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掉下来一只薄荷鸟(系列第二篇)

1
钟离养了一只鸟。
2
事实上,这只鸟并不是钟离想养的,而是直接撞进他怀里的。
那是很普通的一个傍晚,钟离同往常一样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一个绿色的残影从他眼前迅速滑过,他下意识地一伸手,接住了一团毛绒绒的小东西——一只幼鸟。小家伙在他手心里团成一小团,闭着眼睛细细弱弱地叫着,毛色是非常少见的薄荷绿,在傍晚的阳光下还泛着一层金边。
钟离抬头,只看得到头顶交错的树枝将阳光切割成很多细碎的小块,怎么也看不出来鸟究竟是从哪掉下来的。这么小的幼鸟,如果他放手不管,想必很快就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死去。钟离无法,本着救一命是一命的心理,把鸟球往怀里一揣就带回家了。
3
鸟现在就在自己的窝里睡觉。
既然决定了要养鸟,那自然就要置办一系列的物品。钟离并没有打算一直养着这个意外得来的小家伙,只打算把它养到能够独立生活就放飞,因此购置的东西并没有多精致。鸟倒是不挑剔,心安理得的住进了自己的新窝,安然地吃吃喝喝然后倒头就睡,一副非常自来熟的样子。
钟离却很不习惯。
从魈离开之后,因为一些原因,钟离接连搬了几次家,但是魈用过的东西都还好好地放着,家里也再没有进过任何一个其他活物。有时,钟离恍然之间还能在家里听到魈各种语气的“咪呜”,但是顺着声音赶过去却只能看到一片空荡。也只有这种时候,钟离才能够正视之前发生的一切:没有意外,没有变故,在陪伴了他十几年后,魈安静自然地离开了。
而这一切都被这只薄荷绿的团子啾打破了。
平心而论,鸟是很好养的。不挑食,不浪费,饿了会吃饭,渴了会喝水,困了会睡觉,下雨了知道从阳台往家扑腾,兴致来了还能婉转地啾上两句,养起来并不怎么费心。不过毕竟这个薄荷绿的小家伙还是只幼鸟,对于食量并没有什么概念,还缺乏必要的生存技能,总是会让人放心不下。因此,说是只短暂养一段时间,钟离还是不自觉地在这个乖巧的薄荷团子上面投入了不少心力,养得本来就圆润的鸟球越发蓬松了起来。
幼鸟总是一天一个样,但是新的牵绊的建立则总是让人毫无所觉。钟离一直没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什么改变,直到有一次路过甜品店看到绿色的薄荷大福,脑海里第一时间闪过的是家里那只毛茸茸的薄荷球,而不是之前挂在自己脖子上的那条毛绒绿色围脖。
仔细想想,他好像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想起过魈了。
坏了。
4
钟离打算把鸟送走。
并不是他对鸟不负责,事实上,经过他的精心投喂,鸟现在已经长得非常健康了,一点儿当初瘦弱的样子都找不着。如今,鸟最喜欢的就是每天在家里到处乱飞,把钟离的肩膀当鸟架站着梳毛,以及卧在钟离的头上睡觉。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没有魈的同意,这个家不应该出现新的成员。
钟离很快就找到了愿意养薄荷鸟的人,当即就以最快的速度联系对方前来看鸟。对方进门的时候鸟正安安稳稳地团在他头顶上,一根一根地梳理自己的羽毛,听到门口的动静才停下动作,打量着眼前的陌生人。
“您好,您就是钟离先生吗?”
“是的。”
“您要卖的鸟……啊。”对方显然是看到了他头上毛绒绒的鸟球,小小的吸了一口气。“品相极佳,非常感谢钟离先生能够割爱。钱不是问题,我一定能给它提供最好的条件,您看……”
钟离已经没空回答对方了。说不上是从听到“卖”还是“钱”开始,头顶上的小家伙就开始铆足了劲地叨他的头顶,扯他的头发,闹得他差点没维持住脸上的表情。兴许是看他并没有出声否认,鸟更生气了,一翅膀扑扇到他脸上,然后在家里横冲直撞地乱飞,同时啾了超级大声的一长串。来买鸟的人已经看呆了,毕竟这样人性化的生气实在是很难看到的。鸟飞了一圈以后,一头扎进了书房,然后就从那边传来了重物落地的声音。
