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魈gb向慎入]蒸腾酸甜汽水

背景:现代都市,神鬼人共存。架空世界。
性冷淡面瘫大魔姐姐摩拉克斯Ⅹ小魅魔清纯系打手魈。

魈回到地下城酒吧时已是深夜,腥的、酸的、苦的。这堆乱七八糟混在一起的气味让若让其他感官灵敏的魅魔闻到,娇嫩的他们会连忙捂住鼻子,嗔怪身边带他们来此的男人或女人,或者另一个恶魔,哼唧着索吻如愿得一口食粮下肚。

魈并不是其中一员,他不在意初进门就盯着自己魅魔特性的尾巴和尖角的恶魔和人类,他擦净脸上的血迹,交错的肩带将他的身体曲线显露无疑。穿着便于行动的工作服,酒吧台凳上的电视屏幕不时闪动一下,像被搅动到浑浊的彩色汽水液。

“一杯兰普西尼。”魈适时开口,清冽冷淡的少年声在酒吧这个嘈杂的环境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全糖。”

“好的,请稍等。”

不一会,糖份加满的兰普西尼冒着气泡被送到魈手边。劣质的糖味与顺着汽水内部的色素一同被魈不动声色喝下去,他这才感到自己下腹若有若无的燥动平息了很多。倒也不是因为这杯酸甜汽水是什么灵丹妙药,而是魈只能用糖份代替他人的体液,效果向来很好……虽然代价是他长期营养不良,但每日基本饱腹是可以办到的。当然也仅限于此了,糖在堪称贫民窟的地下城异常昂贵,自从去酒吧里当了打手,他也仅仅足够获得可供饱足的糖罢了。魈知道,他实在不像个魅魔,在因贫困堪比地狱的地下城中,若他有半分松懈于魅魔的本能……也只会被拆吃干净,失去反抗之力,成为一个只能充当发泄工具的东西,正大光明索要食物的资格也仅限于地上城的魅魔。

摇摇晃晃的醉鬼脚步声在向魈靠近,魈头也未回,珍惜地喝光了最后一口含糖的汽水。在周围人窃窃私语中,他知道,这会应当又是冲着他来的。

“这位溧亮小哥……”来人是个女性恶魔,她摇摇晃晃走过来,身后还跟着另一个腰细腿长的男性魅魔,那魅魔脸儿小,见她没有喂饱他反倒去找了魈,急红了脸去拉女恶魔要带她走:“梦姐,算了……你不用去找魈。”可他身子嫩一见便是在床第间饱经蹂躏力气小的体质,根本拽不动她。“小哥很溧亮嘛,也是魅魔。要不……考虑跟我?”女恶魔调笑起来,伸手便要去揽魈窄细的腰,被魈一把拍开,他放下杯子,站起身转过头看她。那恶魔也被拍愣了,见了魈的正脸,反又殷勤了起来,她几乎要流下口水,魈的长相是鲜明的绿发金瞳,眼角描红遮住他过于凌厉的美。一想到这种火辣美人马上就可以在她床上……想想就爽。

“哎……没事儿,你看你一个魅魔,当打手也挣不来几个钱,你外貌条件又好,怎么不上床张开腿让人干骚逼?又能饱又能挣钱…你跟了我多好。”女恶魔伸手又要往魈身上摸:“况且,你以前的室友不也在我这呢……你俩做个伴多好,我们三个快快乐乐做个伴……”她却只触到魈冰凉的指环。下一刻,整个魔被摔出去砸进墙里卡住,霎时间,整个酒吧都安静了。只剩下音乐声和女恶魔反应过来的怒骂声,魈并不理她,也不去看那个看着他欲言又止的男魅魔,甚至气也没喘一下,找侍者结账后离开了。

