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魈】今天摩拉克斯表白成功了吗

轻松向小甜饼
又名《摩拉克斯的两位怨种恋爱军师》、《魈上仙今天开窍了吗》
大胆求爱越挫越勇摩×木头没开窍魈
岩魈only
全文8k+放送
以下正文:

在璃月长达上千年的统治中,摩拉克斯扮演的角色总是那位威严的岩之君王,以其冷静的头脑处理璃月上下大小事务,无论是连天的战火,还是百姓生活的琐碎,他总能迅速做出一个又一个完美决策。

然而一向游刃有余的他在面对自己的情感时,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困惑。

因为他发现他的目光总是会无意识的追随他的夜叉大将——魈。

战场上的少年将军总是带头冲锋的那一个,夜叉以迅捷文明,魈又生的灵巧,摩拉克斯通常也只能捕捉到魈停顿片刻的背影。

弥怒新做的衣服?很是合身,透过后背的镂空可以清晰的看到精致的蝴蝶骨,一只手刚好可以伸进去,无论是按揉翅根还是一路向下,想必手感一定不差。

脖颈后的飘带随着魈的腾起落下左右摇摆,又将遮未遮的掩饰后背的镂空,好一副欲拒还迎。

白色的紧身衣更是将少年人精瘦的腰肢展现的淋漓尽致,汗水打在上面依稀可以看到一层薄肌,分外有美感。

啊!弥怒你是懂设计的!

魈的每一次傩舞,都像是在他的心巴上反复敲击,一朝开窍的千年老龙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悸动,这份情感如同突如其来的洪水,打的摩拉克斯措手不及。

想替魈舔舐伤口,想把魈藏起来,想向所有人宣告魈是龙的宝物……

只是习惯了用威严和冷静去处理一切的摩拉克斯,骤然想要追求一个人却开始不知所措起来,怎么办,如果直接表白的话,以魈的性格恐怕会把他的话当成命令执行的吧。不正式表白又天天盯着人家不放,这算不算性骚扰?魈会不会觉得他是个流氓???
·
·
·
·
“哈哈哈哈哈哈,摩拉克斯呀摩拉克斯,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若陀从来没见过吃瘪的摩拉克斯,于是毫不留情的开启嘲讽模式,“不过你可要抓紧了,魈那副模样属实惹眼,每天去找他表白的少男少女能从归离原排到轻策庄,你这样犹豫来犹豫去小心别被人捷足先登了。”

此话确实不假,以前的时候,魈因样貌出众又是帝君坐下新封的小将军,给他送东西的人数不胜数,只是魈不懂那些人情世故,于是给什么就收什么,别人送的物件他就放到箱子里,给的情书他看不懂又担心是什么重要的情报,就统统转交给浮舍,送的花他就挑两朵能吃的全当零嘴。

后来不知道是得了谁的教导,魈收到的花一律编成花环送还,情书一律不收并回以一句“感谢厚爱”,收到的礼物也一律原封不动的送还。

有人说可能是因为收礼有贿赂之疑,魈将军被帝君责骂了,也有人说是因为有一次魈当着一位姑娘的面把一束清心吃到只剩花梗,惹得人家姑娘的家人差点打上门,又或是浮舍单纯受不了帮弟弟回复情书的差事。

总之现在大家都知道,魈上仙无意于情爱,就算诸位求爱者得不到想要的答复,但能得到魈上仙亲手编的花环也能开心好半天。只是私下里大家都在猜测,谁能得到魈上仙除花环以外的回礼,甚至还因此专门搞了个盘口下注。

归终:“所以,要不你也试试给魈送花吧,如果跟其他人一样也收到了花环,那就证明你没戏,反之你就是对魈来说特别的那一个。”

摩拉克斯:“此言有理。”
·
·
·
·
该说不说,摩拉克斯是个行动派,说送花就送花,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他就直奔轻策庄,那里的鲜花品类繁多,且因气候原因鲜花品质较其他地方的都要好上许多,采一束沾满晨露的鲜花送予魈再好不过。

摩拉克斯一路走一路采。

甜甜花?品味配不上魈,丢。

清心花?尚可,但魈会把他吃了的,丢。

霓裳花?金屋藏娇气味过于甜腻,气质配不上魈,丢。

骗骗花?额,也不能什么都要,打死。

本着能吃的不要,太过普通配不上魈的不要,花香过于浓郁的不要,一路挑挑拣拣,终于在临近黄昏时搜罗了一大框既各有特色又和谐统一的花。

别问为什么采了一箩筐,问就是第一次追人没经验,主打的就是一个大力出奇迹,量大既是正义。

最后这一箩筐鲜花在若陀和归终殷切的眼神下被送了过去,并美其名曰“路上随便捡的,感觉很衬你。”

