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魈】爱慕与僭越

“嗯…钟离——”紧随其后的两个字还未出口便被那人以唇堵住,魈猝不及防的失去了重心,原本在他后腰有一搭没一搭轻抚的手稳稳托住了他,钟离一边亲吻,一边引着他往某个方向退去

他迷迷糊糊的顺着男人的力道移动,被亲得眼角愈发的红,他们从未有过这样急切的吻,客卿先生待人一向如沐春风,对他更是温柔得过分,却不曾想竟会有这样强烈的……占有欲。

魈被抱着坐在桌案上,随之而来的是更加缠绵的深吻,钟离开始更专注的掠夺他口中的空气,手也不安分的到处点火,唯一的发泄口被堵,再加上有些缺氧,魈很快难耐的轻哼出声。

钟离见状放开他的唇,手指轻抚他通红的脸颊问道:“魈刚才叫我什么?”

“钟离——”他喘着气又试图把那个称呼说全,那双唇再次精准无误的贴了上来。

想到刚才亲吻的经历,魈下意识挣扎了一下,伴随着唇齿间一阵震动,那双刚贴上来的唇却很快离开了,钟离看着他,眼底是藏不住的笑意。

“嗯?”

魈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钟离是不满意他刚刚的答案,那个吻则是赤裸裸的'威胁'。

反正他今天是别想把那几个称呼说出口了,魈红着脸无奈的想。

“钟离……”

“嗯。”男人满意的环住他,手继续在他腰间游走,鼻尖轻蹭他的脖颈又一路向上寻到他的耳后。

“唔……”魈忍不住抓紧了手边的布料,耳边传来的濡湿感让他想要逃开,身体却被牢牢的限制了退路。

胸前的红果不知何时起了反应,将本就没太多空间的布料微微顶起,又在无知无觉间被那人短暂离岗的另一只手捕捉。

拇指轻柔的绕着早已熟谙的位置转了几圈又用了些力道按下,引得怀里的人颤抖着喘着气抓紧了他。

“钟离大人……”魈情不自禁的轻唤他,嗓音较平时更为低哑,听得钟离更为情动。

却要故意拉开和少年的距离,佯装的正经盖不住眼底的情欲。

“叫错了。”钟离看着魈茫然无措的模样眼底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狡黠,笑着道:“该罚。”

魈尝试着转动迷迷糊糊的脑子想了好一会才明白是他刚刚用了敬称的缘故。

这……怎么不算欺负鸟呢?

究竟是何时有了这样的规则,此刻浑身酥麻,大脑一团乱的魈已经无法思考了,只迷迷糊糊的点点头,帝君说有那便有吧。

见心上鸟呆呆的上钩了,钟离笑意更深,抓了少年的手放在了自己衣服的纽扣上,“如此,那便罚上仙替我宽衣罢。”

这人倒是双重标准,不许别人做的事自己倒是做得开心。

对此,红着脸别扭的表示将对此种过分行为实行无底线包容原则。

上手脱帝君衣服这种事居然也会发生,而且发生的这么……随意。魈一边解衬衫的纽扣一边在心里努力的适应。脑子里像是有两个声音在吵架,一个指责他这样做实在僭越,另一个声音则在小声辩解明明是钟离大人要求他这么做的……虽然……这么做也满足了他自己的欲望就是了……

想到这里,魈感觉自己的脸更烫了,手一抖正好碰到衣服解开露出的胸肌,魈连忙去解下一颗纽扣,即便如此,柔软触感还是让他忍不住回味,偷偷抬眼看钟离,发现那人也正看着自己,描红的眼角在这样的视角下显得更温柔了,魈的心跳再次漏了一拍,他真的好喜欢这样的帝君。

以往总是钟离替他宽衣解带,他看着钟离在他面前脱衣服还会有点不好意思,每次都是眼神躲闪着偷看,想来一直习惯于观察他的先生应该是发现了的。

不敬……那个声音再次开始指责,但是转念一想,他和钟离确认关系以来,早已做过不知多少不合规矩的事,唯一不同的只是……他日复一日越来越无法隐藏的,对帝君的占有欲而已。

