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魈/ABO】雏鸟情结

【岩魈/ABO】雏鸟情结
骨科 生子 27岁年上攻20岁年下受
弟弟与哥哥相恋并相互救赎的bt产物
请谨慎观看,谢谢!
魈怀孕了,他哥的孩子。
魈刚被认回来时才五岁,钟离刚满十二岁。这家中喜怒不形于色的一家之主时长出差在外。家中主母是家族里盲婚哑嫁来的。怀上钟离并非是她本愿,因为她有爱人。所以在亲儿子面前倒是狠辣的很。甚至不允许钟离喊自己“母亲”一类的词汇。钟父把魈的认祖归宗当任务,钟母把魈当成了新来的麻烦。魈就像一只幼小的鸟儿,一只误入鹰群的鸟儿。这只可怜的小雏儿,任谁皆可欺凌。小小一只的雏鸟和身边张牙舞爪浑身戾气的雄鹰格格不入。
所以魈在第一次听见房间中听见那所谓的“异响”时,走到房间门口时。钟离便会走上前去捂住弟弟的眼睛,非常小声的告诉他:“我们去吃蛋糕吧。”
魈的惊慌失措与钟离的从容镇定形成了对比。
魈的母亲是钟父的初恋情人,这是众所周知的。该说一切源于初恋情人的魅力吗?毕竟就连现在的钟母身上有多少带着些那位初恋情人的影子。这点也是最最令钟母作呕的。可三人却都是当时风头正茂的世家子女。可君有情,妾有意的二人相恋却是个错误。“如果我再努力一点,再努力一点,那母亲是不是就会喜欢我了……″小小的钟离曾经这么问过下人,眼中还有期待,希望得到想要的答案。搞得敦厚老实的女人张口却又不知说什么,欲要张口安慰时。小少爷却又走开了。既是因为钟离知道自己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又因为他听见了“异响”,所以直接跑走,闻声而去。
“唔……呃一一”
他轻轻趴在母亲房门口小小的缝隙里。
昏暗的灯光轻轻的浮在母亲身上,母亲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身上压着一个身高体壮的男性Alpha,母亲的指尖嵌在那人的脖颈处,嘴里溜出阵阵呻吟,时不时还蹦出一句胡话。可始终叫着一个名字。二人在房间里翻云覆雨,很明显,这无疑是一场不伦的交欢。
小小的龙型玩偶被钟离掉在了地上,小大人气势一下子散的云里雾里。他捂住自己的小嘴努力不出声,眼泪吧嗒吧嗒的淌了下来。他想要努力维持自己的坚强。可他却又和母亲来了一场无声的对视,那一眼盯得他毛骨悚然,忽略了那眼中流露出的情感与年幼的他悟不的义意。他急忙害怕的又伸手捂住自己的眼睛。小朋友天真的以为看不见就不会悲伤了。可水乳交融的味道仍向他扑面而来,他只觉得恶心。
钟离害怕的落荒而逃。
可钟离的母亲并没有避着钟离的意思。因为钟父不常回家,所以她便带着她的“爱人”在这栋房子里,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无时无刻的做爱。钟离每次回到房子里,扑面而来的都是一股精液带来的腥味,和熏的呛死人的信息素的味道。钟离只觉得母亲玷污了这栋房子的每一处角落。十岁时,他变成开始陈思,这种人的孩子是不是也和她一样肮脏?他开始唾弃原自己身上流着的血肉;唾弃自己这四分五裂的家庭;甚至开始唾弃这原本就不存在的亲情。
丈夫出差在外夜不归宿,儿子除学校外紧锁房门闭门不出,妻子沉溺在于情人的温柔乡里。
这才是这个家的常态。
钟离依稀记得得,魈刚回来时,那是一个深冬的夜晚,路边的枯枝底下是一片深红,有些发黄显旧了,那像是它们风华正茂之时的缩影。钟父回来了,毫无征兆的回来了。怀里抱着冷的睡着的魈。院子里正开着一棵梅花树,熟红的花蕊,伴着花瓣。独独树立在这瑞雪纷飞、纷纷扬扬的冬夜里依旧屹立不倒。凌寒独开,暗香沁人。
远远看着白净的很,白净的和那只小雏鸟一样,一样的天真。
“那孩子怕生,”对谁都摆着一副“懵懂无知”的冷脸,“所以阿离要做一个好哥哥哦。”将近一年未归家的钟父牵着钟离的手,用最最幼稚的语气对钟离说着。钟离看着睡着的小鸟,可算明白了自己父亲的“深意”。
这一年以来,房子里突然多了一间房。房间都准备好了,这难道不是蓄谋已久吗?