魈疑惑:摩拉克斯大人这样做是有什么深意呢?
·
·
·
·
该说不说,魈同样是个行动派,花是黄昏送的,花环是入夜收到的。

只不过与其说是‘花环’不如说是‘花圈’更合适些。

巨大的圆形花环足有一米高,各式各样的花有序地排列,全部都是他送去的,一朵不差,制作手法肉眼可见的娴熟,看来魈已经用这种方法拒绝了很多人。

花环的最上面还打了一个好看的蝴蝶结,因为花环太过巨大,魈还特意找了一个木架子,将花环支了起来,蝴蝶结的飘带自上而下垂落,就摆在岩神府门口,大有一副送您上路的既视感,贴心的嘞。

摩拉克斯强忍着抽搐的嘴角,回复魈说感谢他送来的花圈,啊呸,花环,我很喜欢。

等送走魈之后,屋里另外两个互相掐着大腿的人,终于憋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眼泪都快笑出来了。

“二位,以普遍理性而言,我刚刚失恋,请你们不要笑得太嚣张。”摩拉克斯扶额,并陷入深深的自我怀疑。

笑够了的若陀见老友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上前劝道:“想开点,你收到的是花圈,又不是花环,虽然有把人送走的嫌疑,但怎么不算一种成功呢?至少赢了盘口一百万摩拉!”

摩拉克斯:6

“魈他可能是个不开窍的,你多送一些别的东西,咱们主打一个细水长流,慢慢攻略,我就不信他就没有收下礼物的一天。”不过事实证明归终的话还是说的太满了。

之后的几年里,摩拉克斯变着法的以各种理由给魈送东西,今天打胜仗了,送!今天过生日,送!今天天气不错,送!今天魈长高了,送……

然而反观魈自从花圈事件后就像被打通任督二脉一般,不管摩拉克斯送什么,他都能以各种方式改造一番再送回来。

包括但不限于送石珀还石珀发扣;送雪狐皮毛还毛皮大氅;送夜泊石还夜泊石照明灯;最后发展到送龙鬃还毛笔的地步,主打的就是一个实用派。

追妻三人组一脸愁容的坐在一起,例行第n次礼物被改造送还下一次送什么会议。

“有没有可能是,送的东西不对,要不这次送他武器试试?”若陀试探的问。会议桌上苦思冥想的三人互相交流了一会眼神,都深觉有道理。

于是摩拉克斯闭关两个月,用玉石亲手雕了一柄长枪,取名和璞鸢,在一次出征前亲手交到魈手上。

“魈,战场凶险,我看你一直没有个趁手的兵器,碰巧我近日新得了柄长枪,刚好给你,想来也唯有你能发挥其价值,这次望你能收下,莫要推辞。”

魈这次确实收下了,不仅如此人家还“咚”的一声给他磕了一个,嘴里还一股脑说什么定不负帝君期望,绝对誓死效忠帝君,肝脑涂地在所不惜什么的,差点就要再搞个剖心为证,血溅当场,得亏若陀反应快。

而魈完全不觉得有什么问题,甚至人家转头就一个人杀穿一整个敌方营地,回来时不仅染了一身的血,手上还提着那魔神的头,一脸认真的说多谢帝君赐枪,魈虽不才,却也没有埋没神兵威能。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次的礼物确实送到了魈的心坎上,看着他每天空闲时抱着和璞鸢左擦右擦,连睡觉都不松手的样子就能知道。

总之,除了魈在战场上更不要命了,四夜叉时不时投来的幽怨的眼神,以及经常被摩拉克斯拉出来胖揍的若陀外,一切都还挺顺利的……

若陀:老子就一个纯纯大冤种。

归终:精准踩雷全体娘家人可还行。

摩拉克斯:送的礼物对方太喜欢了怎么办,不要命那种,在线等,挺急的。
·
·
·
·
送礼这条路算是彻底行不通了,直接写情书吧,虽然有点老套,但作为表明心意的传统手段,能传到现在多少是有点道理的。

于是在三人的共同努力下,一封简短又不失郑重,委婉又带点直白的情书新鲜出炉,经由若陀之手亲自送过去,别问为什么不是摩拉克斯亲自送,问就是打击太多怕被直接退回来。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若陀在把信交到魈手上时还特意嘱咐了一句:“这是摩拉克斯亲自写的,你可要认真研读,不要辜负了他的一片心意呀。”就差把他心悦你几个大字甩在对方脸上了。

只是三人想到了魈可能有些不开窍,但万万没想到对方分明是个十窍通了九窍,一窍不通的。
·
·
·
·
魈听到若陀的告诫,拿着这封信的手顿感有千斤重,帝君大人半夜委托若陀大人送来亲笔信,还如此郑重,难道是北方战事又出了问题?还是有什么深意呢?

