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魈】柜门它自己开了

深柜追星族教授钟离x唱跳ACE爱豆魈

暗恋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
有时候星星没有想象中那么遥远,或许唾手可得,能双手捧在掌心,在失眠的夜晚伴你入睡。

*OOC归我,魈宝归钟离,全文6000+,儿童节快乐
“你抢到演唱会门票了吗?”

“没有!呜呜呜,好不容易三年一场演唱会,我却去不了!!”
“啊啊啊我的崽崽,那个票一下子就没了,到底谁在抢票!”
“诶?你们在说什么演唱会?”
“是Miwa!前年出道的一个团。”
“哦,我知道那个团,我朋友是他们的狂热粉,昨天从黄牛手上买了一张票,天呢,那个票好贵。”
课间女生们聚在一起七嘴八舌地讨论着演唱会抢票的事情,讲台上的教授推了推鼻梁上的无框眼镜,拧开他的保温杯慢条斯理地喝了起来。
这一节课是专业课璃月古代史,教师是个年轻的教授,三十岁不到的年纪,完成了别人大半辈子追求的事情。
教授虽然年纪不大,但是浑身上下总透露着一丝这个年龄不符的沉淀。
上课总能风轻云淡地说出风趣的话惹得下面笑倒一片,而本人毫不知情还会虚心请教学生为什么笑。在得到答案后缄默三秒露出和煦的微笑,不紧不慢打开保温杯喝口水然后一言不发。
有人猜他根本没听懂大家为什么在笑,他们相差不过八九岁,中间却好像隔了八百条代购,就好比他们下课聊的Miwa,钟教授一定不知道是什么,甚至觉得无聊浪费时间荒废青春。
毕竟这位教授每一节课都查出勤,点人回答问题,期末复习不给课件,划重点的时候只给了九个字命运掌握在你们手中”。
原话是,上课的时候该讲的我都讲了,重点在上课的时候已经强调过,我相信大家都好好听了好好学了,命运掌握在你们手中。
钟教授大学生活一定很枯燥,不逃课不走神,专心听讲,毫不顾忌别人的死活,半本新华字典厚度的书不给一点范围,简直是惨绝人寰。
话虽如此,钟离教授的每一节课教室里都坐满了人,还有其他专业的人前来观摩,考勤是一回事,主要是年纪轻轻长得帅。
抛开枯燥的理论知识,烦人的考试,钟离教授没有意思可挑剔的地方,身高腿长,宽肩窄腰,配上他的无框眼镜看起来就很有气质,看一眼就忘不掉的程度,就算他是个魔鬼,大家也会用心去包容他,爱戴他。
周五的最后一节课总是有些煎熬,低头看一看世间才过去了十分钟,就连教授今天也看了三次手表,往常还会在教室里坐一会儿的钟教授今天下了课就提着包走人了。
“他今天走的好早。”
“不会是有什么约会吧?”
“他有女朋友吗?”
“应该没有吧,很难想象他会和什么人谈恋爱。”
被学生们讨论的对象已经在回去的路上,车里面放着流行音乐,如果被学生听见了一定会很惊讶,原来钟离教授还会听这些歌,一通电话打打断了歌声。
“喂,钟离?明天周末你们应该放假了吧,要回来一起吃个饭吗?”
钟离略带歉意地开口:“抱歉若陀,我明天有点事情,改天吧。”
若陀啊了一声,只好作罢:“行吧行吧,你们学校怎么周末还压榨人,你这教授当的还有自己的时间吗?那你忙吧,有时间给我打电话。”
——-——-——-——-——
“唉,明天就要开始了,我居然有点紧张。”浮舍坐在保姆车上一想到要开人生第一场演唱会就有些兴奋。
弥怒笑了笑看向坐在窗边一脸淡定的老幺:“你多学学我们家忙内,看他多淡定。”
应答转过头来忍不住调侃:“淡定?我看他是紧张到说不出话来了,腰板比松还直。”
听到这句话魈脸上有些挂不住,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脸:“没有。”
