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魈】倘若我们追求至高

天星化形的摩拉克斯和天才炼金术师魈

摩拉是炼金的媒介,摩拉是摩拉克斯的血肉
所以摩拉克斯是……


新家,发一下
我这时不时更一小段的还是适合发帖子(

等全文写完了再发lof好了

5 Likes

“真漂亮啊。”克里斯汀目不转睛的看着,讲台上的老师将钩钩果汁滴入烧杯,淡蓝的烟雾飘顺着水波散出来,闪着莹莹的星光
“太神奇了”“是啊,真高兴我没有被调剂出去”“炼金术真棒!”
魈翻过一页书,没有去看那已经看了百八十遍的炼金术新手兴趣入门展示——等到下周他们就会开始后悔了,当他们被数不胜数的原料名和术式淹没,陷入摩拉短缺的困境中时
“好了,同学们,这节课我们了解的什么是炼金术,老师也给大家演示了几个有趣的小实验,相信大家已经对炼金术有了初步的认识。下节课,我们将会说到炼金术的起源与发展,以及炼金过程中最重要不可缺少的媒介。同学们可以事先阅读课本自学,也可以等待下节课一起学习。”老师一边讲,一边收好器材,“好,这节课到此结束,同学们再见!”

枯燥无趣
这是魈对第一天课程的评价
“是魈懂得太多了。”年幼的小仙兽故作成熟的说着话,“所以会觉得这些简单的课程无聊。”
“是吗。”魈拿起一瓶试剂,拔掉盖子倒进炼金炉里,打入几个术式,炉中的液体闪过一抹亮光,“好了,治疗药剂,拿去吧。”
“谢谢魈。”小仙兽接过装好的治疗药剂,跑出门去
“接下来……”魈清洗好炼金炉,翻开标有密密麻麻标签的笔记本,本子上记录了魈从各个地方搜集来的炼金配方,其中的绝大多数没有被记录在册,“该轮到这个了。”
将石珀捣碎,加入清心、琉璃袋和少许云来海的水,搅拌,放入3169枚摩拉,加热,打入术式
彭—
失败了?
“魈——”浮舍在外厅喊他,“该吃饭咯!”
“来了——”

“上节课我们说到,炼金术是对宇宙,对世界的研究。在这节课,我将带领大家了解炼金术的起源与发展,以及最重要的,炼金的媒介——摩拉。”
“摩拉是炼金的媒介,所有炼金术都需要摩拉,这也是摩拉成为流通货币的原因之一。”
“制作摩拉的原料采自从天而降的巨石,我们称之为天星。摩拉出现前,炼金术师们往往直接使用天星进行炼金。这种方法较为简单,但未经熔炼的天星含有不少杂质,实验的结果无法预料。”
“将天星敲碎,经过高温熔炼去除杂质,倒入一摩拉的模具制成的摩拉,我们称为一单位摩拉能。”
“在此基础上,还有经过浓缩包含十单位、百单位、甚至千单位摩拉能的摩拉,以及摩拉浓缩液。”她拿出一瓶金灿灿的液体,“这就是摩拉浓缩液,一滴浓缩液有一千摩拉能,每毫升五滴,这瓶大约有200ml,价值两百万摩拉。”
“浓缩摩拉的价格昂贵,根据浓缩倍数逐阶增加,不作为货币流通,但在炼金后期是不可或缺的。当有一个炼金配方需要百万摩拉能,总不能在炼金炉里放一百万枚摩拉,那可放不下。”
“顺带一提,还真有一个配方需要一百万摩拉能,就在《炼金通解Ⅷ》的最后一页”

有点意思
这是魈对第二天课程的评价
至少他学到了一些从未了解的东西,比如浓缩摩拉
不过这没什么帮助,他更想弄清楚昨天是怎么失败的,加入原料的时机不对?炼金炉的温度过高?原料没有研磨?
总之,今天再试一试好了

“…好,接下来的时间交给同学们,请大家在放学前调制一瓶治疗药剂作为今天的作业上交。”
魈熟练的往炼金炉里添加材料,粉金色的治疗药剂在炉中旋转
他又失败了,在过去的一周里,他已经更换了数十种配比,搜寻并制作了处于不同状态的原料,调整炼金炉的火焰温度…总之,能做的都做了,他依旧不能成功制出那份药剂
还有什么是他忽略的?
‘…琥牢山顶的石珀,绝云峭壁的清心…’
什么声音?
‘…面朝海的琉璃袋,孤云阁壁的水。有趣的方子…’
‘…这样,再配上3668枚摩拉…’
‘…至于结果…’
‘不如试试看,魈。’