三步两步回到营地,挥退身边所有人,还不放心的设下了三层结界,一脸紧张严肃的打开那封“军事机密”。

【魈,见字如面。自与你签订契约守护璃月以来,你的身影始终在我的心头萦绕。你的坚韧与勇气,是璃月百姓的骄傲,亦是我心中的楷模。】帝君这是在肯定我守护璃月的功绩吗?这本就是作为下属的职责,帝君无需介怀,属下一定不负帝君所托,潜心守护好璃月。

【我时常在思考,是何种力量让你始终坚守在前线,无畏无惧。是那份对璃月的热爱,还是对战场的执着?我有时在想,在你的坚守中是否有因我而存在的一份重量呢?】魈皱了皱眉,帝君这是询问我对战场的看法和战斗意志吗?我竟从未想过这些,帝君果然有其深意!

【璃月的安宁并非偶然,它依赖于像你这样的诸多守护者,然而,战场之上风云变幻,我亦关心前线战况,同时也希望你能一切安好。】帝君这是在关心前线的诸位将士吗?帝君果然深明大义!您放心我定当护他们周全,前线战事您也无需担忧,就算局势一发不可收拾,仅凭我一人也能死守战线。

【我深知,你有你自己的坚持,但我仍希望你能在忙碌之余,稍作休息,照顾好自己,冬日里也切勿再吃雪充饥。】帝君这是在关心我的身体吗?毕竟作为一件兵器,时常保养,确实更有利于发挥其价值。

【近日,我夜观星象,发现北方红鸾星动,此乃大吉之相,也许这是上天给予我的暗示。】北方红鸾星?这是什么妖物?暗示又是何意?是指北方作乱的魔神吗?看来需更加关注北方的动态,以应对可能发生的变故,不愧是帝君,总能洞察全局。

【我希望能有机会与你一起,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愿余生与你共渡,所以,魈,未来与我一起共同守护这片土地可好?——摩拉克斯】所以,帝君这是……允许我带兵北上,还要与我并肩作战吗?

魈顿时挺直了胸膛,自觉已经窥得帝君此番“深意”,怪不得要帝君手书,龙王大人亲自转交,原来自己终于可以单独带兵征战,替帝君分忧了吗?

我可真厉害!
·
·
·
·
于是当夜,归终和若陀又一次聚在摩拉克斯的营帐里,三人围着桌上厚厚一叠回信,那是魈洋洋洒洒写了足足上万字的述职报告,其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对战争的看法、行军打仗的作战理念、北方战况的详细概述、对方魔神的战绩及策略分析、我方应对手段等。

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心如死灰,两人陷入深思,一人陷入自我怀疑……

“不是,那个小鸟脑子里装的是核桃仁吗?这么明显的意思,他告诉我没看懂?”若陀暴躁。

“那个该死的梦之魔神,就不能注重一下手下的文学素质培养吗?”归终想去鞭尸。

“魈本就不善言辞,对于这种委婉的表达不理解也是正常,况且他还这么认真的给我回信,他心里一定有我(认真)。”摩拉克斯强行给自己洗脑。

……

“摩拉克斯,你是不是快要过生辰了?”刚刚还嚷嚷着要扬了梦之魔神骨灰的归终,忽然问了一句。

摩拉克斯表示,确实快了,只是老婆还没着落,哪有心情庆生。

“不是,我的意思是委婉的不行,咱们就来直接的,众所周知但凡是鸟类都有赠羽求爱的传统,我们只要以你庆生为借口,直接让他送你羽毛即可。”

若陀接收到信号,默默比了个大拇指“到时候众目睽睽之下,只要他给了,你也收了,诸位仙家看着,你们必成!”

