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魈】今天魈魈报复成功了吗?

,

钟离的占有欲很强。

这点魈深有体会。

除了三不时莫名其妙吃一顿飞醋,每晚缠绵时总爱咬着他的脖颈在衣领遮不住的地方留下朵朵红梅。

魈的面子薄,第二天总是想方设法的遮掩。冬日尚且好些,即使裹成熊也不奇怪。可炎炎酷暑的夏日,就是穿件高领长袖衬衫走在街上都会被报以佩服的崇高注视。

魈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即使公司里所有人都对这对隐婚夫夫心知肚明。

“没错!你得学会反抗!不能次次都让老爷子在旁边笑你!”酒性大发的诗人听完好友的烦恼,一拍桌子积极发言。

“可是这样真的行吗?”空对此表示怀疑。钟离那种处变不惊的性格,怕是魈早就是他的掌中之物,无论魈再怎么翻都跑不出去。

散兵对钟离不了解,但通过几次接触隐约觉得那个男人深不可测。

可能温迪给出的主意,对那个男人而言只是一种另类的惊喜。

“所以我要怎么做?”魈觉得温迪说得对,仔细想来他还从没用行动对先生表达过自己的坚持。

醉酒的诗人把手探到自己身后,摸索一番拎了个纸袋递给魈。

“穿这个!大胆让所有人看看,他们平日里好好先生模样的老爷子私下里有多恶劣!”温迪觉得这个主意极好,没有注意魈的犹豫。

这样会对先生的名声不好吧……

少年在纠结中接过同伴递来的酒杯,没注意里面装着的是高度数的调和酒。

“真的非常抱歉钟离先生!那杯酒本来是要给温迪的!没注意就到了魈的手里。”空把人递过去。一旁的万叶把温迪给的纸袋递过去。

“嗯,谢谢。”脸色谈不上好看,钟离也没失去该有的礼数,揽住软滩滩的少年同两人说了再见往停车场走。

还算清醒的空和万叶瞧着那道比魈打出一圈的背影。想到温迪那个不太靠谱的主意,安静的对视一眼,替魈捏了一把汗。

祝福你,我的朋友。

烂醉的小鸟连坐都坐不稳。钟离看小人儿第三次像根软面条般从副驾驶位上往下滑,终于放弃了把人放在自己余光里看着得想法。

把鸟儿抱到后座躺好,刚起身,发现衣领被抓住。

“先生……”鸟儿醉醺醺的嘟囔。

“我在。”心口像有一片青羽在扫。钟离握住那只手,耐心回应。

“不可以……亲脖子!”音量拔高了些许,鸟儿显然对钟离这个屡教不改的行为十分有意见。

有点太可爱了。

钟离拿额头去贴魈的,好生好气的哄着人松了手。

脱下外套把鸟儿裹住。看着放松下来的小鸟,没忍住伸手捏捏对方被他养出一点肉的脸,满心愉悦去开车。

等两人到家,钟离给人喂下解酒药,把人包进浴室收拾好放到床上已经是一个半小时之后的事情。

躺在床上睁开眼,魈的反应有些迟钝。好在泡在酒精里的大脑已经被先生拎起来风干,现在除了有些昏沉,已经没有其他不适。

浴室的门被推来,钟离穿着浴袍带着一身水汽出来。瞧见少年光脚站在桌前翻纸袋里的衣服,上前把人打横抱起放回床上。

魈十分熟练揽住他的脖子,把人往下压。

唇瓣相接,欲望的晚火花一触即燃。衣物伴随两人的晚动作和被子搅在一起,遭动作激烈的两人彻底无视。

魈大口喘息,迷蒙桃红的神情被钟离叼住后颈时僵住。

“不……先生,别咬……”

