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鸟会有私心吗?(练习车)

,

小鸟独轮车,但小鸟骑得飞快,当我们到达现场时,只剩下了一只怀疑人生的红薯。

魈连日争战了好些时日,璃月刚安定不久,魔神残渣却从暗处滋生四处做恶。魈拨出地上的鸢枪给眼前魔物最后一击,就支撑不住歪倒在地。身体的负荷到达了极限,那些阴暗的秽气随之沾在身上,身体上的痛苦在此时无法比拟精神的沦陷与斗争。魈知道,自己该休息了,否则他只会因劳累提前死亡。

帝君…应当不愿看到他这样吧。魈想到去了的尘神和马科修斯他们,想到帝君身边无人在,又咬咬牙,凝聚心神与业障对抗。直到耳边喧嚣消失贻尽,仙人才知道自己的后背已被冷汗浸透。

去洗洗吧,魈寻了处水潭,放出自己的翅膀将它们打湿搓洗,少年在月下半裸上身,非人的姿态与容颜若叫人看见,定要学尽丹青叫仙家的眉眼身形再现人世间。

只是今日魈在为自己下身搓洗时察觉到了些不对劲,他伸手略过身下那口不知是何用处的小洞时,蹭到了哪里。

“嗯……!”魈被突如其来的刺激惊到,全身打了一个哆嗦,手掌上溅落了些水液,这…魈知道自己身体的构造与常人不太一样,他见过雀鸟走兽或人类交欢的模样,但对于自己他没什么概念。那感觉很奇怪,起先刺激感占上风,但等到那种感觉退去,就会泛出密密麻麻的舒爽。羞惭感也会与淌出的液体短时离开他的身体,让他什么也不再想。

仙人气息发沉,半身入水,月色下刚出浴不久,那种奇特的新体验让仙人恍然觉得自己身处甜美的幻境,他当然知道放在人间和帝君那里,此事是羞耻的。不由得更贪恋方才的快乐,若要再次获取它们…魈拉起自己下身遮羞的地方,他看着此处,它的背后是他方才的快乐来源。

他被这种虚幻迷离所诱,本身却无措极了,伸手再次摸上那处,只是这次因为慌张摸错了地方——一处柔软的小小蒂珠。

“嗯——!”魈被猝然猛烈的快乐推上高潮,他抓住池水边的一颗草根才没有完全掉进水中。几乎是无师自通的,也像是在讨心理安慰:“帝君……呜……帝君……”仙人生得娇小,潮湿的发丝驯服地贴在面颊上,眼角的红尾像欢好后的残留,他喘得厉害,身体连着肩膀一抖一抖,手下不停,他对自己的身体也有不同于其他处子身人儿的干脆利落,直击要害也全然是金鹏大将的做风。忍不住低声念帝君,好让自己好受些。他唤来一阵风,嫌弃草地扎就用翅膀垫了垫,忍着羞耻心让这团和风在他身体上和柔软的穴口中拂动。仿佛自己真的……被帝君临幸了身子。

青发的美仙人像是精于此道的巫山仙,柔媚的吟哦声与青涩的动作像是天生尤物的第一次尝试,却不敢与君王共欢。“帝君……帝君…”迷糊间,魈失神着仰头达到高潮,小声昵喃,竟渐有了困意,他侧过头去看向了岩神像,痴痴笑着:“谢帝君赏……”

魈说不下去了,困倦地闭上眼前唤风传走自己,脑子停转的鸟儿想着,他是要回帝君赐的寝居的。

唯一留在原地的是香炉,一只岩臂拾起它,缠在它上面的衣带还残留着仙人的清心香气,随着风绕过神明的手指。摩拉克斯是尽数看见了的,神明不动声色,却也在温柔的风中读到了让他欣喜的信号,漂亮的小鸟终会是他的。不过还需要再等上些时日,这让他感到了不愉快。

不然再为仙人筑个巢吧,独属他与仙人的巢。

30 Likes

好方便的风(bushi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