“对对对,咱们直接来一个生米煮成熟饭,他能懂你的意思最好,就算他不懂,之后也有的是时间让他开窍,另外咱们聘礼也都准备好,前脚你收到羽毛,我后脚就让人大张旗鼓的给搬过去,到时候板上钉钉的事,任谁也抵赖不得。”

不愧是归终,摩拉克斯感觉香香老婆胜利在望,遂大喊一声“办!大办特办!”
·
·
·
·
于是,三日后帝君要大办五千贰佰一十大寿,并广邀各路仙家相聚的消息传的沸沸扬扬。

一时间大家都在为给帝君准备贺礼忙碌起来,一个个都想尽办法要在贺礼上图个别出心裁。

当然忙碌的人里面并不包括魈,因为他已经得了帝君的指示,让他送自己的羽毛作为贺礼。

摩拉克斯严格按照归终的指示行动,只要羽毛,别的话一律不说,也不让他向兄姐们透露,以防魈知道了他们的坏心思被吓跑。

而魈呢,得了指示却不懂帝君的“深意”,又不能问,很是苦恼,于是他决定去问最爱摆弄精致物件的弥怒。

“礼物最好不要是一些华而不实的东西,在兼具美观的基础上也要确保一定的实用性,这样才能让帝君在每次使用时都想起你的付出,而不是收到礼物就被束之高阁了,另外礼物最好不要过于常见或是普通,要具有一定的独特性。”

“比如我打算为帝君亲手制作一身长袍,为了达到实用、美观且独特的标准,我特意选用了霓裳花制作的布匹,配上各色宝石和石珀作为点缀,再加上我为帝君别出心裁量身定制的设计,绝对称的上是一件完美的礼物。”

“当然如果能再有一些特殊的寓意就更好了,所以我打算再绣个金龙出云图上去。”弥怒一边摆弄着手上的布料一边跟魈讲述送礼物的心得,难得有人认可他的品味。

“所以送礼物主打的就是一个寓意好,实用、美观且独特,虽不求面面俱到,不过既是送给帝君的生辰礼,最低也要囊括其中三点才算合格。所以,魈你想好准备送什么了吗?”

被突然点名的魈卡了壳,实用、美观、独特、有寓意,自己的羽毛也就勉强占一个美观吧,属实是华而不实中的典范。至于独特性,留云借风真君和理山叠水真君都是好看的仙鸟,所以他的羽毛自然称不上独特,至于寓意……鸟毛能辟邪吗?

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自己的羽毛除了好看一无是处,这样的礼物怎么能配得上帝君?

“啊,我,我还没想好,我再想想。”说完便一个风轮两立xin走了。

一定要用羽毛做出实用、美观、独特又有寓意的礼物才行,魈在心中暗暗给自己打气。

……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就到了寿辰当日,魈自从跟弥怒请教了礼物的要点后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足不出户的捣鼓了小半个月,浮舍几人变着法的侧击旁敲也打探不出魈到底在弄些什么,只知道魈出门那日,屋子里撒了一地的鸟毛。

看得出来,他们家幺弟为了给帝君准备礼物还挺拼的,看把人家焦虑的,小小年纪就开始大把大把的掉毛……

不只是浮舍几人在期待魈的礼物,摩拉克斯更是快要一刻都坐不住了,负责聘礼的若陀随时等待出发信号,归终同样做了好几套应急预案,光是表白话术都准备了不下十篇,成败在此一举,这次誓要帮千年老光棍脱单。

庆典进行的很快,一段歌舞过后就到了众宾客献礼的环节,负责唱念的先生拿着礼单,挨个介绍着献礼。

顺序是按照职位和部门排序,魈就在浮舍他们后面,很快便念到夜叉一族的献礼,摩拉克斯不禁提了一口气,攥着衣角有点紧张起来。

“腾蛇太元帅献[以理服人]狼牙棒一柄。”

嗯,真是别出心裁。

“心猿大将献金龙出云织金长袍一身。”

弥怒的手艺还是一如既往。

“螺卷大将献[武练之魂]一枚。”

虽然他用不到,但是可以留给魈。

“火鼠大将献[炎之花]一朵。”

马上了!马上了!

“金鹏大将献,额,献……”礼官抬头偷瞄了一眼高位上的帝君,发现对方正一眨不眨盯着他,只得咽了口唾沫硬着头皮继续念“献鸡毛掸子一个。”

我同…啊,不是,鸡毛掸子???

摩拉克斯:什么意思,他是嫌我烦,想赶我走吗?

若陀:聘礼还能不能送?

归终:没救了,毁灭吧。

弥怒:你确定我是这么教的?

