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举动,他撅了他的可爱下属三十次(练习车)

,

又名小鸟暗戳戳的杏欲。内有青年体魈宝出没!特地把小鸟原形的批(注:有些鸟类没有丁丁,假设魈宝也是)变出来的涩涩小鸟。

“好了,这几日魈需要多加休息。”钟离看着魈喝完最后一份药,小小喉节上下滑动,喝苦药也不出声的少年听了男人的话点点头。
接着却伸出手抓着钟离的衣角,大大的金瞳柔软依赖地看过去、让磐岩之心也化作一滩春水:“……帝君今日可有兴致留宿?”魈伸手拉过钟离的手,抬起头一下下蹭,将自己另一只手也放上来盯着钟离。像极了一只讨食的小鸟儿。

“自然可以,夜间要与我一同睡下吗?”钟离顺着魈的力道,含笑摸摸鸟儿身上最软乎的脸颊。

魈有许多次倚在钟离肩上过,自从他与钟离坦白心迹,就少有今日这次强烈的感觉了。前几日诗词会举办,他随好友前去听过纯水精灵与那人类未说出的爱意筒言,短生种的时间如此短暂,就此消逝也过于可惜,或许他也需要珍惜时间、哪怕是一夜的时间。

少年仙人认真点点头,郑重地投入钟离怀中,他的大人肩头比他更宽广,每次行事就连疼痛也让人贪恋不已。

魈知道自己身子小,每次与大人行房时最多只能吃下大人的大半鸡巴,这还是扩张了有段时日才成功…不能总是这样让大人出力啊,他也想让大人尽兴些。夜晚,趁着钟离离开他去沐浴,决定用仙法重捏出一个青年的自己给大人尽兴……嗯,要比大人略矮些,这样他才可以被大人抱在怀里被大人的气息包围,头发自己变长了……先不管了。

不出片刻,青年时的魈出现在床上,少年原本稚气的眉目长开,抓人眼球的是那抹暧昧的红,从眼尾的圆润无害也变得上挑动人,然而青年的一身艳色却尽数收敛入那双目间,唯独留下寡情淡欲。不过他面泛红霞却暴露了一个纯情的事实,他并不适应,或者说从未以这样的形态去见他的大人……更不用说接吻、交合。

钟离吹好了长发进门就看见这样的场景。魈一头长墨发垂下覆盖自己身后的影子,身量看上去比平时高了些。

“魈?”他将头凑向青年身边发出疑问,不料将对方吓了一跳,魈转过身来,这下连钟离也愣住了。若不是认定了魈并不会违背与他的约定,钟离险些就要认为是哪位美丽的陌生青年自荐枕席来了。

“……您来了。”青年低下头,本来能够盖住魈膝盖的亵衣此时拉高到了他的大腿根部,柔软的私处顶出了小小的鼓包,在一身普通的白色轻薄亵衣下格外显眼。他有些不自在,抱了只小龙玩偶置于腿上半遮着。

良人入怀,清心的苦香绕上钟离,魈靠近他,翠发摇动间隐于另一人的发丝间,不肯放开亦不肯忍耐羞意更进一步,青年的爱人脸泛红霞,比一切胭脂红妆更动人。他抓住钟离的手,吻他的手指,轻得像振翅的蝶。青年伸出脸与钟离的手掌依恋贴靠。魈脸颊红透,更不敢抬眼去望他。

钟离用了和魈同款的洗发水,魈闻出来它们还掺杂了另一款护发素,也是魈常用的。想到这,魈又往钟离怀中挤,偷偷去闻,俨然如一只找好了筑巢树枝的鸟。

“树枝”本人可没心思再顾其他,装作不知缘由:“怎么了?魈今日为何是如此姿态?……可是有何打算?”钟离没有要先行一步的打算,即使他已经因为爱人这副成熟果实的身子硬了起来。

魈抿唇,他不用看也知道大人又在逗他。还偏偏要在他耳边时不时偷吻。他感觉到大人单薄里衣下健壮有力的身体,正用那根硬鸡巴杵着他的臀缝。他红着脸对上钟离的脸,世间绝色见了也要觉得自己暗淡无光。但想到如今已是情侣,他又心脏乱跳起来,大人他……真的很会。

魈又想起自己与钟离的第一次开荤,一次对彼此的坦白,魈从前那个卑微自轻的性子被钟离扳正,于是两人欣然接受彼此。

因为双方都不是什么扭捏之人,又同为男性,当夜魈就让钟离来他洞府操了他。不过魈那口后穴太小,头一次没进去,不过钟离又是吻又是逐步去找让魈舒服的部分,才让还有点紧张的魈放松下来,被钟离摸得会阴湿了一片,那两颗小球上也沾满了不知是尿液还是什么,魈那时情不自禁腿上夹紧了钟离的手,任钟离揉捏。他的惶恐不安在那时被潮吹与性欲覆盖,当时他侧躺着,双腿被拉开,他那少年身小嫩逼怯生生吃下一半鸡巴。当时他没叫过几声,就是喘得厉害,魈并非天生是小水穴,刚开始甚至偏向滞涩。

