟离将人抱到自己身上靠着,慢慢吻着唇角额头温存。魈被亲得舒服,脸颊绯红着。就听见钟离问他:“魈自己可做过这事?”钟离伸直手臂,暗示性搭上魈的裤带拍拍。见人儿在他怀中更局促了些,就揉揉这可怜可爱的小仙人:“无事的,魈,这不过是人间房事的一部分而己。”钟离顿了顿,又补充:“这仅限你我知道,魈每个漂亮的模样我见了都会心生欢喜。”

钟离的音色低沉浓厚,本做肃杀之威的神明如今说起情话来,魈简直要为自己受用的耳朵哀悼了。这下他明白璃月人口中“耳朵怀孕”的含义了,魈听到自己的心跳很快。乖乖说了实话:“先生,我试过的……很疼。”第一次遇到发情期的小鸟仙人不知常识,身边无长辈教导。阴茎硬到发烫也只好去浇冷水,或是不知所措地往下摁。到头来自己被折腾得可怜兮兮,缩成一团硬逼自己睡着度过。“嗯……原来如此,我明白了。”钟离说着,将人紧了紧再去撷那唇瓣:“魈,放松……”

唇齿交缠的水声慢慢响起,魈听见摩挲衣物的声音,两只大手揉捏他的身体,挤出声声细喘。他在这个吻中提不起力气,陌生的细腻快感入侵他的身体,由喘息转变为闷哼。抓紧了手底的床单,要被吃掉了……这种错觉让魈心底产生了隐秘的快感,又暗暗期待起更多。

这个有些凶狠的吻离开魈合不拢的嘴时,他才得以喘气。钟离适时起了坏心思,明面要教自己新妻自慰,实则是想逗弄魈。魈没说话,脸上酡红点点头。即使是与大人结合又要忍疼他也认了,想到这里又贪恋起方才的接吻……要把他吃下去一样,但是很舒服。钟离这边已褪去自身衣物的大半,魈被抽去裤带,正松松垮垮露出半边臀肉,上衣未脱就乖顺被拉进钟离怀里。神明大人的肩膀宽阔,正好让他得以躺在钟离怀里。大腿外露与钟离的紧贴着,肌肤相亲让魈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只是紧接着,热硬的东西也靠近了他的会阴处。魈微微睁大眼,低头一看,硕大狰狞的东西穿过他的腿缝,与他自己不常使用的性器相比,看上去可怕得多。

跑,快跑!魈的大脑发出警惕的尖鸣。只是他忍住了,一双水润的金眼垦求似的看向钟离。钟离安抚性亲亲他,握住他的手向下伸去,上下撸动。“嗯……!”强烈的触感摩擦他少经人事的性器,几乎在同时就喊出声了。耳边是钟离的声音“在这里捏一捏……别忘了用指尖刮一下。”魈根本听不进去,钟离的声音撩拔他的心弦和身体,而他只能将头靠在钟离肩上,发丝汗湿苦苦压抑要哭出来的声音。没一会,像是发现了在开小差的孩子那样,钟离停了手。将魈卡在高潮边缘,这才让魈拾回了些自己的神智。他痒得不行,哀求一样挪动自己的屁股往钟离手掌上蹭,但钟离并不肯如他之愿:“魈不如自己来试试看?”这下连魈再迟钝也能看出来,大人这是要刻意欺负他,他抿着嘴,在大人期待的目光中将手向下伸去,生涩地手动自慰。咕叽咕叽的水声中钟离的喘息慢慢粗重,小妻子太乖了,把自己的腿也张开让他看了,魈羞耻到快哭出来,但为了取悦大人,他强忍羞意打开自己“大……人,魈做得……嗯!可以吗?……”

小人儿有两口蜜处,花穴已软答答湿乎乎,后穴也因此湿了一片。“这可真是……”一个惊喜啊。钟离只觉气血上头,龙的天性告诉他,一定要在合适的对象身体中成结。只是没等到他露出龙目,魈的一双含泪眼率先击碎了他的心房,他一下子就心软了,揽起人儿亲吻夸赞魈做的好,模样也漂亮。只是去讨了些利息。将自己的性器与魈贴在一起揉捏,又在濒临高潮前停下,折磨得魈又低泣出声,抚住人虚软的身子继续开拓这具身体。

小爱人没有给他性爱指南,钟离只好自己探索了,鸽乳和小腹成了重灾区,嘬红的地方只要再用用力,魈就会滑精,钟离像是玩上了瘾,他不着急进入,只专注欺负魈的身体。

“先生……不要……不要再……咬……呜,下面好酸……”魈已喊得声音微哑,钟离的力道克制得很好,先前没有让魈高潮,让他在第一次高潮前承受了更多快乐,只是苦了魈应对坏心眼龙的玩弄,敏感处也泄露干净了。见他实在受不住了,钟离才捡起自己床第间不多的怜爱心,伸出手指探入魈的后穴里摸索。魈全身瘫软,后穴又因入侵瑟缩着用力,钟离找到那处栗子大小的突起,往上用力一按。

“……!!!”魈喊不出声了,他几乎要被快乐浸染到晕过去,之前积蓄的快感这时一拥而上,水液从两口小穴和性器同时喷出,还不知潮吹为何物的人缩在自己依赖的先生身边,不住地呜咽说坏掉了。钟离边亲吻魈,边将自己忍耐了许久的性器往那朵穴里戳。刚经历高潮的后穴口绵软,钟离轻易进去了一个头,无力的魈猝然被进入,声音已经支离破碎“慢点……先生,呜……我吃不下……慢……啊……!”

魈还在不应期,身体敏感得可怕,只是这样也只能吃下钟离一半的性器,钟离倒吸一口气,差点就直接交待出来。他只好慢慢动作,安抚着亲亲魈,露在外处半截的性器爆起青筋。魈见钟离隐忍泛红的脸,有些不忍,他平息了些,伸手去尝试揉搓那一半暴露在外的性器,情潮中魈变得殷红,耳尖嘴唇都染着些色情。只是渐渐的,他好像在自我抚慰一样,慢慢抬起腰进出,脸上也充满动情的可爱。舒服得小声哼哼,魈从这之中得了趣“先生……嗯……动一动……好舒服……嗯呜……请再往里插一插……”

小仙人还不清楚这是色情的淫叫,他乖乖抬腰自己动作,每句话都诚实极了。身体依旧发软,但抬一抬腰就可以触及极乐。这副样子可爱极了,钟离舔了舔发干的嘴,意识到他的小仙人,也许与他一样有具淫骨。他笑了笑答应魈“好。”声音哑得不像话。

他顶到了底,洞房夜成了结。

59 Likes

啊啊啊啊啊啊好香的饭!!

1 Like

呃呃呃呃呃呃谢谢宝,我写得腊鸡

1 Like

好香 :drooling_face:

1 Like

好好好好,两个人都好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