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司龙不准亲下属龙的嘴!

岩龙钟离Ⅹ司掌风青龙魈
假设魈也是龙龙,会和猫猫龙缠尾巴吧。
又名,父爱变质,然后把魈龙龙睡了这件事。内有参考蛇习性。

按常理来看,龙是有发情期的,钟离喝一口白术送来的琼玉果汤压了压燥意,百思不得其解。连他也只能堪堪压制的情热,魈却好似没有。现在又能自如站在他面前汇报工作。

魈是他在魔神战争开始不久捡到的,魈在那时还是只幼龙,他捣毁了夜叉主人的巢穴后,在她的神座下发现了被铁链锁住的幼龙,他爪牙未齐,会咧着小牙咬人。本就是磐岩之身的钟离不出意料嗑疼了他,魈转而就泪汪汪防备心十足地瞪他。

这只小龙崽即使瘦脱相了也能看出是个美人胚子,钟离敢用自己遍识百宝的双眼打赌,他不会看走眼。当时未做他想,化为原形叼起挣扎着,却力气小的幼龙回璃月,这只幼龙在他看来还是孩子,放在战场终究不好。

现在看来,钟离不确定自己当初对魈的想法到底是什么了。于是他又喝了一口汤。不不不,他明明一直将魈当做养子,回头又见魈头顶的角和尾巴刚放出来,尾巴正随着主人的习惯摆动,……他不动声色将祥云尾巴盖在自己人形的双腿上。压惊似的又喝了一大口,表面镇静,内心慌得一批。这一定只是发情期的影响!

“帝君大人?”魈见眼前的钟离许久不出声,有时又盯着他的尾巴看,认为是自己有什么异样,暗戳戳看看自己。尾巴是刚刚梳洗干净的,那……是因为帝君大人并不喜欢它吗?想到这里魈的尾巴摇动的弧度也停滞了一瞬。

啊……被魈发现自己老盯着看了,尾巴都收回去了。钟离只好转移话题,极力把方才那条小他一圈,尾尖颜色青翠可爱的龙尾巴丢出大脑。“我知道了,魈,那么北部战区指挥权交给你。”钟离坐起来,为自己再倒了杯果汤,只是这回,澄黄的液体在杯中泛起涟漪,小巧红果在其中随之飘荡:“我相信你,魈。”

钟离抬手揉揉魈的头顶,魈能闻见其中果汤的香气,耳边是岩龙语气轻柔的信任:“待我过几日好些了,再去交接,定不会让前线久等。”钟离的承诺向来可靠,经他所说的话皆为契约,魈从不疑他,只是越是这样魈就越失落。从今日帝君未提一点有关于魈自己的尾巴,果然是因为帝君非常正直吧。他只是无名义却有实的养子罢了,不敬帝君……

“是……”魈垂下眼睫语气平静应下,却不知他的失落已尽入钟离眼中。

“……魈。”

“我在,您还有何吩咐?”

“咳,四下无人,我也是想说些体己话的。”钟离一改方才“帝君”的冷淡,顾不上被魈的一句“吩咐”噎住,拉住要走的人儿:“我也是想做个亲切的父亲的。”

“嗯。”魈点点头,顺着钟离的手臂坐下了,听见“父亲”两字就像为他定了神,神色也认真起来,谁知钟离第一句话就让他惊冴。

钟离努力不让自己像个窥探其他龙隐私的怪龙叔叔,开门见山地问:“魈近年情期可还正常?每年何时到来?”魈一下子红了脸,问一只龙的情期。可伐难她们都说这与求亲无异了,情期可是连长辈也不能乱说的……

见人要从脸到耳根都变成通红的了,钟离这才惊觉失言,他咳嗽一声只得找补“啊……并没有那种意思,只是我时常在春日里闻不见魈身上的湿味,也不见你疲惫,有些疑虑罢了。”

魈听了才冷却下来,方才的失落又一次回到他的身体中。“回…帝君,魈至今也无情潮。”魈的舌头转了个弯,就是不肯将“父亲”二字放出去,他如实回答“魈也不知原因,我已成年二十个年头,一直没有过…”

自己猜到了大概,但是听见魈亲口描述,钟离还是心底一沉,眼下除了其他国家的龙之外仅有他自己可以看明白了。钟离沉默了一会,拉着魈进洞天。“过会魈把尾巴变出来吧。”