钟离反而给他一点点打开了,最后都要魈先央着钟离用手指给他先尝尝味酝酿一下,有时魈脸皮薄。钟离就笑着吻他,说有这种欲望很正常,让魈自慰给他看着也没什么,那口小嫩穴就开始多次被魈自己的手指造访,慢慢也就变得粘乎乎后会自己扒开淌水的小逼吃鸡巴了。但少年的身体极限在那里,魈软乎的小水逼最多只能吃下一大半。

现在他变了青年体型,抿着嘴去亲钟离,水声间,说着想被操了而已。

魈早被钟离逗过许多次,早就不上这当了。要放在从前没做几次时,他估计真的会上钩被钟离这个坏心眼的调戏,然后被吃得渣都不剩。

钟离忙收回调戏的心思,亲了两口对方白净的腮帮。他将手伸魈真空的下摆,本欲再调笑几句,但不摸还好,一摸顿时愣住。

看见钟离剧变的眼神,魈咳了两声偏过头:“都可以进的,或者一起也不是不行……”他越说越小声:“这是从魈本体上来的……魈想着您可以尽兴些。”

钟离:……

这让钟离怎么忍得下去?!!他倒吸一口凉气,在魈不解的目光中将头埋进他的胸前:“魈……你这是要我怎么招架才好。”

很快,魈就有些后悔了,因为太累了。他的腔体从未被这样对待过,它们不比他的后穴长多少,却要被钟离整根没入。

“呜……嗯……先生别……别捏!”魈柔软的蒂珠被扒出来掐弄柔捏,从前也未尝过这样绵延不绝的可怕快感,他淌了一身汗,轻轻动一下都要哼吟出声。伸手扒住肆意欺负他腔体的钟离,可惜这点微弱的推拒只会让魈的境况更惨,钟离这次操他操得狠,真的一点没客气,两根鸡巴都进了魈的身子,可怜魈向来没有对付两根鸡巴的经验,这下被顶得声音都碎了。钟离伸手摸上魈被他顶得时不时突起形状的肚子往下按。他记得魈敏感的地方,坏心去戳弄“不…不行!呜啊……!”

魈被钟离插得一抖一抖,两处的敏感被同时抓住,他的小阴蒂也嫩生生挺立着被捏“先生……要……要坏……啊不……啊……!”魈几乎哭出来,伸手去抓做乱的手,却无力拿开它,偏在这时,他那对乳头也遭了罪,少年身时的乳头颜色嫩,此时青年身子也被啃得通红。魈觉得自己的内里已经被钟离占得满当,硬烫的龟头狠狠抵着他,硬生生将魈撞到高潮了。

钟离揽住抽搐不已的魈,内里柔嫩的小嘴们却不肯放他走,又吸又咬的,与呜咽着要晕厥的魈形成鲜明对比。钟离起了龙会拥有的恶劣欲望,他还想让魈被他弄哭,于是头一次没有就此收手,他将魈抱起,下身没有离开,一步步走向卫生间。魈被他吓了一跳,长发的青年抱紧了他才没掉下去,但很快,魈就被体内并没有半分疲软的两条龙鸡巴插动,无处着地更是让魈感到惊惧,他压抑着可怜的低泣,多余哭叫的体力他付不起,那样只会让他摔在地上。

魈被放到洗手台上,青年被操得软烂,身后冰凉的镜子让他清醒了一瞬,就再度被使坏欺负,他刚高潮不久,讨饶声被忽视,身上的人似是将他当了听话的肉套子肆意操弄:“先……生,魈受不住……先,先生…”再次被三处敏感区袭来的快乐抓住了,魈的声音染上了诱人可怜的媚气。

“会……会死……的,先……生,啊啊啊……!”

钟离上前吻他,同时又一次狠顶激起一声难耐可怜的尖叫,他吻着魈柔软的头顶,轻声回应:“不会死的,魈可是我的小妻子。”

不……下次还是不要再变成青年了。魈在又一次可怕的干高潮中发出泣音,委屈地想。

魈小腹抽搐,钟离退出时两张可怜的小嘴合不上了,两条泛红的小缝里汩汩流出精水,有些疼,他没敢揉,钟离就将他抱起来洗一洗,魈没拒绝,洗到一半迷迷糊糊睡着了。

“晚安吻……”魈临睡前嘟囔:“先生需要…”青年特意在做爱时钟离被他划出痕迹的手臂吻了吻。然后埋头赖进钟离颈侧睡着了。钟离抽空揉了两把魈的头发,回了声:“魈也是需要的。”

33 Likes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吃!青年体的魈宝~(尖叫扭曲爬行

青年体长发但依然体型差真的不来个三天三夜吗 :drooling_face: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