出于对结果的向往,魈真的这么试了
反正也没有别的方案,不如试试看吧
将石珀捣碎,加入清心花瓣两朵,琉璃袋蕊三支,倒入孤云阁壁上的海水五滴,放入3668枚摩拉
彭,一瓶摩拉花纹的烟花药剂便完成了
“是这个结果?”魈有些惊讶
“怎么样?”
“哦,还不错。不过你是谁?”
“摩拉克斯,你可以叫我摩拉克斯。”龙的眼眸微眯,舒服的打了个滚

摩拉克斯是一条古老的龙
他知道所有曾被制作成功的炼金配方,熟识每一种原料不同状态的差异,明白那些看似相似的术式指向截然相反的方向
“…用刚刚盛开的琉璃百合效果会更好,你会唱歌吗?”长条的龙盘在魈的脖颈,“在弦月的照射下,对着琉璃百合的花苞唱歌,你可以得到带有琉璃百合香味的拟态药剂。”
“对效果有什么影响?”
“没有,但他带有琉璃百合的香味。”
“嗯…好,我会试试看,下一个弦月在6天后。”魈翻到笔记的下一页,“接下来试试这个。”
三份霓裳花蕊,一株嘟嘟莲的汁液,四粒绝云椒椒的种子,加上蜥蜴的尾巴血,和龙蜥背上的冰结晶,以及5674枚摩拉
一瓶灿蓝的药剂,效果是……
“让所有溅上药剂的植物分枝。”魈阅读那隐藏在液体波澜中的只言片语,得出这样的结论
“怎么样?”摩拉克斯的尾巴绕着魈身子,把他团在自己的包围圈
“很有用的药剂,或许可以使农作物增产。”
“是啊,让农作物增产是很重要的事。”龙点了点头,“好了,魈,月亮已经挂到枝头了。该睡觉了。”
“好,好,摩拉克斯,放过我的衣服吧。”

魈是独特的存在,这可能体现于只有他可以读到药剂的言语
摩拉克斯很早便关注他了,能与药剂交流——虽然是单方面的——是很特别的能力,诞生于天星的摩拉克斯被魈所吸引着
或许魈没有注意到,摩拉克斯有些恶趣味的想,在别人看来,魈在对着一只长相奇异的古怪动物说话,毕竟只有魈可以听懂,或者说听见他讲话
“你到底是什么物种?”魈放下他手里的《提瓦特物种大全》,他翻阅了图书馆所有的生物志,依旧没有找到与摩拉克斯相符的物种
“嗯,谁知道呢,可能是变种蜥蜴?”龙指了指书上写着红角蜥的那部分,“很像,不是吗?”
是个鬼啊,你看起来和蜥蜴一点都不像
魈拿这个逗小孩的家伙没办法,最终放弃了这一行动

他们就这样生活着,魈每天都尝试新的配方,而摩拉克斯往往在旁边捣乱
包括但不限于,将魈整个缠起来阻断视线,偶尔跳进炼金炉游泳,给调制好的药剂加入自己的鬃毛
摩拉克斯的行动相当自由,魈管不住他,只好慢慢学会收拾烂摊子
不过,在魈某一天拿起加了鬃毛的药剂查看时,他发现这瓶药剂的效果有些许改变
从“让杂草绽放鲜花,在当下”变成了“让枯萎的植物生根,于六日后”
更…强力?
不太确定,试一试
魈从雪堆下挖了一颗枯萎的植物,把它种在花盆里,滴入几滴药剂
在第七日,这株植物发了芽
“真是,不可思议。”魈抱起摩拉克斯打量着,“为什么能做到这种事?你到底是什么物种?”
“变异蜥蜴?大概。”摩拉克斯只是晃了晃,并没有回答问题

“…在提瓦特历史上,曾有诸多智慧种族一起生活,不过现在,只剩下璃月的仙兽依旧存活于世…”
历史上的智慧种族,吗?
魈翻着历史课本,角落的拓展内容上介绍了元素龙
啊,摩拉克斯总不能是龙吧?毕竟,现在已经没有天然的元素生物了
可,如果他不是龙——
“魈!”空在操场喊他,“别坐在教室里发呆了,荧有全新的小故事听哦。”
唉,魈叹了口气,合上课本走出教室
“…听说,原本没有智慧的物体,也可以在一定的条件下拥有智慧!”荧的小故事时间充斥着不知在哪个角落翻出的秘辛,“或许是足够浓郁又强大的元素力,或许是足够长的寿命,又或者是足够艰苦的环境。”
“哇,那要是摩拉拥有智慧,他会自己跑到派蒙的钱包里来嘛?”捧场的神——派蒙
“会跑的远远的才对吧!”永远会拆台的空
“诶——”
大胆的想法,魈有了全新的思路
说不定摩拉克斯是某瓶炼金药剂成精

8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