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肥啾们围绕的耶耶被大耶耶叼走了!

注: 钟离:微笑大耶耶 魈:严肃小耶耶 内有胡桃耶耶和空耶耶、和璞鸢鸟鸟出没

魈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只是去了趟往生堂,就在门口变成一只……用空的话来说他变成了只萨摩耶。

然而此时,他正在驯服四肢。因为仙力时隐时显无法正常使用。耳朵随着身体的动作间如一只在半空失去控制的小翅膀,扑棱棱上下抖动,然后,魈四肢不稳,后腿劈了个岔重新摔在地。

魈沉默了一会,决定还是找钟离说明他如今匪夷所思的境况,但他刚一张口,就是“汪汪”的叫声。

魈:……

坏了,他可能是近来在求仙之人口中老听见他们说,要做魈上仙的狗……这下好了,他自己变成狗了。魈低头,看着自己毛茸茸的狗爪子挥了挥,再度沉默。

驯服四肢失败的魈耶耶垮下脸,趴在地上,自闭地伸爪捂住自己的狗脸。这下没脸见钟离大人了……

这时细微的声音传来,魈粉色内廓的绿毛耳朵动了动。啊……是他常来往生堂见的那些孩子们来了。

“啾……?啾啾?!”(这是……?鹏王大人?!)

“啾?啾啾啾啾啾啾。”(鹏王大人看上去好像是变成了一只……?狗?气息也很微弱的样子。)

“啾……啾!啾!”(唔……如今好像也只能找大大的块块里那只金棕色的大只长条鸟来帮忙了!)

“啾啾啾!”(我去!我知道大大的块块里哪有缝隙,我去钻一钻!)

突然,一声带着风声的啸吟传来,魈伸出两只前爪撑起自己,像极了一块带着绒毛的团子试图起身。他知道,那正是他身边的和璞鸢化形了。

夜色下,一只极美的石翠鸟正向魈耶耶颔首:“我去便好……”

说着,向其他胖胖的啾啾团子示意,魈耶耶不禁犬脸一红。这是要他身边的这群孩子们看顾着他一点……上次他被这样看顾着还是在浮舍他们还在的时候,想到这里,他突然在心底升起了说不出的难过,方才还活泼的耶耶耳朵耷拉下来。

魈知道这多半是因为,这副比凡人还要脆弱的身体催化了他的情绪,还只能被孩子们保护。魈耶耶失落地趴在地上,头顶与狗爪爪爬满了乖巧的啾啾鸟团们,有的正给魈耶耶理毛,有的正在蹭他,有的在好奇他那软弹的耳朵,小鸟头跟着它们上上下下地点头观察……

他竟然沦落至此,可笑。

不久后,往生堂的大门开了,魈失去高光的眼神里,映入眼帘的……是一只大型棕黑渐变的钟离耶耶,他飞速奔向魈,虽然声音依旧沉稳,却惊飞了不少胆小的鸟团们。

魈认出钟离,那一大只扑过来把他叼起,硬生生打断魈欲说出口的话,睁大了一双小狗眼睛。

“抱歉……魈,变成这副模样有些控制不住。”钟离的仙力如常,他向魈脑内传音,尾巴却摇得就差飞起来:“咳,我们先进屋再说吧。”

屋内,钟离耶耶的大尾巴伸出将魈抱得紧紧,柔软的长毛和魈的毛发挤在一起,看上去暖乎极了,正向魈一句句解释。

时间回到十分钟前。

空兴致勃勃从某个遗迹中,取出了据说是某位云游在外的仙家手中的宝物,他原本高高兴兴拉着派蒙去找钟离,要他验一验手中宝物的价值为几。哪知胡桃也起了兴致,将头凑过来要看看这是什么。

变故就发生在古朴的匣子被打开的瞬间,钟离当时见到实物,不住挑眉,然后,他又想到这位故人的脾气,感到了不对劲。他往后一躲,正好躲过了突起的闪光,虽然他及时在众人以及往生堂周边设下阵法与护盾,却还是在院里听见了魈吃痛的汪呜声。

钟离想起他当时见到的不是他物,而是一本书。那本书的封面上写了一句话:“狗塑!狗塑是坠棒的!我cp就要狗塑!”

……钟离想起故人从前每天在他耳边说这对好吃,那对也很香。故人甚至那时抱住他的大腿对他哀嚎:“这对小情侣真的很香!求求您了看一看吧!我包让您吃饱!我很会产粮!”

他没忍住笑出声,眼中划过怀念的神色。说起来,这位故人可是璃月说书人的创始人之一,估计这会还在搜集各地风土人情,写她的同人文吧。

“竟然是她……弱雅真君。”魈一提到这位故人,似是想到了什么,不自在地偏过头,垮下了一张耶耶脸,耳尖发烫。而钟离笑眯眯接上了他的话:“她很早之前写不少关于你我的话本和小说,若非她提醒,钟某这会恐怕还未开窍呢。”

当时,魈无意中暴露出了自己那点不臣之心,钟离正神色温和地揉他的头顶,看得专注。就听见弱雅真君嗷的一声尖声怪叫起来,她的口中说着什么真cp啊同人等于正史啊搞到真的了啊就冲了出去。连夜写出《貌美帝君和他的犬系小(魈)护法》,据说后来卖出了上万册,连稻妻后起的轻小说也受其影响。

“不敬帝君……”魈耶耶提起旧事,揣起了自己的狗爪爪,在钟离看来活似一只青色小狗丸子生气。

“嗯……魈说的对。”钟离耶耶的尾巴晃啊晃,连连应声。

“言归正传,弱雅真君所善仙术一般只会作用四日,我已将她法术封印回去,你我尚能保存理智,不过…”钟离叹了口气,魈顺着他的目光望去。

只见派蒙正阻挡一红棕一金色萨摩耶到处乱窜。

“空!那个花瓶不可以打碎啊啊啊啊啊很贵的!”这边,派蒙飞扑过去将名贵的瓷瓶抱在怀中,但一转头又见到胡桃要对精雕细琢的工艺椅下手。惊声尖叫:“胡桃你醒醒你不是狗哇!不要挠那个梨花木椅子!”

…………

“看来……要辛苦小派蒙一些了,以及四日后空要寄来的赔款。”

“啊……”魈不禁面露不忍。大抵,咨询费加上赔款后得添好几个零头了。

好不容易勉强安抚两只耶耶的情绪让他们睡过去,钟离拿出自己的备用洞天借给派蒙,安抚了连头冠都累蔫掉的小精灵。他对她笑笑:“放心,让胡桃和空在其中睡一觉人间就过了四日了。”派蒙点点头后转身带着两只耶耶进了洞天:“那钟离也要好好看着魈哦。”

“好,如今只剩下魈和我了。”钟离耶耶尾巴摇摇,又为魈耶耶舔舐毛毛,粘乎乎的。自己怀中软乎乎烫乎乎的小狗丸子被他粘着,半是撒娇半是请求:“明日魈就当与我一同出行吧。汪呜~呜呜~”

这边两只耶耶正耶情耶意,那边的和璞鸢从一只美丽的石翠鸟化出与窗外的肥啾相差无二的形体,缩小自己,当自己不存在,挤出窗缝找那些的还在等待的肥啾们,传达鹏王大人一切都好的消息了。

7 Likes

不靠谱的少男少女(空 胡桃)和靠谱的肥啾 :face_with_monocle:

1 Like

还有靠谱的一群照顾魈耶耶,而且七嘴八舌的肥啾们(和璞鸢啾负责善后),空宝一觉起来倒欠往生堂赔款 ,空宝 惨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