魈:帝君大人还喜欢吗?(认真脸)

摩拉克斯紧盯着那支精心准备的鸡毛掸子,沉默了良久,原本精心准备的话术在这一刻竟一个音节也发不出。

宴会的三位操办人心事重重,这场寿宴也在诡异的尴尬和怪异的氛围中往下进行,而始作俑者现在还搞不清楚为什么帝君忽然就不高兴起来。
·
·
·
·
又煎熬了许久,晚宴刚一结束摩拉克斯就将魈唤了过去,他迫切的想知道为何魈会用这种方式来拒绝送他羽毛,魈是不是对他根本就没有那个意思,是不是他之前的行为哪里冒犯到了魈,又或者对方根本就是厌恶他。

摩拉克斯还在脑补自己到底哪里做的让魈不喜,就听见“噗通”一声膝盖着地的声音,“属下知错,请帝君责罚。”

看着对方低头一言不发,一副做错事等候发落的模样,问错在哪里魈也是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摩拉克斯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他就知道以魈的小鸟脑袋是想不明白的,只能摊开了揉碎了,一点点跟他掰扯。“魈,你先起来,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

一把捞起地上胆战心惊的小鸟,为了防止人逃走还四脚并用得把人箍在怀里,“我有一些话想问你,你无需在意我的身份,凭你自己的感觉回答便是。”

怀里的人瞬间郑重起来,一脸严肃的看着他等待问话,大有一副只要您说一句,无论上刀山还是下火海都在所不惜的模样“帝君大人请问便是,魈定当知无不言。”

“魈,你可知鸟类赠羽是为求爱之意。我向你求取一根羽毛,你为何偏偏要送我这……精巧之物?”说着还瞄了一眼角落里金光闪闪的鸡毛掸子。

“啊,不,不是,属下,属下不知,属下怎敢如此。”

看着小爱人急的舌头都快打结的样子,摩拉克斯没忍住摸了摸对方毛茸茸的脑袋,继续诱哄道:“魈,那我现在问你再求一根羽毛,你可否回应在下的心愿?”

一边说着,一双不老实的大手还在魈翅根处摸索,示意魈放出翅膀让他选一根合心意的羽毛来。

翅根是鸟类的敏感部位,以前魈还小的时候,摩拉克斯经常帮他打理羽毛,小鸟得了舒服,往往会瘫成一滩鸟饼,有时还会舒服的咻咻叫两声,后来长大点了也不再像小时候那样放得开,但也会红着一张脸,乖乖放出翅膀任摩拉克斯摆弄。

他自信,任何一只小鸟都抵抗不了掐羽管的诱惑,更何况这只鸟还叫‘魈’。

即将收获香香老婆的摩拉克斯没注意到怀里的人忽的一僵,随后猛地从他怀里挣脱出去,“不,不行,不准看!”几乎是吼出来的,魈憋红了一张脸,像是受了什么极大的委屈,又像在极力忍耐些什么。

没想到魈这次反应这么激烈,摩拉克斯整个人都蒙了,魈分明从来不会拒绝他的,这次竟然将他推开了,所以魈对他真的没有半点意思吗?果然是他自己在一厢情愿吗?

一想到这种可能,摩拉克斯瞬间就蔫了下去,像个霜打的茄子,一脸受伤的模样像极了隔壁受了委屈的小媳妇,“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是我考虑不周给你造成了困扰,惹你讨厌我了……抱歉。”

看到帝君一脸委屈的表情,魈简直犹如五雷轰顶,手忙脚乱的上去抓住对方的衣角解释起来:“魈没有,魈怎么会讨厌帝君!”

纵使魈再怎么木讷,此时也多少明白了点什么,连忙补充道:“魈也心悦帝君的。”

一句话让摩拉克斯如蒙大赦,甚至还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

“魈,你说的是真的?你不必为了安慰我委屈自己。”

“魈怎么可能欺瞒帝君!”

“那你今天送我鸡毛掸子是何意?”

魈没想到对方会忽然兴师问罪,刚刚还梗着脖子表明心意,现在却扭捏起来,偷偷瞄了一眼对方,发现对方正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肩膀被按住,想逃也逃不掉,只得深吸一口气老实交代。

“因为弥怒说送给帝君的礼物要兼备实用、美观、独特和有寓意,魈的羽毛华而不实,自是配不上帝君的……”

所以,金翅大鹏羽毛做的鸡毛掸子,确实美观又实用性拉满,也是送来的独一份称得上一句独特,但是寓意…恕我直言这玩意儿能有什么寓意?

