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竹马就一定不敌天降!

*半团厌钟离x团宠魈
*魈的性格有点疯(但表面看不出来),相反钟离和原作比更内向一点
*若陀和终归的性格依照我的个人理解
*含原创角色,魈的伪白月光“白尘”

暗恋是自己一个人的,只要自己知道便好。

1 Like

大家都说竹马不敌天降,

钟离透过半打开的门隙看向在课室内的魈正坐在窗口位,认真地向坐在他对面的银发少年仔细讲解题目,语气既冷淡又温柔,手上的笔也时不时在纸上画出 一个又一个美丽的弧形。

此时正好黄昏,被百叶帘挡着的窗隐约看到是半打开的,温和的光线折射成一格格的照射在魈的脸上,仿佛镀上了一层金子,像是原来冷峻高傲的少年正在被 阳光悄悄的融化…

钟离觉得自己不喜欢这句话。

一切的故事都要从一星期前开始说起,也就是从魈深藏在心底,谁都不知道的白月光,白尘,回来了。

你问为什么钟离会知道? 其实连他自己也不清楚,他知道的不过是这个世界不过是某人笔下的其中一个故事,在这里,白尘和魈是主角攻和受,最终兩人开开心心结婚,过上幸福快乐的 Happy endding。

至于自己…自己不过是这个故事恶毒男配,用来助功他们两人关系,被魈亲手赶尽杀绝后,最终死在一场暴风雨下的npc罢了。

所以在一场聚会里,钟离再次听到同学说他回来,还问魈的感想时,下意识看向在自己旁边的魈,而魈也正好抬头用着明亮的金色瞳孔看着自己,头顶上的呆毛伴随着动作摇了一下,眼睛像小猫一样圆圆的,很可爱。

对此,魈收回视线,淡淡的回答:「作为曾经的同学,我很欢迎他回来。」言下之意,我们只是同学,连朋友也算不上。

「就这?」提起这句话的人明显不满意这个答案,没等回答,下一秒指着钟离,语气带着不满:「是不是钟离又威胁你不许和白尘联系?」

魈疑惑的歪头,语气不快不忙的回答:「这关钟离哥哥什么事?我什至连…白…白莲、白花…还是白阳……总之就是你口中的那位是谁也忘记得差不多, 而且我为什么要跟他联络?」

「可……」

还没有等那人说完,魈就看到钟离不知道什么时候无情的走得远远的,害怕再次被钟离抛弃的他慌了,二话不说就立刻追上,完全把那位正在和他 谈话的不知名同学抛在脑后。

没什么比他的钟离哥哥更加重要!

钟离自己一个人走了出来散心,因为他不想听到魈对那人的所说的爱意…他无法理解现在自己的心情是如何。

在钟离的眼里,魈和白尘本就天生一對,只是他们在一起了魈也会幸福,所以就算他不在……

他途经一个不大不小的花园,里面开满纯白的茉莉花和其他不知名的花,以及可以看到远处挺直的向日葵,空气正飘浮着清新的花香。

他伸手摸向茉莉花的花瓣,突然想起他的好友纳西妲介绍过,茉莉花的花词是“你是我的唯一”,送给恋人代表纯洁真诚的爱。

……也没有关系吧

「钟离哥哥!」

魈不知从哪里找到了钟离,打断了钟离的思想,他看向魈,他的右手在背后不知道藏着些什么,眼神充满了期待。

今晚的魈正穿着幽黑的燕尾服,里面穿上白衬衫和黑色的领带,衣服勾勒出他瘦小的身材,现在的少年似乎因为跑过来的关系正微微喘着气,头发的汗水滴在白 衬衫上,可以若隐若现的看到他原本雪白的皮肤变得粉红……

