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服r

这是魈来到璃月的第五天,他的旧主死在了岩之魔神的箭下,旧主死亡的瞬间,控制着他的邪恶术法消散了,而自己还没清醒多久,就看到了另一个魔神已经站在了面前。

岩神问他愿不愿意追随自己,以杀止杀,偿还孽债,本来已经抱着必死的觉悟,现在有了一线生机自然是好,更好的是自己居然还有恕罪的机会……他没有犹豫,于是岩神亲自带他回了璃月,赐名为魈。

初来乍到的日子不好过,魈的伤还没有痊愈,看完了仙医只是被安排暂时干些粗活,或许是被控制的太久了,他尚且不能习惯“自由”的日子,只听凭吩咐,别人安排什么他便做什么。这才几天,这里的脏活累活几乎全分配给了魈。领头的知道这是个受降的夜叉,曾经杀过不少人,一开始对魈还有所忌惮,可几日看下来,这夜叉几乎是听之任之,面对一些故意刁难也默不作声,渐渐地其他人的活也被安排给了魈。

夜露更深,魈才堪堪完成今日的杂事,仙人不需要口粮,之前仙医让他隔几日去换药,他看了看自己差不多愈合的伤口也没有再去打扰。他坐在树上又想起那日岩神的话语,自己还要在这里待多久呢,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赎罪……

“喂你,赶紧下来,开工了!”魈看了眼是那个领头的在喊,他从树上跳了下来,便被拉去继续干苦力,许是知道了这夜叉的脾性,那人的态度不好,手上动作也不轻,推攘着矮个子的夜叉往前走去。魈依旧没有言语,他习惯于服从,可一味退让只会招来更严重的虐待,虽然是夜晚但这块空地还有几个人在,见到他们过来都纷纷停下了自己的活,很明显,今晚需要干活的就只有这仙人夜叉了。

魈明白了他们的意思,即便是仙人之躯,他重伤后并没有得到好的休息,今日白天又做了一天活,夜叉也是会感到疲惫的,但他还是默默听从他们的安排,心里想的是如果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好,以后要怎么在战场上帮助那位大人呢?

过了几个时辰,魈的动作不可避免的慢了下来,那几位在边上懒洋洋坐着的人似乎是找到了什么乐趣,拿着鞭子竟然就抽打了过去,魈愣住了,背上结结实实挨了一鞭,他转头看向了那人,“你……看什么看,谁让你不好好干活!不过就是个俘虏,你以为你和别的仙人能比吗!”说着又要一鞭过去,这次却没能打到夜叉的身上。

“滚!”远处有怒声传来,但四周分明没有人影,能这样千里传音的一定不是普通人,欺软怕硬的本能让他们用最快速度逃离了,魈却是有些奇怪,这是谁,为什么要救自己?无论如何刚刚来到璃月的夜叉都不想生出事端,他慢慢向声音来源的地方走去,想告诉他这是自己的工作,是自己没有做好,和别的璃月人无关,只是到了附近,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一只大手抓了过去。

他被拉进了一个岩洞,里面一片漆黑哪怕是夜叉的视力也一下子看不太清楚,他摔在一个人的身上,魈下意识用手撑着自己,却摸到了对方裸露的身体。

快速收回了手,可对方的两只大手反而摸上了自己,粗布的衣服穿着简单,那大手轻而易举地探入了里面,碰到了乳尖上;另一只手则钻进了裤子里,揉上大腿内侧的软肉,捏了几下继续往前,握住了夜叉尚未觉醒的东西。

怎么回事!魈一下子呆住了,可没几秒就被身上的瘙痒拉回现实,这个人刚刚还救了自己,怎么现在却……这样玩弄他!还没等魈做出什么反应,脖子上也传来触感,比起手来更加的湿软,被吸吮了几下,那人又伸出了舌头一路往上直到亲住了夜叉的唇瓣……

