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 521贺

小帝后(r)

坏心思老龙拐双性小狐狸上床,一口一口吃掉。(教对性知识缺乏的小鸟认身体器官,教上床,有人外,腿交和初精,给小妻子开苞)

新婚夜,婚房内钟离送走了一票仙人和损友们,才坐在椅子上休息。

“大人,接下来要做什么?”魈坐在婚床边,听见钟离的脚步声。不知自己掀开盖头是否合乎礼仪,于是微微拉开头上的红盖头偷瞄自己刚进门的丈夫。

“嗯?自然,新婚夜要行夫妻之事”钟离被他小猫儿似的动作可爱到,他走到床边,将小人儿盖头掀了,他那化了完整红妆的小新郎便抬头瞧他,一双澄澈的瞳仁儿疑惑地问“何为……夫妻之事?”

魈不太清楚,他只知道今日会与帝君更为亲密,从往后余生相守直到数千年后。被唤为“夫妻之事”的东西,是否是婚礼仪式的一环?那他可要好好表现!

“……浮舍他们没教过你?”钟离愣住,没想到魈会说出这种话,这出乎他的意料了。

“并无”小狐狸有些忐忑,可他是真的没有听过哥哥姐姐们说过,只是说一切交给帝君来便好。实际上浮舍他们想着让帝君也体会一下养成小狐狸的兴味,当然,也是因为他们相信帝君可以好好对待他们家的小狐狸。

钟离沉默了,不知情事的小狐狸误认为这是对方的不悦,忙伸出手拉钟离的衣角小声道歉。他反握住小狐狸那双有些冰凉的手,说道不必道歉。“没关系,你我尚有一晚的时间”

他将鸟儿一样的小人带到桌前,与他行旧礼互换了酒。“如此才算礼成了,时候不早,也该歇下了。”魈嗯了一声,像往常那样去解钟离的衣带,毛茸尾巴跟着晃晃。一想到要行夫妻之事,脸有些泛红,一双手怎么也不稳,一个结愣是解了好几次才解开,钟离也不急,只是微笑着看自己的小妻子。这目光让魈手心冒汗,红着脸不看他。

半晌,一个吻落在额上,小狐狸仰起头,回复似的亲回去。小狐狸总归是年纪小,一双狐瞳是杏眼与丹凤眼的结合体,此时这双漂亮纯真的眼一眨不眨望着钟离,笨拙地亲吻自己的爱人。

“大人……请教教我可好?”小狐狸放出自己的小耳朵讨好地抖动蹭蹭神明的手,柔软得不似仙兽倒似家宠。被自己的小帝后可爱到,钟离揉揉他的耳朵又亲了亲,满意地看到小狐狸耳朵舒服到微垂下来。“好。”

钟离低下头,将人那张泛着红润的唇吻住,唇齿摩擦魈的唇舌,轻咬,缠唇,噬齿。钟离没有给魈逃走的机会,步步逼近。借体型之便扣住腰际,魈到底没什么性交的经验,只喘息着与他接吻。被亲得深了也不知讨回来,只呜咽着承受。

很奇怪,他快像接触高温的糕点那样融化了。帝君的唇舌像含着毒药的蜜,他要晕过去了,陌生的舒服占据了他的身体,本能引导他迎合着帝君的吻,滋滋作响的水声充斥通红的耳朵。

这孩子对他来说,生得很娇小。钟离前所未有地意识到这一点。他能感到魈有些发抖,那瘦薄的身子,连手掌也小小的,明明已经成为了他的小新郎,却如风中无力攀住他的柳条。魈拉开了他们的距离,毛茸茸的小脑袋也低下了,他能看见少年美好的肌肉线条到满怀生气的颤栗。……可龙所需满足的可不止这区区一夜,他明白少年单薄身体下潜藏的力量,但钟离仍怀怜爱的心思。

岩龙满心怜惜,低下头问他“魈,与我共赴……可好?但会很辛苦。”