说实在的,这是他被这个傻逼恶魔纠缠的第四次,这次他没收力,她应当要好半天才能被扣出来。魈的家是一方他自己用木板和砖头隔离盖出来的房子,这几天成功当了打手他才得到额外的钱买木材将它修得坚固了些。简单到公共区用了计时收钱的冷水洗洗自己,随后进屋换宽松的衣服,魈锁上门窗,躺在床上迷糊睡着前想,明天自己应该还是会被针对吧。

第二天,魈刚不出所料,他的感官灵敏,一出门要去酒吧那里,就听见好几个躲藏在他身后的人脚步声……若如他们所说,他本质上就是个婊子,被人操过一次就知道好了,然后心安理得围堵他,……想控制他罢了。魈慢慢收伞走入身后的巷子,地下城的雨本该是清扫尖埃的纯净之物。却掺杂了地上城伯伦利兹那群人挥霍后残余了一地的虚伪甜梦。它们能剥夺地下城的人类和恶魔活命的权利,雨打在身上会泛出类似汽水的香气,随后是感到被泼了一头蒸馏水的疼痛。最后化为灰烬,这也让他不得不进巷子里正面对上围堵他的那群人。

只是要被围住肆意妄为的魅魔并没有多余的惶恐,不如说……他握住了伞把,一步步往小巷里深入……这对他已经是家常便饭了,也就自己手里这把吃饭的老伙计还陪着他了。坚硬的金属伞面泛出点点寒光,此时乖巧地留在他手心中不动。

骤然间,其中一人从暗处出,向他发难,魈身上的气势也暴涨,他单手一挥,俨然将这把特殊的伞当作了长枪,伞把也因此狠狠顶在那人胸前,力道之大让那人被顶翻在地,巷子里并不宽敬却能容得下这把伞横放,紧接着是第二个、笫三个人,魈手持着伞,一个人从容自巷中穿过,手上频繁单手格挡回击,伞尖与伞把的敲击发出一声声令人牙疼的骨头与金属对碰声,魈没费多大力就找到了主谋,他将这个恶魔揪出来——俨然是昨日调笑要将他收了的女恶魔。此时她已经吓得抖如筛糠,见他过来,剩下两个恶魔没敢上前,在原地犹疑着看了看巷内倒下哎哟哎哟痛呼爬不起来的恶魔们,吞了口口水,没动。

见魈脚步不急不缓逼近她,女恶魔吓得脚软,见状一边涕泗横流一边对着他们吼道:“看什么看?!还不过来保护我啊!”见两个恶魔其中一个只是迟疑喊了他声梦魔姐,是魈见过的瘦弱男魅魔。魈对同族没有过多的同情心,也不会生出恶意,既然已经选了这条路,那么就还会如此走下去。魈听见外面的雨未停歇,在这里也能闻到潮湿的甜腻,他将梦魔的伞踢到男魅魔脚下,揪住女恶魔往巷外走去。意思不言而喻……梦魔吓得腿软……她连声哀求魅魔,魅魔充耳不闻,将她一脚踢进甜腻的雨幕中,任她倒在雨中挣扎哀嚎大骂他婊子骚货试图激怒他,魈没什么表情,连轻视的目光也没有。梦魔一点一点被烧尽,他才转身,见到只有男魅魔还在原地,他对上魈的目光,却不知如何开口,魈略过他,打开伞往外走,男魅魔这才开口:“魈,对不起……谢谢你。”

魈在雨中驻足,在细雨他转过身来,只回了他一句:“……只是还你的人情,谢谢你在那次梦魔布下的骗局中救了我……也让你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不然,我也不可能站在这里与你说话。”

男魅魔脸色复杂,变了又变,他知道他和魈早已形同陌路。

魈走了半个小时才到酒吧,他刚进酒吧将伞倒立,上面的甜腻香气就失去效用变成了普通的水,打了个小小的哈欠,将脸埋进衣领的毛毛中微闭会眼,像只猫儿一样把自己闷暖乎了才准备去接工作。

