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魈]诀别书

预警:主要角色死亡、异食描写

魈做了美梦,梦里有夜叉族群的人向他招手,魈在梦中没有回应,接着是大哥,和姐姐们。说真的,他快忘记他们的脸了,魈摇摇头,转身走进雪中,离开了这个春天。没敢回头,麻木地吞了一口地上的石头颗粒才鼓足勇气,离开了这个清醒梦。

出乎意料,魈今日的状态很好,自愈能力回升,业障的缠绕也不能动摇他的清明,头一次,他离开了顶楼,在老板惊异的目光中淡淡开口要了一份杏仁豆腐,饭毕,留了摩拉无声无息离去。

他没有如往常一样和言笑点评菜的味道。高大的男人站在那里,深吸了口气,男人知道这或许预示着什么,没去收盘子也没去取摩拉,男人转身进厨房,忙一整天没出,也没有吃饭。

魈听不见风声了。

这是恶化的预兆之一,不过他早已对璃月的模样烂熟于心,哪里适合突袭魔物,哪里总会生着药材和漂亮的石珀,哪里住着人。魈依旧可以借风行路,行动也未曾滞涩,只是多抓了几颗石头和生竹笋,将它们一一吃下。感受着它们向他传达的气息,这是他此刻安全感的来源。

魈去了沉玉谷,他手上拎了从轻策庄那里面善的老村长借的酒,赶走故人身亡地方的魔物,那里有些滑,但魈依旧平稳地走过水潭,枯朽多年的息灾枪就在这里,他对它抱了声歉就坐在它的身边,开始自言自语,他说着现如今的璃月人,时而笑着说自己并不理解他们,又如一个偷喝酒的小孩子那样心虚,一口一口喝着,还要东张西望怕被人抓到似的,见无人又拍拍胸口,吞了一口沾了水的小石头,这是在遵循鸟类消化,他默默为自己找了借口。

不知是否是洞内光线不好,魈的视线随之模糊。那一刻,他又生出了一个念头——在自己还看得见时,出去吧,出去看看。

出了洞口,魈感觉不到眼睛的异常,他抿起唇,再吞了一颗石子下肚,决心去层岩看一眼。

魈曾来过这里,险些送命那次被帝君救下后再没来过,他在山间向上看见高飞的鸟……与他不同,它们羽翼完好,体型完美,若非帝君……不,怎么又提到帝君了,他摇摇头,决心向它们取一朵清心做一个小小的惩罚,虽然鸟儿并不需要清心,也并不需要石头吧……当然,魈可不想为此付出什么报酬,它们得让让他才是。

魈挑了颗好看的石头,它下肚前还有些土腥气,与他同样坚硬的东西在齿间滑动,然后落入他的胃袋中。

然后,魈去了铜雀庙,他将清心花放上去,睡了一夜后权当了住费。

璃月港,魈本是不想去的,太过嘈杂。不过,他如今可以控制自己不发狂,便去一趟吧,魈来到三碗不过岗,听了些人类闲言碎语编出的故事……无聊,这样编排仙人与帝君,有何意义?但魈上仙可不愿承认,自己坐了许久,听了许多故事也打赏了不少。不知为何,直至太阳下山,他也不肯离开。

魈没回望舒客栈,一步步走回自己旧日的洞府,视力模糊,业障的喧嚣也在他耳边咆哮……是的,魈已经无力运作仙力了,他的风神之眼也黯淡无光……这样下去可不行,他伸手抵住地面,手心摸上一块坚硬……对了,他可以为此探路,不能死在这里,业障会波及无辜的人,召出和璞鸢用以支撑自己,顾不上眼前是什么形状的石头,当他感觉不到前路时便抓住一块石头,也管不了自己是否因哪块石子的尖角划伤了喉咙与手臂,心底只有一个念头,离开这里,封印自己。

他是个盛满污秽、旧武器和五色线的破花瓶,他是件古董……深知自己笨拙破败,于是吞了许多岩石和更重的笛子碎片,才在漫长的时日中没让自己裂开,但现在,古董再也装不下这些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眼前凭空出现幻觉,过往的亲人、陌生人还是仇敌全都化作红面恶鬼向他扑来。

魈几乎倒下时,却落入了一个怀抱。

是帝君,可魈已听不见看不清了。

钟离因连日奔波衣襟凌乱,眼中也带了血丝:“……魈。”顾不上多想,钟离脱下外套,将瘦得可怜的人包裹住,正要掐诀救救他这临近死亡就逃离他的鸟儿,被魈轻轻伸手抚摸的力度阻止。

“……帝君,您在这里吗?”那一刻,钟离知道魈已无力回天。他狠狠闭眼,知道事已至此,唯有告别。只是一出声就是哑着的哭腔,“我在,魈……”钟离捏决,着手布置封印。

“……您不回答,果然也是幻觉啊。”魈凭感觉抱住钟离,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两天之内最漂亮的笑脸,如羞涩初开情窍的少年:“那您可否应许我一个愿望?”

