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祥之物也可以幸福嗎?

上)

魈是一位兽医,拥有属于自己的动物医院,位于璃月港不算中心但也不算边缘的位置。

目前已经经营了好几年,所以魈具备处理宠物问题的足够经验,而且拥有良好的口碑和名望,所以有稳定的收入。

作为一位兽医,他拥有一头深青色的头发和几缕浅色挑染,一对金色明亮的双眼,长得白白净净,一丝一毫的瑕疵都没有。

当额头前的刘海垂下来,微微一笑,就捕获了无数宠物主人的芳心,男女通吃、老少皆爱,就算被误认为偶像也并非第一次的事情了。

这天,宠物医院来了三个特殊的客人,有一人首先上前,开门问:「魈医生,听说你技术不错,能帮我们看看吗?」

「你好,我这是兽医,如果是人类受伤的话麻烦请到旁边的不卜庐。」魈疑惑,来的人是隶属璃月七星,千岩军。

「不不不,受伤的不是我们,你看看就知道了。」在魈面前的千岩军无奈的回答,后有另两位千岩军小心翼翼从车上搬了个透明的巨大箱子进来。

魈走上前看,那是一条极为罕见的双头蛇,一个头是黑色而另一个头是棕色,金色的瞳孔,尾巴的颜色是由棕色渐变成深橙色,大约有一米长,此时身体盘 在一起,脑袋枕着尾巴。

它长时间没有吐蛇信,作为夜行性动物大约是睡着了吧,但即是如些也无法覆盖它那帝王般的气质。

魈隔着玻璃观察了他一回,问:「这是什么品种的蛇?」他对动物自认也算见多识广,但还真叫不出这条蛇的品种。

「不清楚,我们没有纪录,应该是刚发现的稀有品种。」千岩军回答。

魈没有继续追问,戴上医术用的一次性手套,跟着千岩军的指示打开这个龙,当他仔细检查这条蛇的时候就发现它那血肉模糊的腹部,目测是遭尼龙网缠住多 时,皮肤伤口已经溃烂变脏,看起来十分恐怖。

魈呼了一口气,抬头问那位千岩军:「这怎么回事?在那发现的?」

「在荻花洲发现,据老板娘所说,刚发现的时候就是这个状况的了。」

「……性格如何?有毒吗?」

「有毒,但毒素的话…至少短时间来不会致命。性子烈,暴躁得行…我们好几个同伙都被他咬伤呢。」

魈挑了挑眉,以普遍理性而论蛇本身不会主动攻击人,除非被激怒或被践踏身体后为自卫才会咬人,「这就是你们来找我的理由?」他问。

「是的,就算是七星旗下最优秀的兽医也奈何不了它……始终这是新品种,所以无论如何都清你……」

魈冷哼了一声,「作为一位兽医无论它是什么动物我都会尽我的全力。」

总而言之,在千岩军们的帮助后,经过一番努力,总算把这条不知品种的蛇放在专用饲养盒里,留在了魈的诊所,然后进行治疗。

说起来轻松,但当时其实这条蛇即使打了麻醉和止痛制,它仍然痛的扭动身躯,几度痛到甩头、张口,多次还因此脱离魈的掌控,却丝毫没有要攻击人的 举动。

把腐肉清除好,用皮钉将裂开的皮肤暂时缝起来,让它可以好好修养,这时它才安静下来,魈温柔地用手指抚摸着它两个脑袋,跟它说做得很好。

除非突发事件,魈的宠物医院是不留宠物过夜的,二楼就是他的私人住所,而且他有洁癖,喜欢安静,所以这条蛇就成为了现在唯一陪伴他的动物。

很快便已经过了打烊时间后的一小时,魈已经完成所有的收尾工作,包括清理好所有动物的毛发,帮所有设备的清洗和消毒等等。

临睡前,魈再次查看了蛇的情况,已经睡醒的它乖巧的吐蛇信,那两对金色的蛇瞳就这么直直盯着魈,十分配合,魈还感受到它的两个头 还用脸颊蹭着他的手掌,简直安静得过分,完全没有那位千岩军口中的“性子烈”的表现。

只是当蛇缠上了魈的手腕,顺着手臂往上爬的时候魈制止了它,把它锁回笼子,确定它没法离开后魈自己回到房间,放心去睡觉了。

因此,在它背面的魈无法看到蛇的瞳孔是细长的,死死的盯着他,像准备猎食的蛇。

然后当晚,魈就做了个不可言说的梦。

梦里,自己浑身赤裸,被一个冰冰凉凉的身体缠上,上面细细密密的鳞片,当蛇在魈的身上四处游弋的时候让魈有种奇妙的感觉。

属于蛇那金色细长的瞳孔盯着魈,就像一个深深的漩涡,吸引着他沉溺进去。

蛇尾也完全并不安分,那弯弯的尾端伸进魈的裤子,滑进亵裤里,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魈从梦中惊醒,眼角还渗出些许泪水,面色潮红,胸腔伴随着呼吸剧烈起伏,肌肤泛起微微薄汗,还有…

他抚着额头坐起来,盯着自己那淫水泛烂的女洞和还在一开一合的后洞,魈最后还是认命的进了浴室。

魈是位双性人,就是拥有那种不男不女、丑陋身体的人,他知道自己身体特殊,但这多年来完全没有那些方面的需求,如果没有这场梦他都以为自己是性冷淡了, 更没有想到自己的性幻想对象已经从人到动物了……!

