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赖拥抱和亲密(预警:双性转练习车)

,

预警:岩魈双性转慎入,内有钟离小姐龙身出没,注:钟离小姐是磐岩身所以不太敏感,女版会比男版岩魈腻歪得多

时间线:旅行者刚到璃月,请仙典仪前。

今日的望舒客栈来了一位面生的客人,据老板说,客人姣艳动人,自称钟离,举手投足间皆是不凡,她猜测眼前这位美丽的客人怕不是某位仙家,当下就离开柜台要好生招待,那棕衣女子让她不必如此客气,她指了指顶楼,脸上露出笑意。

“我已与人有约,烦请老板上一盏沉玉仙茗”老板连道好,拉过路过的丈夫吩咐切不可少了客人的餐食。许是钟离小姐周身气质蕙质优雅,竟引了不少客人的视线,甚至能看见几位年轻女子红了脸,直到她上了顶楼才恍恍惚惚收回目光害臊不已。

钟离坐在高处,只是今日感慨这里与过去庆云顶的高处不胜寒不同了,她已来到了充满烟火气的人间。确认四下无人,干脆将自己的龙角与尾巴放出来。……魈的居处有很多小团雀呢,钟离干脆伸出尾巴,勾引小小雀鸟们好奇上来啄啄,柔软的祥云尾巴也随之晃来晃去。嗯……让她想起了自己曾用尾巴引诱她的小姑娘伸手去抓。倒有几分与幼年的魈相似。

她的魈,实属可爱动人。

轻风拂来,雀儿们似是遇见了什么大型猛兽,四散逃去了,也有的鸟儿没走,被钟离抓在手心也不动弹——这是被惊到了。

钟离没有揭穿她的小姑娘此时冲天的醋意,揉了两把手中呆呆弹软的小雀“魈……怎地与雀鸟们置气呢?”

魈没想刚回到望舒寻到帝君会这样,少女面无表情,清丽脱俗,只是眼里望了望钟离惹眼又柔软,看上去就很好躺的祥云尾巴。钟离放飞手中小雀儿,转身向魈发出邀请,拟造凡人身的岩王帝君伸出柔软的尾巴:“魈,来我身边。”

少女被它吸引,登时按捺住化成小鸟躺进去的冲动,只是走进了些矜持开口,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帝君怎么来了……?”

“啊,我正要与魈说明此事。”将矜持的小鸟抱入怀中,让少女仙人坐在她的大腿上:“我已下定决心到人间去了,到时还请魈配合我演一场‘帝君遇害’的戏分,特地先来告知与魈,其他仙人我会在明日夜中托梦通知,还请魈到时勿念。”

所以帝君……特地第一个来看她?还选择化为与她相同的女子模样。

魈红着脸点点头,被珍视的感觉让她心头泛甜,在帝君怀中抬起头:“魈记住了,定不负帝君所托。”不出意料再得了钟离的一个摸摸头。女子美丽的眉眼对上她,笑意动人,只是魈并不能意识到那是帝君要捉弄人的前兆:“不过今日,要魈办的事是另一件。”

“……?您说”魈懵懵地望着钟离,还没意识到自己已落入了坏女人的圈套。

“我想让魈试一试这具新捏壳的柔软度”钟离笑弯了眼睛,像只狡黠的狐:“简单来说,就是烦请上仙摸摸钟某的身体。”

她的小女孩一下子变成红色的了,趁人没来得及逃走,一把将人环中,柔软的胸脯正好抵住魈。这下傻乎乎的小鸟也听得出自己是被帝君大人调戏了,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您……您……”

“好不好?魈?若不行的话,我可要去找闲云她们了哦……”说着就要起身,然后被脸颊爆红的小仙人按住:“帝君……那,那还是让魈来……您不能如此戏弄于魈。”

少女清丽的容颜上覆满红霞:“总之……请您进魈的房间。”钟离捏了把魈的耳朵,嘴上的戏弄就没再停过:“那敢情好,魈上仙这样的美丽仙人为钟某劳累一番……实属钟某的十世修成的福分……”

“呜……”魈进了房间实在忍不住,自暴自弃以吻封了钟离的唇,当然以这种方式成功阻止了钟离嘴上不停的戏弄,但可没法阻止钟离小姐在他处的使坏啊。

魈很快被夺了主动权,钟离的香气从她的唇舌传来,挠得魈心尖痒痒的。魈这个人儿小小的,女孩子的舌头也小小软软,钟离像在吮一块果冻,魈被她舔舔亲亲得溢出娇哼。

“仙人上来就这么热情地招呼我…那钟某也无需客气了吧。”钟离解开上衣,女人的身体尽是圆滑成熟的曲线,胸前开了三颗扣子,她执起不知该往哪看的少女的双手,身子前倾让魈覆上那片饱满丰盈的地带,逗着她的小女孩开口:“这里…柔软度如何呢?”钟离的表情看上去只是求证,倘若忽视她此时的行为,便只会觉得没有什么。但魈只能支支吾吾,少女觉得自己的大脑也要被那片丰盈的柔软吞没了。“帝……我……。”

钟离状似恍然大悟地点头“哦”了一声,随后,她伸出手探向魈的胸脯:“仙人也不知呀,那么就让钟某自己摸一下做个对照吧。从这里开始吧。”

说着是一一对照,但钟离可没有一点这方面的意思,她坏心捏过小仙人的胸脯、腰侧、脸颊和小腹,衣服也被脱去大半,最后捏得人热乎乎发烫,可怜兮兮夹紧腿。怎么也不肯让钟离摸了。

魈趁机压上了钟离半边身子,只得开口讨要缠绵好阻止这样另人羞耻的行为:“您……您来吧,魈……想要…”最后一句声如蚊蚋。“想要什么?”钟离抱过她,亲亲脸故意又问了一句。“想……”魈自认为大声说出来,但实际上声若幼兽那样小:“要您…和魈做爱…”

魈的话可还没说完,就被一根突然闯入她花穴的手指打断声音:“呜……!……”她几乎从钟离怀里摔出去,被抚住稳住身形才颤巍巍开口:“去床上…”

接下来的两个时辰,钟离没再让魈下床。拉着娇小的女孩磨了几次镜,魈在钟离屡次逗弄使坏中渐渐得了趣儿,她们体力好一直这样磋磨到天黑。魈才开始眼皮发沉,她干脆环紧了钟离的肩头“您还是身体偏硬一些…但无论如何,魈都喜欢您。”

嗯……看来要这个凡人化身尚有不足。至少也要调整到让鸟儿喜欢的程度,离去前为魈收拾好被子,再次吻了吻她的小女孩。

…………

第二日天黑,魈呼出了一口气,总算让那位金发的旅人离开了。她忆起前夜与钟离小姐在一起发生的事,脸上一红。……还肿着,让她不得不在旅人来时闪现过去,又等待了片刻才稍微演了演。大人真是太过分了,不过今日也需入梦,毕竟这也姑且算一次会议。

“魈。”正出神间,头顶人摸了摸,少女感应到钟离的气息:“今夜魈与我一起入梦吧。”
大人真是,明知道她拒绝不了她……魈回头踮起脚抱住钟离:“好。”

18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