“呵,好吧,是我高估了弟弟。”回想起刚刚的发言弥怒一下子笑了出来,浮舍笑得东倒西歪地靠在弥怒身上。
大概是恼羞成怒,魈掏出后背的靠枕糊在了浮舍的脸上:“笑什么,你不是紧张吗?”
浮舍抱着靠枕含糊不清地发出一声闷笑:“看见你紧张我就不紧张了。”然后坐了起来凑近魈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脸郑重,“有我们在,别担心。”
一群人打打闹闹回了宿舍,Miwa是个很特别的团,不是完全的男团也不是女团,男三两女,唱跳型的组合。
刚出道的时候并不容易,因为男女混搭的团没有几个是成功的,很多粉丝介意,希望每个人能单飞出道,但他们五个人就是抱在一起,也是干出一条血路。
还有一件事也是他们被骂最惨的一点,魈出道前就公开出柜,并表明自己不需要女友粉,大眼仔一发评论区全部沦陷。
[通讯录出什么道,真恶心]
[你算什么货色还妄想有女友粉,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女友粉?你配吗?]
[公司怎么把这种人放出来的?]
[……]
所以刚出道的时候魈的粉丝不多,但是他一点也不在乎,因为他确实喜欢的不是女生,他喜欢唱歌跳舞,喜欢和哥哥姐姐们在一起,网络上说什么也不会影响到他。
到后来魈在音乐大赏上的全称开麦唱跳,声音稳如漫步行走,粉丝见面会的时候有问有答耐心十足,有行程看见粉丝也都会在场外给粉丝准备水和食物,收获了不少的好感。
现在大多数事业粉和妈妈粉,有一次参加完颁奖典礼,出来的时候一个高中生举着灯牌对着魈大喊:“魈宝,妈妈爱你!!”
那是魈第一次直面妈妈粉,还是比自己年纪小的,当场愣在原地石化,周围都被他呆滞的表情逗笑。
浮舍抱着肚子大笑,学着粉丝的样子对着他喊:“魈宝,爸爸爱你!”
现在这三张表情包还在网上流传,一个呆若木鸡,一个捧腹大笑,一个爸爸爱你。
演唱会当天刚好赶上六一儿童节,五个人计划着开完演唱会去游乐场。
伐难举手表示疑惑:“那么晚游乐场不会关门吗?”
……
正在调试话筒的魈动作一愣,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复杂起来,弥怒一手握拳放在嘴边憋着笑轻咳一声:“万一呢?今天儿童节,关门说不定晚一点。”
“晚上去看看就知道了,该上台了。”浮舍咬着麦整理着衣服,不忘操心一句。
五个人一前一后有序上台,昏暗的舞台只有高处的荧幕闪着光,现场鸦雀无声,只有倒计时伴随着秒钟的嘀嗒声从十转到了四。
三,二,一……
“啪”光束从头顶落下,一片漆黑的舞台上整整齐齐站着五个人。
“啊啊啊!”
“Miwa!Miwa!”
光是看见五个人粉丝们就已经激动不已,衣服上的亮片像星星一样一闪一闪的,浮舍举着话筒弯起笑眼:“一二三,”
“大家好,我们是Miwa!”五个人整整齐齐地向大家鞠了一躬。
魈作为老幺被推了出来讲开场白,清冷的声音在室内回荡,落到每一个人的耳朵里:“感谢大家能来到这里赴约,希望大家能享受接下来的两个小时。”
很简短的两句话,伐难不禁笑出了声:“我们老幺还是一如既往的简洁明了,就像魈说的一样,希望大家能在未来的两个小时里玩得开心!”
伴奏的声音响起,台下的观众跟着Miwa一起哼唱着每一首歌,出道三年那些艰难也都已经是过去式,未来仍旧可期。
一个小时过去,演唱会已经过了一半,按照流程该随机抽取两个粉丝上台互动。
应答抱了两个大玩偶和两个礼品袋上来:“下面该抽取今天的幸运儿了!”
