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了只猫,他想跟我回家(系列第一篇)

1
钟离在回家的路上捡到了一只猫。
2
猫一开始并不想跟他走,对他的路过不为所动。他一开始也没打算捡猫回去,只是由于猫独特的毛色而多看了一眼。
但是猫在吃雪。
寒冷的冬天里猫自己在路边孤零零的吃雪。
3
忽略过程,总之,猫现在在温暖的空调房里吃着水煮鸡胸肉,身边还有一个临时拿纸箱和毛毯搭起来的窝。而钟离则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看着,茶几上放着刚刚用过的碘酒和棉签。
说来也怪,钟离趁猫不注意上手抓猫的时候,猫极力反抗,尖锐的爪子在他手上留下了好几道伤口。但血一渗出来猫就安静了下来,好像是知道自己伤到了人,小心翼翼地扭头舔了舔伤口。
“咪呜——”猫委屈地叫。
“没事的。”钟离安慰地拍了拍猫的头,“不是你的错。”
猫知错,猫好。
人给猫家,人也好。
4
就这样,猫在钟离家安顿了下来。猫住下来的第二天,钟离拿了本字典让猫自己选名字。猫煞有介事地用爪子来回拨弄,把字典翻得哗啦哗啦地响。最后,猫一爪子摁在了一个字上不动了。
“‘魈’,你选了这个当名字。”钟离看了眼字典后面的释义。“‘在传奇故事中,魈代表着遭遇苦难、饱受淬炼的鬼怪。’倒是和你很配,那你的名字便是魈了。”
猫舔了舔爪子,应和式地喵了一声。
5
作为一间不大不小的书店的老板,钟离的工作时间十分自由,因此多负担一只猫也并没有打乱他的生活节奏。每天早晨他照例早起,穿戴好之后就把魈从窝里捞出来,安安稳稳地放在肩膀上,之后就开始自己的晨跑。魈若是还困着,就像围脖一样挂在他身上睡觉,毛绒绒的尾巴偶尔扫过他的胳膊。若是魈没那么困,便会蹲坐在他肩膀上安安静静地看风景,在他伸手顺毛的时候轻轻蹭几下他的侧脸。一人一猫没什么交流,但却意外地十分和谐。
跑完步回去,钟离就给魈添上新的水,然后快速地冲一遍澡。之后,他便按着前一天提前准备好的食材准备自己和魈的早饭。魈回来后则总会找个自己喜欢的地方开始给自己梳理毛发,顺一遍毛刚好也就到了吃饭的时候。魈向来是跟钟离一样在餐桌上吃饭的,并没有什么额外的差分。吃完饭,钟离把魈往怀里一揣就朝书店走去。路上的距离倒是没多远,不过有了魈暖烘烘的一团窝在怀里,寒风都显得没那么冷了。
书店往往不会有很多客人,从早到晚都比较清静。钟离坐在柜台后面看书的时候,魈就趴在他手边,尾巴缠在他左手的手腕上。钟离总觉得魈其实在跟他一起看书,但是实在找不到什么证据,就只能抱着这个疑惑降低了一些翻页的速度。午饭一人一猫往往就在柜台上吃,吃的内容则五花八门。有的时候是钟离早上准备好的便当,有的时候是各式各样的外卖。偶尔,钟离也会借用附近餐馆的厨房现做一顿。
要是赶上天气好的时候,下午钟离就会早早闭店,然后把店里的躺椅搬到外面院子里的桂花树下。他往椅子上一躺,魈就会很自然地跳到他身上,舒舒服服地铺成一块大号棉花糖。有树荫的遮蔽,阳光并不刺眼,但人和猫泡在阳光里依旧是暖洋洋的。
晚上回到家,吃过饭后,钟离往往会花不短的时间来打理魈一身的毛绒绒。先用特制的梳子梳顺,再抹上霓裳花味的护发精油,魈就是一朵香喷喷软乎乎的云了。睡觉的时候云就落在钟离的枕头上,和他各分一半枕头。不过第二天醒来,魈往往都不在原来的位置上,而是和钟离紧紧挨着,让钟离也陷入香喷喷软乎乎毛绒绒的美梦里。
6