钟离的喉结动了动,已经有些按捺不住跳动的心跳声。

「咳咳…」钟离轻轻的咳了两声,魈立刻紧张起来,「哥哥!你有那里不舒服吗?」

「没事…你怎么来了?」钟离问。

「嗯…因为哥哥连一句也没说就离开了,我担心哥哥。」魈微微低着头,加上晚上的关系,更让人看不清神色,「我有话想跟哥哥说…」

「好。」钟离感到奇怪,但还是想听他怎么样说。

「这个给哥哥的!」魈的右手拿了出来,是一束用透明网套裹住,五彩缤纷的风信子。

风信子有两个非常两极的花语,分别是重新之爱和永远怀念。

「魈,你这是什么意思?」钟离皱着眉,严肃的问。

「我喜欢哥哥,哥哥不喜欢我吗?」魈水汪汪的看着钟离,闪过一丝受伤,和小时候受委屈时,看着他是表情一模一样。

魈回想起,当小时候的他受委屈的话,钟离就会立刻放下手上的事,然后把自己抱在怀里,轻轻的拍着自己的背,温柔的哄着说:「不哭不哭 …哥哥在,会保护魈的」

可现在哥哥不会了,他听着钟离一如既往温柔的说,我们这份喜欢是家人间的,所以他这样做的对像不应该是自己,而未来的爱人。

钟离口中就这么说,事实上看到魈眼眶红红的,他早就心痛得不得了,恨不得现在就抱着他,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表白信物,认真的说我也爱你。

可是钟离没有勇气拿出来,理性告诉他魈只把自己看作是保护他成长的哥哥,对自己的爱意并没有赋予另外一层爱情含义,魈口中所说的「喜欢」和他想要的中 的「喜欢」不是同一会事。

所以钟离忍着痛,狠了狠心,当作没看到魈的表情,但这种亲手把喜欢的人让出去的感觉,可真是难受啊…

不过没关系,因为在不久的将来,当“天降”来了,魈也不再像以前一样黏着自己,和自己住在一起,而魈也会迎来属于他们的happy ending。

就算他无法参与。

时间回到开头,也就是白尘已经回来的第三天。

这时的银发少年白尘不知说了什么,让魈不知觉的勾起了嘴角,在钟离看来他们是如此相配。

而他的心如同被细细密密的针扎透。

突然,魈和白尘抬起头,前面看到门外的钟离正打算开口说什么,就被白尘抢先开口,「钟离,你等了魈很久了吗?我这有条问题不懂得怎么做就借 你的魈一会,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他轻轻一笑,继续说:「不过问题有点多,花的时间会久一点,不如你先回去吧?」

哈哈,钟离心中冷笑了两声,“我的魈”,这句话说得真好听,钟离又看向魈,只见他的表情很纠结,想开口的时候就被钟离一面没所谓的打断:「 当然了,魈,今天终归和若陀会来我们家玩。有需要的话你可以和你的朋友一起出去吃晚饭吧,过一会我过钱给你,记得不要太晚回家。」

「哥哥!我……」

「钟离!钟离!这边这边!」同时间,少女活泼的声音从远传来,覆盖了魈的话,听到后钟离向魈露出了一个表示“先离开了”的微笑,然后便向着他两 位好友的方向走去。

一个眼神也没有分给魈。

「喂喂,钟离,我见那家伙都准备把魈给拐走了,你都不管管吗?」离开学校后,若陀用着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

钟离平静的回答:「魈和谁玩、想做什么是他的自由,我又不是他的亲哥哥,又何来的权利让他听我说。」

「哦,是吗?」这次是终归,「依我看,魈看你的眼神可算不上清白啊~」

「那是你的错觉。」钟离面無表情回答。

14 Likes

捉虫~男人-两人

真的会按钟离以为的剧情发展吗,钟离又是如何得知“剧情”的呢 :face_with_monocle:很好奇呀,期待更新! (星星眼握拳)

1 Like

終於有評論了,好感到QwQ
跟着鐘離知道的發展是不會的,就算是,魈也會為了他親愛的鐘離哥哥努力的改寫結局,目前只能劇透鐘離認為魈的白月光是友軍

魈魈超爱的(do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