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魈】犬齿

*新人报道(鞠躬
*24年延迟磕到了岩魈,延迟看了音乐会短片之后的1.5k字小短打,帝君后台逗鸟妄想

演出谢幕,曲终人散。在音乐厅后台的喧闹逐渐归于平静之时,大门紧闭的化妆间里仍有两个人影。

魈把头转向左边,再转向右边,到中间时却把视线稍稍压下,不去看正坐在他面前的男人。

“钟离……大人唤我,所为何事?”

魈这副样子让钟离想起了常立在往生堂门口那颗古树的枝头四处张望的团雀。

“金鹏。”

钟离平时很少这样叫他,魈的身体微微一震,在暖黄的灯下睁大了双眼看钟离。

嗯,这样一看更像了。钟离悠然道,“早就听闻金鹏大圣斩妖除魔身手了得,却不曾想上仙还精通音律,吹得一手好笛,当真是文武双全。”

“帝君,莫要取笑我……”

要说这吹笛的方法,魈一开始的确是不会的。可仙家典仪,常吹竹调丝,好不热闹。魈虽专职杀戮,在仙人相聚的场合却也免不了被拉去奏乐助兴,时间长了,便也对丝竹管弦之韵习得一二。

仔细想来,都是许久之前的事了。

在魈愣神的当口,对方却伸出手来抚上他的嘴唇。钟离今天仍是戴着一副黑色的手套,但材质是丝绸的,在灯下发出温柔的光泽。钟离的指尖一点点划过少年唇上细微的纹路,接着刚才的话头说道。

“只不过近日天气干燥,方才演奏时注意到上仙似乎疏于保养,嘴唇稍有些干裂,因此顺道前来提醒。”

“嗯。”

钟离的手指缓慢地勾勒出魈嘴唇的形状,他含糊地应了一声,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舌面扫过指腹的丝绸布料,带来一阵似有若无的温热湿意。钟离大人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能说会道,魈一边舔舐一边模糊地想自己照镜时可从未发现什么干裂之处。

钟离顺势将手伸进去了一点,魈乖顺地张开嘴。手指从口腔最里侧向外划过,行至中途钟离发现魈的犬齿似乎比别人更为尖利一些。嗯,钟离在心中默默加上一句评价,这点也很像某种鸟兽。

钟离的手指无意识地在尖尖的犬齿下方来回轻蹭,魈的耳根却已是染上绯色,身体不由自主地往男人的方向靠,湿热的呼吸变得急促,仿佛在忍耐着什么。

钟离似是没注意,仍像品鉴古玩一般细细地探索他的口腔,让手指慢条斯理地在魈唇齿间逡巡。他没有等太久,指间便传来一点刺痛——魈终于忍不住用上下两边的尖牙咬住钟离的手指,然后又怕咬疼了他似的,一下下用舌头舔他的指腹。

有趣。钟离用另一根手指点了点面前人的唇珠,随后也探进了少年的口腔。

魈似乎是有些羞赧地垂下眼,舌头上的动作却一点也没有停下,灵巧地在两根手指间蹭弄、流连,齿面接连扫过温软的黑色丝绸,维持着一种想咬下又不敢用力的微妙状态。等钟离的两根手指都被打湿了之后,魈把身体凑近,开始学着口交的动作,一下下吞吐起来。

钟离有点无奈,对面这家伙表面上清白,行为上却一点也不,此时此刻竟自顾自地玩起来了,就这么着急?

口腔内的手指一动,魈就停下了吞吐的动作,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钟离。

钟离就着魈刚才深喉的动作,顺势在他的口腔里搅动,捏起作乱的舌头,带着点力度在舌面刮擦。在这动作下魈的头被迫微微仰起,口腔被撑大,他有些站不住了,全部注意力都在钟离的手上。脑袋也好晕,魈想抓住一个东西稳定身体,他伸手碰到了钟离的西装袖口,却又缩了回去,这样抓住会把衣服弄皱的吧,在一片混乱中他想。

或许是口腔被撑开的时间太长了,一缕银丝从少年的嘴角落下,在钟离的裤子上晕开一点暧昧的深色。钟离感到指间正在顺从地被玩弄的舌头立刻挣扎起来,漏出几个慌张的音节。

“对唔……啊……”

“无妨。”

他心中了然,伸手揉了揉少年的头发。

今天也玩得够久了,他正想把手抽出,要离开之际却感到手套被魈咬住了,少年的犬齿衔住早已被浸湿的布料,把钟离的手套一点点往外扯。魈目不转睛地看着面前人逐渐露出来的一截手腕,他低头时头发蹭过钟离的手心,激起一阵痒意。

钟离索性借力将手套脱下,手指随着他的动作拉出几道暧昧的银丝,“音乐会已经散场,但似乎魈上仙并不想结束呢。”

魈的声音有些沙哑,在此刻安静的后台却显得格外清晰。

“是的……我想,请您再指挥我一次。”

13 Likes

你们果然在上台前后都做过了jpg
音乐会真是百看不厌 :yum:

1 Like

做起来就发狠了忘情了 :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音乐会二位的脸太伟大了太般配了,赞美!

老師,會有後續嗎?ww

不一定,我努力 :face_holding_back_tears:

2 Likes

音乐会小情侣穿情侣装,谁看了不说他俩有一腿。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