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魈】此间天地与你(五)

现代pa,感觉不算车……但确实是在疏解欲望
请忽略和现实不符的时节

夜色渐浓,伴随着静谧楼道里“滴”的一声,电梯的门兢兢业业的开启又关闭,钟离拎着便利店的袋子走出来,钥匙在锁芯里转了一圈,他推开门走到玄关的位置,却猝不及防被一团热量撞了个满怀,后退两步稳住身形,空着的手搂住了怀里的人,魈埋在他的肩窝里轻蹭他衣领上露出的皮肤,少年的呼吸落在上面,温热的,潮湿的,缭乱他的呼吸。

钟离放下购物袋,搂着怀里的人侧身关了门,玄关的灯亮起,魈保持着和他相拥的姿势,澄金的双瞳不躲不闪的抬眼看他,头发被蹭的有点炸。

“怎么不开灯?”钟离换成双手搂他,往后挪了两步把魈困在他和墙壁之间低头碾磨他的唇,本想着恋人难得过来浅尝辄止就好,少年的舌尖却探了过来,抬起下巴和他贴的更紧,主动加深了这个吻。

“吃饭了吗?”轻抚魈微红的脸颊,钟离柔声问他。

“嗯。”魈点点头,钟离不舍的松开手边的腰,转而拉着少年的手向沙发走去。

零散的星光衬着千家万户点起灯盏,尘世的烟火被高楼隔绝在喧嚣的另一边,夜晚八点,正是古人所说的,华灯初上之时。

浴室传来断断续续的水流声,和电视里的人声混在一起像某种助眠白噪音。

钟离有些心不在焉,像精心养护的花朵即将面临第一个寒冬,既期待着它来年春天开得更美,又担心它熬不过这个冬季。

浴室的水声停了下来,一阵安静后,他听见门打开的声音,少年的脚步声去了卧室,钟离收拾好心情,起身向浴室走去。

三月里刚开春,这时候的天气还有点凉,或许是有点热的缘故,两个人都没有理会叠在床边的薄被。

魈不动声色的往钟离身边挪了挪,他想要更亲昵些,脑测还有一段距离的位置却不知为何碰上了身侧人的手腕,魈疑惑的转头,正对上钟离看向他熠熠生辉的双眸。

少年的脸蓦的烫起来,他们在黑暗里面对面躺在床上,这让魈想起钟离喝醉的那晚,不同的是,相比此时的克制,那时候的他被毫不避讳的抱在怀里。

回忆的对比让他渴望更多的亲近,相比他稳重的伴侣,魈显得更情难自禁,于是他又往钟离身边挪了挪,面上的红润在极其微弱的光线下也变得明显起来。

在恋人堪称诱惑的举动下,钟离也顺应欲望将魈拉进怀里,少年无比自然的埋进他的胸膛,双手环住他的腰。

“明天就要走吗?” 钟离语气里是毫不掩饰的遗憾,少年窝在他怀里的感觉实在太好,让本以为自己足够理性的他也不由的贪心起来。

“嗯。”毛茸茸的脑袋在他胸口动了动,柔软的发丝轻拂锁骨,带来一阵掠过心尖的痒,“明天要把行李搬去出租屋。”

魈的声音在他胸腔的位置震动着,闷闷的,比他平时嗓音更像一把钩子,似有若无的引着往魈的身边拉近。

“不过……”原本埋在他胸口的脑袋突然抬起, 那声音又变得和平时一般清冽了,“等我安顿下来,工作不忙的时候就可以来找你了。”

惑人而不自知的金瞳认真的看着他,心脏像是被柔软的棉花狠狠碾过,不痛不痒,却让人喘不过气。

轻微的窒息感让他低头在少年眉间落下一吻,适当的顺应欲望反而能起到让人平静下来的作用,向来都是这样的。

但此时的他却只觉得不够,他渴望更多的亲近,想要在少年身上落下如雨的亲吻,在他身上留下自己触碰过的痕迹。

灼热的气息浸润少年长而密的睫毛,沿着好看的脸部轮廓一路向下,寻到柔软的唇瓣,钟离磨蹭着魈同样滚烫的皮肤,急促的呼吸交错,还算温柔的亲吻,却一反常态的缠着少年的唇不愿离开。

魈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热情的钟离,一开始有点反应不过来,到后来一点点沉溺其中后,手也不由自主圈紧了男人的腰。

清凉的风缓解了些许燥热,魈仍在微微喘气,钟离的心跳声就在耳边,听得他脸更热了些,魈动了动打算调整一下姿势,却猝不及防的碰到了某个位置。

无法忽视的硬热让魈想起那一日早上醒来的窘态,一时尴尬的不知道该不该挪开。

钟离仍抱着他,察觉到他的手一直停在某个部位,钟离有点尴尬想着要不要躲开少年的手,魈却在此时握了上去,手掌在黑暗里摸索着他的尺寸,手指凭借常识划过敏感地带,钟离低喘出声,满含情欲的双眸看向他的少年,手臂也搂紧了他的肩。

喘息声无比清晰的落在魈耳边,听得他面红耳赤,钟离的手轻抚他的背,隔着棉质的睡衣带起一阵麻痒,魈忍不住颤了颤,手上也跟着多用了些力,“嗯……”他听见一声急促而低沉的喘,钟离抱他更紧了,唇移向他的脖颈,急促的呼吸伴随着亲吻落在本就敏感的皮肤上。

魈被撩拨起一阵燥热,手上的动作也逐渐变得没有章法,落在他颈上的呼吸滚烫,吻却并不热烈,魈品尝到一种克制,呼吸的频率可以克制,身体的温度却骗不了人。

这是钟离对他欲望,只是窥见这种欲望,就能让他心跳加速,更遑论钟离的亲吻和抚摸,魈清楚的感受到身体的变化,他逐渐失去了对时间的概念,直到虎口沾上一片湿热粘腻,他才红着脸放开手,遮遮掩掩的想往浴室去,却被钟离从身后抱住。

“去哪?”钟离略沙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一只手精准的握上了他起了反应的位置,魈安静下来,在狂乱的心跳声中喘息着任由钟离轻吻他的耳垂,将他的欲望安抚。

空气中弥漫着他并不陌生气味,他们的身体紧紧相贴,一直不曾褪去的情潮在那处被触碰的情况下逐渐被推向临界点,酥麻感蔓延全身,一阵阵潮热席卷而来,大脑短暂空白后,他的欲望在钟离手中释放。

魈喘着气,钟离的吻落在他的发顶,很快,他听见床单窸窣声,钟离抱着他去了浴室,灯亮起来的时候,魈不自在的在钟离怀里挣扎了一下,好在钟离几乎同时把他放了下来,温柔的捏了捏他的脸,“我去给你拿干净衣服。”浴室的门被关上,淋浴声响起,浴室的门口挂上了新的衣裳。

待到魈从浴室出来的时候,钟离已经换好了床单,时钟的指针已经快指向凌晨,魈躺在换好的床单上,本想着等钟离洗完了一起睡,却是没一会就无知无觉的全身放松下来闭上了眼睛,钟离轻手轻脚的关上灯,带着朦胧的水汽将少年虚搂入怀,窗外,云与月相拥而眠。

14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