“请您吻一吻我吧。”

钟离愣住了,手上的术式只差最后一步,停了一瞬。他没有拒绝,低头吻上魈的唇。

那股土腥味从魈的唇齿间传来,大致推测出魈这几日经历了什么,钟离将他抱得更紧,少年纤弱的身体如一片羽毛,挥挥手就会散去。少年的声息也渐渐在他怀中消散。

“魈……”

钟离落下泪来,同时,封印落成。他的怀中空无一物,连挟着一句道别的风声也没有。

10 Likes

三更(2/3)

if线,甜甜演戏线。内有哭哭离出没。重度ooc警告!!(开大音箱喊)

钟离久久未能从戏中走出来,死死抱着魈不肯撒手,派蒙导演喊停也没有松开手。就好像他真的在某一种可能性下失去了魈,这个念头爬满了钟离的心房,直到魈的痛呼声传来才回神。

“先生…您这是怎么了?”魈被困在钟离怀中动弹不得,他睁开眼,伸手去拉人发现钟离眼睛下是湿的,顺着魈的力道过去掉着眼泪,魈刚刚挣脱出钟离的怀抱,就再次被还处于余韵中的钟离重新拖进怀中不肯放手。

“魈……我很害怕…”钟离像是被抽走了所有力气,以一个不安蜷缩的姿势将娇小的少年卷进怀里,像只有身形却失去灵魂的空壳依靠着少年,他如今唯一的支柱与挚爱。

钟离的气息与身形遮住了魈大半个身体,魈没再推开他,伸出手环住钟离,在他的后脑处一下一下拍拍,就如钟离在他幼时哄他一样:“我在这,先生,魈永远不会离开您的。”魈有些笨拙地拍哄身体颤抖的钟离,将自己最爱吃的菜也搬出来:“您…您永远可以将魈当作倾诉的对象,如果您累了的话…魈可以做些杏仁豆腐。”

“……不要杏仁豆腐。”钟离趴在魈的肩窝里,精神脆弱之时竟变得幼稚起来:“要魈,我……我不要失去魈。我宁可…当魈身上的一只考拉也不要……”

“好,那么,先生当魈的考拉挂在魈身上,魈来当先生的树。食言者当受食岩之罚。”魈微微勾起唇,语气郑重替钟离念了一句钟离主演剧的台词,身形娇小的少年侧身吻了一口钟离的额头。一会的功夫,少年就将男人哄好了,拉着他往心理咨询室去,魈在前面走,钟离就在后面乖乖跟着。这情形如今倒是反过来了。往常都是钟离在前魈在后面的。

派蒙趁机把这段当成花絮拍了,打算电影上映那天放了。一定会是一个爆点!不过她正为这段精彩的反差萌花絮暗喜时,回头却也对上了两位金发投资人的眼睛。

“都说了让真情侣来演这段。心理上肯定会难受好久。”荧叉着腰,掐起派蒙的脸:“别忘了到时关心一下钟离先生,费用派蒙自己从每个月的饭钱扣哦。”

“知道了嘛。”小精灵揉揉自己被掐得红红的脸颊,嘟起嘴做出同款叉腰动作:“这样也是为了剧情服务嘛,这可是最大虐点之一哎。”说着,她匆匆告别空荧他们,一路飞去心理咨询室门口焦急等待的魈身边。

电影筹备时间有好几个月,钟离缓了两天才继续恢复了工作,至于为何恢复得这么快,就要去问主动担当起两天里“治疗”的魈是怎么回事了呢。魈绝口不提自己当了钟离两天精神上的“mommy”这件事,派蒙问他为何钟离好得这么快,魈就会红着脸别过头咳嗽。

电影上映后cp粉们根据那一段花絮中写出来的……竟让她们雪亮地摸到了岩魈真情侣的珠丝马迹,然后,魈和“mommy”这个词一同挂上好几天热搜,也是后话了。

3 Likes

有种马上死了,已经绝望了的时候被救回来,还被告诉自己身体很健康的大起大落 :open_mouth: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wavy_dash:¯͒˵)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