“……?”魈不明就里,却也点了点头。

钟离的洞天无疑是布置讲究的,说是各抱地势,勾心斗角也不为过。精美的宝殿里随处可见各种檀木架,它们装满金匣宝玉。再往深处走去,俨然是岩龙自己盘出的巨大巢穴,魈随着钟离的脚步一路走去,大大的金瞳里盈满冴异,好多亮晶晶的漂亮小东西!巢穴看上去也好暖乎。

魈自认并不与帝君如何亲密,只是前往龙巢也将他带来未免……魈偷偷打量钟离,应当只是他想多了吧,钟离大人应当是见他身体有恙才出此下策。魈依言将尾巴放出来,在钟离的吩咐下乖乖躺进巢中。

见小龙已经准备好了,钟离才走过去仔细查看。魈正躺在他的龙巢里,正乖乖掀开上衣露出全化作龙尾的下半身,他再次踢掉自己脑中对小龙起的绮念。伸出手察看,嗯,尾巴鳞片发育良好,从尾巴整体来看,魈如今很健康结实……

明明只是正常的长辈观察小辈发育状况而已……魈被他摸得尾巴尖瑟缩,钟离相比他要随意得多,时不时抬起他的绒毛尾巴察看,又用自己的祥云尾巴蹭来蹭去让他不住后缩。

魈面红耳赤,尾巴被抓进那片金棕色的小祥云中。他很想开口问钟离可以了没有,就见钟离笑起来,魈后退的小动作当然没有瞒过钟离,一只手摸上魈的头:“……好了,魈的身体很健康,目前来看,我也不知是何原因,倘若身体上无病变。”钟离接着说下去:“那就是心神所致了。魈可以选择告诉我,作为年长你一些的龙,我自认可以为你开解一些”

钟离不出所料地在魈的脸上看见了犹疑。

半晌,魈却当了只鹌鹑:“魈没事的……帝君,兴许是魈发育得晚吧”

罢了,钟离没再追问。孩子终究是要有自己的空间和秘密,随他去吧。钟离感到失落,他养大的可爱孩子如今都不肯与他分享秘密了。

魈趁着夜里与钟离共进晚餐后回自己的寝居了。钟离却在睡到半夜睁开眼睡不着了,少年龙龙离开前乖乖与他道别没多说一句话。那条可爱娇小的尾巴也在他脑中徘徊不去…魈的身体很好,牙齿和龙爪也很坚固。只是魈在他看来过于小巧了,若今夜把魈留下来,他想……

不,他不想!钟离意识到自己在脑中总想如何欺负躺在他巢中的小龙就觉得不妥。他一定是发情期上头了!

第二天,钟离顶着黑眼圈起床,只觉得昨日的琼玉果汤还是喝得太少了。

“……,帝君!”入目是魈担心的眼神,钟离有些茫然,把自己从昏沉的意识中拉出来:“如何了?”

“北部战区现下一片安好,归终大人奉您命令已做好万全之策。”迎着钟离满面的憔悴不堪,魈还是没忍住又补充一句:“不然您还是找个可供纾解的人吧,魈可以为您去找”

钟离抬手示意,魈只得闭上嘴。钟离借魈的力道起身,言辞认真:“魈,你要知道如今少有仙人或人类经得起我的。”钟离对上他的眼睛:“况且我不想平白糟了他们清白,魈”

钟离叹气似的揭穿了少年假意下的真心:“对你也一样的。”魈愣在那里,半晌才找出自己的声带,哑得像是哭泣后的余音:“所以…您知道我昨夜……”

“你在洞天前站了一夜,我只是进入发情期了而已,可并不傻。”钟离苦笑着说:“我很疼惜你,魈,以你的性子,见我受此苦楚当然想要献上自己,但我并不想要这样的牺牲。你该将自己交给心爱的人或是其他的龙。”

“不,不是的”魈抿唇,语气也有些着急,他总算影约摸出了他与钟离之间的症结:“是…是魈想趁人之危,所以才在昨日露出尾巴想引诱帝君…”少年的脸越来越红,干巴巴地为自己辩白:“魈是自愿的……这不算牺牲,因为魈原本就爱着帝君。”

“我从不承认帝君是父亲!”