钟离经常带着魈去店里,时间长了,去过书店的顾客都知道,“那个超级帅的老板新养了一只特别漂亮的猫”。这话越传越广,本来一部分人来看书,一部分人来看老板,现在又多了一部分人来看猫。
“不能摸猫。”钟离对所有来问的人都这么说。
说是这么说,但是总有人听不懂人话,自以为高人一等。他们认为猫这种畜生就是拿来给自己逗乐的,哪管你允不允许呢?
为此,钟离过段时间就会和这种人产生一些冲突,一些喜欢清净的顾客渐渐也就不来了,书店变得更加吵闹,也更加冷清。钟离倒是觉得无所谓,毕竟他开这个店本身也不是为了赚钱,更多地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喜好和打发时间。
有天,钟离临时离开去买个东西,魈就在柜台上摊成一张毛绒绒的饼帮他看店。这时,门外闯进来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他一进来就四处乱翻,本来安静的书店顿时充满了杂音。
“猫!”他眼尖地看到了在柜台上的魈,一下扑向了柜台。
魈一惊,跳到了一边,警惕地看着这个小孩。
“好漂亮!它是我的了!”那小孩伸手就要去抓魈。
魈躲开了,但他怕小孩把店里摆好的书碰倒撞散,就只在小范围内来回躲闪,结果还是被小孩子抓了一把。小孩子手上总是没个轻重,他狠狠一抓,激地魈亮出了爪子。
“哇——”小孩把魈往地上一摔,大声嚎哭起来。
哭声引来了门外的家长,进来的几个人一看自己家孩子受了伤,不问原因,先指责起来。
“这什么黑店?放畜生伤人?报警!必须得报警!”
魈有些茫然地站着,他感觉自己什么都没做错,但是却好像给钟离惹了个大麻烦。
“怎么了?这么吵闹?”买完东西的钟离刚回来,就听到店里吵吵嚷嚷的。
“你就是这家店的老板?你们家小畜生伤了我家孩子,你看看,都破皮了,必须赔钱!”
“哦?你确定不是你家孩子先招惹的我的猫?”
“怎么……怎么可能!我家孩子最乖了,一定是你没养好这个畜生!”
“店里有监控,你可以直接看。要是有什么问题,你也可以报警。”钟离不为所动,把手上的东西放在了柜台上,然后抱起了地上的魈。
“你!走,这黑店再不来了!”那人好像也知道估计是自己孩子的问题,看钟离如此气定神闲,感觉有些惹不起,带着自己孩子扭头就走。
钟离好笑地看着那几个人的背影,给怀里的魈顺了顺毛。
“晚上想吃什么?”
7
钟离本以为这不过这是一个小小的插曲,直到第二天打算出门,他才发现有什么不对。
魈不见了。
“魈?”他换好鞋,站在门口等着。
一个毛绒绒的脑袋从柜子后面探了出来,看了他一眼,又缩了回去。
“怎么了?”他走过去,一把把魈捞到怀里。“不想跟我出去?”
魈蹭了蹭他的手。
“害怕了?对不起,昨天是我回来晚了。”
魈在他腿上团成一团。
“不是害怕?那是觉得总会有一些拎不清的人,感觉烦了?”
魈一动不动。
“……觉得给我添麻烦了?”
魈抬起了头。
钟离叹了口气,他点了点魈的额头。“魈,这件事不是你的错,错的是那个孩子和他的家长,你不需要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有很多事情,发生的根本原因并不是受害者没注意防范、没能考虑到所有情况,而是加害者违反了规则,做出了伤害他人的事,这全是加害者自身的问题。发生不好的事情进行反思是正确的,但是凡事都先考虑自己有没有什么问题,实际上是一种对自己的内耗。”
魈睁着一双圆眼睛看他。