“是,是祝愿帝君新岁除旧布新的意思……”

额,好吧,这等寓意都能让魈想出来,属实为难他这个小鸟脑袋了。

“那你今日为何不让我给你揉羽?”

“是,是因为,羽毛拔太多,秃了,不好看……”魈越说越小声,深觉丢脸,干脆破罐子破摔,一头埋进摩拉克斯怀里装起鸵鸟来,只是一双红的滴血的耳尖还是将他出卖了个干净。

啊,谁家小鸟为了准备礼物把自己薅秃了呀,哦,原来是我家的呀。

摩拉克斯没忍住笑了两声,惹得怀里的鸟儿急的要上来堵他的嘴。

“我之前给你写的情书是怎么回事?”

“情,情书?那不是帝君在问属下北方的战况吗?”魈一副后知后觉恍然大悟的模样,“是属下愚钝,不知帝君深意。”

“……”哎,我能有什么深意呢,只是一只千年老龙的一点私心罢了。

“那之前我送你的花还有被退回来的礼物呢?”不许装鸵鸟,把头揪出来,今天誓要问个清楚。

“那,那是因为浮舍大哥不许我随便收别人送的东西……”魈小声狡辩,越说越没底气。

“所以这就是你在我门口摆花圈还有把礼物加工后再送回来的理由?”

“不,不是的,魈不懂浮舍大哥说的什么是带有目的的接近,什么是善意的接近,但魈知道帝君大人自是与旁人不一样的,所以擅自做了改动……而且您也说了您喜欢的……”小鸟委屈,小鸟头埋的更深了。

“所以,帝君大人,魈想把最好的给您,这算是喜欢吗?”

与少年清澈双眸对视的那一刻,晦涩的情感如晨曦中的薄雾逐渐散去,魈将一颗心尽数剖白,原来他一直在用最纯粹的方式表达爱意,因为在意而想给予最好的赠礼,自己当真愚钝,竟没能早点发现那存在已久的笨拙的炙热。

魈自幼便经历颇多,没有长辈的呵护与同龄人的陪伴,全靠一个人摸摸索索的挣扎到现在,缺乏常识又不通世事,所以脑回路清奇,是不能轻易被常人所理解的。

魈不懂的有很多,比如他不是个兵器、他被很多人爱着、他有与曾经截然不同的将来,不过没关系,今后他会将魈捧在掌心,让他知晓自己值得世间一切赞颂,他的价值无需旁人评说,更不需旁人理解,只因在摩拉克斯眼中,魈便是唯一的星辰。

夜还很长,足够他教会魈‘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爱人间许下的誓言。今后的路也很长,他有足够的时间抚过魈身上的每一道伤疤。他们亦有足够的时间了解彼此,更有数不尽的岁月与看不尽的星空。

柔软的唇抵上澄金的眸,他向信徒宣告爱情的宣言,往后余生,无论登临神位还是万劫不复,世间安宁还是纷争四起,时间磨损还是业障重重,我必以身护你余生无恙,往后余生定不负卿。
·
END
·
欢迎转接lft留下评论和小心心哦~~~

24 Likes

鸟毛掸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笑疯了

3 Likes

为了送礼物把自己薅秃了可还行?

3 Likes

跑图暂停,拉近视角,欣赏美貌 :yum:

帝君你……你这是不对的知道吗(指指点点

帝君不会,魈魈没有愣到这个地步,所以是第三种!

捉虫:清新-清心
骗骗花:qwq

太好了 :rofl:
其他人:啊?

四夜叉:上司送的礼物幺弟太喜欢了怎么办,不要命的那种,在线等挺急的(阴暗的爬行)

魈魈真厉害!(捧读)

胁迫!赤裸裸的胁迫!这是不对的!

魈:星星眼握拳

我的名字

咳咳(清嗓)原句出自《击鼓》佚名。此处的“与子偕老”不是白头到老,而是生死的意思,表达了诗人对战争的抵触和对战友的忠诚。此句本义讲的是“战友情”,不过现代常被当作情诗使用。
ps:只是向大家讲述了一些关于原句的知识,没有说这里用的不对的意思;没有这句话不该当做情诗用的意思,当然也不是说这样的做法没有不对之处,随着时间发展字句意思的改变是正常的;在这里提到只是起到到一个知识分享;没有觉得自己知道接了不起的意思,只是单纯的介绍;觉得没必要也可以直接忽视

5 Likes

哈哈哈,怎么还逐句分析上了呢 :rofl: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