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云纹

论坛水帖的脑洞,想搞仙人的云纹很久了!

旅行者夸降魔大圣的衣服选的好,白衣上飘逸的云纹,不仅凸显仙家身份,更是为寡淡的白衣增了色彩,当时钟离也在旁边,魈点头赞同了,旅行者过了两天又提起这个,魈却不搭理了,这是为什么呢?

降魔大圣被按在客栈的桌子上,上身被除了衣物,下身的腰带解开,裤子褪到大腿上,细腰正被一只带了手套的手把着,好叫柔软的笔尖能稳妥落在平坦的小腹上。

“魈,再忍忍,还差一笔就好,要是抖得厉害,污了前面的图案,可得重新来过。”

手下的颤抖这才勉强停了,钟离提笔,细细勾勒云纹最后的尾巴,却又故意延长了些,让笔尖堪堪停在阴茎上方,在那处点了个圆润的结尾。

钟离把笔搁下,退后一步欣赏自己的杰作:魈衣衫不整的躺在桌上,一只手臂盖在脸上遮住满面通红,另一只手捏着桌角,劲使得好似要把那块木头掰下来,再往下看,双腿大张着,因为躺得太靠上,触不到地面的脚正不安的带着小腿微微晃动,而小巧的阴茎已经半硬,在钟离的角度看去,翘起的弧度已经遮了一部分花纹了,于是他挪到旁边,在侧面观赏起了上仙身上的云纹。

嗯,舒展自由,自然生动,看来自己的画工没有退步。

于是他又回到原处,俯身看着魈,“已经画完了,魈不看看吗,画工可辱仙人的仙躯?”

俯身的动作磨蹭到勃起的阴茎,魈泄出一声呜咽,双腿缠上钟离的腰身,将人拉得离自己更近些。

“钟离……大人,不,不要欺负魈了……”魈主动献吻,手臂环在钟离背后抱着钟离,张开嘴任由其将舌尖探进来,直到被吻得喘不过气才分开。

透亮的金眸已经沾了一层水色,此时面色潮红的望过去何其诱人,下身悄悄蹭着,是自以为隐匿的求欢,钟离却不为所动,他在最后停笔那处摸了一下,确认墨迹已干后把人扶起来,又重复了一遍,魈只好平缓一下气息,视线往下瞥着自己的腰腹。

腹部的云纹可以说是与衣服上的一模一样,飘逸灵动,精致小巧,往下的可就随心所欲多了,衣服上原是没有那部分的,钟离就自由发挥,想画多大画多大,想画什么形状画什么形状,大大小小的祥云占了仙人半边小腹。

魈什么感觉?魈看得更有感觉了,性器全硬起来,直挺挺戳着钟离,刚刚压下去一点的情欲烧得更厉害了,魈攥住钟离的袖子,用祈求的目光看钟离。

钟离看样子是满意魈的反应的,又吻住了魈,手握着敏感的部位给予快感,却又偏偏不给个痛快,直逼得仙人许出不少好处才让痛痛快快射出来。

两人都出了汗,身上很不爽利,魈叫了热水洗漱,泡了一会儿才发现身上的墨迹洗不掉了,钟离好像突然想起来似的解释:望舒客栈内部人员特供的墨沾了身都是需要特殊药水才能洗掉的。

魈石化,魈裂开,魈套上衣服就要去要药水,被钟离拦下了,“客栈的人要是问上仙哪里沾了墨,要多大一瓶药水,魈该如何回答?”

魈没办法回答,可要是一直画着云纹在身上,钟离的视线一停在那儿,魈又觉得自己在钟离面前没穿衣服似的别扭。

不过钟离又说,他知道药水的配方,药材也都是璃月就能找到的,他们可以自己配出来,于是魈发了个委托,丰厚的报酬吸引了旅行者,旅行者干劲满满却认不全璃月草药,于是请来钟离同行帮忙,钟离微笑着打了招呼,最后站到魈的身边。

忙碌了一天,材料终于快找齐了,旅行者找了个地方架锅准备做顿大餐犒劳大家,过程中自然而然和钟离聊了起来,璃月的风俗历史,人文地理,说到种在望舒客栈门口的霓裳花叫金屋藏娇时,旅行者想起飞云商会会用霓裳花织布,于是又说了一遍。

降魔大圣的衣服选的好啊,白衣上飘逸的云纹,不仅凸显仙家身份,更是为寡淡的白衣增了色彩。

钟离笑着表示赞同,往那绣着云纹的腹部看了一眼,魈突然站起来,说了一句有急事就施法离开了,旅行者都没来得及塞盘刚做出的杏仁豆腐。

魈回了望舒客栈,想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冷静冷静,在楼梯口碰巧遇到了菲尔戈黛特老板。

“您昨天要了笔墨,今天有什么信件需要寄出吗?”

“不用。”笔墨全用在我身上了。

楼梯口距离房间几步远,往常魈都是走过去的,今天头一次用了风轮两立,眨眼就消失在了老板面前。

39 Likes

LOFTER看到我火速赶来嘿嘿
看云纹看得更有感觉的魈上仙好敏感哦!:yum:

2 Likes

小情侣花样不少啊 :smiling_face:

1 Like

好涩哦,在小腹画画什么: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

钟离逗鸟老有一手了:innocent:

1 Like

钟离:是魈鸟,逮住玩个play​:blush:

是哦,快进到床上被欺负惨了!

1 Like

:heart_eyes::heart_eyes:

云纹变淫纹: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2 Likes

劳斯,细说淫纹: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

又纯又欲又涩嘿嘿:drooling_face:

好坏哦这个钟老爷子(^ν^)