此时另一边,前台接待员面色难看,听到手下人说梦魔没了的消息,他脸色黑沉,随后想了想,取来一件委托文件,写完内容后从匣中取出一个岩纹印章,它闪着点点金光,盖在了标明地址的黑字上。

对于一位并没有发出委托就前来的魅魔,这位疑心向来重的大人,会怎么对待这个突然得知她行踪的人呢?接着,接待员骂了句脏话,梦魔可给了他不少好东西,这下她没了可全断了,上次相中的漂亮魅魔和宝石财产也告吹了,不过……接待员哼笑一声,马上那个魅魔就死定了。

魈过来看了看今日的工作安排,接待员面带笑容,仿佛上一刻脸色阴沉的不是他:“那么在这里签字就可以过去了。”魈点点头,接过笔签字,然后拿起桌边的伞出门了。

可惜了。接待员看着魈的背影,这么美的魅魔马上要没了,可以的话他还挺想尝尝这个魅魔在床上是什么样,毕竟天生就适合当婊子的在他们地下城可不多见。

向守卫出示了委托文书作为前往地上城的通行证明后,魈如愿以偿找到了地方。他一路走一路惊叹,地上城一片静谧美好,公园有美丽的喷泉和挥金如土的人们,也没有苦苦挣扎讨生活的恶魔和人类。像个天堂……只是他一想到地下城塔耳塔洛斯的虚假甜雨,便没有什么向往了,他不太熟悉路,问过周边的恶魔与人类才大致确定工作地点。

魈敲敲眼前厚重的木门,不一会,一个高大棕发女人开了门。女人并未收敛自己的气息,那如寒风般压境的可怕威压向魈袭来,女人没有穿好衣服,应当是刚醒不久。她的前襟开了三个扣,面色冷淡,胸膛的曲线更是露出了大半。只是魈无暇顾及这些,他好像被万斤的石头重压,差点跪倒在地。尾巴与魅魔尖角也不受控地冒出来,种族上的原始渴望也因此袭击了他。

等魈回过神来,自己才感到威压撤去、欲望消失。女人则拿走他手中的委托文书一目十行看了起来,见到性别与种族栏和申请职业时惊讶了一下。“魅魔,也能当打手吗?”

魈是被自称钟离的棕发女人拉起来。他没由在她的目光下有些局促起来……倒不是因为刚才被她的威压压得起不来身,只是钟离的目光对他有许多探究,仿佛在思考着什么。钟离暗暗想清了来龙去脉,决心把这个任务交给甘雨她们去处理。只是接下来,她要先面对这个有可能被当成了饵的小魅魔。“是这样……您发出的指认委托,所以我亲自来了,请问您需要的是驻场打手……还是要指定目标打击。”

小魅魔开口了,钟离低头淡淡看了一眼,见到魈未收起的桃心尾巴摇来摇去,那双大大的金色眼睛抬头看她,钟离想到了自己地盘上养的猫儿,眼睛真的很像,不过魈比那只上蹿下跳的猫儿可爱得多。“嗯……暂时不需要。”她这才开口了,忍住把魈的脑袋一阵揉搓的冲动,声音依旧冷淡:“你只需要跟在我身边,有危险或吩咐我会叫上你来。”

“好的!”她看见小猫成精的小魅魔郑重点头,在她这个角度上甚至可以看到人圆乎的脸肉。“那么,唤我一声钟离吧。”

“好的,钟离小姐!”