钟离冷笑道,但这话终究是没有说出来。虽然父母家族的产业迟早是他的,只要他爸不死,他照样什么也不是,继承人多半就是个名号而已,和一个遗产代理人有什么区别。
他爸可以带着私生子回家,怎么就不能让私生子代替了自己呢?
父亲对魈很温柔,但不多。但就是这一点点的温柔,是钟离整个幼年时期都得不到的。虽然魈已经成了钟父心中的一部分,可他仍旧不会因为魈而改变自己;也不会因为魈而改变自己崇高的计划;更不会因为魈就挤出不富裕的时间来回归这个令人作呕的家。
并且这一点点温柔也是因为魈是他与他初恋情人所生的孩子,仅此而已。他的心早就随着魈母亲逝世时一同跟着当陪葬去了。
对钟离更是不冷不热。不能说对他好,但也绝对不能说对他不好。
魈的母亲在生下他不到半年,撒手人寰。他母亲生在了那样一个大世族。就是这么一个豪门世家,却愣是没人愿意养着魈。前脚给他母亲办完葬礼,后脚就把人的儿子给送人了。可怜且可怜。送得一个好人家也就罢了,可兜兜转转,来来回回的,还是把人的孩子给扔到非法孤儿院去了。孩子被虐待了两年之久,亲生父亲才下场把孩子领回家去。
魈不知道为什么就喜欢粘着钟离,钟离却也神奇的升起了对魈的一种保护欲。钟离有时候会自嘲的笑笑,觉得这可能就是可悲之人之间的互相吸引?钟离捡起了以前扔掉的情感,默默的把对亲情的寄托放在了魈的身上。而因为两兄弟无人问津,谁也不知道这种保护欲会在将来慢慢变质,转变为另一种情感。就像现在的魈会亲昵又清涩的吻上哥哥的唇瓣,哥哥不会生气,而会让他抱得更紧。他就那样害羞的依偎在哥哥的怀里和哥哥一起抚上自己的孕肚,猜想日后一家三口的“平淡”生活。
钟离的母亲是间接导致这段情感变质的罪魁祸首。
钟离十五岁时,母亲怀孕了,谁都不知道那人肚子里的孽种究竟是谁的。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不说,不想,因为他们懒得想。仆人们更加卖力的讨好这位女主人。那个男性Alpha来的也更加频繁了,自己的母亲在孕期也依旧是那么的淫乱,这位荡妇与情人在这个家爱时,几乎向来不会分场合。而且每回都是醉生梦死的样子。他自己倒是无所谓,只是在那种环境下看书会有点吵。但他弟弟只有八岁。但凡他母亲有点儿羞耻心,都不会这么做。每回的开端,钟离都会伸手捂着弟弟的小眼睛,把人哄回房间去,去给他读童话故事。
可魈也不是什么太天真的孩子,思想被孤儿院长掰弯,扭曲。知道那样的举动是什么意思。可每回还是会配合哥哥乖乖的走回房间去。因为他在哥哥面前将会永远永远是个乖孩子。但每回荡妇与情人莫名其妙就开始的时候,兄弟二人总是会想到一块儿去:“这种行为和那种卖身卖艺的嫖娼妇有什么异?”