座位号在荧幕上滚动,最终停在了12和826两个数字上,没给抽到的都一脸遗憾,同时羡慕这两个上天眷顾的宠儿。
上台的刚好是一位男粉一位女粉,所有人打了招呼,浮舍和女粉握了手,男粉拥抱了一下,魈学着大哥的样子握了手,拥抱。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这个男粉看起来似乎有些激动,抱着他的时候有些用力,但是带着口罩看不出表情,看眼睛是波澜不惊的。
“你好呀,请问你最喜欢谁?”应答握着话筒一副搞事情的模样,笑着看向女粉。
女粉一脸幸福地快要晕过去的模样:“啊啊啊,应答!!”
应答惊喜地睁大眼睛:“我吗?哦,那还真有缘分啊。”
紧接着就听见女粉继续激动道:“魈宝!妈妈爱你!大家我都喜欢!!”
魈捂着脸转过身去,似乎听见身边传来一声压抑的低笑,魈抬头看向一起上来的男粉,这位看起来不像是粉丝,倒像是出差途中被临时抓过来的商业精英,一身棕色西装加皮鞋,手腕上还有一只商务表……
一双琥珀的眼睛不偏不倚地对上魈的视线,狭长的凤眼微微弯起,从上来的时候就是微笑的,好像看谁都深情的模样,也不知道是出于礼貌还是本就如此。
那边结束该轮到这边了,弥怒双手搭在魈的肩膀上给他转了个面,看向的却是粉丝:“请问这位朋友你是谁的粉丝呢?”
口罩帅哥伸手指了面前的人:“魈。”
弥怒调侃道:“那你是爸爸粉吗?”
刚有个妈妈粉下去,这里还有个爸爸粉,魈恨不得当场小逝一下,身边的人立即回答:“不是。”
魈诧异地抬头看向他,当听见是他的粉丝的时候已经很惊讶了,还不是什么妈妈粉爸爸粉,更加有些意外。
弥怒可惜了一下下:“哎呀,不是爸爸粉那就是事业粉咯,我们魈宝的业务能力确实有目共睹,要不要和我们魈宝合唱一首歌呢?”
帅哥低声地笑了笑,好听的声音在耳边炸开:“我的荣幸。”
魈穿着灯笼袖的白衬衫上面解开两颗扣子露出好看的锁骨,暖光从上面打下来投下一片阴影,半闭着眼睛纤长的睫毛遮住了鎏金色的眼睛,皮肤在灯下白的发光。
“终点不是目的,一路到底
沿途的风景才是最重要地
他们说爱人先要爱自己
他总会找到你,继续来爱你
……
想你还没确定,没有关系
快乐本来他就没什么道理
哪怕雨不会停路不会近
我始终在这里,等风也等你”
一温暖一清冷的声音交织着,碰撞在一起别有一番韵味。
演唱会一直到九点钟结束,五个人风风火火去了游乐场,到的时候刚好九点半,游乐场已经关门了,应达牙疼地嘶了一声:“真是乌鸦嘴,这个点除了酒吧哪里还开着门啊?”
魈忽然开口:“我知道一个地方。”
——-——-——-——-——
钟离把车停在院子外的停车场内,若陀站在庭院门口挥了挥手:“这里这里!”
两个人并肩走了进去,若陀一只手搭在钟离的肩头:“不是说有事吗?怎么这么晚忽然要出来喝酒?”
“高兴。”像是想起来什么很幸福的事情,钟离说话的时候嘴角都抑制不住上扬。
若陀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啥?什么高兴的事情十点钟出来喝酒?”
钟离还想要说什么外面又进来一拨人,热热闹闹的。
“农家乐?”
“真有你的啊魈,不过农家乐一般都有什么啊?”
“这你都不知道,太老土了吧!”
“诶伐难你!”
五个人打打闹闹进了庭院,魈走在后面看着他们,偶尔忍不住低着头憋笑,明明什么也没有做,却好像总能那样吸引人。
“钟离,诶?钟离!看什么呢?”若陀挥了挥手把神魂离体的钟离拉了回来。
院子里回荡着钟离的名字,钟离闭了眼睛抬手捂住若陀的嘴巴,从没有在哪一刻比现在希望自己的朋友是个哑巴,钟离一脸歉意地看着魈一行人:“抱歉,吵到你们了。”
若陀瞪大了眼睛,满脸的茫然“唔唔?唔?”