钟离想了想,为了保险起见,防止这只小魅魔因为被当作饵出现不测,她分出一颗小小的黄石交给魈,让魈先吃下去。魈是见过这种让打手吞毒防泄露,事后让其失忆喂下解药的手法,只是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也会用上它。他可以理解,抬头看了看钟离脸。不知为何,他感觉这位大魔是可以完全信任的。

见魈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吞下这块石头的样子,钟离心中也泛起了疑惑。不过她并未说什么,见到魈瞪大眼发觉这块石头入口即化,不可思议的小猫模样。控制住蠢蠢欲动想摸人脸颊的冲动,只觉得今天自己情绪失控得太过频繁了。“这是我的一部分本体,可以防止一些不测,不过等你的工作结束后就归还于我。”

归还的一定还有记忆吧,这位大魔小姐考虑得很周到,这样一方面防止他泄密出逃,一方面可以取走他的记忆。从钟离小姐的表情上来看完全就是这样!魈自认明白了钟离的想法,对她点点头。脸上更加坚定了。

“……”怎么这只小魅魔看上去更严肃了…算了,左右让甘雨他们找出泄露她行踪的内鬼和内部人员牵连,她只需要在原地守着魈这个很可能是“饵”的小魅魔,再从小魅魔口中探知一些什么吧,当然,她不排除魈身上藏着些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的东西。

接下来的日子里,魈拿着自己的小包裹被钟离拉着住进了钟离房间的隔壁。钟离日常处理上前挑衅她地位的恶魔,再者是品茶阅读以及和魈聊天,闲来无事还会面无表情去逗一逗魈……虽说魈并未明白她的意思,但猫儿似的小魅魔真的很可爱,她能闻到魈身上的血腥气浓重,不过与她相比只是小巫见大巫罢了。

魈这些天并没有做打手的活,这也导致手边备用的瓶装酸甜汽水也不够用了。

“想吃甜的?”钟离问他。

“嗯。”魈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头,他这次居然连吃食也要钟离小姐操心了,久违的饿意让他藏在衣服下的淫纹也亮起来,胀胀地发烫“可不可以请您提前给我批一些预支工资,我去买一些酸甜汽水和糠米来,就不会饿了……我从前一直是这样做的。”

钟离倏地站起,她皱了皱眉,说不清那微妙的疼痛感从何而来……很久未有人让她痛过了,她向来强大无人能及,一方大魔更不会因为疼痛而皱眉。任何身体上的痛觉只会被他们忽略过去,转眼间消失。

魈见钟离脸色突然在他说完后沉下来,认为自己让她生气了,急忙找补,脸上一片无措:“抱歉,我只是说说而已,那个,我会自己想办法吃饱的,……您别生气。”魈想伸手拉住钟离的衣角,伸到一半又为自己的胆大而惊骇,把手又缩回去了。然而钟离并没有被宽慰到,反而看见小魅魔无措又缩回去的手时,那份疼痛开始细细密密扩散,占据了她的整个心神。

22 Likes

“你在这等着吧。”钟离没再说多余的话,她沉着脸,拿起钱袋出门:“等我回来再说。”

门被关上了,只剩魈一个人留在室内,他眼睁睁看着钟离出门,却没勇气挽留她。抿了抿唇,他站起来,坐在钟离刚刚坐过的位子上。向下抱住自己,想感受到她留下的一点点温度。

他漫无目地想。他是被嫌弃了吧,连自己的吃食也不能解决。就好像,他一直在地下城每日劳作,躲避想对他下手的人和恶魔,因此,他不得不依天赋练了一身武艺保护自己……他原本是喜欢跳舞的,直到这个脆弱的梦想被一直束缚他的虚假甜蜜击碎。去做打手,杀死曾厌恶的人,直至最后,与钟离小姐相处的短暂温馨时光……会被夺走这份记忆吗?会被夺走的吧。毕竟钟离小姐一开始就告诉过他工作结束后要归还。毕竟他只是一个并未派上用场的打手而已。本来他想着,工作完成后他可不可以留着这份记忆?用来当回到地下城后做精神上的支柱就好,这是比那些虚假的糖份更珍贵的东西,。他可以付出些代价的……舌头,也可以不要的。不……除了性命的,他都可以……。