魈太敏锐了,小心翼翼观察着每一个人。他察觉不对劲,还真叫他发现了一向冷脸待人的老管家,现在面对夫人总是会带上讨好的微笑。而且每回开始的时候,都会顺着哥哥的意思,把他们两个孩子弄到房间里去。后来魈从学校围墙翻出来,硬生生跑了几里路跟着送他上学的管家,清清楚楚记着所有细节。哪是只有管家不对劲,是除了他和哥哥都不对劲。他闭眼,不去细想,将一切烂在肚子里,不,还不够。想的太多,是会要命的。包括他和哥哥的“小动作”父亲都知道。他不能让父亲发现。他想告诉哥哥,可是哥哥一直保护他会累的。不,他也要来保护哥哥。
保护哥哥的想法,根固在了他的心里,之后活的更加小心翼翼,在哥哥看不见的地方守护着哥哥。他差不多算到了母亲的死期,但他就是要让这件事腐坏在肚子里。他试探过哥哥的态度,无所谓,有妈没妈都一样。母亲打怀孕以来,更矫情了,说白了就是招人嫌。哥哥好歹是她亲生的,她大概只是像钟离宣泄不满。可他不是,哥哥为了护着他,替他挨了几个巴掌。于是晚上,小朋友偷偷爬进了钟离的被子,摸着钟离的脸问他疼不疼。好像挨打的人不是钟离,是他一样。那个时候,钟离就抱着他,摸着他的发旋。说没事没事,尽管脸已经肿了。却还是紧紧拥着魈,哄着弟弟。直到他入睡,还紧紧抱着魈。当然,现在也一样。也许那个时候这段感情已经开始变质。小朋友的心有时候是最天真最善良的。他们也会用着最最天真的语气,做着最残忍的事情。因为不懂也不会遵循世界的规则,所以他们一直在遵循着做人的本责。会下意识的去对自己最讨厌的人是出手,貌似是小孩子之间很常见的事情呢?
小鸟天真是真的,只是会下意识的讨厌伤害自己的人,这是每个人骨子里就有的。
母亲是难产而死的,孩子活了下来。
钟离牵着魈的手,沉默的看着那个皱巴巴连眼睛也睁不开的婴儿。那个时候他已经十六岁了,魈也快十岁了,在父亲的默许下,钟离缓缓打开了婴儿的保温箱。
………
在母亲的坟前,没几个人流泪。兄弟二人倒是盯上个熟面孔,那个时常光顾钟家的男性Apha,钟魈二人才知道母亲和这个男人间的关系是多扭曲的存在,不过在座的人好像都不意外,大概是看破不说破,毕竟逝者需要体面。
母亲的娘家人全都来了,外婆哭的最是厉害的,魈和钟离看着臃肿的女人不管不顾的跪在女儿坟前,丝毫不顾形象。大雨一直下,打湿了母亲坟前的花束。
外婆用手拍打开那些要给他递伞的人,说她女儿命不该绝,她女儿不会走。盯着穿着西装礼服的人堆,质问她女儿的丈夫在哪。那双要吃人的眼无意间瞥过魈。她从钟离身边使劲拽过小孩的手臂,掐着魈的脸,尖锐的指甲陷进魈的肉里。魈的脸生的漂亮,年纪小,却也依稀看得出是个美人胚子,这张脸别说是这,即使是别的什么地方那也是少有。他眉头皱着,反显得掐着她的脸的外婆,像小时候钟离为他讲的童话里巫婆,巫婆扯着嗓子用尖锐声音对着小孩喊,和那个狐媚子一样,是个贱货,肯定和他妈一样不是什么好东西,这种贱货长大也是要去祸害别人。
她是个无知的妇人,早些时候看过女儿留下的孩子,小孩的哭声大概是刺激着她了,蚕
残蚀着她的理智。她女儿的风流事她心里跟明镜似的,清楚的很,可却觉得那孩子,定是在女儿的爱中诞生的,和钟离还是有天上地下的区别的。巫婆继续捏着魈的脸,她看到女儿坟前死死瞪着他男孩,在自己女儿的坟前,在他母亲的坟前。居然没有一点哭闹,那双眼睛里是冷的,感受不到一点热。巫婆突然愤怒,用力甩开魈,小孩轻,一下子被甩在地上。转身去扯着钟离的衣领,巫婆想质问他,将带着戒指的手高高抬起,言语尽在动作中。
钟离已经做好了挨这巴掌的准备,可他的小鸟突然从地上爬起来,小小的身躯用尽全力推开了那个臃肿的女人。
最后的最后——魈替他挨了那巴掌。

38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