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魈】钓系仙人的不归路

魈魈生日快乐 要被龙龙吃掉咯(恶魔低语)

魈的生辰就要到了。往生堂的客卿钟离坐在前庭,心不在焉地抚摸着爬上他腿上的猫儿。

对于他那位相恋多年的恋人,他本想在今年为他准备些不一样的礼物。可惜天不尽人意,近日的业务实在繁忙,由于往生堂业务的特殊性,钟离倒也不好推辞,等到他真正闲下时,明日就便是魈的生日了。

钟离有些发愁,不过也不是没有其他的计划……

身上的猫儿久久没得到爱抚,似乎也知对方心不在此,便无趣地跑开了,橘黄色的残影融进黄昏中去。

是夜,钟离最后一次确认了明日的行程,便早早上床睡去。

谁知刚睡下即将入眠之时,钟离便感到有些异样,好像是谁来到他的身旁。不过这股气息并不陌生,从他还未进入往生堂时钟离便察觉到了,那是来自于自己心心念念的恋人的。

钟离保持着睡着的姿态和入睡时平稳的呼吸,看起来很轻易地骗过了对方。就连平日里都难见的仙人竟在夜里寻他来此,钟离觉得有趣的同时更是好奇对方是为何而来。

他感受到对方摘下手套后的手指触碰到他的面庞,很轻,像鸟儿的羽毛小心翼翼地拂过,不过本质也没差。

应是发现自己没什么多余的反应,魈渐渐放开了些,他听到对方松了口气,连抚上他脸庞的手指都变成了温热的掌心。

好温暖。钟离贪恋着对方给予的抚摸,甚至内心还想要更多的,就算再过分些也没关系。但他仍然不敢做出大的动作,要是一下把人吓跑了可不好。

“帝君……钟离大人……”少年仙人轻飘飘的气音从头顶传来,他的手也转而盖在了自己的额头上,接着传来了一阵又一阵的仙力。他很快便意识到,这是他曾教过他的,让人安然入睡的法术。这道法术确实好用得很,在很多年前的时候曾照顾过少年仙人很多个难眠的夜晚。只是少年没有想到,他的法术会被自己一一化去。念及此,钟离更是好奇少年接下来的动作,不惜会设下法术不让自己醒来。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尽管魈自认为钟离已是熟睡的状态,还是放缓了自己的动作,待他好不容易爬上床了,跨坐在钟离身上竟是有些难为情起来。

钟离忍住不让自己笑出声,魈显然顿了一下,不确定钟离是不是醒了。

钟离平复了下心情,他感觉到魈俯下了身子正观察他。唇边忽地传来了一片柔软,只是一瞬间轻轻的,却没由来地感到心底一阵悸动。

“抱歉,钟离大人。失礼了。”

还没等钟离反应过来魈为何而道歉,魈一反刚刚温柔的常态,捉住钟离的双手交叠在头顶,冰凉的铁质感圈住了手腕,应该是某种镣铐之类的,钟离仍有暇心思考魈正在做什么,接下来又该做什么。

少年仙人似乎是下定了某种很大的决心,才将手中的止咬器套到了钟离的嘴上。可惜刚一扣好,钟离就睁开了双眼,这可着实把魈吓了一跳。

这……魈一下子像做错事的孩子,然而事实也确实如此。但他想到明明是钟离大人先冷落了自己,是先生理亏,便也壮着胆子回望过去。

两人干瞪眼了好一会儿,期间钟离还不时地无辜地眨巴眨巴眼睛。这可让魈原本浮起的负罪感更深了些。不过多年来在钟离身边的他很清楚此刻的钟离并没有生气或者恼怒。

“魈……”钟离的声音透过止咬器间的缝隙显得低沉。“可否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钟离晃了晃手腕上的镣铐,脸上倒是与现在处境完全不符的镇定,配合那温和的声音更像是蛊惑。

“您已经……很久没来看我了。”魈扭动了下腰肢,寻找着更加舒服的姿势,手撑在钟离厚实的胸膛却不敢太过用力。

看着自家小鸟略带委屈的神色,以及不自觉扭动的腰腹,钟离只觉得要红了眼。

“所以这算是对我的惩罚,是吗?”

