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雨(三更1/3)

,

三更(1/3)

好久没吃到荤菜,于是来炒点吃。ooc归我,魈归钟离。

钟离知道魈的身材比例好,但从未知道可以好成这样。起因是一次拥抱,魈人形小,要挤上去与钟离额头相抵,就不得不被托起身子。

魈被抱离地面双脚腾空,他有些紧张,这是少有的体验,连在浮舍他们面前也没有过这样亲昵的举动。双颊羞红:“帝君……?”

“上仙,在下的名讳是钟离,可不是神座上那位。”钟离见怀里的爱人害羞躲他不敢与他对视……方才那个抬起眼贴近他的人儿好像不是魈自己。看着魈这样可爱局促,想靠近又不敢的模样。小小的作恶心态升起,左手自腰移到对方的臀部,往上一提。魈惊呼一声,半个身子被移上来,以一个居高临下的姿势看见钟离的头顶。

不……不敬帝君!魈双手推拒,语气慌张:“请……请您放我下来!这……不合规矩!”他不敢太用力。推拒的力道于钟离来说无异于小猫挠痒痒,捉弄人成功的钟离开始在人身上摸来摸去,魈被他摸得面红耳赤,话也说不利索。“您……您别摸了。”

嗯,魈的身体肌肉都形状美好又不失力量,肚子最近软了些但腰身依旧单薄,从他这里一路向上还能看见微隆起的胸肌,还需将养。不过魈的身子……钟离捏了把魈圆润的臀,将人捏得猛然直起身子。他叹了口气,也就只有这一处是丰腴的。

“!……大人何故叹气?”

“在想钟某的魈上仙这样动人,自然是比不得那位岩神大人,钟某本是配不上的。”钟离一边状似失落逗鸟儿,一边又将头埋进魈放松后的胸前。魈的胸放松下来也是软的。

“您别这么说……魈不敢,钟……钟离大人。”魈知道帝君在逗他,每当这时魈根本说不出什么。他几乎臊红了全身,肩头也在发烫,伸了两只偏小的手环住钟离的肩头,干巴巴表心意:“魈一直是喜欢先生的……从未变过。”

钟离被他可爱到,笑出声来,手上环紧魈的腰身,在那片柔软的胸肉前左右乱蹭。

这下鸟儿真成锯嘴葫芦了。魈被钟离蹭得心尖软软,头上两根兔子似的呆毛摇来晃去。

今日最大收获是这个拥抱,不过一场雨打断了这份平静。春夏交接的雨后会有燥意,或许是璃月港临海的原因,这并不明显。猝不及防的大雨下人群躁动,没带伞的大有人在,魈刚要提议他踏风带上钟离闪现回往生堂,就见钟离脱下了外衣,将他也拉过来,做一个临时的伞。微蹲下身拉着魈在雨中跑,魈呆愣间被钟离的外衣盖住头顶。紧接着是先生手上的温度自指尖传来。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他听见自己的心跳正随着这大雨一样,响得让天地都听见。

进了往生堂内钟离的员工宿舍,魈看着那件被雨打湿得惨不忍睹的外套,愧疚开口:
“您的衣服……”

“无碍,一件衣服而已,反倒是仙人身子金贵,不要淋着才行。”钟离将它铺好打理,又空出手揉魈的脑袋。“…仙人不会生病。”魈被揉了头顶,小声反驳。

雨天适合龟缩家中,也适合做些平时不能做的。魈被整个抱起,再次双脚离地反而不那么紧张。“帝君……”魈被方才的吻挑动,后臀触及到身后桌子,似乎想起了什么,他脸色更红,抬头露出了一个有些微妙的表情…上次也是,在这里被大人使用了。对上钟离满含鼓励与期待的眼神,他咽了口口水:“您要…吗?”

他说不出那个词,抿着唇,凑上去顺了钟离的意先行一吻,打开了钟离的开关一样,瞬间钟离被点燃。捉了魈欲抽身离去的唇深吻,唇齿间漏出娇软的一声哼吟。

同时,魈的小腿也被往上一提,为保持平衡不摔下去,他慌忙抱紧了钟离的肩头,半裸也肩头也因此暴露在空气中,泛着细微的粉,还能隐约看得到牙印。

隔着衣物,魈感到那个常见面的热硬物事抵上了他,钟离不知何时将他的裤子褪了,露出两条捂得白生生的细腿,魈不用查看也知道自己湿了。钟离没有要带他上楼进卧房的意思,只是一下下隔着衣服蹭他。“……先生。”知道钟离这是要做什么的魈有些紧张,他们很少这样过,只有伸出手去揪起一点钟离的衣角。这是魈床上惯用的讨饶方式。不过很可惜,始作俑者不肯放过到嘴的肉。