解到最后一颗,魈的手不得不贴上了某个危险的位置,魈的手顿了顿,最终在极其羞耻的心情下完成了这件在他看来依旧十分逾矩的事。

从厅堂到卧室的距离不过十几尺,但没有任何遮挡的靠在钟离赤裸的胸口听着略快的心跳声被抱进去感觉却让魈觉得这段距离比平时更远些。

他被放在柔软的床铺上,钟离衣带半解,俯身和他接吻,舌尖轻舔他的上颚,温柔的为欲望添砖加瓦,却并不激烈的纠缠,春风化雨一般的吻他。

魈却更加情动,忍不住想要摩蹭腿间,以疏解早已起了反应的下体。

钟离将他的小动作看在眼里,伸手将少年的欲望握在手心,魈在亲吻中发出一声闷哼,钟离松开他有些肿的唇,看着那双淡金色的眸子含着些水光满是渴求的望向他。

他忍不住深吸一口气,低头在魈脖颈间落下一个个濡湿的吻,手上更加用心的帮他疏解欲望,听着少年克制不住的轻喘呻吟,只觉得越发情难自控,魈也犹豫的去触碰他的下身,大约是仍有难越过的障碍,抚慰得有些不得章法。

钟离倒不在意,对他而言,魈的触碰本身就足够有用了,摸着少年脑后的发茬表达爱意,舌尖拨弄胸前的红樱果,魈的身体一颤,很快卸了力,埋在钟离的颈间喘息。

捏了个仙法清理了两人身上的粘腻,钟离轻吻魈的脸颊帮他度过不应期,等到少年恢复的差不多了,他伸手从柜子里取出一小瓶香膏来。

魈不好意思的挪开视线,香膏的盖子被打开,是淡雅的霓裳花香。

手指温柔的揉开那片褶皱,钟离照顾起另一颗樱桃来,舌尖戳弄,牙齿轻咬,手指也寻到少年的敏感点同时按了上去,两处的刺激让魈呼吸急促的喘息出声,手也忍不住放在了钟离发顶,钟离忍不住笑,气息洒在本就敏感的皮肤上,激得魈忍不住颤了颤。

“喜欢吗?”钟离故意问他。

“……”魈果然没有回答。

钟离再次触碰那个小凸起,魈在羞耻和快感的双重攻击下松了口。

“您戏弄我……”魈转过头不看他,头顶的呆毛像是在模拟小金鹏此刻有些炸毛的心情。

璃月有个词叫过犹不及,钟离先生自然懂得什么叫见好就收。

“抱歉,是我不好,”他低头去吻魈侧过去的脸颊,“我也不曾想过自己有这样恶劣的一面。”

声线柔软,语气讨好,况且说这话的是钟离,对魈的杀伤力巨大,少年转过脸抬头接住恋人的双唇。

“您不必如此。”

他们的躯体再度交缠,欲望被指尖一次次点燃,在喘息中得到短暂的疏解。

空气中弥漫着香膏和麝香的气味,钟离吻住魈的唇,与魈十指相扣,欲望抵着魈的敏感点深入,魈眼角被生理性泪水晕染,钟离俯身吻去他脸上的泪,一手握住魈再度挺立的欲望上下套弄,下身动作不减,逼得身下人的喘息越发无规律起来。

有香膏和些许体液被带出,滴落在床单上,床头的灯光映出缠绵的人影,倒像是一出香艳至极的皮影戏。

“魈……”他忍不住轻唤少年的名字,心中对他的爱意已是难以计数,他想多看看魈克制不住欲望的样子。若非千年的积累,怎会有如此强烈的情绪,对一直忠心于他的战士抱有这样的心思,他又何尝不是那个僭越之人。

欲望再次在钟离手中释放,魈轻轻拢起钟离散在他手边的长发,接住钟离微皱着眉峰落下来的亲吻,他们的喘息交错,体液相融,欲望终于得到了疏解,爱意却不减反增。

他真的好喜欢这样的先生。

“钟离大人!”一阵放空后,魈从恍惚中清醒,看到眼前的画面,激动的就要拖着酸软的四肢坐起来。

钟离却不顾他的阻拦,虔诚的将少年的足尖捧至唇边,在上面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轻得像春日里最难察觉的微风一般,触感却久久不散。

魈愣住了,任由钟离将他抱起走向浴室,直到被放进热水里才回过神来。

“您……”他一时语塞,有千言万语却不知该如何表述。

钟离的眼底满是柔情,倾身与他额头相抵,认真道:“这是我对魈的爱慕之心。”

35 Likes

小情侣就是要黏黏糊糊 :blush:

1 Like

omg好纯情的涩涩………我死掉了呜呜呜

哦呦呦好腻歪好纯情哦~:face_with_peeking_eye:

1 Like

啊啊啊太太回复我了 :heart_eyes:超喜欢太太的文

没错 :star_struck:

谢谢喜欢…!老师写的好涩气好纯情呜呜好喜欢好喜欢的!!! :pleading_face: :hot_f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