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魈]贸然上门的勇者大人是不是有点过分

预警:架空西幻,背景不重要,解释权归我
我知道魈是金鹏以及西方的不死鸟和凤凰的区别,都是为了剧情服务,以上

“咚咚咚,”毫无章法的敲门声把休憩的魈吵醒。他本只是一只“普通”的魔物,只不过长得大了点,法术厉害了点,刀枪不入皮糙肉厚了一点,就处处被人类针对。魈也不稀罕搭理这些人,飞到了密林深处,“碰巧”发现了一个无人的古堡,霸占了这里。结果不知怎么的就成了传说中的魔王霸占了森林,隔三差五就有人类勇者来打扰他睡觉,魈挥挥翅膀就把他们全部扇飞了,没想到小小人类居然升级用法术来对付他。魈一怒之下把森林封了起来守着亮晶晶的财宝,睡了个不短的安稳觉。
“咚咚、咚、”好吵、当时把他叫醒的好像也是这个声音……魈这一觉睡了有个几百年,对他来说只够做一个美梦的时间,对人类来说已经弥足珍贵,他们迎来了一个真正的勇者,一个有望打倒魔王,拯救世界的勇者——摩拉克斯。勇者摩拉克斯带着两位好友一起周游四方,打败无数魔物。如果有一个生物,喜欢睡觉,喜欢亮晶晶,脾气不好,并且拼命守护着他的财宝,那它就是龙。“魔龙”魈被摩拉克斯轰开结界,直接从财宝堆里薅起来,还带着起床气的魈二话不说就冲上去和摩拉克斯厮杀,但他只是一只爱财宝爱睡觉,还非常年轻的小鸟 。最后,魔王魈,英勇地牺牲在勇者们正义的群殴下。
“咚咚—咚——”魈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品种的鸟,不死鸟、凤凰……和他不能说一模一样只能说大相径庭,他也没见过其他什么魔物,说不定自己就是那种“传说生物”。总之就是被勇者摩拉克斯杀死之后,自己涅槃重生了。如果他没有记错,那位勇者明明发现了他没有死,不过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放了他一马,总不能是他大发慈悲心情好吧,呃,大概?
门外没有动静了,魈拖着刚重塑的身子,裹了个毯子就跑去查看情况。最好别是什么讨厌的人见结界破了来试图来他这捡漏,虽然他现在不比以前,但打点人类还是绰绰有余的。
魈打开门,什么都没有看到,正当他疑惑时,脚踝被人抓住了。小鸟被吓得差点炸毛,低头一看,那位摩拉克斯浑身是血伤痕累累地倒在他的门口。他露出那种有点歉意又好像一切在他预料之中的魈看不懂的微笑。“抱歉、我不知道我还能去哪了……”

魈挺无语的,刚把他杀掉的勇者大人就这么堂而皇之地爬到他面前求助,虽然他确实对自己被他杀了一次没什么感触,但是这种被蒙在鼓里被人拿捏的感觉非常让他不爽。
“所以你被那个叫天理的国王诬陷,不仅没有成为受人尊敬的勇者甚至还成了莫名其妙的罪人?”魈不屑地看着这个非常自然地霸占了他最爱的沙发的勇者。
“是的,所以我现在真的走投无路才来找你的。”
“你的同伴呢?”
“……”摩拉克斯诡异地沉默了一瞬,“归终死了,若陀关入地牢,已经失去神智了。”
虽然魈无法理解什么是失去,也不懂人类的感情,但他对情感一向很敏锐,知道现在摩拉克斯非常难过,哪怕他不知道什么是“难过”。
“那你打算怎么做?我的结界已经被你破坏了,这可没办法让你藏多久。”
“至少请让我把伤养好吧,现在的我可什么都没法做呢……”摩拉克斯挤出一个苦笑着抬了抬自己被包成粽子的手,失去伙伴的他现在只能靠自己的自愈能力慢慢修养了。
“啧、麻烦的人类……”
“钟离。”
“嗯?”
“我的名字是钟离。”钟离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臂不知道在想什么。“我还是比较喜欢这个名字。”
魈不明所以地看着他,魈对他和他背后的故事完全没有兴趣,但是出于礼貌还是回了一句。
“魈,我的名字,我可不是传说中的恶龙。”
“我知道,你是小鸟。”钟离又露出那种魈看不懂的微笑,被他看得心里发毛,魈移开了眼,自己刚刚用身上的毯子给钟离包扎了,脚踝还有钟离的血手印,脏兮兮地让他难以忍受,直接用毯子擦了擦血就把毯子扔给钟离,毫不避讳地裸着走掉,完全没有注意到钟离盯着他背影望眼欲穿的神情。