浮舍哦了一声:“他看起来好眼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应达眨巴两下眼睛看向魈:“是你粉丝吗?”
魈穿过人群看向钟离,四目再次对上,进院子的时候魈就看见了,虽然在台上没有看见钟离的脸,但是那双眼睛很好认,深邃又饱满情意,是个温柔的人。
???
似乎是知道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若陀扒拉开钟离的手,食指在钟离和魈之间来回晃动,最终停在钟离鼻间上:“粉丝?你?”
钟离嘴角上扬五个像素点,和Miwa五个人打了招呼:“好巧,又见面了。”
最后七个人围坐在一起,魈和钟离被安排坐在了一起,偶像粉丝见面当然要安排一下。
浮舍举着酒杯道谢:“感谢招待。”
钟离回敬了他一杯:“不用谢,是朋友开的,还要谢谢你们能来。”
伐难已经喝的微醺,脸颊红彤彤地看着魈:“不过魈怎么知道这个地方?”
被点到的魈半斤八两地脸颊上两坨红晕:“之前刷到过,觉得好看。”
七个人坐在搭帐篷里,门帘固定在两侧,抬头就能天空,灯串从帐篷顶一直拉到高高的木桩上,铺满了整个夜色,温暖的光将所有人笼罩在里面。
弥怒看了眼时间已经十二点了:“糟了,怎么这么晚了?”
若陀眯着眼睛嘿嘿一笑:“就在这里住下吧,安全性很高你们放心,我去锁个门。”
两个女生抱在一起讲着悄悄话,明明已经醉了还要聊着八卦,咯咯笑个不停,浮舍和弥怒勾肩搭背地猜丁壳,输了的人罚一杯酒,刚刚还有一丝意识的弥怒已经彻底醉了。
魈一言不发地坐在原地,像是在看一群人打闹,钟离安安静静地低头注视着他,忽然魈抬起头,钟离捏着自己的手臂定在原地没有被吓到后仰:“怎么了?”
对方看起来比平时还要淡漠一点,钟离心里疑惑怎么忽然不开心,魈又低下头盯着自己的手看,一会儿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实现最终落回钟离的脸上,小声说了句什么。
钟离迟疑地抬起手在魈的面前晃悠两下,对方仍旧是眉头微皱,眼神看起来无比认真,反应过来什么的钟离松了口气,无奈地笑了出来:“原来是醉了。”
若陀回来后和钟离两个人扶着所有人回了房间,魈靠在钟离的怀里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钟离被强烈的视线弄得红了耳朵:“别盯着我看。”
魈乖乖收回视线哦了一声,一副被教训了的样子,钟离一脸复杂地低头看着他:“我不是那个意思。”
于是魈又重新看向他,钟离觉得自己也有些醉了,头晕晕的,脚下像是踩着棉花,整个人轻飘飘的。
第二天醒来魈只觉得自己的脖子有点疼,好像是长时间抬头造成的,想起来昨天因为别人好看就一直盯着别人看的行为,魈决定失忆。
吃早饭的时候钟离给魈剥了一个鸡蛋,夹了一碟萝卜,在场所有人都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粉丝给偶像做这些好像没问题吧?
大眼仔上有人发了演唱会的视屏,包括和粉丝互动那一块,评论区有几个璃月大学的学生发言。
[这个人好像我们学校的教授]
[是有点像,不过不可能是他]
[为什么不可能?]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来和你细说]
[啊啊,好羡慕这两个人]
之后魈会在许多场合看见钟离,只要钟离没有课,他就会去追魈的行程,魈终于想起来自己在什么时候见过钟离,是刚出道没多久参加完新人歌谣大赏,他们从大楼里出来,门口站着很多粉丝,有一个粉丝带着黑色的口罩,甚至带着渔夫帽挡住了眼睛,若隐若现看地有些不太真切。