钟离并没有想象到这个结果,不如说,他早就预感到这个结果。魈是好懂的,自他还是幼龙起就能看出来,魈会用亮晶晶的一双龙眼看着他,那是足以融化磐岩的心意。每当这时,钟离觉得自己罪大恶极。让魈依赖他,而后诞生的爱意真的是爱吗?只是天长日久,魈的目光越发清晰明了一如既往。魈因此爱他,这是让钟离负罪感加重的烙印。

他自问自己也是爱魈的,因此才更不愿让魈爱他。因为他如此卑劣,卑劣地获取心上龙的爱,而现在魈给了他意料之中的答案。又将柔软的一颗心放在眼前任由采撷,他突然觉得魈很残忍,残忍地让他承认自己的卑劣,如此一来,山岩之主是做不到将魈弃之不顾的。不过幸运的只有一点,魈并非因忠诚而说爱他。因此钟离长久以来自我欺骗的护盾此时全部崩塌。

钟离深吸了一口气,将娇小的少年抱入怀中。魈猝然落入钟离怀中,脸颊更红。“好,那么,如你所愿。”他听见钟离的声音,像风雨欲来前最后的克制。

………………

魈已经不知自那天被钟离拉进洞天里过去了多久,他被身形大他两圈的男人死死抓在怀中,钟离的掌控欲很强,让他化出下半身的龙尾,然后伸出尾巴将它缠住。相较钟离来说青翠可爱的尾巴一路被金棕的祥云尾巴缠住动弹不得,魈下半身的腔体因此被蛇交一样的姿势蹂躏得发红。刚开始他还能在这样的姿势下出声,后来就完全只能被抓在怀中,可怜的腔体会同时吞下两根阴茎,被龙精反复灌满。青色的尾巴向上绷直,就会被大一圈的祥云尾巴缠绕往下拽。直到魈的尾巴被操软,也会软乎乎缠着钟离的尾巴汲取更多快乐。

“呜……不……乳头…别吸”魈无力抱住钟离的头,手指陷入他的头发中,他汗湿了一身,怀疑自己的腔体一定被操肿了,高潮不久后的身体更为敏感,这时又被起了兴致的钟离吃起乳头,他想推开将他欺负至此的人,只是他根本没有力气,魈正分神推开钟离,下半身便再次被进入“啊……!”细密的快乐、痛楚让他几乎再次倒进床内,被钟离拦腰抚住,一边用尾巴粗暴地磨蹭魈的尾巴尖。龙的身体汲取快乐的效率很快,魈得了趣,在半空靠着钟离的手臂发出泣音。

不,不可以,不可以再深了……,魈无声着摇头,他的腔体内有一个更柔软的地方已经被钟离的两根龙茎抵住。然后已精血下行的龙根本没有怜惜魈的意思,窄紧的穴儿已余最后的屏障,钟离只是将他缠紧了防止逃走,一面捅破了它。猛烈的快感将魈卷了进去,无力发音的喉咙几乎在尖叫,魈同时再次达到高潮。

这时,奇特的感觉从魈腹间某处淌出,突起的燥热在那一刻袭击了他。“……嗯?哼嗯……”

“魈……”钟离抬起头来,龙瞳收缩,魈有种自己已被大型怪物盯上的感觉:“你被我引动发情了。原来如此……”魈认他为情欲上的主人,钟离感到极为亢备,这个认知让他兴奋极了。于是他低声诱哄着魈变回完全的龙形,声声甜蜜诱人。魈也在颤抖,作为一条龙,变回完全的龙形交配意味着什么,他会被完全弄坏的……会被迫怀上蛋,即使他与钟离都是雄性,也难保不可能。

“呜……”魈犹豫着,钟离抓住机会与他深吻,霎时间,青翠优美的龙化出原形,而后是金棕的巨龙。它围困住青色的龙,让它无处可逃。金棕龙一圈圈将青龙缠住,青龙在此时眼角渗出极乐的泪水,发出长长的柔软龙吟,大上它一圈的龙顺势咬住青龙的脖颈,大力侵犯着娇小的青龙。

青龙的泪水流淌了许久,它昏沉着头脑承受可怕的极乐,一度认为自己要被吃掉了。龙吟声也时断时续,却满是春意与求欢。若此时魈为人形,是绝对受不住这般快乐的……

魈变回人形时,发情期已结束,他昏在钟离怀中,属于钟离气息将他盖了个严实,腹部被打满标记,那里是否能孕育生命也是个未定数,钟离将昏迷的魈放进他巢中最柔软的地方,吻了吻魈泛肿的嘴唇,变回龙形将魈当做宝藏那样围住,龙头靠过去给他当枕头躺,一同闭上眼睡着了,龙的呼噜声伴随少年龙龙一同坠入梦乡。

块引用

59 Likes

龙龙交尾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发明 !

2 Likes

是你啊,你只要吃饭就行了,我可不希望上次的事再发生一次。

7 Likes

放心我唯一的雷点就是bl中搞bg

2 Likes

谁管你雷不雷,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不好意思,我以后还不会只产bl向饭

9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