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魈】寝

送给板板的甜饼一块。(o^^o)♪

夜沉如水。

望舒客栈阁楼上,出现了墨绿色的影子。影子落地无声,走到了阁楼门前,轻轻打开了虚掩的门。

屋子里燃着昏暗的烛火,里面的人听见动静,转过了头,笑得温柔:“回来了。”

“嗯。”魈似乎对此事习以为常,只点了点头,抬手嗅了嗅,血腥味还没散尽,少年嫌弃的皱了皱眉头。

好浓。

“怎么了魈?”钟离偏了偏头,抬步走近。

“别!”魈后退一步,麻利钻进了屏风后面,“我身上还有血腥味……先生等一下。”

热气腾腾的洗澡水,显然是准备了没多久,魈半张脸埋在水里,眸子微阖,任由热水泡净了丝丝缕缕的血腥气,魈又仔细检查了身体,确认没有没注意的伤口后,才蒸干身体,穿着寝衣出来了。

钟离也穿着寝衣,正坐靠在榻上,看魈出来,转过头冲人弯了弯眸:“洗好了?”

“嗯……嗯?”魈整理着衣服点头,眼神一瞥,头点了一半,猝不及防看到了钟离寝衣松垮,露出大片胸膛的模样。

“钟离大人?!”

好么,把人儿吓得先生都不叫了。钟离看着魈猫眼睁大的模样忍不住低笑出声。

“嗯?有什么事吗?”

“怎么……怎么不系好衣带?!”魈后退半步,视线从钟离身上游走到天花板,犹犹豫豫一会儿又看了一眼,结果一眼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儿一样瞬间移开目光。

不敬帝君不敬帝君不敬帝君不敬帝君不敬……!

“怎么不可以?”钟离唇角笑意深了些,“近距离接触,魈不愿意?”

钟离温和的笑意魈是招架不住的,一句近距离接触,让魈不可控制想到了糟糕的方向,瞬间耳朵发红。

“不行!”魈狠狠摇头,试图把杂念甩出脑海:“帝君的神躯……怎能……怎能冒犯!”

哎呀。这下钟离大人也不叫了。钟离愉悦看着小鸟炸毛,笑得如沐春风:“魈,看我。”

“是!”魈下意识应了一声,定睛看到钟离戏谑的表情,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下意识干了什么,尴尬到想要当场逃跑。

钟离才不管那些,早在魈进门那一刻,他就悄悄用元素力封了门,根本不怕到手的小鸟飞了,甚至还肆无忌惮的逗鸟儿。钟离抬起手,将衣服随手一扯——

一侧肩膀露了出来。

“!!!”魈吸了一口气,在脸颊爆红之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捂住了眼睛。

钟离挑了挑眉。

“该看的不该看的早就看过了,该做的不该做的也都做过了,有何不可冒犯?”

“不不不行!”魈死死捂着眼睛,“礼数,礼数不可失!”

闻言,钟离唇角向下一弯,垂了眼眸,语气添了点恰到好处的失落:“礼数……面对爱人,魈还要如此生分,当真让人难过。”

“我没有这个意思!”魈敏锐捕捉到了那丝失落感,反驳脱口而出,向钟离的方向走了两步,手放下了,钟离捕捉到了金眸之中隐含的急切。但一放下手,便又看到了大片胸膛,于是害羞占了上风,下一句话就失了气势,声如蚊呐:“并非如此,只是,只是……这样总归不合礼法……”

“但爱人之间,就是亲密无间的才是。”钟离叹息,“可怜我视魈为最亲密之人,魈却还顾及礼法,当真是将我当外人防备了。”

“没有!只是,只是……”魈连连摆手,小鸟脑瓜已经有点反应不过来了,只是半天,才憋出了一句解释来:“咳……帝君在魈面前裸露身体……我实在无法习惯……”

“无妨,此事熟能生巧,多熟悉熟悉,就习惯了。”钟离煞有介事点着头。

“但,只是就寝的话……身着寝衣就好了。所以,帝君……还是穿好……”

“哦?”钟离挑眉,看小鸟手足无措不敢直视他的模样当真喜爱得紧,于是又想逗一逗:“那若我喜欢赤身入睡,魈当如何?”

“我……我尊重帝君的意愿……”魈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深呼吸两口气,低着头瞧自己的脚尖,就是不抬头看人。

“嗯,如此甚好。”钟离点了点头,魈听见了窸窸窣窣的声音,抬头瞄了一眼,发现钟离衣带都解开了!衣服半挂在身上,似乎一动就要掉了!

“?!”魈呆了一瞬,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按住了钟离欲脱衣服的手,小脑瓜已经cpu过载,语无伦次道:“那个,我,我……归离原似乎还有魔物游荡,应该还需巡逻……魈先行一步。”

语毕,魈掐诀要走,却被钟离握住手腕,一把拉进了怀里。

“魈不想与我同寝吗?这就想走了,只能剩我一人独守空房,魈当真狠心。”

又是熟悉的失落语气,魈本能的反驳:“不是的!”

啊啊,短短几句话时间,居然把帝君惹难过两次,我真该死啊!

魈在心里狠狠骂了自己几句,嗫喏道:“对不起,帝君……”

“错了,称呼不对。”钟离无奈道,“应该叫我什么?”

“啊……”魈眨巴一下眼睛,帝君这么快就不难过了吗……?

“唔……钟离大人……?”

“不对,再换。”

“嗯……嗯……先生?”

“嗯,这才对。”钟离满意点了点头,轻轻亲了亲魈的发顶:“那么现在不是帝君,只是先生。我想,和魈一同就寝,可否?”

“呜……”魈深呼吸一口气,抬头看钟离,于是撞入一双温和的眸子里。

“先生……先生提出这样的要求……太犯规了。”

“哈哈,只是一些身为伴侣的合理诉求罢了。”钟离眉眼弯弯,“那么魈的答案呢?”

魈抿了抿唇,努力平复了一下鼓噪的心跳:“先生明知道我无法拒绝的。”

“不,现在只是先生,不是帝君。魈自然可以拒绝这个请求。”说是这么说,钟离的手臂却是将魈抱得更紧了。

“……与先生同枕共眠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魈按了按胸口,赶紧移开视线,不再与钟离对视。

“那我便理解为魈同意了。”钟离愉悦低笑出声,将魈塞进被窝,好好搂住了。魈没反抗,安安稳稳窝在钟离怀里了,钟离目的达成,满足于魈唇瓣落吻。

“晚安吻。现已到丑时,该歇下了。”

“嗯……晚安先生。”

“晚安,魈。”

18 Likes

这么害羞,脱衣服的时候可怎么办呀:kissing:

1 Like

:yum:精心捏的美壳壳就是要多拿来色诱色诱纯情小鸟(

1 Like

没错!不会利用美貌的1不是好1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