魈想了很久,直到他因为饥饿,内裤湿透了,人也缩进了椅子中沉沉睡去。

再醒来是傍晚,魈是被人轻轻推醒的:“魈,起来吃蛋糕。”他迷蒙中睁眼,眼前是钟离,顺着她指的方向,魈在桌上看见了各种各样的蛋糕,他没忍住睁大眼睛。这是梦吧?!魈从前在地下城,也只有在受人宠爱的魅魔们和有钱家庭才看得到一块蛋糕,他转头看了看钟离,又看看一桌各式口味的蛋糕。

“嗯,这不是梦。”她伸出手捏了捏他的脸颊以证明这是真的。嗯,小魅魔的脸真软乎,她这次也是名正言顺地摸到了他的脸颊,心中暗喜。

“这些,都给我吃吗?”魈感到脸上温热,看上去更加不可思议了。钟离点点头,开始拆包装盒将叉子递给他。“一次一块,如果还饿的话可以再加点。”

这次是钟离坐在魈之前的位置上,她近距离看着魈吃东西吃得两颊鼓鼓的模样,有时魈吃到喜欢的甜草莓会眯起眼。他吃到一半,又将剩下的甜草莓往上抬给钟离。“钟离小姐要吃吗?”魈此时像极了一个要与同伴分享东西吃的小孩子,并没有发觉什么不对,钟离见他期待的可爱模样,很自然地一口吃下。这时,魈才意识到对钟离做了什么,瞬间脸红。钟离于是也笑了,平时冷若冰霜的大魔一笑。乱了魈的心神,他红着脸再说不出话,只是低头苦吃掩饰自己变红的脸。

不过,由于钟离在那日到处找蛋糕店不成,果断化龙飞去总部并要求专职做蛋糕的厨师们火速赶制市面上流行的蛋糕,只是为了给她的小魅魔吃上一口新鲜的。让若陀知道了后,他笑得很大声。结果钟离带的蛋糕太多,导致她与魈吃了整整四天的蛋糕。若陀因此笑得更大声了,然后……他就被作为顶头上司的钟离踢出去笑了。随后,钟离决定多给自己的小魅魔多开点工资,她往工资上加了三个零才满意。

蛋糕吃完后几天,魈反而更加饿了,对于高糖的食物渐渐再也吃不下去。他知道是从那次钟离自然极了的接受投喂开始的,那时透过钟离姣美的唇看见她的舌尖搅弄红色的果实。就像…伊甸园的毒蛇开始勾引他去咬下那口苹果,去勾引她……让她玩弄,让她进入,再让她将自己拽入欲望沟壑里,被她的舌尖或是其他的什么玩弄。魈摇摇头,正好在夜晚西下寂静,他想着他该忍一忍,他蜷缩成一团,苦苦压抑住声音。

另一边,钟离感到了不对劲,她本体的一部分正沉入一片火热,伴随而来的是魈难耐的低呼声。……一定是魈出事了!她披上外衣,急匆匆往魈的房间冲,门打开的瞬间,她呼吸一窒。魈已经把裤子也脱了,下身赤裸,嫩粉的淫纹光芒黯淡,见她进门几乎没什么反应,柔软的性器和下面的小嘴都往外冒出水,“钟离……”没有刻意的尾音,只是简单唤了句她的名字,声音里通着疲惫。却比任何一次魈呼唤她“钟离小姐”更有杀伤力。她倒吸一口凉气,也有些意动,不过现在更主要的,是解决魈如今的饥饿状态。

龙性本淫,可钟离却不是这样,她天生便对这事了如指掌,但无法理解为何。不了解自己的情欲,也对他人的情欲无动于衷,她看着小魅魔,这时却理解了一点点。钟离上前让魈从床上撑起身,魈热情环抱住钟离的肩头,怯生生的小人儿只望着她没敢动。

魈很轻,钟离想着,这几天喂的蛋糕都到哪里去了?怎么没有把她的小魅魔喂胖一些?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正习惯性将他当做了所属对待。