魈随意清理了一下身子换了件衣服就下楼来,看见钟离……正在用他客厅的壁炉做饭吃。魈皱了皱眉,对他这种自来熟的态度颇为不满,正打算走近给他一点教训,然后……默默坐在了钟离身后。没办法,他煮的东西太香了,之前他偶尔一次去人类的地盘,吃到的不是腌制食物就是重盐重油的冷食,再不济就是人类供奉的生肉和活人,这些东西让他怎么下得去口。
钟离熬了一锅不知道什么汤,金黄又浓稠,看上去就很好、咳,至少应该吃不死人。魈抱着腿乖乖地坐在他最喜欢的沙发上盯着钟离的背影出神,没想到这家伙直接坐到他身旁,魈警惕地看着这个让人捉摸不透的人类。
“那是我家乡的食物,名为腌笃鲜,可惜现在身上没有太多食材,只能做一个简易版的,再等一会就可以吃了。”钟离自顾自地介绍起来,好像这里是他家一样熟稔。
“……你的家乡?”魈不擅长应对自来熟,倒不如说他就没和几个人类正常沟通过,只能顺着他的话发问。
“嗯,在遥远东方的古国,各种奇珍异兽和人类和平共处,还有许多美食和艺术……”看来那确实是个很好的地方,钟离只是谈论着那里,脸上就露出了怀念的微笑。
“咕嘟咕嘟”锅里传来沸腾的声音打断钟离的回忆,他拿了两个可以称为古董的珠光宝气的碗很自然地给魈也盛了一碗。
魈也不扭捏,拿着就喝了一口。确实很美味,至少对于鲜少品尝人类食物的他来说称得上是珍馐了。
“如果你生在我的故乡,或许我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呢。”钟离轻轻晃着手中的汤散热,眼睛盯着汤,缺好像什么也没有看。
魈沉默了很长时间。朋友、亲人、同伴,这些对他这个连自己究竟是什么存在都不知道的生物来说还是太过于遥远,他自降生时就孑然一身,人类对他敬畏又痛恨,明明他什么都没有做,仅仅只是存在,就被他们叫做“魔王”“恶龙”,妄图通过杀掉他来证明自己。……钟离也是。
“只可惜你是勇者,而我是被你杀死的魔王。”
“抱歉,我有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
“我对你的理由没兴趣,我也不在乎你杀了我,但是最好不要在我面前提这事。”
“好。”魈不知道也不想知道钟离的心情,他不在乎自己被杀的事实,但不等于别人可以一直提。说到底是钟离莫名其妙杀了他在前,他没有这个破勇者计较已经是他宽宏大量了,唉,我可真善良啊。
魈尝到了自己满意的味道就准备回去睡觉,正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就被钟离叫住。“我今晚就睡这么?”
“不可以。”这个破人类三番四次碰他的小沙发已经够令他糟心了,要是在这睡一晚,他心爱的小沙发会被这个人类腌入味的!
“自己去找个房间。”魈随手就打开了一个客间,几百年没打扫过灰尘扑了魈满头,把他都呛得直咳嗽,刚换的衣服又脏掉了,魈愤恨地盯着罪魁祸首恨不得在他身上用眼神戳几个大洞。
钟离一脸无辜地盯着魈,抬了抬自己受伤的手臂。魈只能认命施了个法术把房间打扫干净,气鼓鼓地回自己的藏宝阁睡觉。