“啊……看来是不用看了。钟离先生养鸟的技术果然很好,之后如果有想要售出的鸟请务必联系我,今日就不过多叨扰了。”来人倒是很识情趣,很快就找了个台阶。
“抱歉。”钟离有些头痛,还隐隐有些心虚。“今日是我的问题,之后会给您免费鉴定一次,您看如何?”
“好的好的!太感谢钟离先生了!”说着,那人也不多推辞,兴高采烈地出了门。
送走了人,钟离有些担心鸟有没有因为生气而把自己弄伤,脚步有些急切地朝书房走去。书房的地上散落着几本书,鸟就停在其中一本书上,对着书中的某一页猛叨。听到钟离的脚步声,鸟才放过那已经不成样子的一页,飞落到了书桌上,完全不用正眼看走进来的钟离。
“对不起,我不应该随便找人来。”钟离叹了口气,一时不知道怎么跟这个小家伙说,毕竟想要送走鸟完全是因为他自己的问题。他一边思考措辞,一边捡起了地上的书,目光停在了被鸟叨烂的那一页上。
那其实是一本字典,打开的那一页位于字典偏后的部分,而被叨地最狠的那一块还依稀看得到一点拼音的残留。
xiāo,是魈。
钟离一下就愣住了,眼前的一切实在是超出了他的认知。他有些惊喜,又有些胆怯,一时之间竟有几秒钟的失语。
“……魈?”
“啾!”
5
钟离重新置办了一套养鸟必备的东西。
鸟食要最有营养的,鸟窝要最柔软的,鸟架要钟离自己。鸟其实不怎么记仇,只是对钟离想把自己送走这件事情格外的生气。钟离深知一切都是自己的问题,绞尽脑汁地变着花样哄小鸟,直到小鸟再一次扑腾到他头上团成一团。确认了魈的身份之后,钟离恨不得时时刻刻都和魈寸步不离,一段时间没看到魈就感觉心慌,魈也很迁就他,并没有对他的这种行为表示出什么不耐烦,反而格外地喜欢和他挨挨蹭蹭。有了毛绒鸟球时不时的贴贴,钟离也逐渐放下心来,恢复了以往的生活规律。
虽然寿命的限制并不是钟离能够改变的,但是,他这回再也不会让魈无声无息地从他身边离开了。为了防止魈又一次在他所不知道的时候偷偷离开家,钟离狠心剪掉了魈的飞羽,让小鸟彻底变成了走地鸡。魈并没有反抗,只是偶尔在梳毛的时候会对着自己残缺的羽毛发愣。为了补偿魈不能飞而失去的自由,家里的窗户总是开着的,让魈能够最大程度地感受到自然的气息。魈倒是没对这表示出什么明确的喜好,还是同往常一样,大部分时间都将自己挂在钟离身上。
日子如流水一般得过,这样平平淡淡的幸福让一人一鸟都十分满足,甚至生出了让时光停滞的想法。
但是,意外之所以叫意外,就是因为它总是发生在让人意想不到的地方。
6
这场意外并没有什么先兆。那是很普通的一天,钟离下楼去取给魈新购置的玩具,因为驿站的环境过于嘈杂和混乱所以没有带着鸟一起。取快递的过程并不复杂,没耗什么时间,甚至因为人少花的时间比往常还要短一些。钟离站在家门口,重复着已经做过无数次的开门的动作,却在推门的那一瞬间听到了一声久违的猫叫。
“魈?”钟离感觉有些奇怪。
没有声响。
“魈?!”钟离扔下手中的东西冲进家里,生怕魈又一次躲了起来。只不过这次,室内的安静并不是因为魈的离开,而是他根本开不了口。
血,到处都是血,地板上、墙壁上、花盆上、门框上,每一个地方都有血和破损的羽毛,原本毛绒绒的薄荷鸟团不见踪影。钟离试图翻找出魈的身体,但是实在是太碎了,也太乱了,他根本找不齐每一块,也没办法把找到的拼在一起,最终只得到了一小堆残缺的血肉,零零散散地堆在阳台的地板上,旁边是魈最喜欢的一盆花。
这就是魈所留下的最后的全部的痕迹了。
6
钟离永远地失去了他的薄荷鸟。
钟离又一次失去了他的魈。

11 Likes

这两篇!你想杀了我吗,我的朋友:sob::sob::sob:

6 Likes

会甜回来的会甜回来的我保证!

1 Like

老师你我本无仇,何必如此刀我(悲)

会好的会好的都会好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