“是。”害羞的鸟儿终于壮起了胆子。其实平时的他根本不会如此的…任性。可自从与钟离相恋数十载,也不免沾染了些小性子。钟离先生也实在是太惯着他了。魈低下头,一眼看去是钟离胸腹上的肌肉,正随着主人的呼吸起伏着,魈咽了下口水,心里虽默念着不敬帝君,眼睛却始终不舍得离开。

不敬是早就不敬了的,魈干脆破罐子破摔,先是扯去自己身上多余的衣物,少年白皙的肌肤就这么暴露在月光下,暴露在身下人灼热的视线里。

少年的身躯苗条,却又因为常年习武,练就出一身紧实的肌肉。不过钟离知道该如何让眼前的少年变得柔软,以及那手感很好的细肉会如何因为迎合自己而泛起好看的颜色。

当然眼下最重要的不过是哄好自家难得任性的小鸟。

“那我给上仙道歉可好?”钟离的声音依旧带着蛊惑的意味,他最是擅长拿捏魈的软肋,可是难得陪他玩一回……

果然,他看到了魈开始陷入纠结,他知道自己很快就能攻破对方用残砖随意搭建而起的危墙。这是仅限于他钟离的,仅限于岩王帝君的毫无防御机制的危墙。

“上仙。我错了。”钟离继续添油加醋,酥麻的尾音勾着魈的怜悯心,黑暗中的龙瞳低垂,显得好一副脆弱的模样。

这样下去不行,魈意识到如果对方继续说下去他可能真的会先崩溃的。但他现在也做不到捂住对方的嘴了,这副止咬器并没有堵嘴的功能。

魈感受到钟离下腹的位置变得滚烫,身下早就起了反应,那处硬物甚至顶出了个夸张的幅度。自己何尝又不是呢,仅仅是因为被钟离大人的气息紧紧包裹着就已经开始有了反应。

魈深埋进钟离的肩窝,假装正听不到钟离一句又一句更委屈的认错话术。可他真的也不忍心让钟离大人委屈,只不浅不重地咬了下颈肩处的软肉。

终于在钟离的一句“魈上仙,我的手好麻,这个铐得我不舒服……”下连忙解开了对钟离的束缚。

可还没等道歉的话说出口,满怀愧疚的魈瞬间就被钟离反身压在身下,就连刚刚还拷在钟离手腕上的镣铐一下就到了魈被压制在头顶的手上。

“仙人刚刚算是原谅我了吧。”魈听闻这话立刻瞪圆了眼睛。

“没有吗,看来今晚钟某可要好好努力了。”

“等…等下!”钟离这回没再迁就他。直接扯下了怀中人的亵裤,两根手指没打招呼就直接进了他那已经泛起水来的小穴,魈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呼,随着手指的侵入,他只好艰难地喘着气放松着身子,好让自己不那么难受。他总觉得房间里霓裳花的气味实在太过浓郁了。

钟离先生到底是生气了吗,不然为什么将他弄得这样疼。魈圆杏般好看的眉眼溢满了清泪,抑制不住的喘息自己听着都觉得娇得很。

钟离一手在穴里做着扩张,另一只手握住了魈的前端,两边的动作变得急切起来,同时向魈发起了猛烈的进攻。还没一会儿,前面就吐出了淅淅沥沥的白浊,而身后那被刺激的清液也流作了一滩弄湿了床单。

钟离早已难以忍耐,做完扩张后直接将粗大的性器前端抵上了穴口处。魈本就湿漉漉的双眼一下子兜不住眼泪,许是想到今天这事本就是自己要来的,不想让先生看到自己竟然如此脆弱,索性就闭了眼扭过头去。

这放在钟离眼里可就变了味,他用一只手钳住魈的下颚,迫使他看向自己“睁开眼睛,魈。你不是想见我吗,闭上眼可就看不到了。”

魈闻言听话地睁开了眼,一下便对上了头顶来自神明降下的目光。钟离的长发顺着肩臂而下,落在了他的身上,有些痒意。那双被刘海半遮半掩好看的龙瞳早已褪去了刚刚的无辜模样,染上了更加深沉的欲望,他总觉得神明的目光带着灼烧的热意,不然为什么他被钟离看过的每一处都变得滚烫燥热。