魈的唇瓣被衔住,接着是钟离的舌尖探了进去,魈张着嘴任吻,青涩的舌尖笨拙地回应钟离,可怜兮兮舔来舔去,龙的体液自然比人类的见效快,很快魈吃到了她给的食物,他气喘吁吁一口口吞下,像只幼兽。

床单已经湿透了,魅魔的身体久逢甘霖,两口小穴渴求地发痒。“钟离……我痒…请给我……给我好不好……”魈不由自主地亲近她,金色的眼睛里已经冒出两颗种族特有的小桃心。这让钟离有些意外,她本认为自己的龙涎足够让魈吃了,显而易见魈并不满足,也许是饿得久了。不过……她可没有魅魔想要的米青子,嗯…当场试着捏一个能用吗?对一个大魔来说这并不是什么难事。

钟离伸手抚着小魅魔,任由魈难耐地贴蹭她的身体,冷静地思考自己捏的东西能不能满足魈的身体。“钟离……”魈见钟离只是抚着他并没有排斥,于是大着胆子横跨在钟离身上,拉起她的另一只手往他下身探去。钟离的手是凉的,手茧也有很多,是长期手持武器才会有的手。泛红的胖嘟嘟小肉蒂刚触及到就潮喷了,魈哪里经历过这样的刺激,歪倒靠在钟离身上,身体绵软完全起不来。

小魅魔倒在她身上,钟离又看着他颤着身子再往她的手掌上蹭蹭,蹭一下抖一下,魈尝到了甜头,小巧的性器摇摇晃晃:“嗯……对不起…钟离小姐……我把您准备的床弄脏了…嗯……嗯!”少年身形的人低声道歉,又在将钟离的手当自慰器似的,一说话就会呻吟出声,嫩粉的淫纹就像只小小蝴蝶在她的手心里上下翻飞:“魈……魈把它露出来给钟离小姐玩一玩道歉……好不好?”魈的金眼完全被浸染成了粉色,他抬起几乎可以被钟离抓在手中的小穴,桃心尾巴乖乖缠在钟离那只已经一塌糊涂的手上,它高兴地一下一下把小桃心拍在钟离的手背上。

小魅魔淫乱可爱的模样让钟离的喘息加重了,她将人抱住,难得又笑了一回:“好啊,正好我生气了,魈要给我露出小穴道歉”伸出手指点到魈前端那口小花穴,仿佛摸到了小喷泉的泉眼“不过,魈犯了这么严重的错误,要露出两口小穴才可以……”

钟离伸手插进魈淌着水的小花穴,暗暗伸手量魈小小穴儿的容量,盘算着该化出什么长度好,她抠挖着小魅魔娇小得可怜的花口,另一只手抚着因为她手上的挑弄哭得可怜兮兮的魈,慢慢的魈从情热中清醒了。他感到钟离好像并不是在与他做爱,她像冰凉霸道在操纵什么仪器一样抠弄他,舒服的同时魈又有些委屈……是他生得不好看不够吸引她吗?魈又因为一次高潮瘫倒在钟离,心口闷闷的有点难过,他不死心,开口说想再来一次。由于在钟离看来,魈的模样有些可怜兮兮,误认为魈并没有吃饱。她点点头,心想着反正也量得差不多了,下用再自己捏一根喂魈吃。压根没有往魈委屈要正餐这方面想。

于是魈被钟离吻了许久,魈晕乎乎后更委屈了。又一次无声扯着钟离的衣角。钟离自认为心领神会,再去吻他……如此反复几次,魈彻底哽住。他感受到自己已经很饱了,嫩粉的纹路已经全部亮起。

……算了,小魅魔头上的呆毛也蔫巴了。他一个小小的魅魔并不配与钟离大人交欢,强忍下苦涩,那四天能吃到的蛋糕已经是他可以得到的全部了。“钟离小姐……谢谢您,但我该睡了。”

钟离揉他的头,确定了魈已经不饿了才开口:“但你的床已经不能睡人了。”

魈:……

这下魈更难过了:“那我打地铺睡……”钟离没让他说完就开口:“魈今天跟我睡吧。”她的笑意自眼中溢出:“我想邀请魈以后只做我一人的魅魔,魈愿意吗?”