很显然还没回过神的夜叉被逗弄了几下就无措地张开了嘴,那大手离开了胸前,按住他的头,加深了这个吻。魈动弹不得了,下方的要害被握住套弄,那人禁锢住自己的手,一路往下亲,彻底压在了自己身上。

魈有些害怕了,他知道这是在做什么。被梦之魔神操控的时候,在魔神宫殿里,他们向来不避讳这种事情,只是他瘦骨嶙峋又一身业障,魔神都不觉得这样的夜叉能够讨谁的欢心,哪怕他的脸蛋其实长得不错。

可现在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只是专心摆弄自己的身体,偶尔也会发出些低喘,因为刚刚的相救魈才对他放低了戒心,现在再去挣扎也不会有用,被男人握住的性器已经彻底勃起,夜叉仙人未经人事,撑不了许久就泄在男人手中。

从未有过的感受吓坏了仙人,射精的同时忍不住喊了出来,大脑一片空白,其实自从进入这岩洞魈都不曾完全清醒过。

“啊…哈,你……做什么…”已经被弄出了精才问这样的问题,这个小夜叉果然是个呆傻的,难怪被旁人欺负。岩洞漆黑一片,除了摩拉克斯金色的瞳孔,他盯着身下的夜叉,打算用行动回答他的问题。

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地步?摩拉克斯也想不通,他的发情期几乎千年一遇,收拢了这夜叉大将后反常的身体提醒他千年时间快到了,战事未歇,实在抽不出空去解决自身的问题,只能在夜半难熬之时一人冷静冷静,谁知遇上了被人欺负的夜叉,仔细一看这不就是自己才救回来的那只。

若是平时摩拉克斯稍作思考,大概就能想到前因后果,可现在的摩拉克斯本身已经足够躁了,也不想分出心思再去想什么,直接呵退了那帮人,原以为这夜叉也会离开,谁知他竟然慢慢往自己的方向走来。

夜叉走得不快,可随着他一步一步接近,摩拉克斯的心跳也越来越快,他很少有不理智的时候,很少,但不是没有。

终于从高潮中缓过来的仙人抬头看清了对方,立刻又陷入了震惊,是帝君!“您……为什么……嗯,啊……”摩拉克斯没有回答他,只是拉开了夜叉的腿,手指混着粘液捅进了穴里。扩张的感受并不好,夜叉断断续续地吐出颤音,过了一会便看见摩拉克斯抽出了手指,开始解自己的裤子。

夜叉这才后知后觉开始恐惧,不由自主往后退去,为什么,在璃月也会有这种事情,难道所有魔神都是一样的吗,梦魔还会忌惮自己身上的业障,岩神好像完全没有这层顾忌,恍惚间后背已经完全贴上了岩壁,他没有地方躲了。

果然男人跟了过来,按住他还想再跑的身体,再次打开他的双腿,就着一片泥泞操了进去。魈拼命摇着头,眼泪再控制不住,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救了自己两次的神明,为什么……

还没都进去,可摩拉克斯忍不了了,堪堪一半就开始抽动,一下一下直到全部没入夜叉的身体。魈叫得越来越大声,双手推拒着神明的肩膀,那人的动作没什么章法,只是凭着力气把自己都送进去,好好享受着紧致的小穴,那东西够大够长,不用去特意寻什么敏感处,魈已然得了趣,瞳孔失了焦距,声音似乎也甜腻了起来。

又……又要……身体随着身上男人的动作晃动着,魈知道自己又要到了,和上一次直接的刺激不同,这会男人基本没碰过他那处,后面陌生的快感已经快把他压垮,“求您……慢……啊”为什么和第一次不一样,高潮的感觉流向了全身却一直停不下来,身上男人感受着一阵阵收缩,更深沉地喘息着,不再收着力握紧了夜叉的腰更重得顶了上去。

