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至

初春的太阳是温和的,随着微风洋洋洒洒照在大地上,人们喜欢在此刻沐浴阳光,大抵是春天万物生长,盎然一片。

望舒客栈亦是如此,旅客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闲坐喝茶,孩童们奔跑在不远处的小道上,阳光微微刺眼,可所有人都欣然感受着身体上的暖意。

就连客栈内言笑大厨也十分忙绿,可还是有些稀奇,平时再忙也是忙中有序,今天的言笑却是有些手忙脚乱,甚至被逼出了薄汗。往门边上看便能知晓原因了,竟是有客人直接等待在厨房外,再定睛一看,这人双臂交叉胸前,有纹身交错,眼神锐利透光,正目不转睛盯着厨房,浑身上下透露出不怒自威的气势,难怪大厨急出了汗,这位客人不就是降魔大圣吗!

按理说仙人不需要凡人的食物,这位小爷平日也只吃些杏仁豆腐算是满足下口腹之欲,从未有过主动要求食物,而今日仙人却点起了菜来。

其实数量不算多,里面也只有一样腌笃鲜需要文火慢炖,稍微费些功夫,对于言笑大厨来说应该是小意思了,但是架不住仙人亲自监工,一想到仙人就在身后看他,言笑就开始紧张。

终于腌笃鲜也顺利出锅,言笑以最快的速度为仙人完成打包,只见降魔大圣将食盒放入一个奇怪的装置里,让菜品可以一直热气腾腾,真是稀奇啊不愧是仙人,言笑惊叹连连,完成了仙人的要求后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多谢。”少年仙人把几盘子菜都安置好了便过来与言笑道谢,“不用不用,能帮上仙人的忙是我的荣幸啊哈哈哈”言笑赶忙挥了挥手,开玩笑他现在可是紧张得很,只想尽快把这位小爷送走。

仙人似乎是看出了些什么,不再多说走出了厨房,转头来到了二楼露天平台上,客栈老板菲尔戈黛特正倚靠在栏杆边上。

“仙人莫怪,言笑就是这样,有些时候胆小的可怕。”菲尔戈黛特转身向着仙人走来,应当是看到刚才的一幕,替自家大厨打个圆场。

“无碍,我确实很可怕。”

“怎么会呢,如果您愿意多像今天这样来到客栈里,想必言笑他们更会知道如何与您相处了。”菲尔戈黛特露出了一个微笑,其实她也在诧异今日仙人居然亲自来到客栈内,还与凡人接触,虽然不知道为何,但是这清冷的仙人似乎也在慢慢变化呢。

风轮两立的速度自然是极快的,在魔神大战中甚至得到过帝君的褒奖,魈离开望舒客栈后脑海中还在想着菲尔戈黛特的话,也许可以试试呢。

但现在他有新的挑战。

往生堂位于璃月港内,地理位置可以说是不错,但是很可惜没有什么人流,白天也不会有人轮岗,现任堂主使出浑身解数也没有改善这种情况,但是对现在的魈来说却是一件好事。他实在不太习惯与人接触,如今一人站在了往生堂门前,沉默蔓延开来了。

既然已经下定决心了,都到了最后一步怎么能放弃,魈定了定心神,犹豫着最终还是抬起手敲了敲门。

“来啦来啦,虽然现在是假期,但是往生堂照常营业的哟~”胡桃欢快的声音传来,开门后发现对面的仙人也是一愣,“哎呀呀,哪里的风把魈上仙吹来了啊,可真是稀客。”对面的姑娘跳脱俏皮,是钟离大人和自己最不擅长应对的一类……

“请问,嗯…今日客卿先生在堂里吗”魈不再迟疑,直接说明了来意,对面的小姑娘听见仙人是找自家客卿的,顿时又来了兴趣,“上仙找我家客卿啊,他正好出门了,不过算算时间快回来了,嘿嘿我家客卿这么大的面子,能让仙人亲自上门,”胡桃绕着仙人转圈,发现了魈带着一个奇特的器具,“咦,这是什么呀?”凑近后又能闻到飘香四溢,“好香啊,这是……”不待胡桃说完,少年仙人低着头径直往前走去,“没有什么,打扰堂主了,我在客卿先生的房间等他吧。”

胡桃望着仙人轻车熟路地往钟离房间走去,好奇心几乎爆棚,客卿果然不简单。

魈走到钟离的房门前,又站了一会,才轻轻推门进去。入目是古色古香的屋子,所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客卿先生的房间不算大,却是琴棋书画,笔墨纸砚样样不少。

大门边的桌子上摆着一把古琴,魈往那看了过去,他不会弹琴,乐器方面唯有吹笛尚可。但他有幸听过帝君的琴音,如磐岩般厚重,音调不急不缓,悠然自得;旁边的桌案上摆着棋盘,不是什么惊世的珍珑棋局,好像只是与隔壁邻居下到一半的好局,暂时停留在此处,未完待续;而墙上挂着的以梅兰竹菊为主题的四副画作,出自钟离本人之手,梅不以病为美,兰花潇洒恣意,墨竹节节可喻堂堂君子,秋菊不与百花相争径自绕舍更得偏爱;而房间中央的牌匾,悬着“浩然正气”四个大字。