换好衣服后,魈拿着昨天千岩军留下的食物下楼,蛇依旧乖乖巧巧地躺在饲养盒里,直到魈打开了顶盖,把食物,也就是数只小白鼠掉进饲养盒后蛇才上前,向他吐吐蛇信和点头。

双头蛇的每个头拥有独立的思想,所以它会为了抢食或争斗前进方向等等而发生意外,这就是他们极为罕见的原因,通常活不过几个月,养到的成年更是不容易 。

这时黑色的头率先咬死猎物,然后示意棕色的头先吃,确定棕色的头吞进肚子后才一同捕捉另一个猎物,这是挺意外的一件事。

那是因为大多数双头蛇会咬着猎物不放也不懂得分享,甚至有的会咬着猎物活活的饿死。

魈在一旁拍下整个过程,接着发现它的伤口比昨天好了很多,从本来的伤势大约已经好回三分一,这种恢复力是魈完全没有见过的,甚至让他怀疑假如它从一开始 就没有送过来,大约不用一星期就能好。

话须如此,但魈为了不让蛇的伤口发炎,帮他打了麻醉和施打止痛药剂,重新帮它的腐肉清除好,然后再消毒伤势。

完成好一切后为了避免双头蛇吓到客人而倒贴一笔精神损失费,魈决定拎着饲养箱上了二楼,把箱子放在自己卧室的时候,魈突然想起古代说双头蛇是不祥之 物…

就和自己一样。

又完成了一天又一天的工作,蛇比千岩军的口中乖得多,完全没有给魈太多的问题,只不过……

只不过和它同居后魈每天都发春梦罢了,对象还是这条双头蛇……

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但梦里的事情实在不得当真,更何况魈孤家寡人当久了,他还是不敢相信他的性幻想对象是动物。

在他们同居大约的两星期后的一个星期六早上,千岩军再次一次打电话给魈,并承诺明天上午十点会把双头蛇带走。

还是那句,除非突发事件,星期六和日魈都会关门休息,原因很简单,为了不用因为疲倦而影响他在工作的判断,所以明天魈会有空余的时间。

魈扭头看着隔住透明饲养箱的双头蛇,双头蛇还在饲养箱正惬意地盘着尾巴,安安静静的睡觉,它现在油光水滑的,看不出一丝受过伤的痕迹,也 可以知道魈照顾得它很好以及它那可怕的恢复能力。

那么多天说是不舍也一定…完全没有,魈的老师曾经这样说过,“医者仁心,但当你和动物相处的时候,你应该把自己用一位兽医而并非它的主人的 身份”,魈和千岩军交代好明天的状况后,电话便挂下。

电话萤幕重新变成一片漆黑,不到两分钟手机萤幕再次重新自行打开,魈的电话再度响起,起初还以为千岩军有问题忘记问,直到看着通讯录上面的名字,魈点点的把声响 下降到最低,然后再接听。

「魈上仙~!下星期六的同学会你会来的对吧!!」还没有等魈发问,在电话另一头传出少女活泼的声音。

那条蛇好像被动静吵醒,此时竖起身体,睁开竖瞳盯着魈。

「……下星期有工作,没空…还有胡桃,我说过多少次不要叫我做上仙。」他的语气即冷淡又平静,面部表情的说着谎。

“上仙”,这是来自于他大学时期,当然直到现在甚至有些客人也喜欢用这个称号,这主要是夸赞魈那妙手回春的医术以及他那不染凡尘如无欲无求的样子,当然还有 他那连神明都会忍不住投下视线貌样。

「嗯哼~谁不知道我们的魈上仙星期六日都会闭门休息!下星期六,晚上七点就在大学等,记得一定要来!还有空和萤难得也回来了,上仙你对要来 呀!!呀,我还要邀请其他同学,详细我会发讯息给你的!」

胡桃一口气语说完,留给魈的只有一个已经挂了的电话。

一个小插曲就这样完结,第二天千岩军准时到达,为首的男人是一位璃月著名的蛇类研究的专家。

魈把他们带过店里,然后跟这位为专家仔仔细细的讲述了这两个星期这条双头蛇的康复情况以及生活习惯等等。

两人一问一答的交谈就这样过去了两小时,一大堆的专业名词让在旁边守住的千岩军也有些目眩头晕,最后魈和这位专家愉快的互相握手,目睹这条双头 蛇被一群人护送着的离开。

关于这条蛇的所有用品都被千岩军全部带回,当然就算这些东西留在这里,魈大约也只会把他们塞进仓库,不见天日。

一切就如同这条双头蛇进来前的模样,完全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仿佛这条双头蛇从来没有来过。

30 Likes

祝魈上仙生日快樂!(本來是打算寫萬字長文一篇發的來著)咳咳,這裏三千四先為大家奉上,後面還有中和下敬請期待(??

5 Likes

好特别的设定,期待下文!好奇地百度了一下才发现双头蛇原来不是幻想种是确有其事

2 Likes

謝謝!我也是在生物堂老師說過才知道的,結果一查靈感越來越多就忍不住寫了

哼哼…好适合水煎…蛇有两根,上仙!会让你幸福的!:smiling_face:

1 Like

完了。。。。我本人就是兽医啊啊啊啊果然还是看不得同行的文吗꒦ິ^꒦ິ

1 Like

咳咳…而且聽說某些雙頭蛇有兩套獨立的生殖器官……

如果對你有不適的話請你原諒,因為我本人沒有動物也沒有見過真正的獸醫,所以文中裏的全部是我在搜集的資料和個人的見解裏想像出來的,所以不一定全部正確…如果有任何的不合邏輯的敬請原諒,如果可以的話也麻煩指出> <謝謝!

2 Likes

还有后续吗?

有的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