手软脚软的小鸟在钟离身下挣扎,企图让身上的大狼狗松嘴。

确定已经留下痕迹的钟离哼笑两声,并不接魈的话,只用行动回答。

一手扣住少年的腰,一手顺着胸口往上,两根手指塞进少年湿软的嘴里搅动。

身下狠狠向柔软深处进发,若非钟离早有先见之明将少年控制住这会小人儿再从极乐中逃开了。

被灌满时魈迷迷乎乎的,被爱欲占满,体力耗尽的他已经累的不行,连手指都不想动一下,任由钟离在他身上爱抚,帮他延长高潮后的快乐。

第二日醒来。从枕头下摸出被钟离塞进来满电的手机看时间。果不其然已经过了十点。

屏幕上还有几条消息提醒。解锁进去看,都是钟离发来的。

“帮你请假了。今天好好休息。”

“锅里有发糕和绿豆汤。要是凉了再开火热一下。”

“我中午加班,下午下班回来陪你。”

魈放下手机,眉尾眼梢止不住的笑意。

等他进了卫生间准备洗漱,瞧见镜子里的晚自己,笑不出来。

白皙的脖颈上红痕一片一片的,是夏日的衣物再怎么都掩盖不住的程度。

魈盯着那片爱痕,洗漱完后过段换上温迪给他的衣服。

法式衬衫的三角领开得有些大,露出一小片胸膛,哪怕加上斯文秀气的荷叶边,对他脖子上的痕迹仍旧起不到一点遮掩效果。

又回到镜子前,瞧着那片红觉得是该给先生一些教训。

于是做足了心理准备,在下午该上班的时间准时踩进办公室的大门。

周围正准备向他打招呼的同事张开的嘴发不出一个音节。本想询问他出什么事了上午没来。好嘛,现在也不用问了。那一片红痕让人想入非非。

脚下生风,魈速度极快钻进自己办公室,他的四位哥哥姐姐瞬间有着十分好看的脸色。

浮舍和弥怒一个健步冲过来,面上尽是自家小白菜被上司拱了的心疼和愤愤。

伐难和应达站在后面,用衣袖遮住手机,镜头放大,对着魈内容丰富的脖颈和领口,咔咔一顿拍。

伐难:钟离先生,工作日还是要为魈的体力多多考虑哦!

伐难:〔图片〕

结束一轮公文批改的钟离喝口水。听见消息提示音拿过手机点开看——

“咳咳咳……咳……”

他有点被吓到,辨认出照片里的人是魈,迅速放下茶杯向伐难说明情况。

他和魈不在一个部门,上班期间也找不到合理的借口过去看他的小鸟。

一颗心痒痒的,想见爱人的期待和盼望把上班时间无限延长。

终于等到下班。

随口应付掉企图再给他塞上两份文件的胡桃。钟离脚步匆匆向魈的办公室赶。

等他赶到,正好遇见从里面出来的魈,和他身边表情不要太好懂,围着来听八卦的一众同事。

魈脸皮薄不禁逗不是什么秘密。钟离见到一朵粉嫩含羞的小荷花。

小荷花早就想跑了,看见钟离连忙向同事说了再见,飞也似的扑进钟离怀里。

衣服明显不是璃月的风格。魈穿着像极了枫丹那些矜贵的小少爷。

——小少爷不会由着自己一脖子爱痕在外面乱跑。

钟离眼神暗了,没把小人儿从怀里拽出来。握住柔韧的腰肢,把人抱起往停车场走。

刚进家门。魈站在玄关处换鞋。防盗门被关上,锁扣契合,发出一声轻响。无故的,魈的心口咯噔一下。

肩膀被人扶着转过身,魈不自觉向后退,直到后背抵在墙上。

钟离的手一左一右按在他身侧,封住魈所有的退路。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完全不用多想。除开小小的报复一下先生,这件衬衫的低胸开叉简直就是在勾引。

魈觉得自己明天又得请假。

“先生 我们还没有吃晚饭。”魈委婉的挣扎。

钟离头埋在他颈间,一只手隔着衬衫在他胸口不安分的揉捏。闻言轻笑:“没关系,我们还有很多时间。

不过从前怎么没见过魈穿这一身?”

温迪出的好注意!

魈暗自磨牙,一句话都不敢说。

总不能告诉先生穿成这样是为了给先生一个教训。

可现在要被教训的人明明是他。

被抚摸到腿软,魈顺着墙面下滑。钟离终于短暂的放过他,抱起人往卧室走。

37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