魈耳朵也红透了,他嗫嚅着答应自己的丈夫,若是都如方才一般那样舒服……他回忆起钟离方才激烈的吻与爱抚,可怜可爱的小狐狸不禁又颤了颤。“魈,愿的。”他抬起头,鼓起勇气似的吻了帝君的唇,再靠上去,像依着一座山,即使这山岩滚烫,但情意绵绵下,小狐狸将自己又往前送了送。试探伸出软舌去勾钟离舌尖上的一点情香色味。

钟离近乎纵容,任初尽人事的孩子去一点点品尝情欲的甜香。小狐狸比他身量小上不少,卖力亲得作响,魈大约是亲舒服了,往钟离怀中钻,尾巴也脱了拘束冒出来,毛茸茸地在钟离掌心一下一下拍拍,倒是应上了狐狸媚人的传言……钟离抚着卖力亲他的魈,轻轻挤按还能听见几声娇甜的少年音调来。魈似乎是喜欢上这种亲吻了,几下伸出小舌去碰碰钟离的,只一点点纯情的磨蹭,如一尾小鱼儿,碰到一下就游走。而钟离像是被那小舌头唤醒,将魈抱紧,舌便捉住它,魈又一次被亲到深处,甜腻地哼吟,只觉得自己也被拉入其中。钟离这才扣住了他,让他亲得软乎了。小狐狸落进他的怀中被环抱着,但显然小狐狸吃到甜头了,年轻的身体又兴奋起来。

“帝君大人……?”魈察觉到自己身上一凉,随后烫到了似的,帝君大人的手有些冰,此时将手探入他的婚服里。魈今日是听哥哥姐姐说婚服繁琐,内里可以自在地穿些别的衣裳。而钟离只摸到手底下一片光滑,显然,他的鸟儿里面什么也没穿。柔软的皮肉在他手指上勾勒出良好的曲线形状,让他喉头发干。

“该叫我夫君了……或者叫我先生。”钟离笑着纠正他的称呼,手上不停:“怎的没穿里衣?”

“……太麻烦了,凡人的习俗我无法理解,也方便帝君……先生来脱。”魈不作他想,澄澈的金色猫眼对上钟离。“先生为我晚衣后就要行云雨之事了吗?”

“不急……”钟离取下自己的发绳,魈看见了世间极致的艳色,钟离露出了一个真心实意的笑来,魈眼中染上震颤的丹霞色,犹如方才接过吻那样,双眼也留下了吻痕。“我们还需要些调味剂。”

一如往常那样,入睡前需要脱衣。但这次却有些不一样,先生像是在他身上找什么一样,解了扣子露出白花花的青涩胸膛,魈的胸肌是有一点弧度的,起先他并不知先生的用意,直到钟离开始揉着他的软肉一点点往上推揉。有些热乎乎的,魈对此感到奇怪,明明这样的热意应当很舒服才对,但为什么他会有一种越来越难过的感觉。

“先生……”魈的裤子也被扒下,他下意识夹紧了腿抵御冷意,抬头望着钟离。满目茫然,泛红的耳尖为少年体型的小狐狸添了些色香来。他坐在钟离大腿上,往下看竟也有腿缝,它是少年裸露在身体表面的弧线,偏小的阴茎颜色浅淡,一看便知鲜少被使用,少年的身体钟离基本无一处未见过,只是每到私处他总会给小狐狸一点面子不去看,此刻认知转变,他养大的孩子今日成了他亲认的小帝后。钟离对此有些呼吸不过来,魈不同于从前被他拒绝了个干净的各种美人和爬床的人,魈是个可爱勇敢的孩子,也是……他心底的小狐狸。

不决定一上来就直入主题,他低下头轻哄已经被揉得热乎乎的小狐狸“魈,放松一些,这只是前戏,我要先把魈的身体调动起来。”

“嗯呜……?”魈无暇听钟离在说什么,他只觉得先生的手很大,可以单手覆盖他的小腹。被摸舒服的魈慢慢贴上钟离的手,如果此时是原形,一定已经舒服到抱着钟离呜呜嘤嘤叫了。

魈的乳小,因此也敏感,慢慢被摸得下身溢水瘫软,人也软乎下去,攀住钟离才没让自己倒在床上。钟离起先揉捏拉扯,魈才慢慢在迷糊中略微清醒过来:“先生……好奇怪……”他看着自己淌出的淫水,有些惊恐:“先生……这是什么?”