这个……一定是梦吧!魈瞪大了眼睛,他在这瞬间被欣喜击中。如果……在梦里……在梦里的话。“我愿意的!”

魈不知道自己刚从钟离床上醒来是什么心情……那并不是梦!所以昨晚……他对钟离小姐求欢,还答应了要和她在一起生活。他脑中闪过许多不堪入目的画面,淫荡的自己和最后的告白。生平第一次想把自己藏进被子里永远不出来了……

像往常那样,魈下楼了,他却并未看见衣着休闲的钟离小姐与他道早安。而是看见穿上工作服的她。

她向他点点头致意,指指桌边的蛋糕,交待完后没有多说什么:“把这个吃了当早餐吧,今早在外面买到的。你的工作也结束了,结完工资我带你去个地方。”说完开始自己收拾东西去了。

魈如同骤然被浇了一头冷水,早晨留下的欣喜小火苗也消失了。是啊……这本来就是一次工作啊,钟离小姐看上去比昨夜变得更不一样了。要去什么地方……是要抽走他的记忆吧。魈忍住哭泣的欲望,尽力不去想钟离已经不要他了的可能性。自己坐在桌边,一言不发地吃起蛋糕,今天的蛋糕上有草莓,但他入口只剩苦涩。魈觉得自己还是会开口向钟离要这段记忆的,哪怕什么代价,他都会支付。

钟离现在很紧张,并不是因为其他的事,而是她听见了魈的答复,今日要带他登记结婚。昨夜随之而来的是烟绯传来的消息显示内鬼奥赛尔已入网,她需要回总部处理他留下的烂摊子。魈一路上并没有说话,钟离看了他一眼,心想小魅魔应当是有什么心事而已,也罢,回头问问他。顺便去问问归终应该怎么对待心上人,自她与阿萍结婚了,同龄人中只有她们知道怎么恋爱了。她的小魅魔过去生活得水深火热,她就应该学很多东西,就像用心养只猫儿,爱意也会重新在猫儿的体内发芽成长。

魈刚下车进医院的大门,玻璃门外就开始渐渐下起雨了,他一言不发,跟着钟离走进一个隐秘的走廊。果然……钟离带他来的地方站满了医护人员,但是他还不想放弃。

于是魈伸手拉住了走在他前面的钟离,钟离被他拉得一顿,转过去去看他“怎么了?”

“钟离小姐,我想保留这段时间以来的记忆。”魈神色坚定,抬头仰望着钟离:“若要我交付其他代价……除了用这条性命记住它,我的一切您都可以拿走。”

气氛突然安静,正当他认为已经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时,钟离动了,她没有了往常冷淡的表情,向他伸出手,魈低下头认为迎接他的会是一次责打……以往若打手违约,轻则责打,重则付出生命的代价,……他可以不对钟离还手的。

疼痛并没有袭来,轻柔的手放在他的脸上,他感觉到那只手上一片潮湿,难道……?“别哭。”钟离这下再迟钝也意识到魈的心结是什么了,小魅魔的哭泣也是无声的。她反问魈:“为什么会认为我会夺走你的记忆?”

意识自己可能从一开始就误解了钟离,整个人都有些呆呆的魈脸上一片空白:“因为您给了我一小块自己的本体,那……不正是定时发作的毒药吗?”