这幅牌匾是客卿在璃月港买来的,当时的商贩宣传着此乃岩王帝君真迹,引得不少人纷纷下场竞相出价,商贩自然高兴了,说出一句价高者得!此时客卿恰好路过,点评道:“此非帝君真迹。”众人皆知往生堂客卿博学渊源,是评鉴古物的行家,他说这是赝品,那么十有八九错不了,众人一拍而散。此时商贩却拦住了钟离,说他坏了自己的生意,客卿无可厚非,便说自己愿意出这幅牌匾原本的价格购买,不知店家能否割爱,商贩估摸着这牌匾也卖不出去了,既然他愿意收,那就卖吧。

这只是一个小故事,魈之前听钟离提起过,只是他也不知为什么钟离大人买了这伪造的牌匾还要挂在自己房中呢?魈盯着牌匾看了一会,还是不能理解帝君的深意,房中其他的珍藏各有罗列,魈将自己带来的器具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安静坐了下来,便不再有其他动作了。

前一阵子海灯节的时候,帝君说自己可以多来来往生堂,自留云也开始定居在城内后,他知晓帝君想让自己也更加融入璃月港。没几天后帝君就亲自到望舒客栈邀请自己来往生堂看看,将堂里的一草一木都介绍给他,还带他到自己的房间休息。

如此几次,魈对往生堂已经比较熟悉了,虽然一开始都是避开堂里的其他人来的,钟离自然知道要循序渐进,可不能一下子就把小仙人逼急了。

今天是魈第一次主动前来,甚至走了前门。

没有提前告知帝君,不过还好帝君就要回来了。从留云那里借来了她的大作,能把望舒客栈大厨的美食色香味俱全带来,帝君也夸过言笑的腌笃鲜,之前来望舒都是为了寻自己没有好好吃过饭,这次可以让帝君慢慢品尝了。

过了一会,门被推开了,钟离从外面进来立刻闻到了熟悉的香味,“这香味纯正浓厚,是言笑的手艺吗?”他好像并不意外仙人出现在这里,反而在赞赏过飘香四溢后笑得更开心了。

“是的,我……我带了一些您喜欢的……”魈发现了动静立刻站了起来,见到果然是帝君却是先红了脸,匆忙低下头慌慌张张地把桌子上的菜端了出来。

钟离看着忙上忙下的小夜叉动作急促又使劲低着头,不由觉得可爱,“看来今日我是有口福了,多谢上仙跑这一趟。”边说边坐了下来,抬起头笑眯眯看着对方。

“没有的,您……您不必客气。”魈似乎是被那句“上仙”烫了一下,盛汤的手顿了一下,但还是安稳得把碗递到了钟离面前,“您试试。”

钟离却没有直接接过来,他看着对方,仙人脸上微红,不敢直视他,好像因为钟离迟迟没有动作而更加紧张了。“我很高兴,魈,你能明白吗?”听了这句话魈不再紧张了,他看着对面的男人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将碗放在了桌上,又拿起勺子舀了一口汤,慢慢递到了男人的唇边。

“有些烫呢,上仙。”男人开口了,璨金的眸子望向他,透露出无辜的姿态,仙人一听急了,匆匆低头对着勺子吹气,就在这个时候男人突然凑了上去,不止喝光了汤,还……

“帝君!您……您怎么……”魈是真的急了,连称呼也忘了,果不其然男人下一秒就揽过了他,“岩王帝君已逝,上仙是在喊谁?”男人说话间呼出的气息萦绕在仙人耳边,带着汤的温度,让仙人痒痒的,却没有一点挣扎,他放下了勺子,乖乖窝在了男人的怀里,“钟离大人,魈不是故意的。”

男人无法再说什么了,他低下头忍不住再次吻上仙人,从额间紫菱,到小巧的鼻子,然后是泛红的脸颊,再过去一些就舔上了仙人的耳垂。

魈受不住这样的亲密,嘴里吐出了些些呻吟,男人见状停下了亲吻,俯身看着他,扬起了嘴角,最后堵住了这好听的声音。

“言笑的手艺是担得起名家的称号的,倒是亏得你想到找留云借这新发明。”

“因为一直是钟离大人来望舒客栈,我也想给大人带点什么。”

魈边说边看着钟离,客卿先生很给面子吃了很多,吃完还要笑盈盈看着仙人,说着一些味道不错,但仙人的味道更不错的浑话,魈被激得一直红着脸,决定要岔开话题。

“前几日我邀请了荻花洲上的仙鸟一起放风筝,确实是一个很好的放松方式,仙鸟们也很喜欢。”闻言钟离轻轻笑了笑,说来也巧那日他正好去了望舒客栈,看到一群小鸟们在放风筝,金鹏上仙自然是休息好了,至于其他仙鸟嘛……

“今日留在这里吧,堂主说降魔大圣大驾光临,她一定要展示一下往生堂的待客之道。”
“好……好的,钟离大人。”

他们会一起踏入人间。

17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