或许是新生的影响,也可能是因为钟离,魈难得地做了梦。他梦见了一个从未去过的地方,蓝天白云,碧水青山,热闹的集市和陌生的服饰。他的身边有像同伴一样的存在,甚至还有一个类似父君的人……那时候他还小小的,喜欢坐在那人的头顶,旁边有两个金闪闪的东西,还喜欢埋在一个毛绒绒的地方,一晃一晃的……很平静,但是很快乐,很想……一直一直、……
魈睡得很难受,他不明白这些是什么,不知道这些东西是哪来的,但他不认为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毕竟他只是一个不知名的鸟怪罢了。一个人,也挺好的……直到他看见霸占了他沙发的钟离。
“睡得不好吗?”钟离看了眼明显精神不振的魈。
“做了很奇怪的梦,好像经历了别人的人生…梦里我在一个不认识的地方,有同伴、有家人、还有一个……很、尊敬的存在……”
钟离眨巴眨巴眼,“对于你这样的存在,梦的含义可不一般呢。在我的家乡,生灵的记忆会通过某些方式被传承下去,或许这就是呢。”
“所以你想说我的父母可能是你家乡的生物?”魈没有表情地念出这个猜测,对于自己从哪来的,他其实没有多大的执念。比起自己,那个人更令他在意……
“唔,说不定呢?”钟离笑眯眯地回应着。
“你家乡有什么特别厉害的人吗?那种,非常强大又慈爱……”
“……有过。”钟离一副明显不想多提的表情,魈也不在多问。
“过几天就离开吧,森林的结界被你破坏了,我也被你杀了,估计过不了几天人类就会闯进来了。”魈沉默了许久,才挤出来。
“你有什么打算吗?”
“反正我已经死了,用现在的样子出去走走挺好的……”说不定可以想起和那个人有关的事。
“既然如此,要和我一起吗?你梦里的地方大概是我的家乡,说不定可以多想起来些什么。”钟离人畜无害地笑着邀请他同行。
魈本来是有这个打算,但是被他说出来了,那就肯定拒绝。他轻哼了一声也没说答不答应,回自己房间呆着去了。
魈又做了一个梦,但是这次的梦没那么愉快。
梦里故国破碎,民不聊生,亲友离去,他身陷地狱,然后被他最尊敬的那位杀死……他不知道自己该做出什么反应,他好像天生就缺少了感情模块,对他而已这只是别人的故事,就像钟离杀死他一样,不会有任何多余的感觉。
等等、就像钟离杀了他……那个人、是……
魈猛地睁眼,掐住了坐在他床边的钟离的脖子。
“你是谁?”魈毫无感情地质问着面前的人。
“别出声,相信我一次,好吗?”没想到钟离根本不顾自己被拿捏住了命门,把魈拉起来塞到一旁的柜子里,然后坐在床上静静等待。
几乎是钟离刚坐下的瞬间,一道白色的人影就凝聚在他刚刚站立的地方。无机质的金色眼瞳淡漠地看着钟离,“摩拉克斯,你就这么喜欢缅怀死者吗?”
“本以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没想到还是被你找到了,天理的维系者。”钟离还是一副淡定自若的模样和眼前明显非人的生物对峙着。
“明知天理不可违抗,却还是非要前往,何必呢,你已经失去得够多了。”天理的维系者随意地落座在椅子上,刚好能把钟离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却看不见背后柜子里的魈。“还是说,你的子民、同伴、甚至爱人,在你那里都比不过你口中的公正?”
“这是你多少次杀死你的爱人了,你还记得清楚吗?亲手杀了他,又用自己的神力为代价让他复活,还到他死的地方缅怀……真是令人作呕。该不会你就是为了杀他才让他复活的吧。”
“至少我知道了,天理还在沉睡。”
“那你就认为你有机会了吗?你现在孤身一人,你是没有什么可以失去了,但你也什么都没有了。”天理的维系者讥笑着讽刺道。
钟离沉默着,魈自始至终一言不发地听着。
这样一来那就说得通了,钟离就是他梦中的那位君主,也是杀死自己的人,甚至可能是自己的爱人。然后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又用自己的力量为代价复活了自己,又杀掉自己……
魈不是一个和自己过不去的人,对于以前的事他不感兴趣。对于钟离,只是一个见过一次就把自己杀了的混蛋,借住了一天的陌生人……
而那个天理的维系者,没有发现自己的存在,再加上刚刚出现的样子,应该只是一个投影。祂是冲着钟离来的,自己又在视线盲区,只要钟离拖住祂,自己应该可以离开,然后忘记这一切,去过新的生活……这就是,他想要的吗。
三个人都沉默着,魈知道留给他做决定的时候不多了,确定天理的维系者没有注意到他,他推开了柜门。

“当时你被业障缠绕,你不愿自己成为伤害民众的祸源,所以你求我杀了你。”
“嗯……”
“失去你们的代价过于沉重,于是我用我的力量换回了你们。”
“……我不是他。”
“我知道。”
两个满身伤痕的人坐在古堡的废墟之上,和天理的维系者投影的一站让他们伤上加伤,但幸好魈偷袭地及时,也算是捡下两条命来。
“你之后什么打算。”魈盯着废墟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打算回璃月,现在知道了天理还在沉睡,我还有足够的时间准备。”
“嗯。什么时候走?”
“明天吧。”
“明天太晚了,我们现在就走。”魈拍了拍身上的灰,起身走到钟离面前。
钟离惊讶地看着说出这话的魈,盯着他伸出的手不敢触碰。
“怎么,不欢迎我?”魈挑眉看着钟离,倒是没想到会在他脸上看到这么呆的表情。
“当然,只是突然想起,还没有好好和你打过招呼,”钟离借着魈的手站起身。“你好,我叫钟离。”
“魈,我的名字。”
我知道,你是魈,是我的小鸟。

写到后面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逻辑什么的大家看个乐子就好了
ps:头一次不带肉写这么多

1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