钟离这下是无奈极了:“那是用来保护你的”她揉搓了两把魈的脑袋:“小笨猫。”

“那……昨晚的邀请……”

“保真。”

钟离只好将从开始误认为魈是“饵”开始说起,魈听得愣愣的。所以……他才是被保护的人。后知后觉,这下魈臊极了。钟离实则让魈和她先进行一个婚检,之后她带着cpu过载的人儿去总部做了些工作,回家时去民政局领证。钟离到家门口搓了把一脸梦幻的小魅魔,提醒注意脚下楼梯,不出所料看到她的猫儿撞上了墙没忍住笑。

养小魅魔还要很久呢,她看了看手上关于魈的婚检报告,一堆红字的营养不良,感觉喂饱魈任重而道远。

另外,她和小魅魔的恋爱估计要被那几个损友笑上好久了。归终听了她与她的小魅魔相处过程,与若陀同样笑得很大声。归终指着她笑:“哈哈哈哈哈哈哈谁让你不好好表达,老板着个脸谁会知道你是要干什么?你也有今天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4 Likes

哈哈哈,兩人的臉電波完全不在同一個線上

论如何喂养小魅魔(衍生番外,可独立看文)

依旧女X男

自钟离小姐带回她的小新郎魅魔后,生活有了那么些微的变化,就像从旧的土地上冒出了新芽,魈也在一点点被她调养起来。

过去乱七八糟添了色素和廉价糖的汽水饮首先被她抛弃,给魈的营养菜单里没再有它。她拉了半边窗帘,淡橙色的光顺着另一边窗户爬进来。嗯……蛋糕也该忌口,她的笔尖划过“甜食上瘾症”这一行。不过她知道,它的主人今天早上还眼巴巴盯了蛋糕店里的小鸟小龙蛋糕好半天才舍得离开,回来后她喂食他自己的涎液和新捏的。还是在结束后偏过头不看她,……她再迟钝也知道魈在与她赌气。

小小的新芽抽枝,因此也对园丁娇气了起来。钟离发现魈不太喜欢网络上盛行的魅魔调教玩具,反倒更喜欢把小小的牝户往她手里蹭蹭豆子,又要去吃她的手指,兴许是魈很少拥有做魅魔的经验,他的牝户开始很小只够吃她的手指,慢慢从一朵小巧花苞被拓展开,才喜欢起吃正餐。只是魈仍有“甜食上瘾症”,哪怕她已经为自己捏出了出精的物事也无济于事。她一度怀疑自己的精水是无法喂饱他的,于是下一回喂食,魈瘫软在床上,粉嫩的淫纹全部亮起。她将他抱起问要不要再吃一点,魈捂着肚子又呜咽着说不要吃了。

“那,要不要吃点蛋糕?”她不出所料见到刚被折腾惨了的魈双眼放光。“要吃!”

钟离后知后觉察觉到魈身上还遗留着过去的阵痛和坏习惯。她不禁停下笔尖,又将“忌口”改成了“少许”

没关系,她想,她总会慢慢治好他的甜食瘾。

她会,喂饱那只至今仍在内心缺食少衣的小魅魔的。

魈下班回家就闻到了蛋糕的香气,他的小桃心尾尖顿时竖起,嘴馋的小魅魔眼尖地发现了捆着绿色绸缎带的蛋糕盒子。他悄悄走近它,眼巴巴看着盒子中的糖霜小鸟蛋糕。

“想吃就吃吧,不过,这个蛋糕已花光了我这个月最后的预算钱了。”钟离揉揉他的头:“魈最近长肉了,个子也高一些了,嗯,这是奖励。”

她见到小猫抬头,看着她的眼中如嫩芽抽枝盛开了一朵花儿:“谢谢钟离!我们一起吃吧!”

…………而另一边加班理帐目的若坨顶着两个黑眼圈,盯着一张帐单百思不得其解:“这谁买的蛋糕这么贵?!”

11 Likes

好奇上次那个看不了gb,把gb当bg的会不会来doge

2 Likes

可别来啦,我可不想饭被砸了(叹气),这真的很糟心,朋友。

2 Likes

摸摸

可爱魅魔,被治愈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