“是魈的小穴水,用来润滑的。”钟离亲了口魈的耳尖:“放松,魈,这件事叫行房,它应当为你带来快乐。”

“嗯……嗯?…″

看着茫然陷入情欲的魈,钟离将他整个往上提了提,张口含住其中一颗被捏红的小果子,轻咬拉扯。

“嗯……!先……生,不要舔它……”魈突然被吃了乳头,先前捏到微肿的地方被湿润裹挟,细小的快乐就从它开始了,魈可怜兮兮的请求并没有被放过,对于陷入想劫掠他的身体欲望深处的龙只会是再添一把火罢了,钟离顺着他的乳晕舔一圈,不出所料听到了少年绵软的呻吟,从而身体不稳往他这边倒,似拒绝又似请求,魈不敢太用力抱他,只好抓住钟离的肩头,钟离托住他,另一只手也在使坏,正揉弄另一只娇小的乳头。

魈的小穴淌了更多,它们顺着魈夹紧的腿缝间留下水渍,他不知道是何用处的乳头在先生的爱抚下如此敏感,塌下的腰还在靠他的手臂支撑:“先……生,别……我要……”话语未落,魈感到小腹一阵酸胀,而后是作乱的手向下探去,捏住翘起的小东西,过分的是,魈可供高潮的小孔被堵住“嗯呜……?”

魈的身体此时敏感极了,发泄的小孔被人控制住,他也想不到总有一天会在床上,身体受不得一点刺激,只能被先生喂满快乐的果实。未经人事的小狐狸呜咽着去掰先生那只欺负他的手,被制止,先生只是吻着他,让他一点点从濒临高潮缓过神。

小狐狸没有收起耳朵和尾巴,此时耳朵成了委屈的墨绿色飞机耳,尾巴因为后知后觉的害羞蜷起来,把私处遮了遮“先生……?”却又因方才强烈的刺激不敢再动:“有些疼,先生……”

回答他的是一个吻:“把腿张开好不好?待会就不疼了。”

魈的耳朵垂下了:“先生骗人……您想欺负魈”小狐狸的阴茎生得可爱,这会儿胀得泛红,尾巴也被淫水沾湿,湿漉漉的,那口钟离从未见过的小花也隐藏在其中。

“可是我也很难受,何况今夜是新婚夜,魈…”钟离披散着长发,情欲中泛红的艳丽都化作一声声蛊惑人心的诱导,比起魈,钟离倒更像只狐狸,柔和下来的眼波将魈的心池狠狠扰乱。“呜……您,您犯规……”魈被亲得迷糊,他只好将尾巴移开:“您来……”

“好……”钟离眯起眼笑,对自己诱惑魈这件事并没有什么负罪,好心情地亲魈的脸颊,在魈的视角中,就差一根狐狸尾巴在钟离身后摇来摇去了。

湿乎乎的小穴娇嫩的很,正一点点淌水。因光裸在外的缘故,对视线格外敏感。钟离将人横抱过来,花穴可爱,内里通着嫩红。不过他并不急于使用那个最美味的地方。

“嗯?”魈不禁夹住双腿,先生的……在他腿缝间穿过,一下一下蹭过他的阴茎。“呼…嗯……先……生?”魈大口喘息,这种感觉比方才玩乳头还要强烈。他侧躺在钟离怀中。“先让魈尝一点味道……如何?这样的刺激是常见的,也可以……这样。”钟离伸出手,将他与魈的阴茎并在一起揉弄,逼出魈一声惊喘:“先生……呜……”

魈瑟缩着想去躲那片大上他许多的滚烫,他伸出手想阻止先生的手,却被先生反手扣住,加入了这场淫行:“先生……好热……呜别……!”魈顺着钟离摸到了自己的会阴,钟离这会倒像教小孩子认东西一样,一下一下摸那一小片:“这片十分敏感,要行事此处是……”魈被逼得鼻尖泛红,全然听不进“老师”的话,在钟离故意的挑弄下,魈被摸到高潮。“呜——!啊……别——啊啊啊先生……轻……轻些,哈啊——!”