“放松,魈。”钟离低声安抚,保持站立的姿势解开裤带,魈和他贴得很近,呼吸也快贴在一起,男人的手臂有力地托起他。惹得魈心跳加速,雨打在窗上断断续续地响,提醒他天色尚早,今天内应当是不会停雨。钟离大人是在为他喘息压抑,最爱的人想再次侵犯自己。

魈为这联想雀跃激动不已,羞意却占了上风,这样的话他今天恐怕不能离开先生了。魈心安理得怪到天气上,先行一步向先生索吻。

之后,他再也没有回到地面的机会,起先还有力气伸手捂住自己的嘴,最后只是用无力的手环着钟离的肩头。钟离再往上一记深顶,魈另一条无处着落的腿又往下一滑,被人眼急手快用长臂揽住接着下滑的腰身稳住。“先生……先生。”魈被撞击得穴口发疼,内里却被带上高潮两次,他还未被插到底,窗外的光照进来,魈的身子上到处是星星点点的吻痕,肩头上又添了几口牙印。

“先生……已……经,两次了。”身体累极了,悬空的姿势并不好受,魈穴内被撞得软烂,噗噗的水声一直挑逗着魈的羞耻感。他这样何等淫浪…然而他在床间甜腻的讨饶声并不会引爱人怜惜。

“好啊。”钟离搓弄着魈微隆鸽乳,也不顾人儿有没有听明白,听着小爱人顿时拨高的呻吟,慢慢开口:“那我们上去……就停下好不好。”

说着,往前走了一步。

“嗯……!不……”魈骤然被迫吃下全部,咿咿呀呀叫出声来:“先……生,呜……不要。”他在这一步被顶到了敏感处,先前哭得微哑的声音颤得厉害。但钟离没有因此停下,他将魈往怀里带了带,又逼出一声哭音。更过分的是,魈的耳朵和乳头也没被放过。

钟离故意放慢脚步,鸟儿身体内里湿软紧致,温驯地吞吐,可怜的小穴被他侵犯到了最深处。“……呜,先生……我难受。”魈胡乱伸出力道软绵绵的手推拒钟离,怎么也无法减轻几近痛苦的快乐。“要…要被捅穿了,真的……会……会死…”

可怜的鸟儿现在只能攀附着钟离,惧怕掉落也成了这场针对魈的淫刑助推手,柔软的敏感处被碾磨着。明明早已超过魈可承受的临界阀值,却还是射不出来。魈不知自己的身体被这样淫虐了多久,一直是因站立的姿势半醒着,最后再也叫不出声挂在钟离抚着他整个人的手臂上。水液流了楼梯一路,意识被剥离出来,叫声也慢慢变得模糊。

真可怜,像被玩坏掉了。钟离恶劣的性欲被满足,抱着被肏弄到失神的可怜人儿,把小鸟转过身子碾磨那处柔软也只能听见魈一声轻哼。

在揉弄魈涨红的小小鸟时魈才像是反应了过来:“嗯……嗯呜,不……不要揉。”魈体内升起一阵阵奇怪的感觉,它们让他体内发着痒意,直觉告诉他,不可以再揉下去了。“先……先生,不……嗯呜……嗯……!”

魈像失去了闸门,首先是出了精水,淡黄的液体紧接而来,钟离手掌下的身子后脊线绷直,同时后面的小嘴咬得更紧,钟离来不及反应,低哼一声全射进了魈的身体里。

“嗯……啊,啊啊啊呜……啊…!”过多的快乐此时将魈灌满了,此时从身体中出去的触感也一同袭击了他,腿肚子和腰一同发酸,幸好钟离在后面抚住才没让他倒下。

“先生……”过了许久,魈才有力气回头,迷茫中带着委屈地瞪视钟离,只是此时他还是满面潮红,根本没有威慑的作用。钟离知道自己做得过了,只得将软绵绵没有多少力气的魈抱入怀中,轻声道歉哄人。

第三天,魈能下床后,又气又羞,在钟离的讨好软语中,只丢下一句“您太过分了”就风轮两立离开做起本职工作去了。

据钟离后来的回忆,自那一次后魈有一个月说什么也不与先生碰面了,还是钟离亲自每日去望舒才把鸟儿哄回来。

40 Likes

第三天就可以下床除魔,钟离大人还可以更过分一些 :drooling_face:

4 Likes

我赞成,但是小鸟会羞愤逃跑吧

2 Likes

一个月才哄好啊,那钟离先生这不得再狠狠欺负一下魈鸟来表达思念之情(doge

3 Likes

嘿嘿嘿嘿,好吃,一个月才哄好上仙,下一次不会更猛烈么,哼哼哼

好涩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