“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呢,你只是一只小猫咪罢了,你什么都不懂,你也什么都不需要懂。”钟离轻笑一声,抬手rua乱了魈的毛。
“你只需要知道我爱你就够了。”
“咪呜。”
8
时间像水一样流淌,春去秋来,魈还是和钟离形影不离。当然,日子不可能一成不变,总会有一些不和谐的音符,但是钟离会给魈很多很多的爱,而这些爱足以冲淡那些不好的回忆。后来,钟离关了书店,带着魈开始四处旅行。他们走过了很多地方,看过了很多风景,见过了形形色色的人,经历了各种各样的故事。当然,这些故事就是独属于他们两个的秘密了。
就这样,他们相伴了二十多年。
钟离一天比一天爱魈。
魈也是。
9
然而,就像每个故事都有个结尾,时间也总有尽头。
二十多岁的魈已经很老了,他的皮毛已经不再发亮,跳上窗台的动作也没有以前利落,一天之中睡觉的时间也越来越多。钟离还是每天带着魈出门,给魈做喜欢吃的东西,和魈一起看书,但是再多的爱也抵抗不了时间,魈还是一天天的衰弱了下去。
直到有一天,钟离再也没能在家里找到魈。
卧室、书房、卫生间、客厅……钟离找遍了每一个房间,每一个可能的缝隙。他一声声地呼唤着魈的名字,但是以往如影随形的毛绒绒却始终没有出现,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的声音。他觉得魈可能是故意躲起来了,就像以前他们俩玩捉迷藏一样,在某个小角落把自己团成一团,等待着钟离找到他,说一句,“找到你了。”然后高兴地跳到钟离的怀里,蹭蹭钟离的侧脸,乖乖摊着等钟离给他梳毛。
可是这回钟离怎么都找不到他。
或许只是魈偶尔的恶作剧呢?毕竟之前捉迷藏的游戏钟离已经赢了太多次,这回魈想赢一次所以不出来也不无可能。
“好了好了,这回是你赢了。”钟离有些无奈地说道。
但是还是没有任何其他的声音。
“是不是家里范围太小了,所以捉迷藏的范围扩展到外面了?”钟离边说着边快速换好了外出的衣服。“不要急,我来找你了。”
钟离快步下楼,张口欲喊魈的名字,余光却在墙角瞥到了一簇他很熟悉的毛,在并不明亮的灯光下泛着绿色。他凭着直觉走向了楼梯下面的阴影,看见了缩在一起的一小团。
确实是魈,他没认错。很小的一团,安安静静地蜷缩在楼梯下面的阴影里,本来干净蓬松的毛上满是灰尘,头朝着他下来的方向。他伸出手覆上去,已经一点温度都没有了,但是他恍然觉得魈只是换了个地方睡了一觉,醒来还是会跳到他怀里,等待着他给自己梳毛。
“我找到你了,魈。”
10
钟离捡了只猫,他想回家。

28 Likes

[哭个不停】

2 Likes

猫好,人好,寿命论坏

2 Likes

对,对,你说得对!!! 啊啊啊啊昨晚我读了之后哭得要命,今天又重读又有心痛了。

2 Likes

揉揉揉揉揉

寿……寿命论坏!

2 Likes

揉揉揉揉揉会he的我保证!

3 Likes

老师你没骗我吗?真的会有HE 吗? 【一点点希望】

真的,虽然系列第二篇也是be,还没写完的第三篇也死掉了,但是结尾是超级甜的he!

1 Like

预定刀子(ಥ﹏ಥ)

我认为不是刀子,毕竟在魈宝活着的时候有人爱他保护懂他。这就够了。

魈猫猫!!杀我不要用猫猫刀:sob:

1 Like

是这样的!很平淡但是很稳定的幸福

揉揉揉揉揉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