过了多久,魈已经无法感知,神明给得太多了,他大口喘着气,下身似乎麻木了,但他能感受到随着神明退出去,小穴里装不下的液体缓缓往外流,结束了吗,魈感觉自己终于能呼吸到空气了,可没过多久,身上的阴影又落了下来。神明吻着他的脸颊,又似看见自己所属物般的满意,低下头对着他的耳边道:“抱歉,请再让我……”

什么,魈还没听清楚神明的话就感觉到下身又被什么东西插了进来,明明才……怎么这么快又……熟悉的感觉又侵蚀着自己,他躲不过去,身上的神明眯着眼睛不时亲吻自己,下身却没有停下过动作,他的手不再用于禁锢自己,而是一寸寸抚摸着夜叉的身体。好瘦啊,乳尖好小,胸肌倒是隐隐可见,肚子软软的却没什么肉,以后得好好养养才是,嗯,但是不能让他在外面住,会被人欺负的。

魈确实在被人欺负。神明的疼爱不是人人都能承受的,魈又射了几次,他已经动不了,终于体内的东西抖动得更加厉害,要来了吗,终于要……嗯……“好烫……啊…要流出来了……”夜叉无意识地说了出来,整个人还处于高潮的状态,只觉得身体里面被射了好多好多啊。

摩拉克斯看着夜叉茫然的样子,嘴里还说着下流话,不是故意的引诱反而有更惊人的效果,直看得他心痒难耐。他将刚刚射过的东西拔了出来,转过方向就将另一根涨得发疼的阴茎送入了温柔乡。

原来磐岩的主人真身是岩龙,自然是有两根,可身下的夜叉不知道这事,只觉得自己才逃出一劫,又被神明拖回了欲望深渊。当然他是真的受不住了,在又被顶入的瞬间,夜叉大喊了几声,手上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更大力地推着神明,而摩拉克斯看着努力反抗的小夜叉,只觉得他可爱,那东西在他的身体里又涨大了几分。

反抗依旧没有效果,本就接连干了几天活的夜叉最后一点力气都用尽了,他不再动作,手慢慢从神明身上滑了下去,嘴里也渐渐喊不出什么了。摩拉克斯也发现了魈是真的要晕过去了,咬破了自己的手指,放入夜叉的嘴里。贵金的血液效果优渥,过了一会魈睁开了眼,看着对面神明笑得温柔,黑金的手臂横在自己身前,脸上薄汗还来不及擦,长发有些黏住了,而神明的气息早也不再平稳,

“乖,再陪我一会。”

“嗯……”

是被蛊惑了吗,魈看着神明听到答复后笑意更浓,一翻身让自己跨坐在他身上,这下魈才发现,这个男人居然有两个……难怪……不行的……他会死掉的吧!

魈又一次想往后逃,可惜埋在身体里的东西已经开始横冲直撞,契约之神可不会让刚刚才答应了自己的小夜叉食言。

魈醒来了,从床上坐起来后发现这里果然不是自己之前住的小窝了,魔神的爱好想必总是有些相同的,忍不住自嘲接下来的自己会过得舒服些吧,不过是晚上会承担些职责罢了,没关系的,反正已经……

摩拉克斯进门便看到昨晚被自己欺负了一夜的小家伙坐在他的床上发呆,他走了过去,应当是注意到外面有动静,夜叉抬起了头,看了他一眼后就躲躲闪闪不愿意直视他。

“还好吗,抱歉昨晚……嗯,虽然有些特殊原因但终究是我的责任,所以你……”摩拉克斯打了很久的腹稿,说出来还是磕磕绊绊,他想说你愿意做我的伴侣吗,不是单纯因为想负责,而是喜欢所以才会……

“帝君,我没事的,还可以继续被使用,您不用担心。”

……

看来摩拉克斯要担心的事情还有很多,唯一可喜的是夜叉仙人似乎不讨厌他,他坐在床边抱住了仙人,和他解释着不是使用,心里想着还有那些欺压新人的管事也该发落了。

不久之后璃月迎来了第五位护法夜叉,以及几乎没有人知道,摩拉克斯也迎来了自己的小爱人。

31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