被进入后的鸟儿总是能发出好听的叫声,钟离认为这是他在这世间听到过最悦耳动听的声音。应该说,魈的每一处,每一句话都令他无比动情。他早已不想忍耐,刚刚对他的“惩罚”已经实在太够了。

毫无规律的进入抽插让魈难耐的同时还带起了与平常做爱时不同的爽意,每当他意识朦胧之际钟离总是会用不同的方法令他清醒。时而是毫无前兆的凶狠顶撞,时而是将他换个姿势继续这场性爱。这次看来钟离是不打算轻易放过他,竟是化作了半龙态人身在他内里继续耕作。

“帝君…不,太多…嗯哈,帝君……”已经许久没见过这样的帝君,魈竟是有些害怕了起来,但也无法忽视内心的满足感,说是不抱有期待那是骗人的。但是他仍然遭不住钟离的这般折腾,尤其是他们之间存在着极其明显的体型差异,魈被完全禁锢在钟离怀中,祥云龙尾缠绕上他的腿部,这样的姿势让他被打的很开,也让他清清楚楚地意识到自己已经完完全全在被钟离所支配着。

魈感到自己要不行了,小腹已经变得鼓胀,前端再流不出什么,颤颤巍巍地可怜极了,然而这样钟离仍不肯放过他。

要在平时他还能用亲吻的方式去讨好钟离求他饶过自己,可现在那该死的止咬器让他连一个温柔的吻都得不到。想到这里魈不禁有些欲哭无泪。

做到最后已是不知东方既白,最后钟离给他们做清理的时候魈觉得这是神明今夜最后的怜悯。

钟离将魈圈在怀里睡下,魈不确定自己现在的意识是否清醒着,但他闻到了钟离身上熟悉的霓裳花香,于是下意识地靠近了些。钟离为他的这个小动作感到满意,于是俯下身去将鼻翼埋入魈的发间,低沉温和的话语顺着耳膜传入魈尚还迷糊的大脑,但他仍然听清了,他听见了他的神明对他说:

“生日快乐,魈。”“是。”害羞的鸟儿终于壮起了胆子。其实平时的他根本不会如此的…任性。可自从与钟离相恋数十载,也不免沾染了些小性子。钟离先生也实在是太惯着他了。魈低下头,一眼看去是钟离胸腹上的肌肉,正随着主人的呼吸起伏着,魈咽了下口水,心里虽默念着不敬帝君,眼睛却始终不舍得离开。

不敬是早就不敬了的,魈干脆破罐子破摔,先是扯去自己身上多余的衣物,少年白皙的肌肤就这么暴露在月光下,暴露在身下人灼热的视线里。

少年的身躯苗条,却又因为常年习武,练就出一身紧实的肌肉。不过钟离知道该如何让眼前的少年变得柔软,以及那手感很好的细肉会如何因为迎合自己而泛起好看的颜色。

当然眼下最重要的不过是哄好自家难得任性的小鸟。

“那我给上仙道歉可好?”钟离的声音依旧带着蛊惑的意味,他最是擅长拿捏魈的软肋,可是难得陪他玩一回……

果然,他看到了魈开始陷入纠结,他知道自己很快就能攻破对方用残砖随意搭建而起的危墙。这是仅限于他钟离的,仅限于岩王帝君的毫无防御机制的危墙。

“上仙。我错了。”钟离继续添油加醋,酥麻的尾音勾着魈的怜悯心,黑暗中的龙瞳低垂,显得好一副脆弱的模样。

这样下去不行,魈意识到如果对方继续说下去他可能真的会先崩溃的。但他现在也做不到捂住对方的嘴了,这副止咬器并没有堵嘴的功能。

魈感受到钟离下腹的位置变得滚烫,身下早就起了反应,那处硬物甚至顶出了个夸张的幅度。自己何尝又不是呢,仅仅是因为被钟离大人的气息紧紧包裹着就已经开始有了反应。

魈深埋进钟离的肩窝,假装正听不到钟离一句又一句更委屈的认错话术。可他真的也不忍心让钟离大人委屈,只不浅不重地咬了下颈肩处的软肉。

终于在钟离的一句“魈上仙,我的手好麻,这个铐得我不舒服……”下连忙解开了对钟离的束缚。

可还没等道歉的话说出口,满怀愧疚的魈瞬间就被钟离反身压在身下,就连刚刚还拷在钟离手腕上的镣铐一下就到了魈被压制在头顶的手上。

“仙人刚刚算是原谅我了吧。”魈听闻这话立刻瞪圆了眼睛。

“没有吗,看来今晚钟某可要好好努力了。”