魈几乎失声,初次高潮没有多余的准备,连上一轮未完成的发泄也在此时流出,浇了钟离满手,初精较浓,它们流在魈的肚皮上,随着剧烈的呼吸。高潮期间,乳头和嘴巴同时被玩弄,引得魈哑声无力推拒,钟离手下一拧乳尖,花穴也同时被用到高潮。“先…生,不……要,啊,啊啊——!”

坏掉了……魈怎么也止不住不停淌水的花穴潮吹,两处地方同时高潮后脆弱的身体经受不了一点刺激。小狐狸软声哀鸣,迷糊间伸出头用耳朵去拱蹭钟离颈侧:“先生……”魈用那双泪眼看着他:“先生……”满是示弱与撒娇的意味。

“接下来,我们该用……”钟离点了点可怜兮兮的嫩贝,以及变得绵软的后穴。

“进不去的……先生……”魈颤抖起来,他大概明白先生要对他做什么了,往后退到床边:“那里……进不去……好大……”魈几乎不敢看那根分量可观的东西,畏惧地缩了缩身子。如果进去了,他可能真的会坏掉。

钟离只好再哄,亲昵安抚他后小狐狸才点头愿意一试。

“嗯……哈……”魈慢慢抬腰用湿漉漉的花穴一点点吃下钟离的性器,感觉自己要被撕开了一样,疼得脸色也白了,为了让小狐狸适应些,钟离慢慢亲吻他,揉弄被捏到敏感不已的乳头,魈像小水包一样,热乎乎淌出水,浇在钟离的性器上。钟离给了他一个鼓励性的吻,魈就着吞入半截的性器慢慢晃腰,就像过去钟离做的那样一点点引导:“对,就是这样……从腰晃起来,下去时慢慢的,按魈自己的节奏来。”钟离控制住内心想把漂亮小狐狸压倒的想法。看着少年人漂亮淫荡的身体上下起伏。

“嗯……嗯哼……嗯……呼……哼…”魈小心动作吃进这根大东西,发出一阵阵娇嗔似的声音,哼吟声甜软到钟离心底,魈得了趣,就慢慢往下坐:“嗯……先生……您舒服吗?”

“当然……”见魈的不适感并不多,甚至没有流血,心底不禁喟叹,他的小狐狸在这方面也是天生尤物,不过……以后也只能是他的了,钟离反身压住魈,后者发出一声惊呼,紧接着被钟离肆意冲撞,特意寻着魈不肯多做接触的地方,果然寻到了好似蜜泉源头的好地方。

“嗯?!……嗯——先……生,慢一点……慢一点……”被捉住小腿,魈承受着身上人给予的快乐,他经验不足,吃下许多无法承受的快乐,只好攀上钟离的肩膀。等到龙化形的另一根性器也进入后穴,柔软的耳尖也随之颤动,可爱色情极了。

…………

新婚夜持续了三天,魈之后也因此腰酸,穴口疼了好几日才能正常走路。

36 Likes

年纪尚小的帝后因此收起了狐尾和狐耳不让丈夫摸了。小帝后委屈地想,后来被半龙形帝君……真的事后会很疼啊。当然,钟离哄了自己的小狐狸好几天,惩罚不给摸毛茸茸原形一个月,魈才解气。

8 Likes

仙品,看得我幻肢梆硬裤子乱飞。多谢款待,太太牛逼!

4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