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侵犯(有车尾气)

咱又来猫塑了嘿嘿嘿嘿嘿嘿,ooc归我,魈宝归帝君!

表面纯情实则内心脏脏的痴汉猫猫魈与觉得对方可爱很想焯的大美喵离猫

猫猫的世界很单纯,猫猫们会这么想。魈可不这么想,魈是猫型人族,生了对与发色相近的墨绿色猫耳,此时他的耳尖微动转向某个方向,一双猫瞳随之而去。充盈着克制的渴望,今天……钟离也在这条路上走了,是去常去的那家奶茶店买完一杯再到前方的车站坐到第三站回小区吗?

穿着黑色卫衣的魈仔细竖起猫耳,尾巴也悄悄跟着竖起,继续低下头喝奶茶以求自己不被发现,听着那位叫归终的女同学一路上与钟离说说笑笑,而钟离也竖起棕色的耳朵倾听着……呜,好想钟离身边的人是我啊。好想去摸摸他的耳朵。

魈是一眼喜欢上钟离的,本该是转到大他一级的教室,钟离又劝教导主任自己是休学一年才转到魈的班级。上课期间,他穿着校服扶着桌子从窄窄的课桌分隔处走进来,那时正好雨过天晴,他与他一眼对视而后擦肩而过,魈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很吵。

但是……不可以跟踪!魈咬着下唇,控制自己不去看独身一人前往车站的钟离,他心虚着心跳加速,然后从座位上站起。

胶底的鞋在地面上激荡起一小片尘土,然后是迈上公交车后脚底与铁物碰撞的声音……结果还是跟上了!魈与钟离坐在一车门之隔的两边位置上,他正内心责怪自己做出跟踪这种坏事是不对的。而另一道声音在告诉他,钟离就该是他的,跟着怎么不行?他多想被钟离绑住,一边教训他是个跟踪的坏孩子,一边毫不留情地……不,也可以不那么做。钟离只要带个软鞭或什么也不带,只要他来,魈就可以为了讨好他做任何事。为了钟离那张溧亮的脸,也为了钟离那样温和强大的形象,又对他多有关照,他其实很想跟他回家……。

钟离再次见到了冷淡漂亮的同班同学,少年斜倚在窗边,还穿着校服,眼中空落落不知在看哪里,联系到前几日得知少年是从那样糟糕的家中逃出去的,他决定率先开口:“……你好。还记得我吗?”

魈像是被他吓了一跳,眼睛微微睁大,让钟离错觉自己是惊到了一只刚找到巢不久的鸟。魈努力缓解自己的紧张“…钟离,你也在啊。”小鸟的语气冷冰冰的。钟离有点遗憾,明明方才瞪大眼的小鸟十分可爱。

一刻无话,钟离望着少年墨绿色的耳朵,忍住想摸上去的冲动,向来擅长与同学们打交道的钟离此时也没来由紧张起来,方才与归终车厢中声音嘈杂,他与他之间的环境却很安静,说不上是心有灵犀,还是因为两人都不是多话的类型。

车停了,那扇隔着他们的车门也发出声响,橡胶门框充满又放气,正催促着下车的人,该离开自己的位置了。

钟离下车,与他一同起身的也有魈,他似乎听见了一声小小的吸气声,下楼梯时耳边也能听见魈的脚步正慢慢朝他的方向走来……钟离不动声色,他静待着他。

“魈的家在这里吗?”

“……不,来这里有点事。”魈解释到,那双漂亮的眼睛也撇去一边,好似知道做错事一样。“先走一步了”少年的脚步有些勿忙,钟离看到他是埋头往前走的。

钟离急忙叫住他,头顶的猫耳也惊竖起来,“哎——等等……”来不及了,低头仓促逃开的人一头撞上电线杆,这时蹲在地上捂着头,像只面闭了的团子。钟离哑然失笑“要帮忙吗?”

呃呜,好丢人。魈的双眼几乎成了蛋花包。他伸出手摆摆表示不用,深刻地再次谴责自己没出息的样子。

魈找到了借口,就像原始的猫族先那样,摇着尾巴来寻找心爱的小鱼干,不不不……魈摇摇头,钟离可不是小鱼干!!他是……他喜欢的猫才对。魈咽咽口水,见钟离已回头走向小巷子里,巷子里没开灯,灯光昏暗,魈从巷口中探出一个头,就见钟离停了一下,好像下一刻就要回头,登时尾巴毛也炸了,急忙把头缩回去,抚着扑通扑通几乎跳出来的心脏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心跳声好吵…魈一张脸都红透了,千万不能被发现了。他抿着唇,脑子里却已经想出了自己被漂亮的棕发猫儿发现,那双金色的眼睛里会流露出嫌恶,只是想想,魈就会觉得心口抽痛。…唔,但如果真的到了那个地步,他把一定把漂亮的猫儿关起来!我的……是我的就好了……不管是厌恶的也好,喜爱的、友好的也好,他都会很喜欢的,到时钟离嫌弃也好,他会乖乖受着的…就当是支付被他这样的人喜欢的代价,起码钟离的心在那一刻只为他而动。

然而,钟离没有走过那条巷口,没有越过那条线,只是将巷子里的灯打开后继续往前走,魈听见走远的脚步才脚下发软地跟上去,他又生出一种微妙的失望,没有被发现的失望上下拉扯他的心。

钟离的家在前面不远处,魈暗暗记住了,只是…太过分了!!怎么可以做出跟踪这种事,还要在喜欢的人面前撒慌,钟离知道后会骂他的吧,他现在站在钟离家楼下,看向楼梯走向哪一楼,他很确定刚才只有钟离一个人进了电梯,三楼…他暗自记下,又抬头去望三楼的窗,那里视角开阔,是个好视角,魈喉头发紧,这个角度也能看见楼下的他,不出片刻见三楼的窗户动了,魈抓紧想往草丛中躲,结果被绊了一跤再次撞上电线杆,干脆顺势倒下装死把自己埋进草丛中。

钟离开窗透气,茸软的耳朵也顺着风上下抖了抖,呼吸清新的空气让他心情愉悦…不过那个草丛怎么长出一条尾巴还在动?钟离想了想今日的情形,大约理清了来龙去脉,他笑了笑,那条尾巴也跟着猛地竖起来拍打地面。

下次回家的话,不如让归终他们等一段时间,他与这只小猫一同走吧。当然,小猫愿意来他的家更好。钟离如此想着,毕竟魈这只小猫,他可是开学时就想接触了,这样合他胃口的人很少见到,今天却主动送上门来找他,这更让他相信他一定与魈有很多共同话题。

不过今天的话,还是放过这个躲在草丛中尾巴也露出来的跟踪苦手吧。钟离失笑,这过于可爱了。

……

“所以…你和魈这算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闲云如此点评,她有些不忍开口,看着身边两个毕业结婚让她代驾的两人,沉默了一会。没好意思指出脸颊异常通红还往钟离怀中挤挤的魈“算了,你们开心就好…只要记得到时请我喝喜酒。”

“当然,我会的。”钟离吻吻怀中自己送上门的魈垂下的耳朵,搂抱着让无力的猫儿稳住身形,如此回答。

20 Likes

好吃:yum: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