从前只觉得这个粉丝真是有些奇怪,现在看这份怪也成了他一眼找到他的标志。
他们从偶像和粉丝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朋友,会一起坐在农家乐的院子里看星星,累了就在帐篷里倒头就睡;会一起去听辛焱的演唱会,体验一次不一样的节奏;会坐在璃月历史讲座下面偷偷当一回学生,即便魈最后困到靠着钟离睡着…
游乐场内两个人坐在摩天轮上享受片刻的安宁,大眼仔上却是热闹非凡。
几张魈和一个男人十分亲昵的照片拼成九宫格,文案是“当红爱豆恋情曝光”。
粉丝表示不信谣不传谣,他们家崽崽只会唱歌跳舞,怎么会谈恋爱,放大照片发现这个帅哥和崽崽还挺搭,朋友之间亲昵一点怎么了?
爆料人表示你们粉丝能不能清醒一点?他是爱豆,不能谈恋爱!
粉丝:你打听打听魈有女友粉吗?没有,好的。
摩天轮上的两个正主接到了电话打开大眼仔,魈捏了捏自己滚烫的耳朵,钟离全程盯着他的耳朵看,还是忍不住上手碰了碰,魈呼吸都乱了几分,像个受惊的小鹿抬起头。
钟离收回手和他拉开距离,看起来有些紧张,魈坐直了身子等着他开口,钟离舔了下有些干燥的唇,声音很轻很慢:“之前演唱会上弥怒说我是事业粉,其实也不是。”
金色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眼前的人,认真听着他的每一个字,心道:
你在追我。
“我是男友粉。”
心声和钟离的声音重合,心脏像是被什么重重撞了一下,慌乱地停不下来,魈只能听见耳边心脏怦怦跳的声音,要不是在摩天轮上,他或许会夺门而出。
说完藏在心底的话,钟离就有些后悔,会不会吓到他,他会不会讨厌自己,如果不是在摩天轮上,他是不是已经逃走了?
“其实…”坦白的人开始找补,他也可以是事业粉,只是话还没说完袖口就被人拉住,对面的人似乎也没有看起来那么平静。
魈往钟离的方向挪近了一点:“我知道。”
他喜欢什么样的人他自己也知道,偶然抬头会看见钟离眼里藏不住的情意,像羽毛一样挠着他的心,他怎么会不知道?
有些话已经不用说出口,钟离尝试着抬手抚摸上魈的脸,对面也没有躲开,今天没有喝酒说出现幻觉糊话,也没有因为困倦梦游说梦话,对面的人是真实存在的。
钟离垂下眼睛浅浅笑了一下:“魈,我喜欢你。”
似乎只是这样并不能表达爱意,于是钟离弯腰珍重地亲吻了他的星星。
原来有时候星星没有想象中那么遥远,近在咫尺,能双手捧在掌心亲吻,能在失眠的夜晚抱着入眠。

鹿某人唠叨:演唱会合唱的那首歌是银河快递的《等风来(Take Easy)》,当时听的时候就觉得很温柔,也送给你们,成长的路上会有很多磨难,不要放弃自己,总会有人在你身后爱着你。

12 Likes

好久没登论坛了:pleading_face:之前一直登不上,就很少来论坛了,之后这里也会同步更新的。

1 Like

又是抱抱又是合唱的,钟离你好大的福气……:pleading_face: :pleading_face:

1 Like

有帝君这样的老师多背点书怎么了 :heart_eyes:(星星眼握拳)好好学习是应该的(点头)(认真) :pleading_face:

老师都是为了我们好(含泪说下这句话)

追星人看到这一幕都羡慕坏了:pleading_face:给他搞到真的了

离离嘴角比ak难压 :pleading_face:

好甜好甜好甜!!!仙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