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月吃魈鸟豆豆人总冠军!

又名(龙龙收集散布在璃月各地的魈鸟团子)。旅行者=玩家≠空或荧
预警:重度ooc!重度ooc!

钟离很喜欢养鸟,这一点毋庸置疑,但真的出现了眼前的状况,他还是感到猝不及防。谁曾想一觉起来身边热乎乎的老婆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沾有魈气息的小团雀在他颈侧着急地啾啾叫,见他醒来,小团雀蹦蹦跳跳往他身上爬。扑腾着小翅膀想表达什么。钟离不得已做为一条龙重启了“鸟语”这门外语。

“啾啾啾啾啾!啾……”(钟离大人,您总算醒了。很抱歉,魈不知为何再也变不回去了。)

所以,这是魈?钟离捧起这只小团雀,陷入深思。魈鸟看上羽毛蓬松柔软,如一只软乎的绿色小毛球,额间又缀上紫菱,摇摆间格外神色灵动。等到钟离反应过来,他已经把脸往魈鸟的毛茸茸肚皮里埋了。

不确定。钟离想,再吸一口。这么做的结果就是,得到一只发烫的小鸟。不过魈变成团雀的起因,马上就找上门了。那位旅行者慌张从隔壁崩铁的模拟宇宙奔出。“魈!你小心……”他猛地推开门,霎时间一人一龙一鸟大眼瞪小眼望着彼此。过了半晌,旅行者颤抖不止,指着钟离手中的小团雀“那……那……那那不会是魈吧?”

事情的起因还要从模拟宇宙旅行者苦刷祝福开始说起。在连开了十把,输了十次丰饶大鹿后,他心态炸了,怒而关游戏润去提瓦特。刚打开游戏,一阵奇怪的笑声后,欢愉星神阿哈也随着他进了提瓦特。祂随手一指后便大笑着消散了身形,只剩旅行者顺着祂的手往前看,便是往生堂的方向,当时是夜晚,旅行者却能看见许多绿色小团雀四散而飞,他眼力不错,定睛望去竟全是魈鸟!

“原来如此……”钟离罕见地动用了神力探察,丝毫找不到阿哈遗留的痕迹。确认了这位无常的星神只是想找乐子而已,那么,接下来他只需反遵守这个“乐子”将剩下那些包含魈仙力与情感同在的小团雀迟数找到,便为破解之法。

说起这类解决方式,旅行者呆毛也不蔫了,“噌”一下竖起来,从自己的四次元口袋用哆啦X梦之手(?)掏出来一个罗盘“当当当当!寻魈罗盘!”罗盘上刻着一只圆滚滚胖乎乎着生气的鸟团子。魈看见它,啾啾着不满。这下连派蒙也听明白那是“不敬仙师”了。

于是,钟离把旅行者也带上了,走上寻魈之路。对此,这位温文尔雅的先生给出的解释是“不放过任何一个宝箱的旅者,一定可以找到每个藏起来的魈鸟。”

钟离找到的第一只魈鸟是在望舒客栈的楼顶,事实上,寻找魈,钟离可比旅行者擅长多了。他养了多年的小鸟喜欢藏在哪他都知道。

第一只魈鸟知道自己是只小仙鸟,神气地挺起软乎的毛茸胸膛,说着自己要做正事,飞得迅速。最终还是钟离趁它休息,揉着小鸟的毛让它受用极了,乖乖站在钟离手心里:“好了,凡人,看在你这么心诚的份上,本仙便与你走一趟。”而魈鸟本体仙鸟已经低头捂住了脸。不,不敬帝君!!钟离脸上带笑,强忍狂吸一口小仙鸟的冲动,像个求仙者那样连称是。

第二只魈鸟在庆云顶之上的亭子中,不管其他人怎么喊也不肯应声。它小小一团坐在桌边看上去沉静谦和:“我在等帝君回来,祂是我最挂心,也是最思慕之人”它明显更为固执,收起了翅膀不肯看天空一眼。最后钟离只好暴露些自己的神力才让它跟过来。沉静小鸟意外地坦诚,它一路向钟离诉说爱意,魈鸟本体此时已羞到无地自容……他的分身为什么把那么多陈年旧事的思慕都说出来了哇!丢死鸟了!旅行者被迫吃了一路狗粮,派蒙早就被肉麻到回尘歌壶了。她一边捂耳朵一边说:“派蒙不能听这个,派蒙觉得还是去补个觉才好。”而旅行者也以自己很多余,要去打委托任务之由脚底抹油跑了。

第三只魈鸟坐在层岩巨渊的神像上,它看上悲伤得多,在巨渊上空哀鸣不止,最后断了翅那样往深渊中跳。所幸钟离动作更快,及时把鸟儿拉上来了。

…………

第九十九只魈鸟停在神像边啃着清心吃,被人双手捧起也不慌,它挑了一只放在尾羽中的清心叼给钟离,啾啾叫亲亲热热往钟离手心中蹭,末了别过小鸟脑袋,从尾羽中薅出一根最好看的羽毛献给钟离。“好,我收下了。”钟离揉揉乖巧小鸟的毛,小鸟这才完成心愿了那样又蹭了蹭他。飞上半空与其他爬了钟离满身的魈团雀们啾言啾语了一番,随后集体化作光点,回归本体魈鸟身上。

魈变回来后仍是昳丽的少年仙人,他几乎不敢去看钟离手中那根尾羽,一时默然无言,魈没说话,即使已成为彼此爱人多年,面对钟离,他总是容易害臊。钟离不以为意,像往常那样揉揉他的头,心里又打了一个不大恰当的比喻。这一路下来,像不像是旅行者提到的吃豆豆游戏呢。最终奖是——完整的魈,正好他自己也是条龙。

“今晚魈要吃什么呢?”
“啊……杏仁豆腐,或是您点的就好。”

22 Likes

aaaaaa太可爱啦

啊哈也算做了件好事?快说谢谢啊哈

好可爱,魈鸟遍地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