“等…等下!”钟离这回没再迁就他。直接扯下了怀中人的亵裤,两根手指没打招呼就直接进了他那已经泛起水来的小穴,魈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呼,随着手指的侵入,他只好艰难地喘着气放松着身子,好让自己不那么难受。他总觉得房间里霓裳花的气味实在太过浓郁了。

钟离先生到底是生气了吗,不然为什么将他弄得这样疼。魈圆杏般好看的眉眼溢满了清泪,抑制不住的喘息自己听着都觉得娇得很。

钟离一手在穴里做着扩张,另一只手握住了魈的前端,两边的动作变得急切起来,同时向魈发起了猛烈的进攻。还没一会儿,前面就吐出了淅淅沥沥的白浊,而身后那被刺激的清液也流作了一滩弄湿了床单。

钟离早已难以忍耐,做完扩张后直接将粗大的性器前端抵上了穴口处。魈本就湿漉漉的双眼一下子兜不住眼泪,许是想到今天这事本就是自己要来的,不想让先生看到自己竟然如此脆弱,索性就闭了眼扭过头去。

这放在钟离眼里可就变了味,他用一只手钳住魈的下颚,迫使他看向自己“睁开眼睛,魈。你不是想见我吗,闭上眼可就看不到了。”

魈闻言听话地睁开了眼,一下便对上了头顶来自神明降下的目光。钟离的长发顺着肩臂而下,落在了他的身上,有些痒意。那双被刘海半遮半掩好看的龙瞳早已褪去了刚刚的无辜模样,染上了更加深沉的欲望,他总觉得神明的目光带着灼烧的热意,不然为什么他被钟离看过的每一处都变得滚烫燥热。

被进入后的鸟儿总是能发出好听的叫声,钟离认为这是他在这世间听到过最悦耳动听的声音。应该说,魈的每一处,每一句话都令他无比动情。他早已不想忍耐,刚刚对他的“惩罚”已经实在太够了。

毫无规律的进入抽插让魈难耐的同时还带起了与平常做爱时不同的爽意,每当他意识朦胧之际钟离总是会用不同的方法令他清醒。时而是毫无前兆的凶狠顶撞,时而是将他换个姿势继续这场性爱。这次看来钟离是不打算轻易放过他,竟是化作了半龙态人身在他内里继续耕作。

“帝君…不,太多…嗯哈,帝君……”已经许久没见过这样的帝君,魈竟是有些害怕了起来,但也无法忽视内心的满足感,说是不抱有期待那是骗人的。但是他仍然遭不住钟离的这般折腾,尤其是他们之间存在着极其明显的体型差异,魈被完全禁锢在钟离怀中,祥云龙尾缠绕上他的腿部,这样的姿势让他被打的很开,也让他清清楚楚地意识到自己已经完完全全在被钟离所支配着。

魈感到自己要不行了,小腹已经变得鼓胀,前端再流不出什么,颤颤巍巍地可怜极了,然而这样钟离仍不肯放过他。

要在平时他还能用亲吻的方式去讨好钟离求他饶过自己,可现在那该死的止咬器让他连一个温柔的吻都得不到。想到这里魈不禁有些欲哭无泪。

做到最后已是不知东方既白,最后钟离给他们做清理的时候魈觉得这是神明今夜最后的怜悯。

钟离将魈圈在怀里睡下,魈不确定自己现在的意识是否清醒着,但他闻到了钟离身上熟悉的霓裳花香,于是下意识地靠近了些。钟离为他的这个小动作感到满意,于是俯下身去将鼻翼埋入魈的发间,低沉温和的话语顺着耳膜传入魈尚还迷糊的大脑,但他仍然听清了,他听见了他的神明对他说:

“生日快乐,魈。”

37 Likes

啊啊啊想欺负帝君的魈魈反被帝君欺负了 好萌好萌好香的饭www

1 Like

老师后面是不是重复了啊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